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环球视野>飞屋环游记,从养老照护分级开始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飞屋环游记,从养老照护分级开始

潞宅

你想象中的养老是怎样子的?

有可能你映入脑海中的是,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叶子一片片凋零。


NO,我们拒绝这样,谁规定养老不能充满想象力和创新呢?

比如:像《飞屋环游记》的老爷爷一样去寻找那心中的柔软。


比如:像《返老还童》里的本杰明·巴顿一样违反自然规律。


比如:像《遗愿清单》里的癌症晚期的两位老爷爷一样,去挑战极限:赛车、跳伞、去非洲大陆狩猎、在金字塔上谈心,还远赴中国的长城驾驶摩托车,到西藏神庙中参观游览。


老年生活从来就不是行将就木,而是跨入生命的一段成熟之旅,生命之年轮所积淀起那些丰富与厚重的阅历和感怀而愈发闪耀着隽永、璀璨的光芒。


敢于挑战传统的荷兰,打破了一切养老院的传统固有印象,设计出鹿特丹生命公寓,这里有开放的环境、跳蚤市场、一人一室,这些乍听之下似乎是大学生活。德国T.F.基金会建造的最酷养老院(确切来说是养老村)——融入社区概念的“福利德纳村 ”。村里商店、邮局、酒馆一个都不落!


中国正迈入老龄化社会。2014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达14.9%。老龄人口的生活及护理服务问题,不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城镇,或是在农村,未来都会是困扰中国社会城市化进程的一大问题。养老问题虽然严峻,但不能阻止人们脑洞大开。本期【SE闪聚】邀请了【Access health China】 首席运营官李林国,为你展示银发产业在中国的探索。






视频内容概要:

1.乐创社源起瑞典和新加坡的摩登乐龄项目;

2.论如何将老龄化项目本土化;

3.本土化后的再发展。


这,是上海的天气……

这,是Access health希望达到的温度!

老年照护,照护涵盖了两个维度,照是照顾,护是护理,一个是从精神层面,一个是从生理层面,这个是我们进行评估的基础落脚点。需求评估体系,需求是存在的,却是纷杂和抽象的,怎么才能够通过评估的方式将其呈现出来?


这就像一颗钻石,如果没有4C标准,很难对其价值进行衡量。而怎样让这样的评估形成一个体系并且正常的运转又成了关键。整合,因为关于老年照护涉及到很多系统资源,在中国,有民政系统、卫生系统、人社系统,都与其有关联,因此要把这些系统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统一的体系。


老年照护分级的必要性

社会结构的变化产生了当前老年照护分级的紧迫性。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疾病谱转变以及传统家庭照护功能的弱化,使得我国老年照护服务的社会需求量巨大,家庭和社会正面临严重的老年照护问题,这就使得照护服务中的关键问题走向台前。


在这些问题中,如何充分合理利用现有资源是眼下较为棘手的问题。既然有服务,就要有价格,而老年照护服务由于对象的特殊,存在着多样性和不确定性,因此很难对服务进行细化定价和制定收费标准。而传统的按服务项目收费的方式又会刺激服务的过渡提供和利用,因此,统一评估分级便成了老年照护服务的收费和定价基础。


老年人群患病率高,并发症多,需求多样化。并且照护服务跨度大,从生活照料到医疗服务,需要不同层次的资源来满足。根据老年人不同的需求合理安排照护人员、方式以及地点,不仅能使更多需要服务的对象得到合理的服务,还能防止部分对象得到超过其合理需求的服务,从而保证老年照护服务的社会公平和可持续发展。


同时由于老年照护服务持续时间较长,如果不进行评估,对象及家属难以感知服务的效果,管理方也难以监督,支付方难以确定给付标准,服务提供方也缺乏质量改进的动力和依据。因此,对老年照护服务进行分级,在接受老年照护的期前和期后对健康状况和护理需求进行评估更显必要。


