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11/12期 总第67期>关注>社区里的幸福正能量

社区里的幸福正能量

俞懿峰

《说文》:“里,居也。”指居民聚居的一个范围,用现在的说法就是社区。东汉思想家郑玄说:“里者,民之所居也。居于仁者之里,是为善也。求是善居而不处仁者之里,不得为有智。”

“里仁为美”板块立足社区,希望能发现那些最基层、最普及、最温和,但影响却难以估计的力量。这些力量不管是否已经成功,但正在一点一滴唤醒人们对土地、对家乡的感情,拉近邻里间的关系,也交还给居民对更美好生活环境与空间的自主权,是一个真正由下而上、浩大悠久的“社区一家人”的家园再造计划。希望大家在这里分享社区建设一路走来的经验、思考、心情与智慧。

(本栏目由“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特约刊登)

 

 

 

随着社会变迁,“社区人”的群体力量逐渐凸显,代替“单位人”“学校人”“部队人”,成为社会新的纽带。这纽带串联起社会这个有机体,如果说社区是社会的细胞,那么居民个体就是这个细胞里最小的组成部分。而如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居民参与社区建设”,就必须让社区和“社区人”发挥作用。与此同时,社区力量的壮大,也使其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多方利益的博弈。

2014年,在第三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项目主题沙龙上来自企业、NGO、政府、学界的多方代表,共同探讨有关社区建的种种。


凭信心,摸着石头过河

说到“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项目,早在2012年汇丰就在探讨社区建设的公益方向。当时汇丰在广州开展了一个200万人民币的试点,围绕社区服务为主题,邀请各位社会组织来投标,解决一些社区问题。活动当时收到300多份项目建议书,汇丰最后从中选了30家做了少量的支持,在2012年底和20131季度总结经验,项目的效果非常好。2013年年中确立了800万人民币的四个城市、20个社区的试点项目。

在汇丰项目连年拓展规模、扩大地域的背后,也夹杂着诸多的犹豫纠结,正如汇丰中国可持续发展部总监张惠峰先生所言:“我们在探讨广东试点项目的时候真的是很犹豫的,我们进去社区干什么?我们银行也不是想到社区去卖理财产品。我们每年四千多万的公益投资,每年开发15个项目,真想做一个大项目。”

经历了项目梳理,和居民、居委会、政府沟通,汇丰看到了各方对于这个项目的态度,坚定了信心。作为中国大陆第一个由企业发起的社区建设项目,可借鉴的本土经验和模式不多,惟有凭着信心,摸着石头过河,协调好多方关系,激发出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意识。


社区力量,源于社区梦想

在汇丰项目进入试点的20个社区开展工作时,首先是展开基线调研,组织社区的居民开会,问社区居民三个问题:第一,你觉得我们的社区有什么样的资源和优势?第二,你希望我们的社区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社区?第三,你认为我们社区有什么样的需求亟待解决或改变?

25场参与式调研会, 40个走访,360个座谈,330个问卷,直接参与的居民人数是600人,引导居民共同商议出的本地社区公共议题是246个。88%的人都提到了首先希望自己居住的社区首先是一个服务方面非常便捷、舒适;其次希望这个社区是让自己真正有家园感的,依恋、认同的文化社区;再次是希望这个社区是保障充分,安全的社区,而且睦邻友好,生态优美;最后希望能够参与社区协商自治。在这样美好的愿景下,居民亟待解决的议题是服务、生态、文化、自治和安全。

这个基线调研的过程与社区营造中的社区诊断异曲同工,正如台湾国立联合大学创意统合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台湾社区培力学会理事长王本壮老师说:“社区诊断的意思是发掘出到底有哪些需要强化。诊断的过程是从社区的人、文、地、产、景去了解社区现有的条件,进而分析它的优劣势、机会、威胁等等的思考。”


N对关系处理,社区力量平衡之道

关系一:资金拨付方式VS民间动员能力提升汇丰项目,其实也带有某种自上而下的性质,表现在钱其实来自自上而下的拨付。拨付的目的是希望能够促进在当地社区的自主发展,自身力量的发展。说起来很容易,但实际上是很难的。

不少人评论汇丰中标的项目看起来好像是让人干的事儿多,钱又少。因为现在108个项目,其中53个项目的资助少于3万块钱。但汇丰认为,如果每个人想在自己的社区里面做一些事情的话,钱是最重要最需要的资源吗?汇丰项目的立意,就是希望每个人在自己的社区里面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整合自己能够动员的资源,让更多的社区需求通过自助、互助的方式来完成,也就是激发出社区居民真正的主人翁意识,发挥自己的资源动员能力。


关系二:社区自身已经存在的组织VS外来组织

社区自身存在的组织,如居委会,社区党委、社工站等等,和外来NGO居民自组织,甚至是如台湾这样的社区发展协会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处理?如果外来NGO工作发展的不错,一旦和当地的居委会、村委会、社工站的关系处理不好,他们的工作是非常难进行的,这样的关系处理对社区力量的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关系三:社区服务VS社区治理

在整个汇丰项目的操作过程中,项目执行方把社区服务当成是进入社区的一个突破口。这种立场使得在项目遴选的过程中大量社会组织会问为什么资助金额这么少。“现在一个社会组织申请的项目都是二三十万。所以我们需要和伙伴解释,说我们这个项目是侧重于社会治理的,你不要拉开了架式干服务,服务是切入社区,把社区动员起来,并不是把服务对象作为一个目标。” 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创始人 、主 任 ,屋 里 厢 社 区 服 务 中 心 理 事 长 吕 朝 坦 言,这 样 的 解 释有时候说得通,有时候也得罪人。在社区治理方面能否找到合作伙伴也是这个项目中非常大的挑战。


关系四:专业度VS野蛮度

社会治理方面,申请上来的项目专业度普遍有待提高:缺乏项目策划的能力,缺失执行团队,项目想法不靠谱。但做为社区治理的工作,需要的不是把项目做得多漂亮,就如同支持一个合唱团,不是希望他们把歌唱得有多好听,而是能够通过唱歌接续社会关系。某种意义上说,专业度不是评估社区治理工作的最终标准。社区会犯错误,社区的组织也不一定能做得多完美,但要相信社区自身的纠错能力。


关系五:外来机构VS本地需求

大多数的社会组织进入某一个社区,其实也是把社区当成一个项目落地的场地,这个项目经费结束了以后,组织也就结束了。这个项目到底在这个社区里面能不能形成一个长久的、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呢?其实有时候是非常困难的。汇丰项目中的经验是一定要把外来机构引发的鲶鱼效应,与社区的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毕竟,一个企业长期地、永远地支持一个项目或支持某一个社区是不可能的。

汇丰项目作为一个企业发起,多方参与的社区建设项目,为基层社会治理中政、企、社三方合作实现有益探索打开一扇窗户,动员了多种基层社会治理的整体参与。苏州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处与社区建设处处长李忠军称,政府部门希望通过汇丰银行这个项目的探索,在基层形成一定的机制,甚至可能会形成一个模式。“特别是通过这个项目的实行,激发社区内生的动力,而不仅仅是我们上面要求怎么做就怎么做。”

虽然这一路上挑战重重,但是社区的力量就是幸福的力量,而且是正能量。我们仍有必要进一步思考,怎样把资源更有效地送到能分享的人手上,不是只要有梦想而已。量,而且是正能量。我们仍有必要进一步思考,怎样把资源更有效地送到能分享的人手上,不是只要有梦想而已。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