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2年第6期 总第50期 >刊首语>温润与敬畏

温润与敬畏

台湾的梅雨季节,雨水淋着,来自太平洋的海风吹着,周边总有那样温和的关照。于是,“湿润”的感觉不仅表现在眼睛里,更在心里荡漾起温情和敬意,人也变得柔软起来。

同行的一位教授台湾回来后最大的变化是收起来所有的高跟鞋,穿上了平底鞋,为了更“脚踏实地”。至今她始终没有吃肉,她想继续保持这样一次宗教之旅、心灵之旅的成果,在清规戒律寻找心灵安顿的方圆之地。

“未来是湿的”,台湾的“湿”是一种感觉“到家了”的湿润。

街头的打印店里,相貌平平的店主和你谈论的是内地的“草莽慈善”,他知道来台湾捐钱的陈光标,“都会有这么一个草莽的过程,台湾也经历过,刚有些钱找不到北,很生猛,有文化后就不一样了。”

四十人座的客车上,整整5天不知疲倦地为我们开车的司机,谁承想他居然是一家慈善基金会的理事。而我们的导游尤大哥,哪里是导游,完全可以到内地做大学教授。尤大哥和大伙儿说起台湾民间社会,头头是道,而他正在帮助一个偏僻的原住民部落恢复生产力。

正是这股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从身边长出来的力量,让整个台湾变得温润生动起来。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特别喜欢台湾,原因是在台湾,他看到了敬畏,看到善的起源,看到信仰的力量,“有了宗教就看到自己的内心,就能约束自己的行为。”而这些能让社会转型更加平顺和谐。内地现代化进程中,因为缺乏信仰和宗教的力量使得人们普遍焦虑,人心冰冷,无所畏惧,生态恶劣。“

14亿人里,至少有10亿人是没有任何敬畏与束缚的,心中只有钱,而钱是没有边界的,于是,出现了非常多的社会不安定。在转型时期,社会矛盾密集出现,当只剩下钱时,这个矛盾就没有解了。”

内地公益界的干裂,草根组织的资源困境,让恩派(NPI)公益组织发展中心主任吕朝想起了罗大佑的一首歌《亚细亚孤儿》,在风中哭泣,红色的污泥,白色的恐惧……

“不是因为他们在创业、提供社会服务当中缺少支持,而是缺少信仰的支撑,缺乏心灵的滋润。”从某种意义上说,目前国内的繁荣不过是无灵魂的卓越,大家犹如孤魂野鬼一般。而台湾年轻一辈则在年老一辈的传承中,已经意识到要学的其实是“安身立命之道”,而非“出人头地”。

所以,台湾的城市也许有些破旧,道路也许不算宽阔,但在妈祖庙的后面,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仁爱慈祥的淳朴和厚重。

此次中华慈善百人论坛特别选择了台湾,正是为了近距离接触台湾的宗教团体的慈善运作模式,它的力量确实远超乎政府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的想象。在台湾,每年慈善募款中前五大团体囊括了95%,而这前五大团体里绝大部分是宗教团体。宗教团体在学术研究、教育、医疗、救灾等公益慈善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佛光山是其中之一,这里原来是一座荒山,由一对越南华侨夫妇借钱买下,原计划是建一所学校,但是因为和合伙人意见不和,结果夭折。40年后,当年这块麻竹遍地,无人问津的荒地在星云法师的主持下已经成为八方朝圣的“人间净土”。

在法鼓山,我们同样看到力道于“人间佛教”的圣严法师,寺庙更像是大学的课堂,每个人都可以从心出发、由内而外,推己及人地扩大到对社会、人类、环境、自然、生态的整体关怀。

而证严大师这样一位清瘦的女性,从一个愿望开始,从竹筒岁月走来,在“爱与效率”的平衡中最终成就了慈济如此巨大的功德。

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台湾的多元参与。

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道、佛的底子,容纳了世界各国文明,不同宗教在这里发展,进而形成非常重要的、深厚的调节性力量。慈济大学宗教与文化研究所所长林安梧教授说,“这个调节的力量使得台湾在学习西方现代化过程里即使遭遇一些瓶颈与艰难,也能一一渡过。”

记得一位法师说,有信仰的人,是最平静的人。最平静的人,才是最有力量的人。

回到内地,面对普遍的焦虑,我们更多在问:中国何时能出现像星云、圣严和证严这样的大师圣人。也许,假以时日,未来二、三十年后,我们会看到宗教团体推动公益慈善的蓬勃之势。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