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5年1/2月刊 总第68期>封面专题>个居委会书记眼中的内生组织和外来组织

个居委会书记眼中的内生组织和外来组织

正希

随着国家对养老、医疗等各项民生事业投入的加大,各级政府对购买社会服务也越来越重视、越来越支持。但是,另一方面,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社区居民,他们情感陪护、悉心照料等高级需求也在不断增多。


这两大背景都促使社会事业的最基层居委会事务专业化程度在不断提升。专业化提升,一方面靠的是培育壮大内生的社会组织,将散兵游勇式的爱心人士张罗归位,聚合出力;另一方面则要搭建平台,促进外来专业社会组织与本社区居民需求的对接。


在这过程中,面对“外来客”与“家里人”,社区居委会负责人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怎样的工作收获?他们欢迎怎样的外来社会组织?他们如何与外来组织沟通?他们如何培育、引导和规范本社区的自发组织?


近几年,安贞西里居委会频频被评为社会工作先进集体,在做社会工作和与社会组织打交道方面,有着很多的经验心得与酸甜苦辣。而居委会的刘书记,在这方面给我们做了非常接地气的分享。

内生组织必要性:从自娱自乐到建章立制

安贞西里社区一共有17000多人,6200多户。至于多少居民享受到了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这个问题刘书记很厚道地说“不好统计”。事实确实如此,比如说,社会组织做了手工灯笼在灯会上展示,小区居民基本都能看得到;社区有个公园,在这里开展活动时,参加的居民也有很多。总体看,社会组织服务的人次大概在5000到10000人之间。


这些社会组织中,无论是介入NGO,也就是“外来客”,还是社区内生的NGO,对社区的帮助都很大。社会组织进入社区,对这里的工作和服务都是一种帮助,从功能和服务上延伸了社区工作。说大一些,这两者都是在弘扬社会正能量,助力公益事业,服务社区居民。在这个过程中,内生组织和外来组织,也都在逐步壮大。


但是这两个组织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内生组织相对比较强调入户,例如,照料孤寡或空巢老人,给居民提供些力所能及的培训,有时还能顺道送点讨人喜欢的小礼物。外来的社会组织,则更注重给整体居民带去实惠,例如,医疗队来进行义诊或医疗保健方面的咨询,重阳节之类的特殊日子有些组织会租来大车免费接送老人出去游玩。在工作方式上,内生组织和社区居委会搭班合作的时候很多,外来组织和居委会的关系相对来说就不那么紧密了。


开始,社区的活动比较零散、没有规划,而且以文体活动为主。形成社会组织后,项目有了立项,工作有了目标、计划和细致安排,人员更稳定,不再是散兵游勇。总之,通过种种规范,居民的活动,从自发的自娱自乐,逐渐成为定期展出成果,最后开始向帮助他人、回报社会发展。例如,安贞社区有一个武术协会。开始只是一群老人打打太极拳,后来从太极拳扩大到八段锦等各种武术,更从自娱自乐变成义务培训。这里还有一个编织协会。起初大家编些小物件纯粹为了充实生活;后来开始编些椅子垫、椅子套之类,送给空巢老人;现在,除了给老人们送些手工品,还送慰问品,陪他们聊天……就这样,几个人凑成的爱好小组,成为服务于特困群体的公益小团体。同心诗苑则是从个别老人自己写诗,发展到带动一大批人共同写诗。老人们还一起出版诗歌集,让晚年生活更充实也更有意义。

内生组织培育:群众领袖+服务多元化

现在安贞西里有很多内生的社会组织。金手指、同心诗苑、武术协会和京剧团成立得最早,之后出现了爱心坊、编织协会,还有从奥运环保队发展成的春芽环保队;20013年又成立了国学社和常春藤等组织。这些组织里,骨干加上志愿者,有将近1000人。在培养和壮大内生组织的过程中,安贞居委会把握一点,就是很多事情都不能一成不变,要不断提高活力,加强吸引力,增加服务特色。例如,“武协开始教太极拳,可大家都学会后,你就得教点八段锦之类的新东西吧。而且光教武术也不行,还得时不时搞点交流和展示,组织个比武切磋什么的。形式丰富了,组织才有活力。”


至少内生组织如何注册情况,以及经费从哪里出,刘书记说,在北京,市、区、街道三级都可以注册。经费嘛,主要是申请社区活动经费和文化经费,当然也可以整合外部资源。社区的金手指缝纫协会,开始是自己找材料制作,后来规模搞起来了,有个服装加工厂就把一些布头免费给他们作为原材料。


