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封面专题>不是预言家的预言

不是预言家的预言

文/顾远、任珏、李玉生、谢家驹、李志艳、褚蓥

从“野蛮生长”到“错落有致”
——中国社会企业未来五年发展的预测

文/顾远

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任何做预测的企图都是高风险,甚至是自恋的。我们要做的不过是辨明和审视身边那些“已经发生的未来”,顺应潮流,并用实践行动去引领潮流。

在过去的五年里,社会企业的概念在中国得到了很大普及,也积累了许多实践经验。但就整体而言,中国的社会企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仍处在一种“野蛮生长期”,社会企业数量少、规模小;从整个行业的生态圈来看,资金、人才、政策和能力都非常不足。

在我看来,未来五年中国的社会企业领域将步入高速发展期。在这一时期,社会企业的数量将大幅增加,规模扩大,很多企业开始进入生命周期中的快速发展阶段,外部资源将更多进入。更重要的是,行业生态圈将逐渐完善,从而形成“错落有致”的格局,为社会企业的长远发展打下扎实的基础。以下分几个维度具体展开:

1. 社会企业家精神:随着社会上社会企业榜样的增多、各类相关资讯的引入,以及一些机构的不懈推动,更重要的是,公民精神的觉醒,我们将会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身上看到社会企业家精神的存在。

尝试创业的人将大大增加,特别是大学毕业的“新鲜人”和30 岁出头离职创业的职场人士。这些人中将会有更多的人在创业之初就考虑将商业和公益相结合,试图从社会问题的解决中寻找商机。我尤其看好那些从商业机构出来,有“头脑”又有“爱心”的社会创业者。

2. 社会企业:中国的社会企业大多在最近五年内成立,未来五年里,这些社会企业如果没有倒闭,将逐渐步入高速发展期。新兴的社会企业在服务领域上将更加多元,同时在一些特点的社会领域内会集中出现,包括:教育、养老、医疗、环保和社区服务。它们将在现有传统服务的基础上开发出创新的模式,并能适应这些领域内新的、更为精细的需求。

中国的社会企业中将会出现一些领军性的机构,他们已经具备了被证明有效并可持续的业务模式,同时能够在各自的服务领域内影响和带动一批后来的机构。未来五年里,社会企业将从简单的“做好事”,变得越来越重视“把好事做得好”,更重视运营管理能力的提升,更愿意在能力建设和机构发展上投入。

3. 政府:在社会企业认证、专项资金支持、扶持方案设定、政策倾斜等方面,将会有更多地方性的试点和试验出现。中央层面将会出现针对社会企业的专项调研,但五年内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的可能性很小。

4. 企业: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视与社会企业的合作,通过对社会企业的支持和合作来推动传统CSR的转型,这种支持与合作本身也可能会为企业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带来机遇。伴随社会企业自身的壮大,这种合作也将在更为对等的基础上进行。

5. NGO:社会企业的兴起将对传统NGO领域带来更为巨大的冲击和影响。将会有越来越多的NGO 组织考虑转型社会企业的可能性,并开始关注财务可持续性、理解并有意识地采用(有别于项目思维的)产品思维,用更为稳定有效的模式去为受益人群提供服务。

6. 中间机构:一个错落有致的生态圈里,各类中间机构的存在必不可少。未来五年随着大量需求的出现,社会企业领域将涌现一批各类中间型机构。他们将重点提供能力建设、辅导咨询、孵化器/加速器服务和社会投资方面的对接服务。未来五年里,社会企业领域内出现第三方认证机构的可能性不大,但社会企业的身份认同将大大加强,社区意识形成,很可能会出现区域性或服务领域性的社会企业网络,甚至行业联盟。社会企业将更多的以集体面目发声,维护权益、进行倡导、相互支持等,从而对行业发展起到巩固和促进的作用。

