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5年1/2月刊 总第68期>封面专题>南北社区,你偏爱哪一款?

南北社区,你偏爱哪一款?

孙炎

我国东部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发展速度都明显高于中西部,而且拥有更多的政治资源,因此,相对于中西部,这里的社区组织也有更多的政治与商业意味。而中西部地区,宗教性和娱乐性相对更浓一些。

南北社区,小伙伴们,你更偏爱哪一款?


我国地域辽阔,从东北的原始森林,到西北的戈壁大漠;从喧嚣的大都市,到宁静的小渔村……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历史文化,加之各地经济发展水平有高有低,政治对当地生活的影响有强有弱,这些造就不同地区人们不同的文化与风情,也使人们聚居的社区,以及人们在社区里形成的内生组织,呈现明显的地域性特点。


东部沿海与中西部内陆

在我国,东部和中西部不仅仅是地理概念,也代表着不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东部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发展速度都明显高于中西部,而且拥有更多的政治资源,因此,相对于中西部,这里的社区组织也有更多的政治与商业意味。而中西部地区,宗教性和娱乐性相对更浓一些。


具体来说,东部发达地区有两个主要特征:一是城市化、市场化程度高,人们对组织的需要也更加强烈,这给各类组织的产生和发展创造了条件,当然也包括社区组织。互联网这些现代化通讯和交流工具,也极大改变了人们的交往形式,让社区组织如虎添翼,在大中型城市里,社区业主论坛成为集体沟通的重要途径,也是各类组织活动的共同平台。二是开放程度高,国外的社会组织发展理念能够较方便地传进来,这些对人们的思想冲击很大。例如广东省邻近香港,这里的社会组织就更容易地参考和借鉴香港的经验。总而言之,在东部,社区组织的社会领域特征和经济特征非常明显,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政商味比较重。


中西部,处于内陆地区,虽然开封、武汉等少数地区城市化和市场化程度比较高,但整体来说,尤其西部,还属于农业型社会,更自然,更传统。同时,当地文化生活相对贫乏,精神食粮严重不足,与之相适应的,就是这些地区的社会组织宗教色彩和娱乐色彩较浓,经济性组织发展较慢。


而且,中西部人的从众心理比较明显。这里的人虽然也有结社的本能与意愿,但相对东部地区的人,社区归属感较弱,比较被动,习惯于跟着别人去行动。但是,一旦有人行动起来,又很容易带动一群人参与进来,进而形成小团体、小组织,无论是广场舞、秧歌队,还是传统的佛教道教组织,以及近些年发展迅速的西方宗教信徒团。在采访中,一个来自陕西西安的农村打工青年说:“我妈、我大姨、我奶奶和两个表姐都去拜上帝了。她们可积极了,说大家一起唱歌,还发苹果。”再问她们拜的这个上帝属于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小伙子也搞不清楚。


“但是,西部的社区组织也并非绝对的弱势,它也有自己的特点与优势。”上海市社区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汇丰项目顾问徐中振特别强调,“它可以依托原村落熟人关系,家族性、地缘性纽带比较强,能够借传统系统解决现在的问题。而且,国际很多组织直接进入西部扶贫济困,国内‘希望工程’之类的公益项目也经常进入。”国内外公益慈善组织对西部关注多、项目多,人力物力投入多,这对当地的组织,包括社区组织,必然有着重要的影响。


北京·上海·广州

我们探讨中国北方与南方的地域性差异,习惯于用东部的三个城市来做代表,它们分别是北京、上海和广州。


北京是典型的政治化社会。古代是天子脚下,官府衙门林立,达官贵人众多;如今是国家首都、政治中心,政府机构密集,国际组织争相进驻,更不用说一个接一个的国家级大手笔,2008年的奥运会,2014年的APEC峰会……在这种大背景下,国家大事已经渗透进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他们理所当然地把个人行为与“国家形象”联系在一起,“出租车司机都能讲政治”成为北京人关心政治的最形象写照。在这种大背景下,与居民关系非常密切的社区组织自然也深受影响,它们的思维方式、项目设计、行动措施,往往会参照政治方向标。


上海更多地被称为市民社会。一位上海学者自己说,“很多人把我们叫‘小市民’,这个称呼有点贬义,但也比较真实。”上海最初只是一个小渔村,1840年后才逐渐开埠。因为特殊的时代背景,从此迅速发展起来。各地商贾,尤其是江浙财阀,在此地投资经营,这是人们熟知的;但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清朝末年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入侵时期,上海也是地方政府组织的东南互保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总之,上海虽然市民气息浓重,但也受到政治形势的左右。同时,上海受外国因素影响很大,这里曾有过大量自主治理的各国租界。所有这些,塑造了上海人,而上海人,也直接造就了上海社区组织的特点。


人们习惯把北京与上海进行对比。在社区方面,北京人更倾向于“组织”,北京有很多由单位建立的家属院,邻里之间还是同事,或家人的同事、同事的家人,这种紧密关系虽然也会带来一些摩擦,但“亲上加亲”也方便他们组织起来,共同为社区做点事情。上海人也愿意加入各种组织,参与各项活动,但他们个体意识强,不愿意受约束,不喜欢被动地与本单位人在一起,更倾向于去社会自由地进行选择。


广州则呈现比较明显的民间组织特征。鸦片战争之后,广州等沿海地区迅速发展;改革开放后,这里也是最早尝试新体制、新政策的城市之一。伴随着市场化的深入,当地的草根组织迅速兴起,社区内生组织也很有生机。但是,在日益现代化、城市化的同时,广州的传统型组织也呈现出巨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同乡会、各种商会在人们的生活与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们虽然不等同于社区内生组织,但与社区内生组织时有交集,相互影响、相互促进。


无论哪种特色,这些民间自发形成的或由有关部门倡导组建的社区民间组织,都能以社区成员为主体,以自助、互助服务和丰富社区生活为目的,都为促进社区建设、维护社会稳定、扩大基层民主作出了积极贡献。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