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09年第11期 总第22期>封面专题>NGO热土 × 城市公益名片(深圳篇)

NGO热土 × 城市公益名片(深圳篇)

文 ∕ 周 丹 薇

【众说纷纭】

劳工NGO好多

社工服务社迅速发展

突破双重管理体制

政策松动

NGO很有朝气

政府购买也比较发达不

少朋友都在深圳干得很high

有钱的有钱,没钱的没钱

管理经验和资金多来源于香港

投诉的找NGO,效果快

媒体呼吁大于公益诉讼

义工联为整个城市打下了好基础

【推动力】

深圳速度

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站在改革开放前沿,深圳历来敢想、敢干、敢闯。所以,深圳政府对NGO的推进力度非常大,超过其他地方政府。

比如说发展社工,有的城市花了将近20年的时间,强调社工的重要性,才慢慢培养了一些社工。但是深圳政府一开始就能做到,每一个社工政府一年补贴6.6万元,当中5万块钱用于发工资,另外1万6千元是补贴给组织的。于是,这样的政策形成了“洼地效应”。有很多大学毕业生,包括上海很好的社工系毕业的学生,都打算将来去深圳发展。

同样搞公益创投,上海先是完善了不同的政策,设想了各种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然后才开始开展。而深圳不一样,很快就推动起来,从福利金里拿出1900万来做公益创投,过程中碰到问题,再逐渐改。

这么多年,双重业务主管政策是NGO发展的一个最大瓶颈,  NGO难注册、不能有一个合法的身份,所以不能蓬勃发展。各地都还在试探阶段,而深圳很快就有了突破,并对全国有了示范效应。

最近,深圳17个政府职能部门100多个事项,全都转移到社会上,给NGO发展腾出空间。又将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中国改革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只要一个地方生长出一个模式,能够有突破,其他地方的突破也将指日可待。而深圳在很多时候,正是扮演了敢为天下先的角色。

(来源:“公益沃土”圆桌会)

【公益名片】

文 ∕ 周 丹 薇

小政府

政府机构减少15个,精简幅度近1/3,首次整合决策、规划职能设立七大委员会……怀胎十月,近日深圳大部门制的政府机构改革方案终于呱呱落地。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深圳政府大刀阔斧,改革后将取消、调整、转移行政审批事项和政府职责近300项。

与此同时,深圳市民间组 织管理局向社会组织发放了一份《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职能和 事项调查表》,为政府部门转移职能和事项、遴选承接主体做参考。

这意味着,政府将为社会组织、民间机构让出市场和管理空间,实现政府职能归位。

这次深圳政府放权,并非先例。早在2007年7月,深圳市政府就在“深圳市民政事业发展状况,社区建设体制改革和社工职业化程度”新闻发布会上披露,深圳将建立社工职业化制度,深圳所有社工服务将向民间社工组织购买,这在国内尚属首次。深圳市鹏星社工服务社、深圳市公益慈善网、深圳市社联社工服务中心等组织,成为首批为政府和社会提供社工服务的民间非营利专业机构。

2 0 0 9年6月,深圳市民政局和市财政局又把社工岗位购买服务首次放入市政府招投标中心平台,对800个社工岗位进行公开招投标,并完善社工薪酬待遇,将社工岗位购买经费从6万元/年/人提升至6.6万元/年/人。

而此次深圳17委局“放权”转移百项职能,专家认为“仅是一个开始”。深圳市政府上下已经意识到,这场改革的立足点不在于个别机构的调整,而是着眼于将传统事业向现代公共事业转型,着眼于向“小政府,大社会”转型。

一位深圳官员说:“‘小政府’不是简单等于‘人少’,也不等于‘ 事少 ’,经济事务中管得少,但社会事务中管得要多,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有限政府’,不该管的不要管,该管的一定要管起来、管好。”

现今,深圳 个“小政府”正在改革的道路上雄赳赳气昂昂的迈开大步。套用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一本书的书名,我们憧憬,小政府,小的是美好的。

万科

2006年,万科的口号是:“变革先锋,企业公民”。

万科的理想,不仅是盖好房子而已。

2006年初,房地产巨头任志强公开宣称只给富人盖房子后,这个暴利行业遭受了房产市场化以来前所未有的千夫所指。而这之前,万科虽然在行业内具有良好的品牌形象,曾经承诺“超过2 5 %的利润不做”,却也没能逃避“十七英里”项目售楼处打砸围攻事件。

