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环球视野>这回,我们重新定义了二手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这回,我们重新定义了二手

孙炎

经济衰退、国际制裁和失业问题让伊朗的无家可归者越来越多。



为了帮助流浪汉度过寒冬,伊朗各大城市的居民自发组织起“爱心墙”活动:把不需要的衣服挂到街边的墙上,让有需要人自行取下来穿着,这使得本来冷冰冰墙壁变成了人们分享爱心的渠道。



随后,世界各地纷纷效仿。在世界各地都出现了这样暖暖的墙,上面挂满捐给弱势者的旧衣物。


对于二手物品,除了传统的捐赠模式外,还有其他更好的处理方式吗?在捐赠时,又该注意哪些技巧与细节,让爱心平等的传递?国内外看待“二手货”有何和差异?且看下文。




温暖世界的“爱心墙”

“爱心墙”最开始出现在伊朗东北部城市马什哈德,一位不愿具名的市民在一面墙上钉上挂勾和衣架,并在墙上写下:“如果你不需要一件衣服,请把它挂在这里;如果你需要这件衣服,就把它带走。”没过多久,“爱心墙”开始挂满了周边居民们捐出的大衣、长裤和其他冬季的衣服。


这面墙迅速蔓延到了全世界,也包括中国。河南驻马店、浙江金华、山东青岛等各地都纷纷立起了爱心墙。与此同时,有人开始提醒,仅有爱心是不够的,还要懂得捐赠的技巧与细节。例如,爱心墙不要设在太热闹的地方,因为弱势者也有尊严,他们可能不愿意在众人围观下取走衣物;捐赠的衣服一定要洗净,挂出后要有遮挡或定时打理,有污渍、落了尘或掉在地上的衣服,会让满满的爱心打上大大的折扣,甚至刺伤弱势者敏感的心灵……但是,无论如何,这是让旧衣物发挥新作用、帮助弱势者的精彩尝试,成为今年冬天一道温暖而靓丽的风景!


不过,中国有太多的废弃衣物,早在2012年,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我国每年废弃的二手衣服总量已达2100万吨左右,仅北京市就有110万吨……与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相对的,却是弱势者为买件新衣服一遍遍数着手中有限的票子。


那么,除了这一堵堵温暖的爱心墙,我们还要有其它的方式,能够让更多旧衣物满血复活,既帮助更多弱势者,也更大限度地去减少浪费和污染。

 

满血复活方式1:传统的捐赠


这是最传统也最常见的让旧衣物发挥新热量的方式,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大众喜闻乐见的献爱心方式。寒冬将至,“送温暖”活动总能搞得热火朝天;哪里遭遇天灾,捐衣服捐被褥的人也会排成队。


传统捐赠的好处在于:个人无偿捐赠,公益组织无偿运送,弱势者无偿接受,多年来一向如此,大家思想上比较接受,不易引发争论。捐赠品来源也充足。现如今,城市哪家哪户没有一堆长年压箱底的旧衣服,捐出去,即做了善事又省了“库存”,即使节俭了一辈子的老年人通常也不会犹豫。


但传统捐赠的坏处也有不少:组织要接收、分类、清洗、运输等,不仅耗人力也耗财力,这让不少手头吃紧的中小型慈善组织很是为难,也妨碍他们长期地从事这项慈善活动。而且捐赠者缺乏针对性,受捐者没有选择权,这样的隔空慈善容易造成尴尬的局面,例如城市时尚女性捐的吊带背心、超短裤之类保守地区的人很难接受,或者需要大衣的人拿到的却是棉裤,更不用说有些过旧衣物不宜赠送。而最大的问题可能在于,这样单方面的给予,应急救灾时行之有效,但如果长期化容易消磨受助者的积极性,甚至可能多少打击他们的自尊心。但弱势者对衣物的需求又是长期的。

 

满血复活方式2:传统的捐赠+过旧衣物的再利用


把大量的捐赠衣物进行分类,较新的清洗消毒后送给需要的人;较旧、不宜赠送的则进行物理性再处理,然后做成帐篷等物品。据统计,1吨旧衣服可生产0.99吨无纺布或0.99吨分色棉纱,等于节约了1.1吨纺织原料或0.8吨棉花,同时还节约了生产同等无纺布35%的能源或生产同等棉纱20%的能源。而且,扔掉旧衣物,自然要置备新衣物,而新衣物的生产过程中也有明显的环境污染,例如,一件混合材质衣服的生产过程中,要耗费2.5公斤标准煤,同时向大气排放0.64公斤二氧化碳,污染0.9升净水!


