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圆桌>慈善法步调 圆桌 下午茶

慈善法步调 圆桌 下午茶

“父早亡,母改嫁,随后爷爷奶奶去世,7岁成了孤儿,独自居住数年,靠堂哥每年给的500元生活费,靠自己捞鱼、吃野菜维持生活,坚强的杨六斤感动了全中国”,2014年5月23日以来,随着广西某电视一档公益节目的播出,杨六斤的故事让无数国人掉眼泪。

瞬间,杨六斤的个人账户获得了巨额爱心捐款,截至2014年6月25日已达到500多万元。但,杨六斤并不是传闻中那么贫穷的质疑纷至沓来。当然还有一种声音同样响亮:这是公益募捐行为吗?什么是公益募捐?谁有资格进行公益募捐?主体是谁?进行公益募捐程序是怎样的?这种捐赠是否需要纳税?

这一系列的问号,再次引发公众对慈善法的关注。

其实,慈善法的话题在沉寂数载后,近期正在升温。原因是“提请审议机关或牵头起草单位”从国务院改为全国人大内司委。尽管目前仍无法预测慈善法何时颁布实施,也无法预测社会对慈善法的期待是否能够满足,但是慈善法将进入中国法律体系元素周期表的事实似已注定。

其实,论及慈善法的曲折故事,可以一直追溯到2005年11月21日。在中华慈善大会“慈善立法和政策创新”论坛上,时任民政部法制办主任的王来柱,拿出一叠打印材料,向百来位与会者介绍“慈善事业促进法立法构想”。与会官员谨慎低调,但清华大学的王名、北京大学的陈金罗、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的黄浩明等专家学者讨论热烈,有人甚至认为慈善法两年就能出台。

然时间过去了八、九年,中国的慈善法依然停留在“起草”阶段,人们对此的热度也是九曲十八弯,跌宕起伏数载。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学者、公益从业人员、社会公众坚定的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资中筠的观点上,“一部专门用于民间公益捐赠的切实可行的法律已是当务之急,其目的在于使政府、捐赠者与接受者各方的权利义务都有明确的规定和保障,并使这一事物成为全社会认可和理解的正常现象。”

而作为公益界法学方面曝光率极高的北京大学教授金锦萍则认为,“贸然立法是不负责任的。”

恰在此期间,本刊收到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梁振宇的一篇来稿,论及“为解决社会问题而立法”的替代路径。忽觉得,这法该不该立,什么时候立,立哪些内容?这个没有绝对是非之分的话题,实则有很多争议的关键点。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