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人物>我们约了六个女掌柜,谈了她们的店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我们约了六个女掌柜,谈了她们的店

张鹏

白领、海归、文青,似乎都热衷于做“女掌柜”。


不知不觉间,在我们的身边,出现了许多由女人当家的小店。那些精致的咖啡馆、瑜伽馆、绣品铺、童书屋……气质各异,但都带着女性的温柔和浪漫,但不张扬,不喧嚣,隐藏在都市一角,让光顾者蓦然发现,原来平凡生活也能因一件小物件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我走进这些小店,结识了小店主人。她们,有的曾是收入不菲的外企白领,有的曾是在国外颇有建树的海归,有的是高校老师,有的是报刊撰稿人……而她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现在的新身份——小店女掌柜。这种选择对于她们,不仅是一份事业。小店卖的不仅是商品,还寄托着她们瑰丽的人生梦想和惬意的生活方式。


六成都市女性都有“小店情结”。这些小店,无论成功与否,都已经是一道风景。听听女掌柜们的生意经,你会吃惊地发现,原来做生意也可以不需要那么多理智、规划与算计,感性和柔软,细腻与耐心同样可以成就事业;而最重要的,她们都有一份对梦想的执著。

开店,也许仅仅因为一个念头

访问了很多女掌柜后,我发现女性创业与男性创业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男人热衷于创业前的详细规划和市场调查,期望这种理性能够确定成功;女性则不然,她们开店,很多时候仅仅因为一个念头,瞬间的灵感闪现,看似不够缜密,却闪烁着创意的光彩。


在方家胡同,有一间别具一格的纸品店,名叫“纸曰”。店主小潘是一位像她的纸一样充满灵性的美丽女子,她曾是上海一家IT公司的高级白领,苦干10年修炼成“白骨精”,最终厌恶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希望通过开小店获得心灵的自由。她告诉我,当初她为久久不能决定小店的经营方向而苦恼不已,直至看到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卷轴”和“造纸术”,她感受到灵感的撞击,“再没有一样东西比纸更能传载中国千年的文化,而现在,纸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逐渐被抛弃被替代。”她一下子迷上了纸。她曾到欧洲游历,几乎每个欧洲小城都有一些世代相传的纸品店,出售典雅的手工制作的信纸、便签和卡片……于是,一个灵感成就了她的“创意纸品店”,她说:“有创意的纸,带着人的精魂和体温。”



纸曰


中央美院教师林存真开“彩禾家”绣品店的创意,则来自深入贵州瑶乡的一次采风。她因为一个公益项目来到麻江县河坝村,第一次见识原生态的瑶绣,“颜色亮丽,图案生动,感情真切,传达出一个经历百年漂泊迁徙,长期被忽略的民族对自己文化的坚守”。林存真从此迷上了大山深处的“土玩艺儿”,并不遗余力地把它们带进都市,希望以自己的坚守去滋养城市人的心灵。


而在北京拥有6家店铺、3个品牌的“生活饰集”女掌柜“小猫”告诉我,这一切的起点不过是咖啡馆楼下一间7平方米的、没有窗户的废弃小屋,她突发奇想,把自己和朋友从国外旅行时带回的战利品放在那里,不期然却受到很多客人的喜爱,于是诞生了第一家“时光杂货铺”。


伙伴,最志同道合还是“闺蜜”

毋庸置疑,好的合作伙伴对创业至关重要;而这些女掌柜,却有一个共同特点:她们选择的创业伙伴都是志同道合的“闺蜜”。一位女掌柜说:“拥有这种创业伙伴的幸福在于,即使是一个特别不切实际的念头,也有人陪你一起疯,一起傻,失败了一起流泪。”


皮卡书屋是北京最早的私人图书馆,如今已经开了多家分店。它的创始人正是四位铁杆“闺蜜”:胡碧榕、王奕、宁爱东和罗鸣。她们是大学时代的好友,分别毕业于清华与北大;后来出国留学,又一起在硅谷的著名公司和大学工作;做了多年企业高管或科研,而且结婚生子后,四个好友在2004至2006年间都选择回国发展。四位妈妈最终决定共同创业:“我们想寻找一种不一样的创业方式,一边可以做有意义并且开心的事情,一边可以照顾家庭和孩子,所谓事业家庭两不误。”于是,为孩子开社区图书馆成了她们共同的理想。“每个比较大的社区都有一个,这是我们最美好的愿望”。


“生活饰集”女掌柜“小猫”把她的公司称为三个女人的“梦的饰集”。三个合作伙伴都是不折不扣的“杂货控”,“收集杂货、贩卖杂货,创造令人喜爱的杂货,我们是一群迷失在杂货地图里的人,不折不扣的杂货中毒者。透过一杯茶,一个旅行时淘到的老戒指,生命才有不一样的光泽。”几个女人几乎完全是在凭着感觉做生意。货品是她们从世界各地淘来的,古董首饰,猫咪杂货,旖旎的印度吊灯等等,都是异国情调的,出发点是自己喜欢。而她们最终通过独特的审美品味培养出一批“杂货粉丝”。