把过旧衣物回收再利用的作法,你可能觉得新奇,甚至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其实有些慈善组织已经行动多时了。例如,早在2006年,慈善家、第九届中华慈善奖“最具爱心慈善楷模”的奖获得者塔林夫先生就发起了“西部温暖计划”公益项目,由北京蓝蝶公益基金会、千训爱心慈善基金会、北京公益服务发展促进会等社会组织联合主办。塔林夫虽已故去,但这个项目坚持下来,而且发展成为由中国民间机构发起的持续时间最长、受助人数最多的二手服装回收再利用慈善项目。9年来,5万多名志愿者参与完成了85%的工作,累计回收再捐赠衣物200多万件。


这个项目按照严格标准对收集上来的衣物进行分拣分类,一类衣物(九成新以上,无污渍,无破损)经过消毒、包装、打码并挂牌等程序,最终捐赠给需要的人。二类衣服则被运往回收再生工厂,经过消毒、分类、去除金属异物、开松、纺纱、织布等程序,最后做成小书包、拉杆箱、救灾帐篷、折叠床等一系列结实耐用的再生产品。仅2015年就做成小书包7500个。这些再生产品不仅成本低廉,结实耐用,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无二次污染,即节能减排又能保护环境。

 

满血复活方式3:建立二手衣物商店进行低价出售


中国的贫困地区有大量贫困人口,即使在城市里也有不少低收入者,如果个人把偶尔的、应急性的旧物,尤其是旧衣物捐献常态化,慈善组织则建立工厂和二手商店,将这些物品翻新后低价出售,其收入用于人力成本、房租、运输等支出,那这项慈善事业就可以持续地、良性地发展下去。


商店的经营也可以融入公益色彩,例如雇佣残疾人、低收入者。何况,让旧东西循环利用,减少浪费,保护环境,这本身就是一项功德无量的慈善事业!


对弱势者而言,他们虽然不能无偿获得这些物品,但超低的价格应该能够承受得起。尤其,这能让他们能和我们一样拥有选择的权利与乐趣,更拥有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改善生活的自豪与尊严!


中国的慈善组织已经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例如北京朝阳区外来务工人员聚居的同心互惠商店。从2002年开始,来自北京高校的学生社团就定期举行募捐活动,然后将募得的衣服通过公益组织打工青年艺术团送给当地的外来务工人员。2006年,第一家同心互惠公益商店成立。公益组织“工友之家”聘请了几位打工妇女对募来的衣物整理、分拣,再贴上商店的标签并用笔标上价格。夏装一般不超过十元钱,厚冬装通常也只有三四十元,很受打工者欢迎,大学生军训后的迷彩服尤其抢手。2011年初开始运营的善淘网,则利用了最时兴的网络平台。


但总的来说,此类商店,无论实体店还是网店,在中国发展都很缓慢。其根源,在于我们比旧物品还陈旧的心态。


在慈善方面,中国人有一个严重的误区,就是认定帮助弱者必须是纯粹的、单方面的、无条件的赠予,只要涉及收费或经营都难以接受。经常有人发出这样的质疑:“我们能把衣服无偿捐出来,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把它们无偿送过去?!”他们不去想,自己是在有工资能生活的前提下偶尔把一两包东西送到捐赠点,但公益人却需要把论吨计算的物品运到千里之外的地方,有些人甚至是没有其它收入的全职公益人。如果我捐的东西你拿去卖钱,我更得竖起双耳睁大双眼,生怕里面有什么猫腻。网上查对善淘网的评价,“主意不错,捐不捐就不知道了”“要加强监督”之类,总是占着最显著的位置。善淘网自己也要详细列出张三捐了N件,李四捐了Y件,以避嫌疑。


二手店还面临一个可能更大的问题,就是在捐赠者却对售出善款步步紧追的同时,消费者对二手物品却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中国人对二手货,尤其是旧衣服,过于过于敏感,认为它们只能捐给灾区或者贫穷山区,普通人购买非常丢人。


当然,我们也要承认,大陆公益组织自己也不成熟。例如,香港对回收的旧衣服会统一消毒,但市民在捐赠衣服时有可能还会附一张留言,承诺所捐衣服清洁卫生,没有传染病。如衣服多,他们可能还会找律师写一份安全合约。万一受捐者穿上旧衣服发生问题,不可诉诸法律。这遵循的是《好撒玛利亚人法》精神,保护做好事者不因过失而被追究责任,从而鼓励对弱势者施以帮助。这些,大陆的公益人可能还没有多想。


