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09年第11期 总第22期>人物>德鲁克:一位“旁观者”的一生

德鲁克:一位“旁观者”的一生

主笔 ∕顾 远

作为管理学“大师中的大师”,彼得·德鲁克对于管理在组织功能的发挥和社会的稳定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做出了清晰而系统的阐释。德鲁克是最早认识到NGO在现代社会中的价值的思想者之一,并对NGO所能做出的贡献寄予厚望。“创新”是德鲁克晚年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在他看来,正是因为社会经济领域持续不断的创新,使人类得以避免采用战争等剧烈破坏的方式引发变革并享受繁荣增长。在其名著《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的结尾,德鲁克断言:“创新型社会的出现,可能将成为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那么,人类社会的未来发展会不会如德鲁克所说,“取而代之的就是创新型社会”呢?

今年的11月19日是德鲁克先生诞辰百年的日子,笔者特意撰写本文,希望通过对大师生平的概览性记述,使更多人得以了解德鲁克,并有兴趣进一步探究其管理思想并在实践中有所裨益。

1981年的一天,全球最大的企业GE公司新任CEO杰克韦尔奇乘私人商务专机来到了加州一个美丽安静的小城克莱蒙特。

在一间简朴的木屋里,他向一位7 2岁的老人咨询了有关GE未来发展战略的问题。在后来的自传中韦尔奇透露,整个咨询的过程主要围绕着老人提出两个问题进行,而正是基于对这两个问题的深入思考,韦尔奇提出了著名的“数一数二”战略,由此拉开了GE长达20年的两位数增长的序幕。

那位老人就是被世人称作管理学“大师中的大师”的彼得德鲁克,而为GE所做的咨询只是他一生中所做的众多咨询中的一次普通经历。事实上,向德鲁克寻求咨询意见的机构并不于GE、P&.G、HP等世界500强企业,还包括各类政府机构、NGO组织,甚至交响乐团、警察局等。德鲁克吸引他们的并不是其管理大师的头衔,也不仅是因为他提出了许多开创性和启发性的理论、概念,更不只是他印数达四五百万册总页数超过万页的4 1本著作,而是因为他思想的前瞻性、预言的准确性、建议的实用性,因为他贯穿始终的对于“责任”与“贡献”的关注,因为他将建立一个“自由而功能齐备的社会”作为自己一生矢志不渝的使命。

“旁观者”的童年

德鲁克一生所取得的成就与其童年的经历密不可分,事实上,其后来许多影响深远的思想都可以在他的童年里找到源流。

1909年德鲁克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一个受过高等教育、与当代文化、政治、经济事务有密切联系的家庭。在这样的家庭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因此“即使当年德鲁克没有上过一天学,仍然可算是受过最良好的教育”。这样的早期教育背景使德鲁克从小就培养了对新事物探究的好奇心和兴趣,而在他生命的最后60年里,每隔三四年,他都会挑选一个新的知识领域下苦功学习,以满足他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

德鲁克对于童年的记忆始于1914年他还不到5岁的时候。那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对社会生活带来的重大创伤给童年的德鲁克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在其成年后又爆发了破坏性更为严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是在亲眼目睹了两次大战对于人类文明的巨大破坏作用之后,德鲁克明确了自己终身研究和实践的目标:实现一个“自由而功能齐备的”的社会。同样在一战时期,来自美国的“食物赈济组织”在救济战争难民行动中的表现,使德鲁克对“组织”和“管理”产生了最早的感性认识,成为其后来把组织看作是“一种人类创造性工具”观点的形成根源,也是后来他进入通用汽车公司进行深入研究的肇端。

虽然爱迪生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但是德鲁克在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告诉我们,成功或许还需要一些机遇,这其中就包括人生道路上的良师。德鲁克遇到的第一位良师是在他小学4年级的时候。在艾尔沙小姐的教导下,德鲁克学会了制定每周学习计划并与实际学习成果进行对比从而对自己的学习过程负责,而正是这种学习方式孕育出了德鲁克未来的招牌管理思想——“目标管理”的雏形。也正是在那时,德鲁克的写作天分已充分显露,艾尔沙小姐发现并鼓励了这一优点。这种亲身经历启发了德鲁克后来对于“经理人应该着重于员工能做的事,而不是他们无法做的事”的观点。

