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人物>聂祝兵:创业是对光阴最好的交代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聂祝兵:创业是对光阴最好的交代

聂祝兵

聂祝兵,年方三零,却在华南以大叔之名行走江湖。自评为面相沧桑而内心铮铮,之所以被称为大叔,全因他用光阴来实践着自己的创业梦想与对社会责任的担当。


自毕业起,聂大叔南下深圳,住过农民房,创办过自己的机构,还娶上了老婆。他在风口被吹上过天,也曾在现实与情怀的战争中败下过阵。后来,他放弃了当初亲手创办的机构,以创业者的心态轰轰烈烈开展着恩派社区建设事业群的工作。


回首过往,聂大叔说,创业是对光阴最好的交代。  



我曾对社会创业一无所知

我是在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获得社会保障硕士学位,正式毕业时间应该是2010年6月。在2009年10月完成毕业论文撰写,有南下深圳从事社会创业念头后,我的导师费梅苹老师给了我最好的理解与支持。于是,提前离校到了深圳。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下火车后确实有种很多人到陌生城市打拼的类似感觉,“两眼迷茫,举目无亲”。


幸运的是,有贵人相助。在都江堰抗震救灾期间结识的“一辈子亦师亦友”的赵环老师已经提前在深圳做了些筹备,他也成为我第一次社会创业过程中的重要合作伙伴。按照之前与他约定,到了当时还是“关外”的龙岗中心城,认识了给我吃住安排的龙祥社工服务中心彭东强先生。虽然住在城中村里一处农民房五楼的实习生宿舍里,但在这座陌生城市里有了落脚处,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后面便在两位大哥的支持下,一步步开始了创办机构的筹备工作。


时至今日,有人说我是个非常理性的人,做事谨慎。说实话,对于年轻人而言,理性基本是不可能的,未经人生省查和沧桑阅历下的理性,部分是假装淡定,部分是反应迟钝,不知所为,不怕试错而已。我当时的状态也是如此,根本没太想清楚为什么要进行社会创业,也就更没有对具体技术层面如产品、业务模式之类要点的理解,唯一的心态就是想独立做点事情,觉得还年轻,有资本去试错而已。所以,我觉得年轻人的理性就是明知自己不理性,但做过程合理、结果可控的人生试错而已,就算创业不成功,也是一段非常不错的试错经历,往后人生将会因此大受裨益。


风大那两年,我都飞上了天

我与恩派渊源较早,08年底就在恩派实习过3个月。在我有创业年头来到深圳后,恰巧又与恩派结缘。2010年初,深圳恩派成立,并与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合作,在深圳地区开设第一个公益组织孵化器。更幸运的是,我创办的组织成为首批六家被孵化组织之一。在做“小鸡”的一年之中,认识了很多圈里人,找到了一些资助资源,也获得了一些基本的组织/项目运作能力。恩派在2014年底完成内部业务调整,曾经的孵化器项目也属于历史,用调整创新后的社会创业者平台对核心功能的描述,就是我的2010年是“进圈子、找资源、长能力”的一年。


那时的深圳公益圈还不大,一切都是新生事物,一切看起来都兴兴向荣。开明的政府部门提供了强大的政策和资金支持,民间投入力量前仆后继、风起云涌,社会舆论支持旗帜鲜明,差不多那两年处于“风大了,连猪都能飞上天”的社会创业好时代。一个组织的成功固然需要很多内生因素,但更需要“借势”,若能看准趋势,又能在其中领先一小步,成功概率自然很高。于是,我所创办的组织开始上路了。


说到圈子,感觉国内社会创业者似乎都会经历“进圈子、混圈子、出圈子”的三圈之行。刚开始的时候,必须进圈子,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慢慢对圈子有了依赖,生活和工作都得围绕圈子转,于是得混圈子;时间长了,逐渐发现圈外世界的广阔,而且很多问题在圈内解决不了,只好主动扩大圈子,或者把圈里圈外连接起来,便有了出圈子的说法。


