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11/12期 总第67期>封面专题>我为什么给社会创业者投资

我为什么给社会创业者投资

 

官应廉,北京创奇玖玖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奇玖玖”)董事长,有多年为跨国公司和大型企业做管理培训的经验,在他职场顺风顺水时,忽然觉得“人生不能光满足于赚钱,要‘快乐、赚钱、改变世界’兼有之”。

2006年,官应廉申读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公共管理硕士,接触到“社会企业”,以此作为转折点。2008年学成后,他在中国大陆发起了“青年社会企业家培养计划”,到京沪港等重点高校试讲。

官应廉创办的“创奇玖玖”以社会投资的方式给社会企业以资助,而非以较为普遍的无偿捐赠形式。那么,这样的投资方式是如何操作、它和商业投资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区别?

 

口述/官应廉  辑/戴绮文 张金虎

 

我给社会企业投资,目的是为了让社会变得更好,但又不想做传统市场。我更希望用社会企业的方法,结合商业操作,使社会企业规模做得更大,更可持续,同时也扩大社会影响。事实上,我们做社会投资的出发点就是社会影响,所以就选择了社会企业来做。

我对养老问题特别关注,这个问题的社会影响较大,而且在中国好像没有更好的方法,所以就选择了投资养老行业。除此之外,我们还在观察别的领域,但目前还没有找到适合的投资领域。除了养老之外,我比较感兴趣是特殊教育领域,比如自闭症学校或特殊教育学校,它们关注特殊孩子的需要,我们也正在寻找这个领域适合投资的机构。

在对投资对象的选择标准方面,我们的首要条件是所关注的问题,社会企业有其各自关注的领域,有环保、农村发展等各种不同的企业,而我们公司是比较希望关注特殊教育的。当然,所选择的领域也不是绝对的,如果是有价值的问题领域,我们也会考虑。

我们首先考虑的点是,社会创业者所选择的问题,是不是我们想解决的,这是第一步;第二是创始人自己的目的、情怀或价值观。因为“投资”其实是“投人”,因此他的价值观、情怀或长远目的,需要契合;第三,我们只会投资规模可扩大的社会企业。因为我们公司的名字叫创奇玖玖,玖玖的意思就是从199,我们不希望一个问题只帮助了一个人,而是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法帮助到99个人,规模化是很重要的条件。

要做到规模化,自然就会需要商业化操作,或者说是需要有收入和商业模型,如果仅仅依靠传统的经营方法,是很难做到规模化的。尽管我要求有商业模型,但这也仅仅是个工具而已,因为我的目标是规模化,如果可以找到一个不用商业模式就能做到规模化的方法,我也会很欢迎,但目前还没有找到。所以,我们强调通过商业原则去操作,这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能够实现规模化的方法。

不同于商业投资的合作模式

一旦选择了被投资机构,我们的合作是比较长远的,和所有的社会投资差不多。社会投资和商业投资的差异就是社会投资的时间比较长,因其目的不是赚钱。我们的目的是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而要真正解决社会问题,绝不是短期能做到的。我们希望陪着这个机构一直走下去,我们希望它慢慢会很独立,也不需要手把手地带着它做,可是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段,要根据每个机构不同的情况来定。

现在我们每年会选择13家机构去投资。我们每年都是和英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合作的。在选择了投资对象之后,投资前我们会和被投资机构一起,帮它做一个战略规划和投资规划,基本是35年。

确定了战略规划和财务规划后,我们希望被投资机构尽量照着去执行,我们会定期开会,看看进度怎样。因此我们的角度和一般投资者差不多,是从战略角度去思考,定好方向和战略,他们去执行就可以。