中学时期德鲁克曾就读于一所拉丁语学校,遇到了一位“颇能启发学生的宗教学老师”。这位老师曾要求自己的学生说出,希望将来过世后,最令后代人怀念的是哪一点。从那一刻起,德鲁克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关乎到人一生生存意义的严肃课题,并穷其毕生寻找答案。

17岁那年,德鲁克离开维也纳去了汉堡学习,在那里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带给了他又一次影响一生的启示。那时德鲁克每周都会去汉堡歌剧院欣赏歌剧。一次在观看了一场威尔蒂的《福斯塔》演出后,德鲁克惊讶地了解到,这部伟大的作品竟然是威尔第在80岁时所做。这种永不停止追求完美的精神极大地震动了少年德鲁克,使他在随后的生命中不断地以实际行动体现着自己对于完美的追求。

19岁时,在法兰克福工作的德鲁克又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又一位导师,也是他当时的老板东布罗夫斯基。后者对于定期检讨工作绩效并及时制定未来工作重点的严格要求可以看做是艾尔沙小姐方法的工作版,对德鲁克后来所提出的“目标管理”及“反馈分析法”等理论工具具有直接的启发意义。德鲁克青少年时期的经历还远不止于这些。1979年,德鲁克以优美的文字细腻的笔触将这些影响他一生的人与事写入了自传《旁观者》一书,该书也成为后人了解大师轨迹的最好导读。

发明“管理学”的人

1937年,新婚不久的德鲁克来到了“一个勇于面对未来的国家”美国,开始了人生的新旅程。那时的德鲁克已经告别了自己对于经济学的兴趣(因为“他们只对商品的行为有兴趣”),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开始了对于政治理论的研究,并很快转而研究组织理论。

在人类的历史中,很长的时期里只存在“社会”和“社区”,而没有“组织”。“社区”是一种“先天的存在”,而“组织”是人们“自由的选择”。人们结成组织的目的在于“追求仅靠个人力量所不能实现的更大和更好的目标”。通过对组织的研究,德鲁克意识到实现一个“自由而功能齐备的社会”的目标必须有赖于在这个社会中的各类组织有效地实现各自的功能。在德鲁克看来,组织必须使一群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事,个人通过组织来实现和丰富自己的社会角色和社会价值;与此同时,组织是社会的一个“器官”,组织是一种“工具”,组织必须执行某种社会功能才有存在的意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既是偶然也是必然。1943年,通用公司因为德鲁克在其著作《工业人的未来》中所展示的真知灼见,邀请他对该公司的组织结构和高层管理结构进行研究,于是德鲁克第一次有机会进入一个大型工业组织的内部进行深入的组织行为研究。一年半以后,一本伟大的著作《公司的概念》诞生了。这是第一本把“管理”视为承担特定工作与责任、履行组织特定功能的著作;也首次提出了“组织”的概念,奠定了今天组织学的基础。书中提出的作为组织原则的“分权制”和“目标管理”的概念至今仍是21世纪企业组织设计的基本原则。

1954年,德鲁克将其对于管理的全方位思考写进了另一部划时代的著作《管理的实践》之中。德鲁克意图通过对管理原则,责任和实践的研究,探索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管理机制和制度。本书对于管理的目的性和管理对象的清晰界定以及一系列重要概念的提出正式宣告

了“管理学”作为一门学科的诞生。从此,管理不再是“只有少数天才”才能懂的事情,而成为可以学习可以传承的知识和技能。

如果说《管理的实践》是类似“宪政教育”的范畴,意在阐释一个有效的组织所需要的制度保证,那么1966年德鲁克所著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则体现了“君主教育”的精髓。再好的制度最终都是需要人来执行的。本书的开创性贡献之一在于对“管理者”的重新定义:从一种作为权力象征的“头衔”归位于每一个承担“责任”并做出“贡献”的知识工作者。