我把机构输给了情怀

初心会不会忘,不好说,有一些会存留,但大部分还是会忘却。当时在做机构注册时,取名“信实”,顾名思义,把信念落实。至于是什么信念,大概就是很正常不过的“做公益,奉献社会”之类。那时候,还不太清楚什么叫“组织文化”,给机构取了个“笃信秉实,厚生爱群”的宗旨。现在想想,这个宗旨越看越像大学校训。


如果用专业视角来看这段经历,至少犯了两个重要错误。第一,利己主义公益情怀,从机构名称就可以看出来,像现在一些业界同仁创办社会组织一样,首先不考虑解决什么社会问题,而是把它作为个人信念/情怀的试验场;第二,使命、愿景、价值观没搞清楚,这“三虚工作”做得很差劲,特别是价值观,设计得很虚。现在也会看到一些组织花费大量精力梳理出机构价值观,取名“公益为先”、“和谐为美”之类,于是情不自禁地就会给他们提建议不能这么干。


坦诚地说,创办“信实”时的很多初心已经忘却了,唯一还保持的就是“不闲着,于光阴于社会有交代”。


当政府变成唯一的客户,离饿死也就不远了

“信实”成立之初,拿的都是基金会和企业资助,勉强度日;有了一定专业积累和品牌后,政府购买项目也有了,借机快速发展;政府购买项目钱太多,于是看不上基金会和企业的小钱,政府逐渐变成机构的唯一客户,问题就多了,机构发展开始出现一系列困境。类似“信实”这样的NGO与政府合作案例,我相信不在少数。


从事社会创业过程中,由于很多产品都与政府资源投放领域相关,而且我们这行目前绝大多数产品都采取“客户付费,用户不付费”业务模式,政府自然会成为很多组织的客户,甚至是重要客户。但适不适合作为唯一客户,个人观点是尽量避免落到如此境遇。在社会创业领域中,我特别尊敬和羡慕那些不以政府为客户的组织,尤其是那些能够逐步实现“用户即客户”的组织,它们的生命力相比而言会强大得多。


谈起政府,特别想说说政府里的那些人。由于所负责的业务合作伙伴中政府居多,所以这几年我与很多政府工作人员打过交道。如果抛开体制陋习和所属立场,把他们作为独立个体来看,个人觉得绝大多数政府工作人员都可以合作共事,甚至个别还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当然,水平和共事可能性是有高低的,越往上层,越能获得共识,越往基层,不靠谱的可能性就越高。


贫人“聂大叔”的幸福生活

我在这几年里参与和负责过不少项目,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在“信实”初期做过的两个项目,一个是NIKE资助的“Game Changers城中村流动儿童训练营”,另外一个是深圳市福彩公益金资助的“城中村流动儿童发展辅导计划”。


对第一个项目有印象是因为当时项目结束后,活动成果丰富,我们还制作了一本简单的“项目画册”,但10000元的资助金没用完,记得大概剩了1000多元。当时的我非常焦虑,感觉做了一件非常不诚信的事情,于是通过各种渠道找到资助方,要到资助方账户信息,跑了多个银行之后,终于把这笔剩余款项退还给资方。


对第二个项目印象深刻是因为差不多在做这个项目的一年时间里,我参与策划执行了很多具体项目服务工作,在所服务的城中村里扎根。这两年里有几次我回到那个即将被拆迁完毕的城中村,碰到一些当时服务过的社区小朋友,他们中还有一些认得我,并亲切地喊我“聂大叔”,这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求婚,恰能代表我的部分人生观

2011年,做了一件让自己一辈子都觉得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在上千人面前向我太太求婚,也有很多圈内朋友当时在现场见证。那是第一届深圳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现在的慈展会前身)闭幕仪式现场,我故作镇定地走上中央舞台,向与我相恋多年的女朋友表白,并求婚成功。下场后,我在舞台后面凳子上坐着时,双腿由于紧张仍旧抖动不已。我太太经常开玩笑地把我们的婚姻定义为“政治婚姻”,也差不多是因为当时场合的原因,记得求婚主持人还是时任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马宏局长。


总把求婚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事,不是觉得它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只是它恰好能够代表我的部分人生观,想着让很多人幸福,但自己也要幸福起来。作为一个NGO从业者,我认同“先天下之忧而忧”,但不主张一定得“后天下之乐而乐”。特别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踏入这个行业,不应都处于“精神富裕,物质贫瘠”状态。社会创业者也能获得且更需要更好的薪酬待遇,因为也得结婚,还得买房,这些看似俗事,却是我们这些平凡人幸福生活的必需品。


