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封面专题>郑卫宁:照亮“我们”的城市之光

郑卫宁:照亮“我们”的城市之光

文/杨书源

〖回访“最”社会创业者〗

郑卫宁

郑卫宁慈善基金会理事长、深圳市残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

被刊登:2013年第01/02期 总第56期


郑卫宁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有一种恒久的激情和高调,然而,这在一个群星聚集的晚上,他却选择了“低调”。2013年CCTV年度十大慈善人物的颁奖典礼现场,郑卫宁是最后一组接受颁奖的获奖者。当主持人敬一丹把话筒递给他时,坐在轮椅上的郑卫宁面色从容:“残友的伙伴们,坐在电脑屏幕前,屏蔽了四肢的不方便之后,成为优质的人力资源。希望全社会都能在电脑领域里,给残疾人开放更多的工作岗位和生活空间。”

卫宁大厦是精神的胜利

在广东深圳的一个企业里,有八条庞大、特殊的生产流水线,苹果手机的配件生产很多是在这里完成的。而在这条生产线边上,站立的、倚坐的、蹲伏的、半趴的都是在不同程度上患有残疾的工作人员。如果没有郑卫宁当初对自己的那句“换个活法”,或许,在这个加工制造产业劳动力充沛的年轻城市,建立起这样一座数千名残疾人集中就业的生产帝国,是毫无必要与可能的。

“请你一定要把我们看成一个特殊人群,你就会明白我们的需求。”在深圳市残友集团的上上下下,大家称郑卫宁为“大哥”,“大哥负责生产精神,而我们用这种精神去从事生产。”

四十岁,郑卫宁开始创办“残友”,今天的残友集团,是深圳市残疾人高新技术产业就业的领头军,有一家慈善基金会、11家非营利机构、34家高科技社会企业。它是深圳市3700多家卡电子软件制造企业中唯一一家拥有卡耐基梅隆CMMi五级考评的企业。

在郑卫宁的心里,一直有一幢必须盖起来的“残友大厦”,用于残友集团在深圳的发展需求。盖大厦在任何一个城市都是需要批地,而这块地就是城市对于你的认同。“残友要通过批地和买地,独立完成所有的申请流程,证明残友作为一个国家级的高新技术产业公司,是一个用有完善产业集群效应的,且存在社会企业性质。”郑卫宁所说的这些在深圳市政府那里,全都是成立的,因为?年他最终赢得了这场“城市身份认定”的战役,以非常低的价格买入了卫宁大厦的建楼地皮。

一个社会企业,出几千万,把地拿下,已经是奋力一搏。“或许我们这个工程要等上很多年,但是是我的老朋友,用他的共享理念无私帮助了我。八个亿的资金投入呀!”

要领会到“共享”这一课,对于郑卫宁而言,意义非凡的名字“卢德之”。他反复说:“请一定也去了解一下他的思想,太出彩了!”他的脸上,是一种难得一见的震撼与夸张,像是遇到了极美的事物。

卢德之是北京华民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在他的成文著作里“共享是人们社会的起点,也是人类社会共存的目标,是一个不断追求的过程”

在双方的蓝图里,“共享大厦”是残友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的一系列建筑,“共享”将会成为这群残疾人带给中国城市社会的理念。郑卫宁借用了龙应台的一句话来解释:“一个城市的伟大,不在于楼有多高,马路有多宽,而是他们如何对待身边的弱势群体。”

将生命换个活法

郑卫宁在接受采访的这几天里,身体不适,常在医院里。然而,当和他聊天时,他却依旧中气十足:“没有,我的身体还好,我刚才一直在准备你的采访,我想要把最新的东西给你。”

他所说的“最新的东西”分别是:一笔资金的注入、一个助残项目的合作。

资金是华民慈善基金会的善款,共计500万元。“有了钱,我们就开始帮扶更多残疾人的大胆设想气。”郑卫宁说话,往往有一种生动、清晰的直白。“如果你来看今年的深圳慈展会,你会看到一幅巨大的海报设计,上面有我和马云两个人的大人头,那就是我们的‘百城万人残疾人重残就业计划’。

他向许多人解释过重残的概念: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一级残疾,他的就业目标不是融入社会,而是拓展生命空间。也曾经告诉过他的合作伙伴,阿里巴巴曾经年轻的高层管理张伟江。张伟江一边流泪,一边用手机做笔记,他说“我想试一试。”张伟江向深圳残联提出通过就业网络,找到了重残的残疾人,办培训班。

在这个重残的帮扶计划中,重残患者将被培养成淘宝店的“店小二”。然而,在计划执行之初,大家对残疾人都不信任。也就在这个瓶颈时期,马云加入了这个昔日“老部下”的计划,开放淘宝的客服端口,稳定了残疾人的工作需求岗位。

也就是在这一个项目中,郑卫宁做出了“最大胆,最审时度势的尝试”。他没有在各地开分公司,尝试与各地残联合作。“这比之前的残友更加接近我们理想中的模式。以后残友新的项目,也都尽量要实现这种分散就业的模式。”

其实,对于残友现有的组织模式的忧虑和不确信,郑卫宁早已有之,“我们的残疾人就业需要一个庞大的,无障碍的体系来保障,结果有限的服务对应的总是无限的需求。”  

郑卫宁提出的最为前瞻的一句话是:“这种创办企业帝国的局面作为残疾人融入主流社会的桥梁,会出现问题的。”他认为,最高境界的残障人士就业是体现网络的特性。

他深深吸了口气,动情地说:“我觉得我回看我的大半生,我是一个残疾人典型案例.因为残疾,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到了工作的年纪,一般成年人有的,都不敢想。到四十岁创业,那是因为没有自我实现,我要换一个活法。我知道残疾人最核心的痛苦,想让社会从心底里去接纳我们。我要把这件事情继续做到极致......”

他和他(她)

残友基金会秘书长刘海军是与郑卫宁相处了十几年的老朋友,当时,他放弃了在北方小有成就的公司,死心塌地跟着卫宁“换一个活法”。他说:“大哥是极其有激情的人,有压力也还是微笑,由于他的病,他把每一天都当成是自己赢来的礼物。这种对于生命的判定,不是大喜大悲之后,根本学不来。”

刘海军眼中,权力和财富,都不是郑卫宁的兴趣。“他是一个乐于创造文化价值的人。做一个文化的承载者。这种东西,对于特殊人群而言,太重要了。”他说,在残友呆了几年以后,会发现他们在用残肢和别人打招呼了,那,已经是他们双手中的一只,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残疾,只有相对残疾的环境。而我们,就是要打破这个让我们被分离出去的环境。”刘海军认为,残友就是在最大限度上推动改变。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