此时,德鲁克已清楚地向世人展示了实现一个“自由而功能齐备的社会”这一终极目标的可能路径:通过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实施的卓有成效的管理来实现组织对于社会的功能,而不是通过暴力革命或者战争。

随着自己管理思想体系的日臻完善,德鲁克最终在197 3年出版了《管理:使命、责任和实践》一书。在这本被称作“管理圣经”的皇皇巨著中,德鲁克全面总结了自己的管理思想,并开宗明义地指出了一切管理的真谛所在:管理使命、承担责任、勇于实践。

“最年轻的头脑”

从197 5年开始,已是66岁高龄的德鲁克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生产力最高的时期”,期间他除了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专栏之外,还在《经济学家》、《哈佛商业评论》、《大西洋月刊》、《财经时代》、《外交事务》、《财富》、《公司》等专业杂志和期刊上发表了大量论文,为解决“不连续的时代”里的种种社会问题和管理问题贡献自己的智慧。

与此同时,从这段高产期直至德鲁克去世前的30年间,德鲁克完成了超过20本著作,占其一生全部著作的一半。1985年,德鲁克将自己35年管理教学和企业咨询的结晶融入了《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该书中,德鲁克提出“创新是企业家特有的工具”,把创新发展成为大众可以学习和实践的工具。1990年,德鲁克出版《非营利组织的管理》一书,提出所有的非营利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的使命:改善社会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并指出非营利组织同样需要管理,只有通过有效的管理,非营利组织才能真正实现它在社会中应该发挥的功能。1999年,德鲁克在《21世纪的管理挑战》一书中明确提出了“如何提高知识工作者的生产率”将成为21世纪最大的管理挑战,从而为人类在新千年到来之际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纵然著作等身,德鲁克却始终实践着少年时他在威尔第那里获得的启示,终身追求完美。每当别人问他最满意自己的哪一本著作时,他总是回答道:下一本。德鲁克始终如一的睿智和勤奋获得了世人的广泛认可。1997年,《福布斯》杂志在一篇封面文章中称其为“依然是最年轻的头脑”。此时,德鲁克已年界九旬。

斯人已逝,高山仰止

纵观德鲁克的一生,尽管著作浩繁,关注的主题却始终围绕着“自由、尊严和社会中人的位置,组织的作用和功能,人的成长和组织的成长,以及社会的健康发展。”社会、组织、管理、管理者,这些原本孤立的研究对象在德鲁克的思想体系中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正因为如此,杰克韦尔奇才这样说道:“全世界的管理者都应该感谢这个人。因为他花了毕生的精力,来理清我们社会中人的角色和组织的角色。”

93岁高龄之时,德鲁克接受了一次采访。当被问及“你最希望被后人记得什么”时,这位睿智的老人平静地回答道:“那就是我曾经帮助过一些人实现了他们的目标”。两年之后的2005年,德鲁克在家中辞世,安详地结束了他作为“旁观者”的一生。




链接 :

大师批注

1. 管理者

“管理者是每个企业里具有活力并赋予生命的元素。如果没有管理者的领导,‘生产资源’只能是资源,永远无法转化成生产力。”

2. 组织

“组织不是权力的舞台,而是责任的重心。”

3. 组织与管理的关系

“管理是一种器官,是赋予机构以生命的、能动的、动态的器官。没有机构(如工商企业),就不会有管理。但是,如果没有管理,那也就只会有一群乌合之众,而不会有一个机构。”

4. 目标管理

“所谓目标管理,就是管理目标,也是依据目标进行的管理。”

5. 德鲁克眼中的“管理学”

“一种以经济学、心理学、数学、政治理论、历史及哲学为主要内容建构而成的学问。简言之,管理学就是大学的文科。”

6. 德鲁克论“创新”

“企业家就是创新家,所谓的企业家精神也就是创新精神。”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