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封面专题>周翔:我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小”

周翔:我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小”

文/杨书源

〖回访“最”社会创业者〗

周翔

安徽绿满江淮环境发展中心总干事

被刊登:2010年第12期 总第35期


“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对于环保,我想做的事情怎么越变越小呢?”周翔,绿满江淮创始人、总干事,从大学的学生环保社团至今,他已经在环保这条道上平稳驾驶了14年,或许,他就是那么一个人:那种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自己职业的人。因为他的职业就是他的生活,而他的生活也就是环保。

2001年,周翔踏上环保之路,成功创建环保协会并任会长。“当时最简单的想法就是一个学生对于自我价值的实现。”然而,他现在涉及更多的是维护生态底线和正义。“关注的领域由大到小,更加会关注一些落地的项目。”他知道,一旦一个人对一个领域越了解、越上心,执行力越成熟,才会发现,自己可以办好的事情其实很有限,也很集中。

周翔的公益路也伴随着民间环保组织的成长之路。“十多年以前,公益圈子里只能看到自然之友、地球村这样几家老牌的环保组织的行动。”而他的绿满江淮,到了2008年,还是省内的第一家民间环保组织。

然而现在,一批组织的成长,环保组织开始聚焦在不同的生态位上,有做自然保育的,有负责做物种的,栖息地保护的、水污染的。“就说我们绿满江淮,专职人员已经从2008年时的2人到现在的11个人。”说起环保组织的那些事儿,那股子流利劲儿,周翔就好像是在说自个儿家中有哪些亲戚。“熟练是因为已经当成习惯了。”

说起近两年的成果,周翔缓缓报上了一长串的数字:提出12起环境诉讼,发现企业的污染行为36次,推动环保执法14次,监督企业达标排放8次,建立了收录2600家危险废弃物的数据库。培养了100多名法学专业参与到公益环境法法律诉讼援助队伍。还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最佳环保组织的称呼。

周翔是一个看重数据和实证的人,最让周翔觉得花了很多精力的是一份2013—2014年度安徽省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评价报告。它采用的是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和国际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开发和制作的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评价系统(简称PITI)。

“由于环保部门对于企业日常超标违规记录信息的公开数量过少,公布最少的只有理论公布数量的百分之一点几,超过百分之九十多的污染源监管信息被湮灭在政府环保部门的不作为之下……”在这份报告中,每一个分项结论都直指要害,看着不免让人有些丧气。不过,周翔的话也很直白:“安徽省的现实状况就是这样,现在,告知公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周翔表示,环境信息公开是公益组织给政府和企业两方面施加压力。“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政府对污染企业执行了处罚决定,但是并不让公众知晓。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捅破这层窗户纸。监督污染企业!”

早在2007年的时候,周翔为外籍华裔导演杨紫烨(Ruby Yang)提供了大量安徽省仇岗村村民与当地一家化工厂抗争历程的资料。2011年,一部获得奥斯卡提名纪录片奖的《仇岗卫士》出世了,安徽省的环保工作也被中央政府批为“工业流域限批”区域。现在他心中期待着能够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国内导演再次拍摄纪录片,他想要反映公益诉讼,法律援助案件的辗转和曲折,公益律师是如何工作的,公益诉讼的始末。

在机构传播的力量上,他觉得自己需要有一定社会素养和话语权的人帮着多说说,“我们开始意识到应该找一个传播专员来做这些事情了,或许,是他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办的时候了。”

随着各类环保组织的发展,社会给予的希望越来越多,周翔却越来越觉得不能够包治天下。“专业化发展是现在的主流,但是在地组织要生存下来最好还是比较全面的关注。”周翔的解决办法是,将“专业”和“全面”放到不同的部门来做。如危险废弃物,一个部门盯着专业性的问题;比如负责淮河流域的区域环境,涉及水污染,环境法律等,需要分散在多部门。

“环保组织的生存环境和前几年不同。机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只有非常出彩的概念和想法,才能获得资金的支持。”作为一个中国民间公益环保组织的元老,很难说他对于雨后春笋般的民间环保组织的感情倾向。

“绿满江淮”在上升,周翔说:“干环保干了这么久,好像真的是奔着一辈子的时间去干的。”只是,有些事儿,他仿佛怎么琢磨也没有太好的解决方式。

他和他(她)

妻子董露和周翔相恋五年,结婚四年。婚姻是和绿满江淮这份事业几乎同步成长着的。妻子是安徽医科大学毕业的儿科医生,工作忙碌,收入优厚。然而,面对着总是不见人影的丈夫,妻子的想法是:“我虽然工作忙,但是工作外的时间属于自己。他呢,实在是不知道什么时间算是他的私人时间。”

在董露的眼中,丈夫周翔的家庭生活无疑有时候也是另类的:把自己锁在书房里进行视频会议、临睡前才从公益沙龙的现场回来,在妻子怀孕的时候甚至没有充足的时间陪同完成每一次的产检。

不过后来,董露开始理解他们,“是因为我感受到了他们这个圈子的朴实和快乐。他的朋友,都拥有良好的教育,然而,你会惊讶于他们的生活那么简单。喜欢旅行有时也可以成为做公益的理由。居无定所,他们也都不害怕。但从他们的脸上看得到幸福。”

董露和周翔的工作交集很小,不善言辞的周翔偶尔也会惆怅地找妻子倾诉。“出差以后看到别的公益组织发展成熟,又没有门道将这些用到绿满江淮的身上时,是他最最焦虑的时候。”

秉性忠厚温良的丈夫周翔用自己的精神世界完全动摇了妻子对于快乐的定义。妻子至今记得过年时回老家,周翔照下了因人为原因遭到破坏而干涸的湿地,回到家中时不时拿出那几张照片来看,怅恨很久的样子。她说,觉得那时候的他看着很可爱。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