刘书记特别强调,一个组织,无论内生的还是外来的,想发展壮大,绝对离不开出色的带头人(也就是我们说的社区领袖),还要有几个真正撑得起的骨干。他们要有爱心、有公益心,要有奉献精神,要热心于为大家东奔西跑,这样才能“把大家拧成一股力量来做事儿”。不过,培养群众领袖也要有技巧。在社区居民的日常事务中,就要逐渐把他(她)推出来,居委会搭好平台让他们逐渐树立威信,之后就慢慢地、顺理成章地当上了“领袖”。慢慢来,一步步地来,“培养群众基础,这是我的杀手锏。千万不要一下来就把什么人硬生生地推上前台”。


因此,提供服务保障和平台展示,也成了刘书记的一项重要管理工作。例如,碰上重大节日,大家要齐力搭舞台、组织观众;赶上“七一”党的生日,要提一个主题,让社区组织围绕这个主题筹备活动。平时也会三天两头和组织班子交流沟通。刘书记最遗憾的是,这些组织没有专门的活动场所,只能借用社区的党员活动室。

外来组织的必要性:补缺社区工作

除了自发产生的内生组织,包括各种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在内,和安贞西里社区有密切合作关系的组织机构一共有23个。社区非常需要外来组织。社区的工作人员数量有限,资源也有限,因此,这些外来组织进入社区,双方携手,可以拓宽社区的服务领域,增加服务内容,提升服务质量。一些社会组织的工作者有一技之长,开设电脑班、智能手机应用班、国学班这些普通社区工作人员很难胜任的活动,他们驾轻就熟。社区内外齐动手,效果绝对是1+1>2。


社区愿意接纳外来组织,一些社会组织也会主动找上门来。例如奥朋都盈志愿者联盟,他们主要来做环境卫生、老人关怀等服务。他们的工作做得很细致,到老人家为老人打水、洗脚、按摩……带领老人包饺子时,他们自己带面,自己带馅,还带着一次性饭盒,进老人家前还先把鞋套穿上。“这些细节、这么专业的作法,让我们这些搞了很多年社区工作的人都很服气。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志愿者帮老人抬轮椅,临时没人,奥朋的志愿者随叫随来,这些也让我们很感动。”


开始,志愿者需要社区工作人员陪着去老人家中,慢慢地,志愿者和老人们熟了,取得了对方的信任,走进老人的心里,社区也就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做了。

社区服务多数很琐碎,社会组织进入社区,尤其要有耐心、热情和亲和力,和居民真诚的交流,是成功关键的一步。为老服务尤其如此,志愿者要慢慢来,直到取得这样的效果:你上来搭着他的心,他上来拉着你的手。这项活动还要以老人等服务对象为中心,如果老人接受服务后又说不喜欢这个志愿者,还得换。“慢慢地一点点来”,这几乎成了刘书记的口头禅。志愿者虽然一腔热情,但刚进老人家时,老人可能还有戒备,还有顾虑。这时你不能着急,更不能觉得委屈,和老人说声“咱们认识下”,帮忙摆摆桌子、整理下书,弄利索就走了。“等大家慢慢熟悉了,老人接受你了,你们做什么服务,我们都答应”。

外来组织培育:加强沟通落地

社会组织有它的优势,但也有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刘书记说。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实,项目要落地,不能仅仅停留在方案上;同时要注意和社区居委会、社区居民的沟通,重视服务对象的评价、需求和感受等。只有照顾百姓需求,得到居民认可,社会组织的路才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宽。


“总之,再提醒一句,咱们的外来组织,一定要做看得见、摸得着的事儿,要结合社区实际来做事儿,不能做和社区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这样即使你的方案再好,也很难融入到社区。”


就服务内容来看,有两类服务是现在社区亟缺的。一是为少数特困老人群体提供洗衣、照料等长期、细致的关怀;二是帮助各级政府进行正面的宣传引导,避免居民偏听偏信,这也很重要。很多事情,给居民掰开了、揉碎了地说清楚,也就能解开他们的心结,起到很好的引导效果。这需要大量志愿者。例如,老旧小区可能存在一些遗留问题,如何引导居民正面看待、解开心结,就显得特别重要。


社会组织还要加强与居委会和居民的沟通。之前,一个愿意与刘书记合作的公益组织提出需要介绍10户特困老人进行服务。但他们建议,先提供两户做起来;如果把这两户服务好了,大家口口相传,就是很好的宣传效果,下一步就不是问题。相反,如果他们只是为了凑数,找到10户再开展工作,在寻找过程中,那个机构的项目时间也快结束了,这显然不合适。居委会工作人员在社区服务多年,对社区的情况和需求,是比社会组织更清楚的。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