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开“菊儿小树”咖啡馆的两位女文青。两个大学宿舍对床而居的室友,一位是自由撰稿人,一位是人类学硕士,她们共同的兴趣是“纪录片爱好者”,所以她们的咖啡馆也是一个纪录片沙龙。在开业的第一个冬天,咖啡馆生意极其冷清。两个女孩却不气馁,她们在寒风中爬上老屋房顶,留下一张两人相拥的合影,笑得坚强而璀璨。春天到来的时候,她们终于走出了低谷。



菊儿小树


秘籍,梦想是最珍贵的商品

说起女性小店的的经营方式,真是各有各的“独门秘笈”,通常意义的生意经在这些小店里往往不见踪影。女掌柜们因为感性,因为细腻,总能另辟蹊径,她们善于为客人编织梦想,她们所做的是生意,更是对美好生活的分享。


“纸曰”的女掌柜小潘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浪漫的女孩,给男友买了精致的盒子,里面放上她写的祝福。但这个盒子不会直接送到男友手中,她要把盒子连同祝福埋在一棵树下,约定一个时间——5年或10年后的某一天——再和男友一起把盒子挖出来,打开当年写下的祝福……而如何装饰这个意义重大的盒子,成了小潘的任务。“看到这个完全沉浸在幸福中的女孩,我被感染了,决定尽力帮她完成心愿。”小潘先找到一款会“呼吸”的黄色手工纸,纸上有花瓣树叶碎片,通透的纸张纹理,让木盒子变得有了生命,有了值得期待的意义。剪裁修边粘贴后,她将剩下的每一段废纸卷起来,绑上麻绳,变成一卷卷的小纸条。她建议女孩把写有祝福的那些纸条也卷起来混在其中,真假虚实,让这个未来盒子充满神秘感。男友将来打开的那一刻,也要猜疑哪些纸条有文字,多些悬念和戏剧效果。最后,小潘还在盒子里侧放入几支情人草,这种干花时间越久越有味道。“木头,盒子,纸,干花,麻绳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泥土的腐蚀,将成为记忆的一部分。”



光合作用书房


“光合作用书房”的女主人孙池15年间在全国开了30多家连锁店,而这个创业过程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梦想不断复制的过程。创业之初,她写下这样的话:“我有一个梦想,为我和同样的上班族开一个书店,窗明几净,不要戴着厚厚的镜片在布满灰尘的书堆里扒书……我有一个梦想,书店不仅仅是卖书,还能创造一个阅读空间……我有一个梦想,希望书店如寒夜里一盏温暖的灯,安静地守候读书的人……”如今,充满着音乐、咖啡浓香的“光合作用书房”最终圆了不少读书人的梦想,成为为他们提供精神氧气的地方。


成功,赚钱只是最简单的那种

开一家成功小店的标准是什么?对很多创业者来说,最重要当然是赚钱。但这些女掌柜却有不同的看法,她们认为,赚钱只是最简单的一种成功,她们更看重的是小店为她们开创了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


这些女性小店中,不乏生意蒸蒸日上的典范,但更多的是坚持理想、在寂寞中绽放美丽,也许利润并不尽如人意,但她们仍然感受到成功的喜悦。“菊儿小树”咖啡馆的女老板“小宝”向我坦言,她们生意最好的时候也只是维持收支平衡,而最初投入的十多万元很难收回,但她仍然认为开店的生活“接近完美”,因为在这里,她创造了自己的生活:不依赖e-mail和电话,就能与多年未见的朋友叙旧;和许多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的人成为朋友,然后坐下相望喝茶,欢快、忧伤、理想都冒了出来……她们正准备把这里的故事拍成网络剧,生活就是如此有趣。


已经开起4家分馆的皮卡书屋在盈利方面一直不乐观。社区图书馆本来就不是赚钱的行业,在国外都是政府出资开设,近似于公益项目。但4位妈妈仍然坚持建造她们的“理想国”,最让她们有成就感的是,她们的理想感染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志愿者加入进来。


创业投资顾问席永刚认为,“很多女性从自己的兴趣出发创业,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但这类创业模式也面临一些普遍的发展问题,例如,由于目标客户群体比较小且相对稳定,如何持续保持吸引力,以及如何扩大经营规模和盈利水平。”但他同时指出,对许多追求理想的女性创业者而言,也许不能用商业上的成败来论英雄,创业其实也是一种人生追求,能够把个人事业与精神追求结合在一起,是一种境界。


获得利润,固然代表商业上的成功;但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不那么商业的小店,却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