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09年第11期 总第22期>专栏>周立波该不该吃燕窝?

周立波该不该吃燕窝?

文∕冯永锋

“清口小生”周立波“被”迅速窜红,最近接受凤凰卫视当红主持许戈辉的采访,经不住话筒的诱惑,狠了狠心,公布了每天的日常食谱:早上三根虫草,中午一颗海参,晚上一碗燕窝。他夸耀说,正是他老婆的这份“养汉食谱”,让他每天口水伴着才华飞溅,语惊上海滩及无所不在的网络。

上海许久没有出现周立波这样的高等小生了,因此,许多媒体认定他个人的窜红等于“海派清口”的崛起。周立波在解释自己的“艺术”为什么是“清口”的原因时,罗列了很重要的两点,一是不骂人不涉黄赌毒,二是工具清爽,每天就带一张嘴两杯水上台。因此,备极清正、清纯、清洁、清通、清生清气。

至今没有机会坐到几百个人的剧场里听周立波的艺术熏陶,因此无法写夸奖他才华的文字,而且尤为不幸的是,在拜倒在周立波艺术裤管之前,不小心优先看到了诸多媒体津津乐道出来的周立波食谱。读完其食谱和“才华保健谱”之后,我在想,假如我这个多少了解些环境保护的听众,洗完耳朵坐到周立波的语言辐射区去,估计会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里都夹杂着虫草的苦味,都跳跃着雨燕的悲鸣。

我们狭隘的脑袋忍不住又开始幻想,等周立波从当红小生变质为“大紫天王”的时候,他是不是还吃熊掌、吃鱼翅?周立波是不是还喝熊胆酒、虎骨酒?周立波是不是还穿虎皮吃豹肉?或者,其实他公布的食谱只是一份“简本”,像建设项目部门公布给公众的环境影响报告书那样减到无可再减、瘦小到无可再瘦。也许如果他足够狠心,把每天吃的喝的用的都列个清单,甩给迷恋他的人照搬照抄,估计里面还会有不少“残忍食品”、“残忍艺术品”、“残忍服装”、“残忍保健品”,当然,更多的是残忍思想发动的残忍行为。

这样残忍至极端的燕窝,居然被称为“血燕”,当成燕窝中的极品,供给最富贵最权势的人物享用

周立波同时还吃了海参,肯定也吃了粮食面条之类。它们也是大自然的产物,为什么我没有视其为“残忍”?原因我想不言自明,人类苟且偷生于这个世界上,每天总得吃些什么穿些什么。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人类的行为能力与其环境责任恰成正比。人类行为能力越强,或者说环境伤害责任越强,人类的环境责任越大,越得收敛言行。

燕窝与海参的差别就在于一个是天然的一个是养殖的。燕窝真的是雨燕的繁殖之“窝”。鸟类不像人类,成天要住在房子里,不住在房子里似乎就“无家可归”,无业可成,无事可为。鸟类的窝主要就是“产房”和“育婴室”,重点目标就是用来繁殖后代。因此几乎所有的鸟类都是在结亲拜堂之前,就开始起房修屋。两厢情定之后,产卵孵雏,育子教女,防卫天敌,教导才艺,都需要“窝巢”来帮助掩护和协助,因此,窝对于鸟类的一生,重要性远大于人类的房子。

燕窝就是某种雨燕修筑在海边高高悬崖上的窝巢,为了满足有才有钱者的需要,许多“采窝工”经常坠海而死。而由于人类一遍又一遍的偷采和盗取,这种雨燕的数量迅速降低。所有的物种在繁殖期都会变得特别的壮烈,当雨燕们发现自己的“初巢”被人采走之后,看到繁殖期已近,它们会加快“灾后重建的进程,为了抢速度,可能会取用些它们此前不太可能使用的粗糙物料。然而,采窝工连这个也不放工,也于某个夜晚偷走。这时候,悲伤与愤怒主导下的雨燕,惟一能做的是“以血泪砌巢”,因此,这样的窝里满是淋漓的鲜血。而这样残忍至极端的燕窝,居然被称为“血燕”,当成燕窝中的极品,供给最富贵最权势的人物享用。

按照一些营养学家的分析,燕窝里不过是一些蛋白质之类,并没有人们想像中的那么高昂的价值。在人类已经有能力创造无数种“合成补品”的时代,还在盲目崇拜燕窝也是无知。中国人吃燕窝鱼翅熊掌鲍鱼,并不是这些东西真的有多么高的营养,而是因为这些东西在过去的难得。

没有购买就没有杀戮,没有市场就没有欺骗。周立波们,如果不停止日啖虫草数颗的行为,必然产生链式反应

巫术心理控制下的人类,往往把难得之物视为能力强大之物。吃了鱼翅就鲨鱼般的勇猛与强大;吃了燕窝就有雨燕般的敏捷与轻巧;吃了熊掌就有棕熊的胆量与智慧。而实际上,在现代科学家看来,吃这些东西充满了无知和愚昧,是典型的自然崇拜时代的迷信。

即使燕窝真的具有人类幻想中的那么高值的营养,为了人类自身的生态安全,我们也该停止食用它的欲望。有些比周立波更加擅长打扮面相的人,会使出“罪过转移术”,推辞说这个世界上的残忍主要都是“杀生者”、“采窝者”、“剥皮者”们干的,只吃鱼不杀鱼就没有罪孽,只炖燕窝不采燕窝就可以免责。在此,我建议所有的周立波式“残忍食品爱好者们”,都了解一下这些超常食品的基本常识。我们把熊的前掌剁下就等于把人类的双手双脚剁下;我们把鱼鳍割除实际上就把鲨鱼的性命割除,我们把燕窝取走实际上就等于让燕子丧失了生儿育女的机会;我们把虫草嚼遍有可能就在煽动草原退化。

冬虫夏草现在被保健品迷信者们炒得很高,如今,一颗虫草动不动卖到十几块钱,一公斤炒到几万元十几万元。如果你到虫草产区去看看,会看到两个令人担忧的现象,一是虫草造假者明显增多,几乎每一个路边销售的虫草都可能是假货;制造假虫草非常简单,只需要买上几台“虫草机”,喂上面粉和色素,就很容易制造出一颗又一颗的“滋补佳品”,无论是外相还是味道,都可达到神似。另外的隐忧或者说世相,是虫草引发了人与人之间、村落与村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的械斗和冲突。估计在不久的将来,由于濒临灭绝,虫草会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物种。

没有购买就没有杀戮,没有市场就没有欺骗。周立波们,如果不停止日啖虫草数颗的行为,必然有链式反应,引发生态退化和社会冲突。

一个人的才华,绝对不是靠虫草和燕窝提炼出来的;一个人的身体,也不可能靠鹿血牛鞭来维持;一个人的思想,估计也很难用熊掌和熊胆来净化。我们需要做的是重新回归柴米油盐粗茶淡饭,我们需要做的是享受人类为保护自身而生成的发明和养殖。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伤害都是因为欲望过度造成的,人类完全有必要通过控制欲望来达到与自然和谐共处。

中国的残忍饮食和残忍文化有着几千年的历史,让我们从周立波和姚明开始,停止吃燕窝和鱼翅,停止吃熊掌、取胆汁。武松可以打死老虎不等于周立波可以吃燕窝,樵夫可以砍树卖钱不等于姚明可以吃鱼翅;国家林业局可以把野生大熊猫抢夺回动物园并“视为己出”,并不等于我们的社会明星们可以“模仿秀”,都去把野生动物当成观赏品,当成礼品,当成食品。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