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11/12期 总第67期>创新基地>修理咖啡馆:把旧物留给旧时光

修理咖啡馆:把旧物留给旧时光

戴绮文
 

修东西可以说是抵抗“坏了就扔”文化的一种表现,拒绝“买--扔”模式(buy-use-dispose),让资源不断回收再利用。

被束之高阁的老收音机,再打开时已经不再工作,这时,你会将它放回原处,还是……带上它去咖啡馆?是的,修理咖啡馆。修理咖啡馆(RepairCafé)是风行欧洲的新形态咖啡馆,这一概念最早起源于荷兰,每周一次、在固定时间邀志愿修理师傅于咖啡馆“驻站”。客人们带东西给师傅修,也可以坐在一旁学习、帮忙修理。2010年,阿姆斯特丹成立首间修理咖啡馆,在其官网的“维修咖啡馆分布地图”上显示,目前这一类型的咖啡馆已在西欧和北美广泛分布,如今全球已有400间修理咖啡馆。

这不一定是咖啡店,它可以是工作室、社区中心或者是展览上的一个小摊子,客人从家里带坏掉的东西过来交给店里的人修理,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在旁边跟着学习或是帮忙一起修理。大部分咖啡馆采取一个礼拜修一次的模式,也有一个月修一次、一季修一次的。

满足被隐藏的修理癖

被邀请“驻店”的这些志愿修理师傅几乎是一群得了“修理癖”、狂爱修东西的人。有的原本只是单纯地喜欢自行车,在骑车的过程中逐渐学会了怎么修理和保养自行车;有的会缝缝补补、修改老旧的衣服;还有些热爱修理钟表……对他们而言,修理是深入了解一件东西后自然学得的技能,也是带给他们极大满足感的创新过程,很多到咖啡厅修东西的客人自己后来也变成了修理师傅。

在修理咖啡馆被成功修好的东西非常多,从灯、衣服、相机、手机、电脑、除草机、行李箱、自行车到微波炉、面包机、CD播放机,基本上几乎所有你想得到的东西都可以带来修。

和一般人认为的修东西就是全身脏兮兮的刻板印象不同,在修理咖啡馆的修理内容其实是个好玩又具创造力的活动。

美国加州某地在举办了修理咖啡厅活动后,一位主办人在博客上写了如下一段话:“每个到修理咖啡厅的人都很开心,好像我们触动了人们的心弦……修理并不只是帮人修东西,满足他们的需求,也满足了人们想加入这一类型团体的渴望。修理活动也从不同的客人和修理师傅那儿获得许多灵感,比如如何与其他团体建立合作关系、建立一个共享的工具仓库等。最重要的是,每个人来这里都只是因为好玩。”

修物者如是说

在硅谷的一次修理咖啡馆活动上,共有76个人带了114个要修理的东西过来,志愿者们修理好了其中的76个,包括自行车、衣服、相机、手机、电脑、割草机、行李箱、台灯、烤面包机、CD机、微波炉、缝纫机和一台80年代的苹果电脑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修理那台苹果电脑还得到了一些额外的帮助,因为一名苹果的早期员工路过的时候看到了这台电脑便迈不开腿了。没有什么神奇的,毕竟这里是,硅谷。

吉姆·华尔(JimWall)是一个退休的电脑设计师,他说:“我们很喜欢这种服务社会的理念——一个大本营,很多修理工具,一些有空闲时间的志愿者可以有机会摆弄那些复古的收音机、电视机等等,很不错。”

从修理咖啡馆创办以来,华尔就一直是常驻志愿者。菲利普(Philip)是这里新加入的志愿者,他在思科工作了21年了,平常做一些网络诊断和故障排除的工作,但空余时间喜欢和坏掉的东西周旋,他自称“还没遇到让自己沮丧的麻烦”,也是一个以解决问题为乐的人。

“自从我成功修好了一个录像机之后,现在有人给我送来了各种各样的设备,我期待一些高科技的东西,但意外发现了很多旧时代的玩意儿特别有意思。”

安德鲁·谢尔顿(AndrewShelton)比较特殊,他平时的工作就是和废旧物打交道。他在一个叫GreenWaste的旧物处理公司工作,平时一般的工作就是告诉别人怎么妥善处理废弃的东西,比如是不是可以回收、是不是可以进入GreenWaste的库房。谢尔顿几乎随身带着工具,他想要成为一个“零废品者”,几乎一点都不浪费。他说:“修理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把故障的东西扔掉或送进回收站,让每一件器具都能发挥最大的价值。虽然修理是一门‘消失的艺术’,但是我的祖父和父辈的习惯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我喜欢修理东西。”

台湾“城市维修馆”

台湾首座修理咖啡馆于今年10月中旬成立,由“城市维修馆”团队与位于台北市中山区的浮士德啤酒花园合作,在咖啡馆内定时提供维修服务与课程。团队上了各种维修课程,并从小区找来多位修理达人,邀他们定时驻站传授维修技艺。

这些修理达人未必是职业师傅。他们有的出身传统产业如制鞋,对修鞋有特殊感情与技能;有的热爱修东西。他们的人生故事往往可以跟台湾产业变迁连结,城市维修馆也记录他们的维修故事,制成影片与手册。

不完美原创工作室负责人吴俊毅,是“城市维修馆”的幕后推手。他一直在思考,现代都市,什么样的动机可以凝聚老中青三代小区居民,一起坐下聊天?他发现,人人都需要的“修东西”,人和人之间还存在着这样一种凝聚力。

经营“小白屋”工具共享站的唐园荷观察到,维修观念在台湾有世代落差。50岁以上的民众生于贫困年代,童年有修纱窗、电风扇等的记忆与技艺;而三四十岁的民众成长时“台湾钱淹脚目”,认为“东西坏了就要丢”;然而20多岁的新一代,22K薪水无法负担“坏了即丢”、加上环保意识回归,许多人想学会维修家电家具,修理咖啡馆正可以提供这样一个平台。

台湾“城市维修馆”的最终目标是成为社会企业,年轻人向师傅传承修理技艺后,修复废弃物品上网拍卖,提供修理咖啡馆永续经营的资金。拒绝“买--扔”模式和老一辈的节俭相比,当代人对物质的观念有了极大的转变,简单的修理,像是修补鞋子、缝补衣服破洞、把椅子脚粘起来在现代生活中越来越少见,廉价的大量生产使得人们产生了东西不够好就该扔掉的观念,修理东西被认为是件过时又没有必要的事情。

修东西可以说是抵抗“坏了就扔”文化的一种表现,拒绝“买--扔”模式(buy-use-dispose),让资源不断回收再利用。下次要扔东西之前,也许你可以再想一想,直接丢弃坏掉的东西其实也是个昂贵又失去许多乐趣的笨方法。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