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人物>一件爱做的事与四个配交的人【独家】

官方微博微信

社会创业家

扫一扫,添加“社会创业家”官方微信订阅号,轻松获取更多新鲜杂志内容;更可利用服务功能,随时随地自由发起活动与调查,与公益圈分享你的观点。

一件爱做的事与四个配交的人【独家】

徐京

新疆石河子大学毕业的生化狂人 Vs 身高一米九的“名模”;湖南恩施苗族土家族自治州的帅小伙 Vs 留学美国的海归北京妹,这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原本不会有人生交集,却因为都作死滴选择了公益行业,开启了不同寻常的事业与生活。


有人问,你是受了多大的打击才去做公益啊?


有人说,不是富二代就老老实实找个正经工作吧,别去想做啥公益慈善了。


有人说,公益是在商业领域没有竞争力的人才从事的职业。


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要不,咱先禁声,读读看这几位怪咖是如何走上公益这条少有人走的路的。


本文由社创特约撰稿人徐京采写,采访对象均来自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旗下恩派咨询事业群。



生化狂人李东峰:只为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因为偷师而遇到公益

2004年,新疆石河子大学生物化工实验室。


2006年,转入北京理工大学生物工程系发酵实验室工作学习。


2009年—2011年,就职于西藏昌都地区卫生局人口计生委员会,参加国家人口计生委大香格里拉地区人口健康促进项目及结题评估工作,组织开展昌都地区乡/村医综合技术技能培训及调研工作,组织实施昌都地区人口出生缺陷干预项目(基线调研),起草地区人口计生事业“十一五”总结和“十二五”规划。


2011年至今,就职于恩派,担任区域业务拓展和交付中心—华东地区负责人


生化狂人李东峰为啥要放弃多年的专业积累,转投“混不走的人才投身”的公益事业,这曾经是个谜。


李东峰加入恩派之前一直关注中国发展简报、NGO发展交流网及其发布的招聘信息,他说总是能在上面看到恩派的身影。 2011年因为联劝的“一个鸡蛋的暴走”活动,他开始主动了解恩派更多信息,加上当时还曾想做一个藏地服务机构,想到恩派的孵化器里“偷师”,总之是各种因素纠合在一起促使他加入了恩派。


他说:“现在回过头来再想,恩派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应该是机构的使命,以及为达到这个使命而构建的多元而充满活力和激情的团队。”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总是能碰撞出意义非凡的火花,生化狂人投身公益缘于此。


▪从公益人到公益职业经理人

“恩派作为一个推动社会创新的机构,意味着所有员工都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地挑战和超越当下的自己。” 公益行业在中国的发展长期游离于公众以及社会主流视线之外,缺乏关注的同时,也给进入这个行业的人留下了无数可以去努力填充、学习和发展的空白。


“未来公益组织的从业人员服务于某个机构一般有兴趣、职业、使命三个方面的驱动力,公益新丁以兴趣驱动为主,机构中层及职业经理人应该以职业驱动为主,核心领导团队以使命驱动为主。所谓的“为主”是指,这些员工思考为这个机构服务时首先考虑的是这个方面的因素,但并不和其他方面的因素冲突。”


李东峰说,他是应该跨过了第一个阶段,正在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发展,即以职业经理人精神为主要行为准则。这个阶段里,对机构以及机构推动的社会创新这件事儿的兴趣、好奇心依然浓厚,对机构的使命还在强化学习中,但职业经理人的素养却是自身最需要培养的。公益职业经理人的素养是什么?李东峰希望能在未来一年或两年里能身体力行的进行探究,并依这样的探究推动公益职业经理人群体的培育和壮大。


关于如何让自己在机构“更持久”,李东峰说要时刻保持兴趣。要让自己的兴趣不会枯竭,就要主动拥抱变化,尽可能多的参与不同业务单元间的轮岗或调岗流动。他认为,机构和员工的关系就是处于一个平衡-失衡-再平衡的螺旋式的发展过程,任何个人在特定岗位时间长了一般都会面临创新瓶颈或创新效率下降,最有效的解决方式就是岗位调整,这其实是机构和员工在重新寻找最佳平衡点的过程,有助于机构和员工同时实现最快速的成长,而且这个过程一般还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员工经历的越多,积累的根基也就越厚重,个人发展的空间也就越宽阔,相应的,机构的受益也会越多。


花样美男王小贱:人至“践”则无敌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任性地要靠实力,作死地选择了“总有些事需要有人去做”的HARD模式——公益。在国际NPO做过国内性教育,在国内社工机构做过项目负责人,还好最后杀进了Top NPO中的恩派,不然这将是个十分悲惨的故事…这个在恩派人称贱成一道品牌的“贱人”,就是恩派区域业务拓展和交付中心—华南地区负责人:王鑫(王小贱)。


▪任性,就是不走寻常路

2010年,王小贱大学毕业,在抵住外部各种压力后,成功就职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处(简称MSIC)青岛中心。


2011年2月,王小贱在深圳市铭晨社会工作服务社工作时,去参访了一下深圳恩派,他说楼下破的那个样儿啊,顿时让他更加敬畏恩派了!


