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0年第3期 总第26期>互动台>尴尬与反思

尴尬与反思

说来一直也很困惑,在企业家那,关注客户需求、满足客户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是不需言明的常识,而公益机构却将之视为很重要的工作方法,而且还是经过多年摸索与沉淀才形成的。

我为此想起以前做农村社区发展工作时的一些尴尬与反思。

我们一帮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实验村协助农民开展农民协会与合作社建设,引导农民规模化统购统销,帮助农民做市场行情分析,甚至试图给农民做财务管理与市场营销的培训。

问题是,我们这些人基本没有商业运作经验,有的只是参与式发展、乡村治理方面的理念、观察与实践,对基于经济与民生层面推动的社区发展,作用并不大。我们想过整合懂市场的社会资源进入,但学界偏理论,企业我们又无法拉进来,效果并不好。

想来想去,我们后来干脆想着,还不如自己成立个农产品贸易公司,不赚农民黑心钱,兼顾公益与社区发展。可惜我们没有这样的市场运作能力,这个想法也就放下来了。

现在看来,我们当时的想法相当程度上就是一个社会企业的理念,只是我们没有用这个词语。2月刊介绍的环保组织成立社会企业的冲动与实践,多少也出现了我们当时不懂市场运作的问题,而作者对这个问题也相当担心。

抛开从经济与民生的角度开展社区建设不说,我们当时对教育、社区图书馆、村庄历史、文娱晚会、农民开会最感兴趣,也最擅长。但实际上,我自己一直是很矛盾的,总感觉跟农民隔了一层,无论做事,还是话语表达。或许这背后有对社区发展的理解问题,但我自己感觉主要还是没有理解乡村问题以及农民的需求。

所以,虽然我们一直倡导参与式发展,但终究还是无法理解农民与农村。最后出现的情况就是,农民觉得我们这些年轻人,人都很好,就是无法帮它们解决问题。

就个人的实践经验与观察来说,我觉得中国当下的公益机构,无论草根公益团体,还是官办公益机构与基金会,无论传统的公益机构,还是社会企业,都应该向企业学习,学习企业洞察市场需求的敏锐,学习企业成熟的管理、营销与人力资源运作理念与模式。这样才会真正洞察弱势群体的需求,也才能真正形成切实可行的业务模式并整合足够的资源去开展服务。

当然,有一点永远不能丢,那就是使命。服务弱势群体,解决社会问题是公益组织永远的使命。没有使命也就没有公益组织存在的价值了。2月刊《我在社企遇见的四个人》一文就提到,香港有不少社会企业,在营商之时,渐渐迷失了方向,忘记当初开办社企的目的,它们眼前只有赢利与亏蚀。真是这样,那就得不偿失,没有任何社会意义了。

(广州读者廖斌)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