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人物>那些原本“正常”的人,脑子咋想的突然跑去做公益?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那些原本“正常”的人,脑子咋想的突然跑去做公益?

王剑

“自从专注公益以后,我现在每天都很快乐。”

“你过去不快乐吗?”

“原先不快乐!”—贾炳鑫的语气很肯定。

为了搞清楚那些原本过着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幸福日子,平时上班周末聚会的“正常人”咋地脑子突然就……不同了,跑去做公益,社创精选本文。即使是管中窥豹,也可以稍作了解——那根做公益的筋究竟是咋搭上来的。

李树和:红尘修心,想做不平凡的平凡人

李树和在助学活动中

李树和,四川成都人,“80后”。在投身公益之前,做的是出口商品检验工作。

“这是一份体面又舒服的工作,如果没有选择公益这条道路,我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结婚生子,安定幸福,没有冒险,更不会有那么强的社会责任感。”李树和告诉记者,可是他想做“不平凡的平凡人”……

李树和的爱好是骑行,多年以来他一直有个梦想,就是骑单车进藏。2012年夏天,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让李树和背起行囊开始了骑行进藏的苦旅。 

他骑行在318国道川藏公路上,看到四处散布的垃圾和生活困难的藏族孩子,此情此景让李树和终身难忘,也让他坚定地选择了“为孩子,为环保”做自己的公益!

于是,他产生了推广“单车进藏”的想法。这个想法让他改变了人生轨迹—李树和毅然辞职,成立了成都梦想骑行俱乐部。

俱乐部的任务是推广单车进藏,为藏区的孩子做事情,并服务于所有进藏人员。从出发前的全程路况、急救培训,到骑行期间以川藏公路上18个服务站为依托、14辆应急救援车实施紧急救援,2辆服务车全程保障等等,仅在2014年,服务人数就超过了5万人,实施紧急救援33次。

李树和并不满足于此,能做的还有太多,作为非营利的公益组织。目前面临的困难是缺乏资金进行硬件和软件的升级,仅有的两辆医疗服务保障车不能满足越来越多的自行车进藏人群。李树和告诉记者:“特别希望有更多的社会爱心企业能参与到其中,为怀揣川藏骑行梦想的人们提供帮助。”

李树和觉得现在虽然收入少了、做的事更多了,但内心的充实和快乐让自己更加坚定地走下去,“这就是红尘修心吧。”他说。

贾炳鑫:做公益让我找到了"出口"

贾炳鑫(右一)在“拉环保活动中 萨万里行” 

贾炳鑫,“60后”。率性、坦诚、热情。大学毕业后,贾炳鑫在天津一所全国重点高校做系办主任。

本世纪初,“不安分”的他下海创办了一家影视文化公司。十多年的商海奋斗,终于让他在无论经济实力还是业界影响上都有了不小的斩获。

但是“在"水泥丛林"中奔波让自己身心疲惫”,2012年前后,他看到身边有不少朋友投身到公益事业,于是也决定试一试。

“原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和公益很远,后来看到身边的朋友也在做公益,感到这事其实离自己很近。”

从那时起,贾炳鑫就慢慢开始做一点公益,看到一些地区有需要,就寄一些钱物,虽然是“一点点”,但足以让他感觉自己是在奉献,人也一下快乐起来。后来感觉这样做不过瘾,他更希望把自己融入到公益当中,身体力行去实践。

贾炳鑫从接触天津周边的公益活动开始,逐渐独立做起公益活动,随后成立了天津万里骑行俱乐部有限公司。

2014年8月贾炳鑫联手其他三方公益组织,举行了“天津—拉萨万里骑行公益环保绿色骑行”活动。一路上队员们一边宣传环保,一边在藏地道路周边捡拾垃圾,“带进去环保理念,带出来那边的垃圾”。

这次骑行活动去了藏区的一些小学,“我们捐了很多冬衣,还上了爱心课。我们所有队员都特别开心,孩子们也同样开心。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带去的东西是孩子急需的,更让他们高兴的是,有这么多"别处"的人在想着他们。你能看到孩子们的眼神是多么真诚,我从中感觉到他们需要我们。”在贾炳鑫看来,这是做公益最大的回报。

