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11/12期 总第67期>封面专题>走在路上的济南绿星

走在路上的济南绿星

 

文/王璇

200610月,默罕默德·尤努斯在获得了诺贝尔奖时发表获奖感言说:“贫困的人就像盆景中的树。他们之所以贫穷,与自身并没有多少关系。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社会没有给他们提供很好的土壤让他们成长。让贫困的人脱离现在的境况就是要为他们提供一个可以生存的环境。”

社会企业是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因解决社会问题而产生。但再创新的企业,创业时也离不开一个古老的话题:如何获取“第一桶金“?

“第一桶金”原本只是一个跟创业有关的概念,用通俗的话来讲,“第一桶金”是人们在创业过程中获得的第一笔财富。而今,“第一桶金”被引申到生活的各个层面,除了早期所指的创业初期的基础、资本或者原始积累外,还引申为人们经验、地位、人脉、专业知识等资源的积累。

引入公益领域,不同的公益组织、企业的同仁们表达了不同的观点。有人说第一桶金必须是钱,且要具备一定规模;有人说第一桶金就是赚到的第一笔钱,一分钱也算;还有人说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外界的,不管是资金还是知识,只要足以推动项目的开展,就是第一桶金……

逼出来的赚钱模式

关于究竟什么是社会创业的第一桶金,济南绿星电子商务互助社的杨建生保留着自己的看法。绿星电子商务互助社(以下简称“电商互助社”)是济南绿星之家助残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助残服务中心”)旗下的社会企业,杨建生是助残服务中心的理事,也是电商互助社的总经理。他认为,第一桶金必然是创业获得的第一笔收益,这笔收益必须具备一定的规模,这个规模一定能够使创业者和从业者的生活有质的改善。

助残服务中心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农村的残疾人,电商互助社则是基于对这些服务对象未来生计的考虑而诞生的。电商互助社成立之前,机构工作人员曾尝试过就地取材的方式,帮助残友开发草编和金银花种植项目,但最终都因不符合残友的实际身体情况而搁置。

杨建生回忆,2011年初十几位好友受到一位开淘宝店的残友的启发,众筹了48300元,决定共同为残友们打造一个电商互助平台。筹资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个人最多的拿三四千,最少的拿一二百,但当时大家几乎没有抱太大的期待,有的甚至从一开始就抱着“大不了就当捐赠了”的想法投了进来。

为了产品销量,他们将产品内容由残疾人用品扩展到老年人用品,并为前来加入的残友提供电商技能培训、督导陪伴、互助推广和售后支持。没想到,这个不需要出门、只需要一台电脑的创业项目,因恰好弥补了残友的身体障碍,从而为残友们打开了一扇发挥自我能力与价值的窗户。

第一年机构运营下来,团队实现了一百多万的销售额,除去人力、仓储、办公等成本,基本持平,这让大家坚定了做下去的信心。到2013年至2014年度时,互助社销售额达到六百多万,不仅保证了20多人团队的日常运营,还用结余部分为每一位股东进行了分红。电商互助社平台上开店的诸多掌柜们,也因平台的支持而获得了回报,改善了生活。

“其实我们最开始也没有想过这个模式算什么,就是想为残友搭建一个互助的平台,为他们谋一个生计。后来有机会参加了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的活动,才知道这个叫‘社会企业’。”杨建生很感慨,他说他们靠自己赚钱的模式完全是被逼出来的,因为找不到更多的资金来源。

曾经尝试过筹款,但由于得不到太多关注、出行成本太高、信息闭塞等原因,筹款并不顺利。粗略计算下来,从2003年绿星之家助残服务中心成立到2013年的十年间,公益筹款金额还不到十万元。是现实逼着他们自己想办法将自己支撑了下来。现在,电商互助社每年的盈利中,有10%直接划给助残服务中心作为公益资金,相当于企业里的“公益股”。“这也是当时模模糊糊定的,因为不太懂。”说这话时的杨建生,语气中透着一丝成就感。

“金”应该是金矿的“金”

杨建生不断地强调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他们的第一桶金还没拿到。“我们还在艰苦创业,现在挣的都是辛苦钱。什么时候收入的资金极大充沛到可以拓展产业了、能够有规划地操作资本了,才能称之为第一桶金。这个‘金’,是金矿的金,它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钱。”

虽然杨建生对此时的企业经营状况并不十分满意,但绿星电商互助社也确实达到了改善残友生活质量、解决未来生计的基本目标,这对于社会企业来说,是一个阶段性成功的标志。

如今互助社平台上已开通两个阿里巴巴账号、四十多家淘宝店铺,“掌柜”们的电商事业蒸蒸日上。尽管现状也还未实现像杨建生所说的“资金达到极大充沛”,但显然他们已经走上了社会企业的正轨,并正在朝着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稳步前进。

“农村的残障人没有学习机会,没有收入来源。过去,他们的生活基本依靠捐助和救济,吃的、用的都是别人给,大多都是旧东西,有的残友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成了‘多余的人’杨建生说。”

现在他们在网上开店,每个人每月都能有一两千的收入,这相当于一个健全的农村妇女劳动力的水平。有了收入,他们的心态也得到了改善,更快乐、更自信。可以用自己赚的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单身的也有勇气找对象,有的条件改善后都能买车开车出行。

杨建生称,电商互助社帮助残友找回了生活的自主权,获得了生存的尊严。他们为残友们的收获和变化感到兴奋和骄傲。显然,除了经济收益外,绿星电商互助社也为残友们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关于对互助社未来的期待,杨建生有着很明确的目标:更稳定的资金、更充实的团队、更专业的运作、进一步的市场化……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