不轻易放弃,也不无谓坚持

2012年离开创办的“信实”,抉择时有些艰难,但现在回想起来,也是理所当然。对于创始人而言,做NGO最大的特点就是,从创立之日起,很清楚它是社会资产,不是自己个人资产,当自己确实没有能力担当时,理应交由更合适的人去接力完成使命。


当时有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离开已经初具规模的自己创办的机构。我想举几点现实原因,也不强求一定能够解释:


那时机构每月支出得十几万,但由于作为主要客户的政府偶尔来个拖欠款项,垫付不起,只能拖欠同事们的工资,觉得这是一个机构创始人极其失败的表现;


机构产品定位和同行社工机构之间越来越缺乏区隔,虽然业务不断增多,但核心竞争力不断丧失,个人努力过想改变这种现象,但没有成功;


越来越发现自己在机构管理中的能力缺失,但圈子太小,平台有限,不能获得足够支持;


最后,快离开时,确实有些心力交瘁。于是放手了,由我认为有能力让机构获得进一步发展的人接力。


心里有创业,在哪都是创业

记得刚到深圳恩派时,机构刚好经历过一段业务发展的辉煌期,我接手管理时,又正好进入业务低谷期。幸运的是,社会创业大环境是非常有利的,我们的孵化器产品业务市场空间还是很大,于是经过一番团队努力,到2013年底,我们在广东的东莞、珠海、广州、佛山等地陆续落地开展业务,并且在恩派内部逐步形成“华南恩派”业务布局。


在恩派的这段历程里,我对自己工作表现的综合评价还是满意的。确实刚开始时有过很多不适应,因为不同的产品业务,不同的组织文化和管理体系,还有新组建团队的管理难度很大,但有一点我慢慢领悟并深信不疑的是,在我们这个行业,由于基础还比较薄弱,机构发展大多处于起步阶段,使得个人施展空间无比开阔。不管是自己独立创业,还是为一家处于创业期的组织服务,其实都是在做创业的事情。这种创业心态不会随着工作角色改变而改变,当时刻都以创业者标准来要求自己时,工作动力和绩效呈现一定不会太差。就像看过《创业维艰》一书后,觉得所有我们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都算不上什么困难了。


一次受益匪浅的培训

2014年下半年,跟恩派其他几位管理层同事一起参加了林正刚老师的《企业运营框架》系列培训课程。这次培训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之前几年创业过程中各种零散的经验做了一次系统梳理,让自己在组织运营领域真正有了系统知识支撑。


懂得一个组织运营的策略、计划、执行各代表什么,三者之间又是如何衔接;

明白所有创业起点都在于解决社会问题,并基于此形成愿景、使命和价值观;

开始运用商业模式画布工具来对组织进行剖析;


获得了正能量,也真正懂得正能量的价值所在。


总之,林老师的课程非常适合创业者,在这里能找到创业过程中很多问题的答案。对于创业者而言,学习太重要了,不仅是知识的获得,更是不竭动力的源泉。


创业是永久的心态,是对光阴最好的交代

2015年初,恩派进行内部架构调整,将业务重新划分为社会创业、社区建设、公益咨询三个事业群,我的岗位职责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负责社区建设业务统筹管理工作。我把它比作我来到恩派后的第二次内部创业。


目前阶段,我与社区建设事业群团队成员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梳理优化我们的核心产品“里仁家园”。做好产品是所有创业者和处于创业期的组织共同面临的最重要的工作,没有好的产品,其他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创业这件事儿,并不都是很酷很好玩的。与其说是行动选择,更不如把它当成一种永久心态。我觉得它是于光阴最好的交代方式。


向在我讲述中提到的那些人表示感谢,也是一辈子的感恩。


最后,我无比热爱深圳这座城市,也对我所从事的事业充满敬意,因为他们给与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社创特约之聂祝兵

聂祝兵,恩派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华南地区总干事,恩派社区建设事业群及华南区域业务统筹负责人。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