国际老年照护分级现状

分类评估就是根据根据分类管理的理念,以对象的相关参数为指标,识别和鉴定服务对象(老人)是否需要服务和所需服务的项目,从而根据护理需要的性质或需要量将病人分类的一系列逻辑相关活动。对老年照护服务进行分级,是对照护服务需求进行评估,从而确定护理服务分类标准的方法和过程。德国、澳大利亚、日本、美国等国家都对老年照护分级分别形成了较为完善的评估体系。


德国

在德国,老年照护评估主要是通过医疗保险人医疗服务处(MDK)和由商业性健康保险公司组织倡导建立的MEDICPROOF负责实施的,使用同一套评估标准。德国的长期护理制度根据平均照护次数和护理时间,将照护服务分为轻、中、重三个等级,并根据照护服务等级及照护人员或机构的等级确定照护服务的收费标准。每一个照护级别都有相同的基本照护内容,包括基础护理、精神心理护理、运动与康复。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政府和州政府联合建立的老年照护评估项目(ACAP),包括生理、心理、医疗、文化和社会五个方面的照顾需求。澳大利亚对养老服务有完善的评价体系和评价制度,对于接受服务的老年人,首先由专家组进行评价,确定适宜的场所,制定养老服务计划,根据计划提供服务。老年人在入住养老院前,还会使用评估表对老年人进行评估,包括日常生活自理能力、精神行为能力、复杂健康问题3个方面,每个方面分为高中低三类。


日本

日本于2006年出台的了介护预防政策,将老年照护服务分为八个等级,包括自立、要支援I、II、要介护I-V级,级别的划分不单纯以老人身体指标为依据,而是以护理时间、护理强度为依据进行评估。政府要根据老年居民提出的申请、调查员和主治医师以上职称的医生提出的健康状况认定书以及由保健、医疗、福祉专家组成的护理认定审查会认定的等级,再由相应的单位提供相应的服务,做到评估者和服务提供者的分离。


美国

2002年美国的Medicare和Medicaid服务中心(CMS)启动了老年护理院质量行动(NHQI),并开发了老年护理对象的健康状况和照护需求评估工具——最小数据集量表(MDS)。美国主要采用因素型分类方法进行照护分级。因素型分类方法是利用客观的测量工具,将患者需要的所有照护项目按照其占用照护时间的多少、技术难度等要素进行量化,评估并计算出患者的照护时数,时数越高者需要的直接照护越多


上海市分级的具体做法

截至2013年12月31日,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25.7%,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4.7%。随着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程度的加深,加之家庭结构的小型化发展,家中有多个老人、高龄与低龄老人并存以及空巢家庭的数量都会显著增加,给家庭和社会养老带来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上海市在老年照护领域的举措走在全国之前,相关的系统包括民政、卫生计生和医保等部门都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应对。在2006年,上海就出台了《上海市养老服务需求评估标准》,与养老服务补贴制度相配套,合理配置公共服务资源。


民政部门

根据民政局编制的《老年照护等级评估要求》,上海市民政局从影响老年人日常生活能力的生活自理能力、认知能力、情绪行为、视觉以及社会生活环境等多方进行评估,得出“正常”、“轻度”、“中度”、“重度”四种结论、三个照料等级。此要求于2013年5月起正式实施。


卫生计生部门

2012年,针对老年护理院床位周转慢等问题,上海市卫生计生部门研究制订老年护理院出入院标准,筛选出脑梗塞、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脑出血等住院排名前10种疾病作为首批疾病开展评估。该标准以临床标准、ADL日常行为量表、MMSE智能精神状态评价量表做为基础制定出入院标准,根据标准分值确定患者医疗诊治和护理标准。该标准于2013年9月在35家老年护理机构进行试点运转。


医保部门


2012年,人社局和医保办开始探索建立符合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高龄老人医疗护理保障计划,依托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对上海市80岁以上的城保老人,采用《老年医疗护理服务需求评估调查表》对老人进行评估。经过评估,因为疾病、生理功能衰退而达到轻度、中度、重度护理需求等级或患有慢性疾病的独居老人,给予老年护理费用专项补贴。该计划于2013年7月起在6个街镇进行试点运行。