7. 社会投资机构:未来五年一定会有更多的社会投资机构出现,社会投资的资金总量将会大幅增加,“钱多但值得投资的社会企业少”这一矛盾将持续存在,对潜在投资机构的搜寻和筛选将变得尤其重要。在投资领域上将更多集中在那些能创造社会效益同时带来的经济收益不低于市场回报的领域,比如新能源、养老、医疗等。

对那些经济回报不够高或者投资回报周期很长的社会企业,社会投资机构的关注度不会比现在增加太多。由于政策法规的限制,诸如“社会效应债券”、“股权众筹”、“债转股”、“耐心资本”等创新性的社会投资方式在未来五年内不会普遍开展。

但值得一提的是,有两种积极的变化将会出现。一是,社会投资机构将会不满足于只提供资金的粗放式投资,而大量增加非资金支持的内容,特别是在能力建设、人脉网络等方面。再者,社会投资机构将更多关注“成果”,也就是社会企业最终带来的社会改变,而不再简单是一些数量上的“产出”。这种关注将倒逼社会企业自身更加关注自己所产生的社会价值,从而增加社会各方对整个社会企业领域的认知度和认可度。

数字化救灾将成为主流方向

预言人/任珏博士

8•03地震,已经过去多日。不论是从黄金72小时,还是到过渡安置阶段,从各大基金会到民间救灾原点大本营,救灾公益人之间的信息交换一直没有停止过。有效的信息传递,通畅的信息渠道,准确详实的信息内容,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最为快捷、高效的保证救灾行动的顺利进行。

在雅安地震中,微博成为救灾团队收集求助信息、发布救灾进展最为便利的新媒体途径,而在鲁甸地震中,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取代微博,成为了救灾人交换救灾信息的主战场。

随着数字化工具在救灾一线越来越多的使用,数字化救灾将成为中国灾难管理在未来5-10年最为迫切的发展需求。

8月18日,民政部国家专业社工人才培训基地、四川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益云(公益互联网)社会创新中心在鲁甸救灾一线,为救灾公益人举办了一次“8•03鲁甸地震信息救灾用户体验工作坊”。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次在救灾一线,将盛行于IDEO、Frog、Thoughtworks等国际顶尖设计咨询公司的设计研究方法,用于帮助救灾团队,寻找救灾痛点,打通信息生命线、突破灾害管理中的信息瓶颈,令数字化信息工具更好的为精准救灾服务。

这次工作坊,不仅让我看到了广大救灾伙伴在数字化救灾环境中所面临的巨大困境和压力,也让我看到了数字化救灾在中国发展的巨大潜力。讲什么“互联网思维”都是空谈,让科技以人为本,为人服务,为灾害管理服务,提升灾害管理,尤其是极端环境救灾行动中的用户体验,才是数字化救灾的主要挑战。

我相信,这种以人为本的数字化救灾模式,会在未来5-10年成为中国灾难管理的主流。

新新社会创业家被催生

文/李玉生

“预言”的风险是很大的,特别是白纸黑字的这种。但我仍愿意去前瞻想象,感受5年后的中国公益版图中公益人的温度。

我关心的是未来的5年会有哪些“增量”人群加入非营利行业,他/她们又可能有怎样的生活轨迹。正如8年前,恩派在上海的诞生,催生出了一批一批的社会创业家,我们可以大胆预期像恩熠影响力投资基金这样的新锐组织势必还将催化出更多的跨界混合(Hybrid),具有新思维的人们进入到边界更为模糊的营利/非营利行业。他/她们可能原先就是金融、投资领域的中坚,外企的骨干,从自身的工作或业余时间的关注中找到了契合点,在耐心资本(patient capital)的扶持下一头撞进了非营利行业,并用他/她们的开阔视野,结合互联网技术的便利,再次拓宽公益的边界。一如我们曾看到过的果壳。

青年志曾做过一个有趣的研究《90后——大时代里的小世界》。调研结果告诉我们,新新人群对社会问题与自身公益参与的感知已经有所变化,他们更关心公益项目的持续性,能否真正产生影响,而自己又能如何有效参与其中。他们认识到商业机制的专业与效率,愿意结合自身的多种职业学科的视野和方法来专业、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他们渴望成为身边社会问题的Change-maker,推动社会创新。这样的年轻人将成为我们行业的生力军。

