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封面专题>对话地球村公民

对话地球村公民

迈克尔•海尔曼(Michael Hermann)

德国人

“互满爱人与人国际运动联合会”派驻云南昆明的首席代表

Q您在中国从事公益事业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A我希望能够尽我所能解决贫困和其它社会问题,并促使中国人能有更多途径接触西方,同时也让西方人有更多机会了解中国。当然,在这里我看到了比二十多年前更为复杂的工作状况。在过去,发展非黑即白,比现在清晰得多。而如今,我们能看到快速的经济自由化带来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作为社会工作者,我们的分工也日趋多样,并需要越来越多的专业技能来解决专门的问题。

Q自从您来中国投身公益,最深的感触和想法是什么?

A我的汉语不用说得特别流利,每个人都能接受我的政治倾向、我含混不清的发音、我在中国历史和哲学知识方面的不足——这一切缺点都能被接受,因为我是一个“老外”。

我可以很容易跨越中国传统的藩篱——我总能找到办法促成一个自然村里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与北京的中央政府产生联系,使他们相互影响。

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不同的省份、城市、县城、城乡结合部、村庄交到更多中国朋友,不论他们处于何种社会阶层,例如政府、公司、教师等等。我希望自己能为他们在日常工作中面对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Q在您看来,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您对中国的公益事业有何期待?

A社会结构的自由化,往往伴随着经济自由化。越来越多的人承担起社会责任,追求自己认为重要的事业——治理被污染的环境、支持弱势群体、改进青少年教育、保护动物或是热衷于伦理学与宗教学,或是支援灾后重建。整个中国社会,正越来越像一个自我驱动的社会。

Q在你眼里,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公益方面有何相似与不同之处?中国应该坚持哪些本土特色,该学习哪些西方经验?

A基于我在欧洲、美国、非洲、印度以及南美的工作经验,未来,中国社会的爆炸速度与经济发展速度一样迅速。如果你去孟买的贫民窟、南非的艾滋病村、哥伦比亚波哥达和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毒品村,你会发现这些现象并非不可能发生在中国。我对中国发展的惟一担忧,是各个社会阶层之间的公平竞争机会正变得越来越少。北大和清华的农村学生减少得如此之多,以至于学院甚至都不敢再公开这些数据。我们的社会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并且分化为高高低低的阶层。我们必须在中国设法保留公平竞争的机会。

Q在中国,有许多国际NGO组织,也有许多由外籍人士发起的草根组织。你如何看待他们?

A谁创办的并不重要,如果这些机构是在中国创办的,那么它们应该被看作中国的机构。它们服从中国法律,因此在法律面前也享有平等。只有提供了中国社会需要的服务,它们才能维持下去。就像公司一样。


郭爱兰(Hélène Gronier)

法国人

宁夏妇女协会主席

Q:您为什么会选择在中国做公益?

A:我在学生时代学习中文,因此经常有机会来到中国,记得我第一次到中国还是1980年。在2003年的时候,我接触了一个法国的非政府组织——宁夏儿童协会,我随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宁夏。那时,我去了宁夏同心县的农村。当我到达那里,我体会到了真正的贫困和当地村民对生活的倦怠,我非常想帮助他们。

Q:来到中国做公益之后,您的生活有哪些改变?

A:2007年1月,宁夏妇女协会在法国成立。从那时起,我的生活就和百花合作社的全体妇女息息相关,她们就像我的“孩子”。正是因为时刻围绕着妇女的需求开展工作,我也有幸认识了来自各个地方各个行业热衷于公益事业的人,比如艺术家,记者,农村发展专家等等,他们有中国人,法国人,美国人,这些人一直陪伴着我。

Q:您在中国做公益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A:我真的非常希望我们的妇女能够找到生活的出路。不过,我知道这条路很难,市场是严峻的,竞争是残酷的。但是,她们的进步显而易见,她们已经学会自我表达和具备积极的参与意识了……

Q:您如何看待中国公益的现况?

A:中国的公益还不是个普遍的现象。作为一个法国的非政府组织,我们很难在中国获取认同。中国政府目前只为那些国际大型非政府组织提供在中国的入场券。尽管如此,我们一直在努力宣传我们,我们也获得了当地的一些支持。

Q:您对中国公益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A:我希望中国有越来越多人从事公益,就像这些年陪伴我的中国志愿者。希望大家能意识到社会的不平等,大家都行动起来尽可能让所有的人,甚至让最贫困的人,都参与到中国发展中来,并共同享有发展的成果。我们期望能帮助百花合作社的妇女和大型企业建立一个长久的企业社会责任合作关系,让她们这几年的进步转为真正长久的生产力,让她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赖理查(Richard Brubaker)
美国人

牵手上海创始人

Q:您为什么会选择在中国做公益?

A:2004 年,我和几个朋友成立了“牵手上海”。这几个朋友也在寻找既能不影响他们的职业生涯又能做志愿工作的方式。我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模式,是因为我们在来中国之前有在美国参加“手牵手”志愿服务的经验。

Q:您做公益的精神动力是什么?

A:我认为每个人对他所在的社区都负有个人责任,每个人都应该负起责任来。无论是住在老家、学校,还是在工作两年的地方,移居到的国家。这跟你从哪来无关,跟你在哪住有关。无论住哪,都要做一个好公民。

Q:您在中国做公益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A: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关注并确保中国市民有强烈的社区意识是重要的。人们应该积极为社区做贡献,而不是索取。如果能做到这样的话,中国面临的许多有关经济、环境、社会的问题都能变小和减少。

Q:您如何看待中国公益的现况?

A:随着近15 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产业私有化的提高,工人搬到乡村周围。旧的体系需要改善发展。这一发展指引中国走上一条理解西方公共服务方式的价值所在之路。在中国,公益服务(尤其是志愿服务)正在成长。在手递手,我每天都能看见这种成长。我们的志愿者99%是中国人。他们正在寻找回馈社区的方式。每个人做志愿工作的原因不同,或出于私心,或无私,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期望在他们的周围看到积极的影响。这是中国的一个良好趋势。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