“过去打拼的时候总觉着人活着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但是,抬起头来会让人看到这个世界是大家的。做公益让我找到了人生的"出口"。”贾炳鑫说。

余晓勇: 即便很难也从没后悔过

余晓勇(中)带领青少年观鸟

在谈到如何走上公益这条路时,余晓勇说:“我从新闻圈走入公益圈也是顺其自然,也是记者的社会责任感使然。其间即便遇到很多困难,也从没后悔过。“

余晓勇,退休前是《经济日报》天津记者站站长,在几十年记者职业生涯中绘就了辉煌;在十多年的公益道路上,仍坚持着记者对社会的担当精神。

目前,余晓勇参与的公益机构是成立于2000年的天津绿色之友(“天津市环境科学学会绿色教育工作委员会”)。

余晓勇回忆起天津绿色之友成立大会那天,北京自然之友的梁从诫先生、香港地球之友的陈女士专程赶来祝贺,可谓三友聚津门。

余晓勇是绿友的首批会员,他们的大部分工作是开展青少年环境教育。

十多年来他们做的公益活动不计其数,如青少年环境教育美境行动、绿地图、植树护绿、爱鸟护鸟、湿地秋令营……由于环境教育从未列入学校课程,环境教育好坏与升学率没有直接关联,最初他们在推动环保理念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天津绿友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度过了它的第一个十年,但是生存下来了。”余晓勇非常感慨这些年所走过的这条“坎坷”的公益之路。

2013年天津绿友注册成立了“天津生态城绿色之友生态文化促进会”法人社团,这让他们向正规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张鹤:“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张鹤(左二)指导养老院合唱团演唱

仙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吉祥美好的寓意。

张鹤,和她接触以后,会令人感觉到这个人就像她的名字—美好而温暖。张鹤是国家一级演员,天津歌舞剧院青年女高音歌唱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全国妇女代表、天津市政协委员……她的美好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耀眼的“标签”,是因为她的爱与无私。

1996年张鹤大学毕业,赶上为希望工程捐款的义演,从那时开始就和公益结下了缘分。

15年前,张鹤的父亲突然辞世,这让她心理上受到很大打击。在当年的父亲节,张鹤想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给天堂中的父亲一个纪念—去敬老院陪陪老人。从那时起张鹤开始经常去养老院。“其实我在那里不完全是给老年人们带去安慰,而更多的是得到了老人们给我的爱,慰藉了我对父亲的想念之情。”

张鹤就这样长期坚持下来,“我们之间就像亲人一样,有时候因为忙,一两个月没去养老院,那里的爷爷奶奶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很想念我”。

延续公益至今将近20年,张鹤已经是天津养老院的名誉院长,爱心基金会的爱心大使,慈善协会的形象大使。

目前,她有几十间爱心教室,那里的书籍和设备样样融进了张鹤及同事们的辛苦和汗水。她的团队捐助的学校往往在偏远山区,车不能进、手机没有信号,沉重的书籍和设备就靠他们肩扛手提。

张鹤在自己的女儿出生一个月的时候,以孩子的名义把她出生以来所得红包捐献给了天津市妇儿基金会,以这样的方式给孩子一个满月纪念,“希望在今后成长的路上给她留下这个有意义的记忆。”

2014年,张鹤成立了自己的公益组织—“鹤舞飞翔文化慈善基金”。同年12月12日举办了公益演唱会,4岁的女儿和她同台表演,女儿表演非常认真,她知道,“妈妈的公益演唱会是给养老院里的爷爷奶奶、贫困的哥哥姐姐们演出的”。

张鹤说,自己从公益活动中感受到了幸福。很多人都说如今的社会人情淡漠,对此张鹤是这样看的,“如果大家都做旁观者,这个社会就是冷漠的;如果大家多伸一把手,这个社会就温暖”。

 


  

本文原载于【中国科学报】,作者:王剑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违者必究。

 

724星球——社会创业家着陆点!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