深圳残友的一位90后创业者,大学就参与公益社团的他运用技术手段创造性解决盲人上网、微信等难题,先进技术让新浪、腾讯等期望成为其合作伙伴。他还设计出运用民非控股商业公司的架构来保持非营利性。服务这一价值数千万元的细分市场也为他带来潜在的“钱景”,有望拿到公益创投资金的扶持。这样的例子我们应还会继续遇见。

从香港看内地及香港社会企业的发展

文/谢家驹

过去十年来, 笔者在香港致力推动社会企业的发展, 对内地的社企发展虽然异常关心, 但不算十分了解, 以下仅从香港的经验大胆推测内地社企可能的发展方向。

十年前,香港的社会企业差不多全部是由政府资助志愿团体创办.笔者与一班关心社会企业发展的朋友,决定创办“社会创业论坛”,将重点放在孕育及支持不依靠政府资助的社会创业者。我们深信首先要有社会创业者的出现,社会企业才有机会发展,光是有名义上的社会企业,而缺乏创业精神去办社企, 前途肯定不乐观.结果这十年间香港社企有长足的发展, 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大量社会创业者的出现。

现在`预测’未来香港社企的发展, 也不能忽略`创造’的因素.未来五年, 笔者有以下预测:

由政府资助的社会企业亦会有突破性的发展, 包括将有更多富创业精神的人士担当这些社企的领导工作, 更有效地发挥所属团体及政府提供的资源及优势。愈来愈多民间的资金, 通过各种新兴的社企融资平台,投放在新创办及现有的社企上, 进一步扩大社企的规模及效益。大多数由私人出资兴办的社企, 会仿效英国小区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的做法, 容许部份利润(如不超过三分之一)分配给股东, 让投放在社企的资金成为真正的股份投资, 而非无偿捐献。

五年内香港将成为`亚洲社企之都’,一方面拥有为数众多而社会效益宏大的社会企业, 成为香港人的骄傲;另一方面有条件及能力让香港社企发展经验向亚洲其他国家及地区推广. 加速社企在整个亚洲的发展, 为改善人民生活及促进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由香港的预测来展望内地,未来五年可能有以下情况出现:

社会组织, 志愿团体, 公益机构, 慈善基金会,社会企业等公民社会组织将会大量涌现, 百花齐放,各有不同特点,运作模式,服务对象,社会效用等互相辉映。以上各种组织中,祇有社会企业可以自负盈亏, 自我造血, 有能力持续经营, 不断创新;既可保持相对独立,也可以与其他组织,企业,基金会,以至政府部门合作,以发挥最大的社会效应及影响力.

愈来愈多有商界或专业背景的人士,投身社企行业,参与创办或领导工作,愈来愈多的社企由私人集资创办,亦会出现不同的社企融资平台,调动社会上游散资金, 投资在社会企业。

社会人士对社会企业的了解日趋成熟,能够分辨出社会企业与社会福利及慈善事业的基本分别。明白到社会企业必须要能够创造利润才可以持续经营及发展, 并接受社会企业的部份利润(与三分之一)可以分配给股东。愈来愈多主流企业(包括国企及民企),以创办或支持社企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重要策略, 大大加速了社企的发展及社会覆盖面.

究竟这些只是一厢情愿, 抑或是有根有据的预测,还是有待被创造的未来? 我们只可以拭目以待。

知识推动社会变革

文/李志艳

在公益界,几乎人人都在谈论知识的重要性,但很少有人真正在学习、生产、应用和推广知识。这说明,人们还没有真正理解知识的价值,也没有切身体会到知识匮乏之痛。

当我们剥离掉公益情怀,而只做一个冷峻的旁观者,我们会吃惊的发现:大多数公益组织只不过是一群爱好者的俱乐部。做教育的不懂教育,只是喜欢做教育而已;做媒体的不懂媒体,只是爱好写作而已;做咨询的不懂咨询,只是希望进入咨询业而已。这个句式,放在很多组织身上都适用,甚至包括我们自己。组织是一个生产体系,那些看得见的活动只不过是生产过程,知识才是原材料。缺乏系统性的知识,公益组织活动不断,虽然很忙碌,但却很难产出有价值的服务。