亲历夏威夷的旧物再利用“一条龙”


几年前,我在美国檀香山参观了慈善组织救世军创办的一家从接收旧物、翻新旧物、出售旧物到以此收入救助流浪汉“一条龙”的机构。接待我的是生产总监埃德蒙•戈维亚(Edmond Gouveia)。院子里设有捐助品接收点,好心人经常开车送来大包的二手物品,几个人正忙得热火朝天。生产区分成数个车间,有人负责捐赠品分类,有的负责旧物翻新,有的在清理二手物品。




埃德蒙告诉我,救世军会雇佣一些专职人员,他们带着领流浪者一起参加这些变废为宝的工作。这个机构的主要救助对象是酗酒流浪者。这些人不仅穷,更缺乏信心,所以给他们的不能只是一顿饭,一个安身之所,更要让他们习惯劳动,学会劳动技能,从而增加自信,最终回归社会。最后,我们来到慈善商店。难以想象这些光鲜靓丽的衣服、首饰、家具,曾经又破又脏。这些物品售价极低,既让穷人消费得起,救世军也能用这笔收入维持各项支出,尤其是旁边那幢供流浪汉居住的小楼。


参观中,有两个细节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一是埃德蒙很尊重被救助者。最开始他就郑重叮嘱我千万不要给被救助者照相,以免刺伤他们脆弱的自尊。参加完工厂和商店,他没有带我去流浪者的住所,因为“现在不少人就在房间里,我们进去看不太合适”。我有些遗憾,但也被他的真诚与细腻深深感动,尤其联想到在中国,受助者举着钞票被一群人围着拍照的情景。


二是捐赠者和工作人员的平和心态。参观结束,埃德蒙送我出来,正碰见一个女人在往大门外的收集箱里塞旧衣服。他只是随意地说了声“谢谢”,女人同样随意地回了声“不客气”,就驾车离开了,我看到车里有两个孩子的小身影。最初一瞬间,我觉得这样对献爱心的人有些不够热情;但随后,我意识到,可能正是这种随意,才让这种“一条龙”慈善能够持续并且壮大下去。

 

高收入的新西兰人也买二手货?

去年圣诞节前,我在新西兰基督城旅行,有一天无意走进一家挺大的二手服装店。看着成排的衣服,我很不解:新西兰是高收入国家,为什么会建这么大一个旧服装店?!又是什么人来光顾呢?


东张西望,我先发现了一个显眼的牌子:请把野营包放下再选商品!显然背包客是这里的一大主顾。想想也对,他们多是囊中羞涩的年轻人,风餐露宿也不需讲究,能淘到便宜货,而且对付一阵子还能毫不心疼地扔掉,绝对省钱又省事!


再看身边的顾客,看不出贫富。他们看来对一个竖着RETRO牌子的地方很有兴趣。我问其中一人这是什么意思,她说指“重新流行的老式服装”。她的英语有浓浓的外国口音,旁边两个姑娘说的应该是法语,还有几个人在讲西班牙语,看来他们都和我一样都是外国游客。


我也好奇地翻弄起来,马上被吸引住了,这些衣服,尤其是有当地特色的物品,便宜得不可思议。新西兰以高物价著称,圣诞节大减价时最便宜的人字拖都要30多块人民币,而那条质地极好且极具毛利风格的超大披肩,也只要30块!


但我什么都没买,因为不好意思。


当时我住在一户美国人家里,那天回去,男主人正在车库里藏一辆山地自行车。见到我,他特别自豪地说这是要给妻子的圣诞礼物,还叮嘱我要保密。我帮他藏车时,忽然发现这是辆旧的!他是哈佛出来的医学博士,是当地医院重金从美国聘来的,即使不算土豪,也绝不差钱,怎么能弄个旧东西给妻子当礼物?!圣诞节后,我偷偷地问他妻子,人家倒是满不在乎:“很正常啊。我儿子那辆小三轮车也是趁圣诞节卖掉的,那人买来也是给他儿子当圣诞礼物的。好多人都这样!”连买得起游艇——虽然也是二手的,但那是能做环球航行的大游艇的医生都买旧货,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第二天,我直奔那家二手店,买回N样旧货。


回国后,我把一个几乎全新、坠着一个精致小椭圆盒的项链送给嫂子。这种项链在老电影里经常看到,小盒子里可以放进迷你照片。嫂子爱不释手,还拿出几张照片,比划着哪张的头像剪下来正好能放进去。但当我诚实地告诉她这是二手店里买来的,她的脸色猛地沉了下去……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