当前,三家部门都采取了应对老龄化的措施并提供了服务,但是评估表的基础和原则有相似和重叠之处。由于三家部门分头工作,造成了老年服务及评估资源的浪费,降低了资源有效配置率。另一方面,对被服务的老年人而言,也带来了不便和困惑。


目前,根据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由发改委牵头进行三个评估体系整合以及评估标准的统一研究工作,目前已形成了《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办法(试行)》和附件清单,交付徐汇、杨浦、闵行、浦东和普陀5个试点区使用。


经过评估,被评估的对象分为:照护一级——照护六级和其它服务等七类。评估结果是评估对象可以获得的最大服务,评估对象可以选择较低服务内容的服务级别。


合并后的挑战

为了维持评估体系的运转,就需要有一支稳定可靠的评估队伍。一方面需要将现有的评估人员整合起来,另一方面,亟需大量新的人员加入。


同时,由于评估体系的整合,对服务的提供提出了新的要求。服务人员队伍以及服务要素的整合亟待解决,要形成标准化的服务体系为老年人提供一致性的老年照护服务。
对照护服务的监管首先是从评估开始的,因此对于评估员如何进行严格资质管理,建立准入机制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涉老服务涉及三个部门,此外还有残联负责部分残疾老人的服务提供与福利发放,因此相关部门间要建立起协同一致、无缝衔接的工作机制。


将来的分级改革

未来的分级一定会引入更多的维度,从ADL的维度,疾病的维度,特别是要引入家庭支持的维度,因为对于中国的现状来说,家庭是老年照护的主体,如何整合家庭资源并将老年照护的评估标准引入居家护理的层次,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课题。


Q&A

Q1:谢谢李老师的分享,非常精彩!想了解一下,access health China对文化层面的本土化是如何考虑的?贵机构来自西方生物医学的传统,对中国老年人普遍信任的中医药是如何看待的?在这方面的态度是否会影响孵化项目的选择?

A:谢谢提问,我们也在考虑本土化,包括本土老人的生活文化习惯等等。在西方,比如老人习惯住养老院,但在中国可能会被认为是子女不孝的表现,当然也有一部分开明的老人能接受,中国的养老可能大家还比较接受待在社区或家里。在国外,还有比如老兵医院,临终关怀的服务非常多。在中国,还是在刚刚起步。在参加乐创社的有很多中医类的,中医是传统医学,在解决慢性病上有很多独到之处,我们也在看,有没有好的中医理疗能更好的服务养老。


Q2:国内养老问题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存在严重的差异性,乐龄的发展重心会侧重哪块?

A:是的,国内养老问题存在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严重的差异性,我们会发现有些农村老人过着非常凄凉的老年生活,甚至因为是空巢老人,去世了都没人知道。基于这方面的考虑,除了商业机构,还有非营业机构和社会企业在关注和努力,所以我们也在和恩派合作,希望共同培育致力于能解决这类问题的机构。我们也希望是齐头并进吧,商业这一块有个很好的商业模式,提供针对不同人群的服务,优化资源配置,整合社会的资源,非常欢迎好的商业创业和公益创新,这俩快都是需要的,可以互相补充。


Q3:请教乐龄有涉及到对空巢老人或老年人心理建设这块吗?

A:有涉及到,我们有和黑苹果进行合作,来帮助老人接触现在的新科技,学会使用网络,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并找到乐趣,在网络世界中交到朋友,缩小和世界的差距和鸿沟。现在我们也在和一些国际企业的社会责任部门沟通合作,组织员工到社区做志愿者,同时也邀请专业的心理学社会组织,来帮助老人。


本文由潞宅根据李林国在【SE闪聚】中的分享整理,部分材料来源于微信公众号【AccessHealth】。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