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2年第6期 总第50期 >封面专题>台湾宗教慈善之旅(上)

台湾宗教慈善之旅(上)

文/徐启智 南和子 图/季岚岚(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台湾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多元社会,儒释道耶回、关公妈祖等民间信仰,彼此之间和平共处,充满温情;小政府、大社会,民间社会发达,自治组织完善,政府与民间互动和谐、彼此增上,是一个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外化、都市与乡土、山野与庙堂、宗教与慈善共存共生、并育不悖的社会。

5月末,我们借中华慈善百人论坛“慈善与宗教”会议之际,参访了台湾的宗教慈善团体及其“道场”。所到之处,除了宝岛美丽的风光之外,台湾宗教的入世程度,融合程度,以及宗教界不分教派携手参与慈善、动员民众的力量,都令我们叹为观止、赞不绝口。

连绵的雨,白云飘浮的太平洋和稻田,车外时而掠过的庙宇……这就是五月的台湾。不妨让我们带您一同来欣赏这次奇妙的宗教慈善之旅。

团长的话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四次申请赴台。先是国民党陆委会疑“希望工程有统战阴谋”而拒我入台;再次申请时台湾已是民进党当权,依前例再次拒签;三次赴台,我已任职南都基金会,却因非公募基金会人事关系无着落,找遍国家哪个部门都不认我算“谁的人”,自然盖不来一枚“同意赴台”章。于是戏称:三次申请赴台,先后被两岸三党“拒签”。这次借中华慈善百人论坛、靠台湾自由行终于二十年后“成功登岛”。不亦乐乎!

首次去台湾,一天论坛,收获良多;五日环岛,惟有参访,未见阿里山、日月潭,并无半点遗憾。这是一段令人快乐、新奇、回味无穷的经历,更是一次震撼心灵的朝圣之旅。

我们参访了倾慕已久的佛教慈善三大灵山胜境,拜访了基督教、天主教背景的慈善机构,与许多和尚、尼姑、牧师、修女和台湾原住民交谈。台湾宗教慈善事业之强大、不同宗教的和谐共处及其在社会服务领域的合作、台湾民众对慈善的热情和社会自治水平,均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台湾慈济在全球拥有700万稳定捐赠群,参观慈济静思堂、带领我们寻迹证严上人慈善道路的公关专员刘先生是一位天主教徒;天主教花莲教区原住民家庭暨妇女服务中心的修女说:有些我们做不了的事情,就请“拜拜”来做——“拜拜”戏指佛教慈善组织;听世界宗教博物馆CEO、北大研究生释了意法师和释洞音法师谈宗教慈善,听佛光山比丘尼的动人歌声,妙音轻拂,沁人心脾。

参访团也成了“大篷车论坛”,大家敞开心扉,畅谈感悟,弥补了大会言犹未尽的遗憾……还有对论坛主席江明修、参访团领队陆婉萍和幕前幕后张罗不停的冯燕教授、学者型导游尤先生安排接待之完美,心存感动,岂止三言两语所能表达乎?

你好!台湾!我还会来的!

(徐永光)

导游前言

台湾佛教界有所谓四大山头之说,这所谓的四大山头是指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功德会。四大山头的开山法师分别为星云法师、圣严法师、惟觉法师以及证严上人。佛光山和慈济功德会各拥信徒近400万,法鼓山和中台禅寺也不惶多让,四大佛教团体的信徒总数几为台湾总人口的一半。这也是这四个佛教团体之所以会被称为四大山头的原因。

不过,可千万别错以为四大团体的成员河水不犯井水,互相排斥,互不往来。身为佛光山的信徒,也礼拜中台禅寺、护持法鼓山,参与慈济功德会的人在台湾也不在少数。当然,台湾佛教界除了这四大山头之外,也另外有许多佛教山头为信徒崇敬供养。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虽然台湾佛教山头林立,但并不表示台湾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比较客观的说法应该是台湾人的传统信仰观中揉和了道教、佛教、民间信仰以及儒家文化而自成体系。

天主教和基督教在台湾的传布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西班牙人以及荷兰人。当时的传教士主要随着两国在台湾岛上经济活动范围,先后在台湾北部及南部进行传教。如今天主教和基督教在台湾也拥有不少信徒。


团长:徐永光

领队:陆宛苹

导游:尤正国 徐启智

团员:金锦萍 吕朝 李允晨 丘仲辉 黄震 郭宇宽 周秋光 杨平 冯哲 李林 张玥晗 宋志标 陈迎炜 周丹薇 季岚岚


第一站:法鼓山

Tips

游前先知:

   由于法鼓山的地理形貌,犹如一个纵卧的大鼓,故引经典之喻,取其似鼓之形,“法鼓山”之名遂由此而得也。

   法鼓山是由东初老人创建的“农禅寺”与“中华佛教文化馆”发展而来。农禅寺筹建于1971年,以禅修为主、务农为生,于1975年定名为“农禅寺”。 1977年,圣严法师承东初老人之遗志,于老人圆寂后接掌佛门事务。1989年购地创建法鼓山,为第一任方丈住持。

   法鼓山创办人圣严法师说:“法鼓山没有大资金,但产生的影响力却深远广大,这就是我们的特色。法鼓山为社会带动良好风气,提供有利的修行方法,这是我们的贡献。”1989年法鼓山正式揭橥其理念——“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此后,便循此主题而举办的各项弘化活动。1992年提出“心灵环保”之观念,并将该年订为“心灵环保年”。1994年提出“四环”观念,所谓的四环即是指:四种环保,是以心灵环保为主导,从心出发、由内而外,推己及人地扩大到对社会、人类、环境、自然、生态的整体关怀。

   法鼓山在东初老人的时期,即秉持佛陀慈悲济世的精神,对北投及邻近地区以物资、金钱等作固定的济贫事业,也长期在台北荣民总医院作贫病关怀慰访。

  1982年,随着农禅寺信众增加,法鼓山逐渐扩大社会关怀层面,特于当时刚成立的福慧念佛会中设立福田组,也将关怀对象扩大至台北县市之慈善收容机构。随后更为了顺应社会变迁,逐步全面推动社会慈善救济,于1999年筹设“法鼓山社会福利慈善事业基金会”,更由于9● 21大地震,积极向主管机关办理申请,终在2001年元月获准成立,并将因9● 21灾后心灵重建而成立的“安心服务站”纳入基金会运作。从此,法鼓山在台湾各种重大灾难之救助上,从未缺席,逐渐获得政府及社会各界之肯定。


导游讲解:

   虽说四大山头各有其擅长和特色,法鼓山的特色受其开山法师圣严影响,除了想当然的佛教味外,还能感受到厚重的学术氛围。这是因为小沙弥时期的圣严法师,深深体会到:“佛法是这么好,可是误解它的人是那么多,而真正了解和接受的人是那么少。”他认为根本原因在于弘扬佛法的人才太少,于是远赴日本东京立正大学深造,于1975年获得了文学博士学位。

   正由于圣严法师的学术根基,如今法鼓山的大学院教育共有四个单位,包括1985年创办的中华佛学研究所、1998年开始筹设的法鼓大学、2001年正式成立的僧伽大学,以及2007年设立的法鼓佛教学院,为台湾第一所单一宗教研修学院。

   这一次参访法鼓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上了打坐课程,教师是在佛学院担任老师的一位比丘尼。这次是我们很多团队成员人生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在法师的指导下进行禅坐课程,才知道原来禅定可以有行禅、坐禅和卧禅,甚至还有以运动为媒介的动禅。法鼓山之所以重视这么多禅修的功夫,主要也是因为圣严法师继承并融合了曹洞与临济两大禅宗宗派,目前也因为这种融合自然形成了一个禅宗的宗派“法鼓宗”。

   有趣的是禅宗主要讲究明心见性,不落文字为俗,而曹洞宗的宗风是“放松身心”,临济宗则推崇“随时提起,随时放下”,但或许法鼓山一则因为以“建设人间净土”为己任,二则或许圣严法师以本身的学术和佛法修为推广佛教为世人知悉,在法鼓山里就建了四所别具特色的大学,而藏经量既精且丰,要将其和印象中不落文字的禅宗联系在一起,对不谙佛法的我们来说是有些费劲的。

  这次的法鼓山行程虽然精采,但是有一个地方没去到,觉得挺可惜,那就是生命教育园区,这个园区是法鼓山推动林葬的示范基地。所谓的林葬是指人死后将遗体烧化成骨灰后洒至某一树下,让其变为养料再滋养此树,家人日后扫墓时可以到此树前进行追念。目前生命教育园区内木已成林,到处绿意昂然,俨然一座森林公园,到此幽静之地追思前人,特别能让后人感受到生命的无常与生生不息,而没有一般墓地的阴森之感。


感·悟:

北京龙泉寺法师——

   台湾的佛教特别注重和社会的链接,将佛教组织进入到社会基础去关心和解决社会大众面临的实际问题,从而得到了社会大众广泛的认同和参与。像历年来台湾重大型的自然等灾害中,佛教组织都在第一时间到达,进行救援活动,不但如此,他们的关怀脚步还广泛到达台湾以外的地方,从而让佛教徒的身影散步到世界各地。像去年的四川地震,台湾的法鼓山、慈济、佛光山等佛教团体就在最快时间到达现场组织救援活动。

   我对法鼓山的理念“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很有兴趣,如何建设人间净土呢?法鼓山主要提出了三大教育:大学院、大关怀和大普化教育。

   以前我不大理解“提升人的品质”这句话的内涵,后来看了一本圣严长老写的《净土在人间》这本书才了解,建设人间净土应该先从改变人的内心的观念开始,而不是先改变外在的器世间,所谓心净则国土净;当一个人三业清净的时候,那么他当下就活在净土中,也就是说净土不是在外面去寻找,净土就在每个人的心中。而提升人的品质就是要使人找到心中的净土。我想这便是建立人间净土的核心。难怪法鼓山为什么会提倡“心灵环保”。这种观点我非常受感触,因为我找到了建设人间净土的主要方法,以后可以按照这个总的原则来投入到建设净土的广大事业中去。

                                                                                                                      (摘编自学诚法师博客)

  

第二站: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

Tips

游前先知:

   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这个名字,比起它原来的名字“慈济功德会”较不为人所知,台湾一般皆以“慈济”简称之。它由著名法师证严法师在1966年4月14日于台湾花莲一隅创立。

   最初,师从证严法师的30位家庭主妇,每天省下五角钱,投入竹筒里,六位同修弟子,每人每天增产一双婴儿鞋,以克己、克勤、克俭、克难的精神创立慈济,开始济助贫困,拔苦予乐的工作。

   慈济的脚步从慈善、医疗、教育、文化、国际赈灾、骨髓捐赠到环境保护和小区志工,形成了台湾爱心奇迹的“一步八脚印”。在慈济事业中,有自己的慈济医院、慈济医学院、慈济护专,有从慈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专科学校和大学完整的慈济教育系统,有自己的出版社、电台、电视台。慈济从偏远的花莲开展至全球五大洲,已有四十七个国家设有分支会或联络处,迄今援助超过七十一个国家地区,慈济人

以感恩心,付出无所求,为每一位受难者真诚关怀与抚慰。

   这一切庞大事业井井有条,欣欣向荣,而证严法师及其弟子仍然每天手工制作各种工艺品进行贩售,以其所得自养。

   创造这一切的领头人证严只是一介贫尼,她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也不会行医治病,也没有经营过电视台,也不会搞建筑设计,却能够启迪了那么多的爱心,管理几百万会员,创建如此庞大的事业,她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


导游讲解:

   对于慈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对慈济的人员组成包括了许多不同宗教信徒感到相当讶异与不解。特别是当大家发现此行充当导游的义工居然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时更是惊讶。

   在台湾,宗教是推动慈善的重要推手,但宗教界在行善时一般都相当自觉地划清慈善助救与传教行为间的界限。对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而言,助人永远是第一位,传教则是在保证了人的生存与尊严后,才能进行的行为。此行我们拜访了天主教、基督教和佛教的慈善机构,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虽然慈济如此知名,但事实上类似慈济的组织——“功德会”是台湾传统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慈善形式。证严上人1996年发起的慈善形式正是台湾“功德会”的一种典型,许多台湾的家庭参加一种以上的“功德会”进行慈善救助。这种“功德会”并不会进行特定的登记,而主办“功德会”的组织人也会很自动地将帐目不定期公示给参与的人。这种募款、公示的习惯或许与传统汉人社会的“祭祀圈”文化习习相关。“祭祀圈”指的是一座庙宇大部分信徒的居住区域。传统汉人社会定期会为此中心庙宇所奉祀的

神祇进行定期的祭祀活动,而祭祀活动的花费则由信徒自由捐献,而所有的花费在活动结束后都会公示给信徒。“功德会”的透明运作或许也可由此获得一个习惯性依据。

  无论如何,慈济功德会如今已成长茁壮为参天大树,在全球各种不同信仰的土地上开展慈善救助活动。从台湾人的视角观之,慈济模式正是中国传统慈善的规范化与全球化,与当年天主教、基督教的传教士在全球开展的慈善工作,某种程度上可以相比拟,而其目的更单纯。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