面对大众的指责和舆论的诟病,万科开始反思和行动。万科董事长王石认为,“2005年之前,万科没有考虑那些买不起房也租不起房的阶层,但是从‘企业公民’的角度来思考,这样是失职的。” 万科将在2006年着力于三件体现“企业公民责任”的工作——推广廉租房建设、设立专门用于居民旧村落保护的基金、推进节能环保运动,其中 ,廉租房是重中之重。他表示,20 0 6年5月,万科第一个廉租房项目在深圳开工,下半年将开工第二个,以此为样板,更多的项目将在北京、厦门、天津等地开始动工。并且,未来3年,万科计划每年提取人民币1000万元作为“企业公民”专项建设费用,用于中低收入者居住解决方案的探索和实践、和谐社区的倡导和建设、环境保护和其他公益活动及公益捐赠等“企业公民”行为。

无独有偶,2 0 0 9年2月,在《南方周末》创刊2 5周年庆祝活动上,王石关于万科“不行贿是万科底线”的公开发言,再次引起轩然大波。王石坦陈,在一次企业家论坛上,他与一位嘉宾先后发言,“我讲我不行贿,下面没有掌声;他讲他行贿的时候,下面掌声雷动。我坐在台上多少有点尴尬。”

而这样的“尴尬”,则被《时尚先生》列入了纪念建国60周年“60个新希望”专辑。文中说:“我们愿意将希望寄托在像万科一样敢于宣称自己‘正常’的企业上,因为它们意味着:即便离权力最远,它们依然也能够取得成功。”

无论是创业之初还是现在,万科用一系列行动证明:洁身自好、不逐暴利、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它在尽显活力领跑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也在波澜起伏的商海征战中生机勃发。对于这样的企业公民,德国贝塔斯曼集团前总裁莱因哈特·莫恩的话是最好的注解:“愿意在为人服务方面投资的企业,也将因此获得更大的创造力、事业心和生产力”。

“深圳主义者”

深圳,一条马路之隔的莲花北社区里,借用紧临北环大道一幢公共租赁房的墙体,这个城市打出了一条巨幅广告标语。上世纪80年代,深圳曾让“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钱”的口号响遍全国,这一次,在那幅蓝绿色的广告上,打出的是: “公民社会,共同成长。”

如今,这个城市“主体公民早已经跳出了最初对物质追求的时代 ”, 开始自觉关注城市公共事物。一个“新深圳人”群体正在出现 ,一种新的社会价值观正在形成,而某种程度上,这将“是一个城市迈入公民社会的征兆”。

 2 0 0 2年 ,一篇署名“我为伊狂”,洋洋万言探讨这座城市命运与走向的雄文《深圳,你被谁抛弃?》引发了一场如火如荼的关于深圳未来的讨论。经由当地一家媒体牵线,这位身为证券咨询公司小分析员的作者呙中校在2003年初跟时任深圳市市长于幼军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平等”对话。

这种主旨宏大看似与个人切身利益不大相关的严肃讨论,在深圳这个城市绝不曲高和寡。也因为这篇网文,呙中校结识了同道,一群“深圳主义者”。这些人聚集在一家叫因特虎的BBS上网议深圳,这里几乎搜罗了所有关于深圳的资料和讯息,探讨有关深圳各行各业发展的话题。

从2004年底开始,连续4年里,因特虎集合虎友们网上网下的议论 ,每年推出一本“深圳报告 ”。从此深圳有了两个版本的城市蓝皮书,一个由官方智囊深圳社科院出版,另一个便是这份因特虎系列报告。深圳也因此成了中国内地唯一一个诞生出民间版蓝皮书的城市。

报告纵横捭阖地探讨深圳的区域定位和发展战略,也探讨这个城市发展中遇到的种种问题,诸如城市化、治安困境、人口问题、建立公共财政体制等等。这样的报告一经面世,竟然畅销深圳各大书店,一度还登上了深圳书市排行榜。随后,从2 0 0 5年开始,因特虎每到深圳“两会”前,就召开“深圳圆桌”会议,召集官方和民间学者,对政府施政进行点评,提出建言。

有研究者认为,这群活跃的网上议政者,“已明显具有了一定的内在社会责任感和自主参政、自觉参政意识,体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公民意识的觉醒。由他们开辟出来的议政渠道也体现了一定的‘批判功能的公共领域’的特征,表现出一种向成熟公民社会靠拢的趋势。”

