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11/12期 总第67期>封面专题>影响力投资或为助推公益发展新宠

影响力投资或为助推公益发展新宠

      大量商业资本进入会给公益行业带来发展的资金支持和发展机遇,反过来,公益力量的迅速发展也给商业资本的进入创造大量商机。

 

文/丁威

 

长久以来,我国的公益慈善市场上的资源来源以社会捐赠为主,体现更多的是个人情怀和价值。而现代公益事业,强调的是要进行组织化、专业化的运作,不仅仅是财富的第三次分配,发挥弥补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的作用,更要跨界协作,寻求高效率的运作方式,最大范围上解决社会遭遇到的公共议题。

资金来源渠道面临变化

目前,我国公益组织资金主要来源包括政府补贴和政府购买服务、基金会资助、企业和个人捐款、组织的经营性收入、海外地区捐赠等。相比汶川大地震之前公益市场状况,现在社会上的资源比以前多了许多,整体的量上去了,同时也比以前更容易拿到。这是因为受到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需求大,而服务的供给少。从资金渠道上看,近四五年最主要的变化就是政府投入的钱增多了,境外资金减少了。

随着大的政策环境的改善,我国各级政府向更多的公益组织开放资源,向社会转移更多提供公共服务的职能。

政府扶持和培育公益组织的发展政策,以及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在全国迅速铺开。据5月份发布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4)》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资金已经达到150多亿元。

就以上变化造成的影响直接呈现在公益机构所关注领域的变化。以前拿境外的资金,机构则自然更倾向于关注维权、艾滋病、性别平等等领域,而现在关注上述领域的社会组织很少能拿到钱。比如,一家关注同性恋的NGO向政府要钱,政府就不一定会给它。政府喜欢的社会组织,是能够解决政府苦恼的组织,这些组织更容易拿到政府的钱。

前景明朗但问题颇多

目前公益界普遍接受了公益与商业的跨界合作这一理念,但实操层面的挑战远远大于对理念的把握。创业者本身和他带领的团队是不是具备商业运作的能力,是决定草根公益组织能否顺利转型为社会企业的关键要素。

中国的社会企业发展还是处在非常初步的阶段,大部分还是停留在传统社会组织的形态,还不能说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企业。“我们除了为它们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之外,还会提供法律、人脉资源、品牌、战略规划等多种服务,目的是希望和它们一起合作,帮助它们找到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创奇玖玖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合伙人官应廉就社会企业的发展前景表示,这个过程其实也是双方获得经验和成长的过程,“像一个小孩子,要经过几年时间才能学会走路、跑步、骑车,急不得。做公益需要热情,更需要相应的能力。”

整体来讲,社会创业者跟商业的专业人才比较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现阶段表现为缺乏五项能力:一是缺乏一个战略规划的能力;二是合作的意识比较淡薄,缺乏合作的能力;三是方法传统,缺乏利用科技工具去解决问题的能力;四是缺乏财务管理的能力。财务的规划、跟踪、透明化、报表等等处在一个比较乱的发展现状;五是对投资的游戏规则不太理解,合作时造成很多误解或困难。”

社会影响力投资弥补“公益失灵”

与此同时,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概念正在全球风靡,为社会创业者打开一扇新的窗子。社会影响力投资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2007年提出的一个全新概念,并迅速在全球多个国家传播推广开来。在社会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朱小斌看来,这种新型的做公益方式才是最具社会影响力的公益模式,因为“它不是财富的再次分配,而是财富的创造,用创新的机制和模式,更公平、有效、持续地解决社会问题”。

社会影响力投资最主要的投资对象是社会企业,但在国内还缺乏明确的定义和标准。社会企业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嘉伟认为,界定社会企业可以从三个关键要素上来看:

“第一是组织的目标设定,也就是组织创立的首要目标是什么,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价值;第二是运营模式或业务模式。是基于市场的手段,对产品或服务进行销售、交易,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传统的捐赠或筹款;第三,是利润分配的原则。符合了这三个要素,也就基本上具备了社会企业的发展形态。”

倡导社会影响力投资,提倡以社会价值作为市场资源配置的价值引导,是世界各国引领社会投资方向、有效应对转型期面临的“政府失灵、市场失灵和慈善失灵”困境的共同选择。

截止目前,国内已经成立两大社会影响力的投资平台/联盟,分别是20138月,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携手增爱公益基金会、创奇玖玖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等七家机构共同启动的“社会企业家技能项目”的社会投资平台,以及时隔一年之后,也就是2014年的9月,由包括深圳市民政局、友成企业家基金会、华民慈善基金会等在内的近40家机构联合发起组建的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它们分别在各自关注的重点领域内支持为这些领域公共服务体系提供解决方案的社会创新型企业。

“在早期,我们投入的金额不是很大,主要的目的是帮助它们找到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和商业模型,回报率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投资有风险,成功率不高,这是和其他行业的投资是一样的。但官应廉也坦言其中的风险:

“因为我们要解决的是社会问题,和人有关,在项目实施、客户体验等方面风险很高。我们面对的市场和做服务的复杂程度,远远比商业的难度大。另外,还面临着比做商业企业要大很多的道德风险。”

官应廉强调影响力投资,首要的是对社会创业者的认可,跟他们一起合作和进步。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