我们通常会在财务报表和财务指标上作个监控,会定一些关键指标,会去跟进关键指标的进行状态,随时通过这个方法来监控执行。财务方面,我们比较重视透明度、国际化和专业化,这是我们所强调的一个价值观,特别在中国,这会有点挑战。可是最后,如果要做到规模化和真正解决问题,我们需要财务上的专业和透明。而关于针对每家机构所制定的关键指标,是根据每个机构的特点及它所面对的不同问题而不同的。比如我们去年选择了一家机构叫“老小孩”,主要业务内容是带老人去玩,那么对于这家机构的指标,我们就看它的活跃会员数,它所举办的活动次数、覆盖的人群、重复参与的人数比例等。又比如,我们投资的福州的一家机构“金太阳”,也是做养老的,我们需要看它的会员数、社会服务站数量,所覆盖的人群数量,所以我们会选择关键性的、切实的指标,以及机构所产出的社会影响和操作规模,规模和社会影响相结合,就能够解决社会问题了。

我投资第一家机构时,还没有成立这个公司,当时投的那家机构名叫“乐朗乐读”,是北京的一家有关阅读障碍的机构,我帮他们做投资顾问。这家机构大概在两三年前拿到了70万美金的香港投资,现在它已在稳步发展。

投资人的苦恼

我觉得,首先,目前我国社会创业领域的社会创业者们比较缺乏的是战略规划的能力,他们在机构运营的过程中,基本都以操作为主,而没有一个较长远的战略规划和方向。

其次,他们的合作意识非常薄弱,几乎每家机构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很少见它们会进行战略合作或合并,这和商业世界很不相同。我认为,合作意识的欠缺,会导致大家在不同的地方犯同样的错误,或是都在做重复的工作,而如果相互合作,效率就会高很多。

第三是缺少利用更高科技的工具去解决问题。我所接触到的大部分机构,还是习惯用比较传统的方法去解决他们的问题,现在一些科技公司等已开始尝试用科技来解决问题了,但我看到大部分慈善机构、NGO或社会企业在科技方面还是比较保守的,或说是比较落后。

第四是财务管理。我们的多数社会机构,财务、规划和报表都比较混乱,这是需要提高的。

最后一点,还是人才的问题,大部分有能力的人可能都去做商业了。在NGO或慈善机构里,会发现那里的人心很好、想做好事,但不代表他们有能力做这个事情。从能力的角度来看可能会有欠缺,跟商业机构的人才比较,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社会机构的人才应该需要具有商业的能力,因为做一个很小的机构帮助几个人,跟做一个大规模的连锁店是完全不一样,在商业化的操作中还有很多途径需要我们去做,比如连锁经营,不用商业手段没法做到。

因此,在我投资的项目中,比较重视和被投资的社会企业共同去做战略规划,目的除了项目本身,也为让他们学习到更专业的商业化操作模式,如此,日后他们也能够具备自我生存能力。另外,财务也是我较为看重的一块内容,如果财务方面不能做到专业与透明,机构也就很难实现规模化的目的。

此外,我国的社会创业和其他国家相比,我觉得我们最缺乏的是创意,比较缺少新点子、新方法。如果在印度、菲律宾,或者别的地方,他们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尝试,而我们在创意方面的确欠缺非常多。

现在在中国,我们看到很多大学生、NGO工作者、企业工作者等都在接触社会创业领域,比较难说他们中的哪个群体比较有潜力。我也接触到很多社会创业者,相对来说,从商业转型做社会企业的人会比较容易些,而从社会组织转型做社会企业会难一些。所以我认为,从商业企业转做社会企业的这个转型相对容易,这个群体也更具潜力;而大学生,我以为他们热情有余,但能力尚有欠缺。

对被投资方来说,这笔资金起到了哪些作用呢?其实我觉得更重要的不是钱,而是认可,对被投资社会机构想法的肯定,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因为我们的投资额,尤其是起步的时候不多,属于小额投资,所以更重要的是合作,而不是提供资金。他们真正需要的不是钱,而是战略、方向、人脉资源或是管理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钱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的目的是通过我的战略协助和人力资源的支持,希望他们能够做好准备拿到别的投资或更大数量的投资,到了那时候,他们的方法成熟了,系统完善了,也有能力去做了,那也就到达另外一个阶段了。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