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封面专题>朱柄肇:欣耕是个创新实验室

朱柄肇:欣耕是个创新实验室

文/俞懿峰

〖回访“最”社会创业者〗

朱柄肇

上海欣耕教育助学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

被刊登:2010年第6期总第29期

圈内人士很好奇那个一开始从事扶贫的机构“欣耕” 最近开展的是哪些工作,就是那个起先帮助河南艾滋病村村民脱贫的“欣耕”创始人朱柄肇最近在忙些什么?

还是“造血式扶贫”

朱柄肇,人称老朱。谈到最近在忙什么,爽朗的回答是“卖梨”。难道“欣耕”事如其名开始做起耕种的事情?说起“卖梨”就不得不谈到他最近在上海青浦区金泽镇岑卜村开展的生态农业项目,此项目旨在解决农业生产、乡村经济发展、乡村文化复兴的问题。

为什么会从关注艾滋病村村民转到生态农业项目?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180度的转变,但实则不然。老朱坦言,生态农业项目缘起2010年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合作的一个淀山湖水质调研项目,借这个项目他得以深入接触农村社区,看到农村社区诸多的留守儿童和独居老人、大量抛荒或是被过度施农药化肥的农田、年轻人纷纷离开前往都市寻找出路、农村呈现“空心化”。

当时老朱心里被深深地触动,“我能为这些村民做些什么?欣耕能做些什么?”一如当年看到艾滋病村村民为改善生计在家里生产炮竹被炸伤致残的照片被深深触动而投身公益一般,老朱的初衷仍是为在贫困中的人们创造平等的机会,为他们带来心灵的满足与尊重,让他们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

无论是当年河南艾滋病村手工坊项目,还是如今这个生态农业项目,让所服务的对象认可“欣耕”的工作理念都是有挑战和难度的。吸取当年做手工坊项目未作充分社区调研的教训,在生态农业项目上老朱和团队前期在岑卜村开展了调研,了解掌握了当地社区的情况,但在进入之初,还是遭遇了村民的不理解和不认同。比如村民一开始就嫌手工拔草麻烦,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用除草剂。但是当村民看到不使用除草剂,地里的蚯蚓、蜗牛、萤火虫都回来了,产出的农产品卖的价格高也有人买了。前文所提“卖梨”中的“梨”也是在“欣耕”指导之下,当地村民种出的生态梨,虽然外形不够美观,保存期也短,但口感爽甜,3千多斤梨已销售一空。

现在,在岑卜村开展的亲子游、文化体验等活动,村民也会积极地出谋划策,他们会告诉老朱,“青浦当地正宗的青团是用南瓜叶做的呦。”“我们还会做花糕呢。”

从不理解到认可支持,这个过程花费了近2年的时间。老朱说:“让村民参与进来,让在外漂泊的乡村青年回家,让城市居民加深对乡村的了解和尊重,这也是欣耕做生态农业和其他机构不同的地方。”

不想做大做强

老朱创办的欣耕工坊发起于2006年10月,正式注册于2007年5月,距今以近8年,离上次《社会创业家》杂志采访老朱也过去将近5年。老朱形容这五年“欣耕”的发展犹如蝉经历了一次次的脱壳。机构的业务从手工工作坊到助残项目到回收咖啡渣种蘑菇的项目,到最近的生态农村项目,每一次都是全新的尝试。所幸老朱的团队都认可“欣耕”的理念和机构文化,愿意尝试新鲜事务和团队协助。

老朱本人也喜欢每一次的挑战,他描述每一次开发新的业务他都觉得很幸福和激动,不是每一个新的业务领域都是“欣耕”的专长,他们需要找到专业的合作伙伴和相应的资源。

一路尝“鲜”的“欣耕”项目却是越做越少。“因为‘欣耕’在创办之初,就定位是‘造血式扶贫’,我们制定了比较具体的退出机制和标准,像最开始的河南艾滋病村的手工坊项目,现在帮助的村民不到10户了,因为其他的村民都一定程度上脱贫了。另外,在静安的阳光之家助残项目我们也已交还社区自我运作……”

在退出方面“欣耕”的标准大致为人员稳定、技术成熟、市场稳定、客户稳定等,“我们的成功在于有一天服务对象能成功脱离我们了。”老朱坦言,当然,放弃掉旧有的项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意味着机构要不断创新开拓新的项目,“但我的字典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5年前,描述“欣耕”是褪去了麻雀骨头的凤凰,那么5年后呢?老朱笑说他的目标从来不是做大做强,当然也不是变成一棵“小老树”,用老朱的话说是一个实验室,看到社会问题,不断开发尝试新的东西回应这个社会问题。如果失败了,可以从“欣耕”的失败中吸取经验;如果成功了,就提供大家解决问题的一种可能性。

“有朋友问我,你不怕别人学你的咖啡渣种蘑菇吗?”老朱说“不怕,希望越多的人学越好,因为像咖啡渣这样的废弃物好多,巴不得大家一起来咖啡利用每种废弃物,共同解决社会问题。”

他和他(她)

老朱作为一个新加坡人全职在中国公益创业,5年前亲朋好友就奉劝他不要走上这条不归路。5年过去了,亲朋好友渐渐默认了他当初的选择。他的母亲在一开始是被老朱蒙在鼓里的,后来得知他在中国做公益也反对他,但当老朱和母亲介绍“欣耕”在做什么,服务对象的改变时,母亲还是挺支持老朱的。家人的支持无疑给了老朱很大的安慰。

“在新加坡也可以做公益啊?”有不少人曾这么问过老朱,但老朱坦白讲自己从未动过回新加坡的念头,因为在中国做公益,自己可以做而且想到将来要做的事太多了。老朱说“这5年经历了从一腔热血,到慢慢清晰自己想做什么,欣耕要做什么,对比5年前每天都忙,有时会焦虑,但更多的时候是做自己尽可能做的。”

很多年前,老朱和恩派创始人吕朝共同参加一个活动,当时,台上是一位公益界前辈在分享经验,台下作为公益新丁的老朱对吕朝说,“不知我们到那时会怎样?”记得当年吕朝只是报以一笑,没想到一晃自己做公益也8年了。

现在的老朱考虑更多的是未来“欣耕”交棒交给谁,在交棒之前把“欣耕”的业务模式和架构等梳理的再清楚些,他就可以退居幕后了。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