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2年第10期 总第53期 >互动台>7.21时被遗落的点滴

7.21时被遗落的点滴

文/北京读者李南霖

看到上期的“NGO,被721淹没?”专题,我想起在7.21时被遗落的点滴。

7.21特大暴雨降临的时候,我正在参加陈一心家族基金组织的NGO人员能力培训。本来计划参加完培训马上回去,但当天未能回到房山,因为房山已经成了重灾区,回家的高速路也已被六米深水淹没。我们深刻体会到了“天有不测风云”的不真实感和“人有旦夕祸福”的牵肠挂肚。

25日早上,我决定前往离居所较近的一处重灾区查看情况,此时已有几位朋友商量分头由不同线路对北京西南部做拉网探查,以便给更多后来有心者提供准确的救灾信息。临出发前,已是“大肚婆”的妻子不放心执意一同前往,于是我们两人一车一相机加少许物资,向刚从洪水围困中解围的河北镇进发,一路走走停停,亲见了不少被冲垮的道路、桥梁、房屋、田地,和两处尚在浸泡中的村落。我们的这次探查并未到达目标,就被当天降下的另一场暴雨截住,只得返回,当天下午我们与另外几路人马商议翌日再探。不知是否被一路颠簸惊动了胎气,当晚妻子强烈阵痛,迫使我们不得不放弃了第二天的计划,转而开始了未曾预想到的长达半个月的不断奔走妇产医院急诊的痛苦经历,好在妻子几经磨难后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

作为此次纯民间自发的灾情探查活动的参与者,我们完成的工作无疑是很少的,不过其他各路朋友在房山到涞源一线转了三四遍,并将信息在网上及时共享,给一些民间救助工作提供了建议。

这件事本身本来没有记录下来的必要,但后来发现,我们的一些意见和坊间对7.21救灾工作的说法不完全一致,所以决定写出来分享,以便探讨。

首先是一些人对当地政府的工作一昧质疑,以至于不少到达灾区的朋友指责部分路段禁行限行是阻碍救灾和故作姿态。但我们确有发现两条被指责禁行的道路在不易发现的地方已被雨水掏空了路基。而在救灾物资发放问题上,我们也与当时一些“群情亢奋”的朋友在QQ群中有过争执,原因是我们说到途径一村庄的政府救灾物资发放点时,看到工作很细致高效,马上有人挖苦我们可能是和区长走重合了路线。想当年,我们十几个走甘南的驴友凭借一腔热情,想把五名志愿者和四万元物资送到5.12灾区,但由于不肯和当地组织合作差点无功而返。所以,对于民间救灾力量,我认为,还是应该依赖当地的政府系统和熟悉当地情况的人。一旦大家将政府工作不力的指责情绪化,反而可能延误救灾。虽然大家对市政规划不满,但在房山造成重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是房山人,小时候就经历过睡醒一觉被雨水冲到院子里的情况,很清楚房山的地势低洼,自古便是永定河乃至北京城的泄洪区,辽代和明代都有过放水淹没房山地区来缓解京城水灾的记载。当然,居住点规划草率、大量开挖砖厂和应急机制不足等等原因也不应忽视,只是,我们不应让情绪化的东西影响判断。

其次是救灾组织对灾情复杂性的忽视乃至无视。我们曾向几家民间组织和草根社团反应了在蒲洼、长沟、十渡至野三坡一线受灾点很分散,相邻五分钟车程的地方,一边是家破人亡缺衣少吃,一边是“你给他方便面他捧着肉夹馍接”,这需要有人员在当地做比较细致的物资配发和运输工作,对统筹人力和物品也有很高要求。而我们了解的情况是,无论官方还是草根组织,对第一阶段的救险工作都比较深入,而对第二阶段的物资救助则基本采用了堆在区域中心地带配发的方法,使用率和达到率都有不足。草根组织多数属于非专业救灾队伍,实质作用往往在于第一阶段之外的工作,这方面相信还有更多可改进空间。

再次是与当地组织联动的效果不佳。除了少数专业救灾队伍外,多数草根组织参与救灾是短暂和缺少计划的。在一些灾区,当地的民间组织也在积极参与救灾,但同样是草根组织,很少看到大家联动或者交流,这对资源是个不小的浪费。另外,经历了汶川和玉树以后,很多人都明白灾后工作很多有赖于长期努力,而本次7.21后,大家对这方面考虑并不很多,至少没有看到专门的减灾应对计划被发起。很担心过几年十几年以后,又来这样一场大雨,而那时我们依然束手无策。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