2012年3月,他生平第一次以参展方身份参展——深交会,那个激动啊!原来有这么多人在做这么多好玩儿的事儿啊!知道是恩派主办之后,更激动啊!能撺掇公益界这么大的事儿啊!谁会知道后来王小贱就成了恩派慈展会业务的负责人!


“恩派最吸引我的,其实是使命——助力社会创新,培育公益人才。我是选择了公益这条路的人,我认为恩派是最适合我待的地方。”王小贱就是这么一个不走寻常路的“践人”。


正式入职恩派后,王小贱在东莞负责东莞第一届公益创投活动。那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幸福指数实在太高了,因为机构给配置笔记本,还有机构logo的帆布袋子!2015年4月,王小贱则面临了他事业中的重大挑战,如何从一个项目经理转型成为恩派咨询事业群华南地区负责人。为此,王小贱只能使出贱招,凡事以践行为准则!


王小贱认为自己属于“践行者”,不怎么看书,凡事儿喜欢亲自尝试,准则就是“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他说在这样一个“看脸”的时代,他始终还是坚持了与主流社会平行的边缘化生活方式——内修,寻万物之规律以自修。在这个快节奏的“微时代”,王小贱始终崇尚一句话:“慢慢来,(有时)会比较快。”


▪做爱做的事,交配交的人

王小贱说他个人是很向往祖辈父辈那种在一家单位“一干到底”的职业规划,在慈展会经过一番见识和对比之后,他认为恩派是可以“安身立命”的“公益缔国”——缔结多边资源,缔造一个时代。


任何一名有缘的大学生,都可以选择(订制)自己喜欢的业务条线,从大学期就在恩派做实习生和志愿者,毕业就在恩派做项目助理/主管,参加 FS(快速起步)、ADP(高级进修)、TOT (讲师培训)和年会,晋升 SLT (核心管理层)和 PM(产品经理),“年薪过万”。恩派的“裂变之魅”彰显了恩派对社会组织需求方向的引领和迎合,王小贱几经探寻,终得“恩派的本质”——协同进化!所以,王小贱向当下企图“混入”社会创新领域(公益圈儿)的青年人发出了入行终极邀请:


一看基础:家庭经济条件需要你赚钱养家的话,去企业,别干公益;你觉得家庭条件OK的话,那就可以跟家里人协商“干一年试试”;


二看心态:如果选了公益这条路,直接跪着走吧,因为根本没有“就算跪着,也要走完”这一说;别想着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就不会那么痛苦——我习惯表述成“一个可以创造收入的爱好”;


三看未来:干个几年,月薪过万还是很容易的,恩派吕朝主任(创始人)现在是月薪三万,我倒是希望他再多拿点。


土著酋长帆爷:我爱这万分之一的生活


江湖人称帆爷的江帆原本是位来自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帅小伙,2010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社会人类学民俗学学院,毕业后曾先后就职于深圳铭晨社会工作服务社,深圳市罗湖区住房和建设局。


本可以在家乡过着衣食无忧生活的帆爷,现如今变成珠海公益界一位“关键先生”,他就是恩派区域业务拓展和交付中心—华南地区(珠海)负责人、珠海恩派副主任、项目经理、项目主管、项目助理、实习生、志愿者:姜帆(帆爷、助理主任)


帆爷说他加入恩派是因为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这个人就是王鑫。有一天他和王鑫吐槽,说现在做的事情真没意思,整天就是写写讲话材料,王鑫就建议他辞职来一起干慈展会。帆爷被告知,这份工作不同于一般的工作,很有意思,很有挑战性,而且平台性特别强,可以认识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怪咖,慈展会是国家级盛会,逼格非常高,特别特别有意思,于是他就辞职加入了恩派。这一次,他不只是简单的换了一份工作而已,而是开始了一份事业。


▪颠覆式的学习和成长

姜帆在深圳加入恩派之后,便直接被派遣珠海开拓业务,入职后的第一次正式学习便是王鑫给他的 4个G 资料,他被告知“里面什么都有,自己慢慢看慢慢找吧”。当时在珠海,没有有经验的伙伴和导师在地陪伴,很多全新的知识都是在自学和实践中收获的。


每天都要应对资方对于恩派专业的高期望值和恩派让他学习的庞大的专业信息量,他一度有了所谓身体和心理双重的“饥饿感”。这种强烈的无法胜任岗位的恐惧感迫使他不断汲取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他必须要去学习掌握某些特定的知识才能开展某一项工作,慢慢的就有了一定知识和实践的积累,这是成长的第一步。


“在广阔天地间驰骋的野马才算是行万里路;蒙着眼睛拉磨的驴走了一辈子也不过是划了脚下方寸大的圈”。姜帆说自己有一段时间在恩派都是低头走路的状态,开始抬头看天,是作为珠海在地负责人参加恩派孵化器 2.0全国研讨会之后,他开始有了一个方向,能够主动的去学习、思考,这是成长的第二步。