知识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生产的原材料,而且还在于,它是公益组织几乎最天然的职责。业界常说,公益组织为解决社会问题而存在。但社会问题浩瀚无垠,弱小的公益组织如何解决呢?由于在资金模式以及运作理念上的特性,虽然我们不排除麦当劳式公益组织出现的可能,但绝大多数公益组织,为实现大规模系统化的改变,只能走“知识生产”这条路。这要求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待公益组织的实践,它的目的和意义并不仅是服务了一小部分人,更重要的是为社会问题探索和创新一种可规模化的解决方案。果真如此,公益组织就必须提升将实践知识化、概念化以及普及化的能力。如果我们假定公益组织是野心勃勃的,是要为社会问题的解决而奋斗不息的,那么知识生产就是公益组织的天然职责。

当然,千万不要把知识生产与高学历、爱读书联系在一起。这里我们所强调的,是一种面向实践的知识,是公益机构从人类智慧以及自身实践中习得的,可以被反复应用并能够转化为生产力的知识。这种知识不是感悟,不是观点,而是一种系统性的、有洞察力的、可实践的知识。

知识将在社会变革领域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公益组织将知识生产纳入到日常工作之中,甚至会设置专职的知识生产岗位。

上述不敢说是对未来五年的一种预测,用梦想一词,也许更为恰当。

中国社会创业将“高歌猛进”

文/褚蓥

2013年3月14日,新公布《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规定,我国将放开对“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的登记,实行民政部门直接登记制度。由此,长期以来限制公益行业发展的政策门槛被解除了,这预示着我国公益行业必将迎来一波发展大潮。

长期以来,我国公益行业处在一个受到重重束缚的市场之中。市场的自由要求实现人员的市场化流动,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机构的市场化运作。但是,在过去的很多年中,我国的公益行业在这些方面都缺乏自主权。

其中,人员的流动受到法律的限制,公益行业只能“捡漏”,而不能“挑选”;资源的市场配置受到行政力量的干涉;机构运作受到更多因素的限制。

从2013年开始,在未来几年间,这些阻碍我国公益行业市场自由的因素都将逐步成为过去时。我国公益行业是向着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自由的方向发展的。总的来说,未来五年,我国公益行业将出现如下几大趋势:

第一,机构数量稳步增长,优胜劣汰市场格局初步成型。在打开机构注册的大门之后,在社会创业这个领域之中,必将涌入更多的民办机构。这些机构将形成合力,联合推动市场活跃度的提升。同时,机构之间的竞争也将成为常态,最终出现优胜劣汰的新格局。

第二,公益价值链雏形初现,分工合作成为主流。在政府层面放开对公益市场的重重束缚,将属于市场的归还市场之后,随着资源的大量涌入以及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公益组织间的职能分工也将越发明显。由此,便会出现公益行业分工合作,各司其职的情况。而现在常见的一家机构囊括全部,包打天下的情况必将成为过去式。由此,公益行业的价值链的雏形将随之构建完成,而不同机构的专业定位也将成为必然。

第三,公益与商业紧密合作,共同推动社会领域大发展。市场的开发必将带来多方力量的进入,其中既有公益行业自身的力量,也有商业机构的力量。特别是随着部分公益组织社会影响力的提升,其对商业机构品牌传播的作用也将与日俱增。由此,便会出现公益组织与商业机构密切合作,吸纳各方资源,推动社会领域大发展的情况。

总而言之,随着公益市场的放开,官办机构的改革,以及政府的逐步退出,在此背景下可以预见的未来,我国公益行业的市场活力将大大提升,整个社会创业领域将“高歌猛进”!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