(包丽敏)

黄庆南

深圳 ,这个曾创下繁荣经济的城市,魔力般吸引众多弄潮儿前往此地“下海经商”,但繁荣的背后, 也牺牲了大量劳动权益为代价。在这里,黄庆南却因一刀而发生改变。

2003年,黄庆南的“打工者中心”成立,专为打工者提供教育、劳动法和工伤互助。在一次去看工友的途中,被人用刀砍成重伤。

也就是那一刀,黄的人生因此一分为二。前半部的他,与加入到这个城市中的劳工大军一般无二,卷起裤腿进城干过工地、开过大货、做过保安;后半部则是坎坷难行但仍勇往直前。然而被刀砍成重伤,只不过是众多劳工权益被侵犯类似案件中的一起。之后持续2年的法院开庭受理,再开庭再判,仍得不到合理的赔偿。

在深圳,侵犯劳工权益事件频繁发生。一些打工者成立小草根组织,尝试为自己维权,为打工者代言。他们出入工地、工厂,与工友们打成一片。为工友们,解答诸如“遇到雇主拖欠工资时怎么办”,“签合同需要注意哪些”等疑惑的同时,也为打工者提供法律服务。像打工者中心这样的自发性组织,在珠三角 , 尤其是深圳不少于3 0家。这些劳工组织的出现,让更多的人包括政府了解劳工的生存现状,从而也有利于各类劳工权益案件得到快速的解决。

尽管如此,这些劳工维权组织也面临困境,仍在艰难的夹缝中求生存,但随着政府的开放和民间众多力量的参与,这种由民间自发形成的维权救济途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政府的行政救济渠道,相互补充相互合作,从而为这块曾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在带来更为宽松的经济发展环境之余,还要创造出一个更为人文的社会空间。

(王辉)

 邹涛

邹涛很狂,他说“开发商跟我接触的意义,就是你不跟我接触,你更没有退路,跟我接触了,可能还有一点销路!”

 邹涛很精,他说“我只关注真相,让我告诉你一个你们所不知的楼市真相。”

2008年7月初,在深圳楼市进入秋冬季,深圳房价大幅回落的背景之下,深圳民间公益志愿者邹涛发起的“万人购房团”横空出世。这位三年前的“不买房运动”发起人,又成为了 “万人购房团” 团长。

“万人购房”的活动一开始,就得到了大批支持者,7月2 6日统计,第一批共有1027 6名深圳市民通过短信、电话等方式报名登记了个人资料和购房需求。这个原定于8月31日成团的房购第一拔活动得以提前一个月成行。为了这次团购能够顺利进行,邹涛还邀请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谈判顾问,有“美国谈判第一人”之称的罗杰·道森亲抵深圳帮助购房者“砍价”。邹涛声称,他的目标是将深圳关外房价谈到6000元/平方米以下,深圳关内房子谈到8000元/平方米以下。

邹涛认为,目前深圳的房价远远高于市民所能承受的经济能力,眼下大多数有购房意向的人都在被动地观望,等着房价下跌。而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依靠集体的力量来和开发商议价,迫使开发商放弃获取暴利想法。作为一个有清醒意识的公民,他要唤醒老百姓的经济自觉。由此,他开始为团购活动呼吁奔波,带着律师、热心市民跟开发商谈判。

然而,在团购活动轰轰烈烈进行的时候,邹涛也遭到外界怀疑。尤其是在邹涛表明要收取部分赞助以维持团购平台的正常运行时,更是引起了很多争议和指责,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一场充满娱乐效应的房市噱头”,“打着公益的旗号为自己牟利”。

对此,邹涛毫不在乎 , “ 这次行动完全是公益性质的。对老百姓有利的事情,就应该去炒作。”他表明,他所做的是公益而不是慈善,做公益的人也是公众中的一分子,其实在服务公益的过程中,也有自身价值的。他的这一做法是意在“通过制订一套合理的团购优惠赞助机制来分摊我们平台运营 成本,探索出一条符合市场规律的、新型的变帮扶为服务、变奉献为共赢的可以长远发展的公益模式和有效途径。”

深圳“万人购房团”揭竿而起之后,短短两个多月,济南、郑州、兰州、南京、广州和西安等地,也都纷纷涌现出了“万人购房团”。虽然我们无法预料它将何去何从,但是,这是消费者保护自己购买者权益的自发觉醒,而发起这次公益活动的邹涛,在此过程中功不可没。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