帆爷最后寄语公益新丁,首先,这是一份非常普通的工作,进来之前不要有任何道德优越感或者所谓的“情怀”,它和其他任何工作都一样。


第二,这份工作需要非常专业的技术,不是空有一腔热血就能做好的。


这特么是万分之一的生活,做这个事你要一直对它怀有一颗敬畏之心。


爱折腾的海归大昕:我爱去少有人走的路


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入职恩派前,去美国留过学,在新华信做过市场调研,08年汶川地震之后希望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从此,她投身了公益事业。她说,真正的做公益就是把好事做好,让内心更加舒适。她就是恩派区域业务拓展和交付中心—华北地区负责人:方昕(大昕,方昕)


投身公益之前,方昕奔忙在企业的市场销售中度。然而,2008年汶川地震深深的触动了她,每个人的生命都如此脆弱和短暂,方昕重新审视着自己当时从事的工作。

“很多人说,希望在赚取足够多的钱之后再去做自己喜欢做的、有意思的事情。还有很多人说,希望自己退休后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也有一种可能是直到退休后也没有任何改变。既然时光未老,我们还在,何不现在就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有意思的事做?” 这就是当时方昕最简单的想法。


▪公益市场化是一把双刃剑

谈起公益从业的挑战,方昕提到了效率。


她说刚入职时,日常工作中总是会出现各种会议,工作任务不像企业那么明确,各种讨论效率相对不高,工作产出效率也比较低。但随着机构不断发展升级,目前内部任务目标明确,工作流程不断优化,各环节的工作效率也相对更高、产出也更多更好。直到现在,国内关于公益行业到底要不要市场化这个问题还未达成根本性共识,但方昕认为即便不是市场化,最起码要以市场的思维去思考,所以公益机构需要去衡量工作效率和产出。


但是方昕同时指出,即便用市场思维去思考和指导公益机构发展,我们也不能忘记公益初心。商业企业是很高效,但是它同时带来很多问题,如果我们完全以商业企业市场的思路去做,那我们有可能会快速提高效率、扩大业务规模、提升社会影响,进而通过规模效益和平台网络去吸引更多的资源。但是并不意味着效率高,解决社会问题就会一样好,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问题,一旦方向错了,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就会随之而来,忘记初衷和发展目标,成为企业那样,每一个人都成为生产“零部件”。


方昕说,以产出去衡量员工绩效,在企业里是非常正常的,更多的产出更多的报酬。但是在公益组织里实行相应的方式,起初员工的心理上可能会有一些波动甚至是一些压力。从正面讲,由于指标的要求和内在竞争的存在,机构这一年也许总体业绩会特别高,但是反观员工心理,他们能感受到这个环境貌似缺少了一点点“温度”,那个时候做工作不会刻意追求工作回报,是内心驱使自己一定要做还要做好。但是如果反过来以业绩指标来要求、以报酬和奖励来激励,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不太需要那些激励,肯定也会有人需要。至少对于恩派目前的整体发展,肯定是利大于弊。


▪净土在心中

当年踏入公益领域时方昕真的是相信这里是一片净土,进来以后才发现,其实做事都是一样的。方昕认为自己加入公益机构之后最大收获就是在一个相对干净的公益环境里,认清楚实际上外部环境不是最重要的,最终还是要看人的内心如何判断、选择及调整。很多人觉得换一个环境就会干净,就会自我实现,然后到公益圈以后才恍然大悟,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最重要的就是调整自己。


方昕推荐大家看看恩派创始人吕朝先生的《他年花开》,她说那本书设计的很有格调,自己看完第一眼后就决定加入恩派了,后来她也会推荐面试恩派的伙伴去看这本书。


始于情怀,忠于专业。

不忘初心,不停脚步。

世界很大,我们在恩派等你。

在此,引用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创始人吕朝先生在其著作《他年花开》中的一段话结束本文。

……


最后,想给准备加入公益领域的朋友们一些忠告:

如果你想找一个比企业和政府更加轻松的工作就别来了,一个NPO从业者丝毫不比在别的地方工作轻松,这里的管理者丝毫不会因为他发给你比企业低得多的工资而有所愧疚,他们总是拿着帮助弱势群体来激励你,似乎你不加班加点就会一定有人因此挨冻受饿;


如果你想象进了公益机构就能被当成特蕾莎修女就别来了,这里同样有着一个组织必备的枯燥分工,那些从事人事、财务、IT等工作的人可能从来没有去过灾区,也从来没有机会作为慈善人物受到领导的接见;


如果你想在商业成功之后到公益组织完成从一个“能人”到一个“好人”的“华丽转身”就别来了,公益机构永远处在无数双挑剔的眼睛之下,一个你认为无所谓的轻率言行就有可能招致剧烈的舆论批评,你那些在商言商的习惯思维搞不好会让你从此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你把NPO当成“职业理想破灭者的疗养院”就别来了,因为你会从一次幻灭走向另一次幻灭……


如果这些劝告还不能阻挡你来NPO,那我们只有张开双臂欢迎你,而且没准儿我们会成为公益路上志同道合互相扶植的伙伴!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