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9/10期 总第66期>专栏>解决社会问题:小胜尤为重要

解决社会问题:小胜尤为重要

文/大卫·伯恩斯坦 编译/孙增平

在解决那些棘手的社会问题中,我们已经变得越来越系统而全面,本文介绍了一些社会变革中非常具有启示意义的成功做法。它让我们知道,针对贫困的战争是持久的,不断获得“小胜”同样是重要的。

Playworks是一家致力于推动公共学术,构建健康、包容的娱乐机会的机构

50多年前,约翰逊总统发起了“向贫困开战”运动,以此解决因失业、住房问题、教育落后而造成的社会危机,但从目前的贫困现状来看,我们基本可以断定这项运动是失败的,而且在其中我们从未真正占据过任何优势。尽管如此,我们在应对社会问题的努力中变得聪明而富有逻辑性,但是我们常常忽略这一点。当我在假期里重新回顾那些我们曾经报道过的社会组织时,我被它们所取得的成绩深深震撼。

真正了解什么有效、什么无效

在那些行之有效的社会组织中出现了一种重要的趋势:非常重视组织自身的影响力(这包括他们能坦然承认自身的失败)。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以往,与商业组织不同,社会组织即便没有实现自身目标也不至破产,它们甚至可以“苟延残喘”很多年并可能浪费很多的时间和金钱。然而造成现在这种变化趋势的原因不仅有来自财务方面的压力,还包括以较低成本获取和处理信息能力的提高、可替代性解决方案的出现、公众不满意于很多社会项目的失败等。

所以,如果我们希望学会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并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回报,那么推动更多、更好的影响力出现是极其重要的。

在这方面,我可以举出两个很好的例子:

Playworks一家致力于推动公共学校建立健康、包容的娱乐机会的机构,目前已经遍及美国20多个州,它的项目开展,很好地展示了师生们是如何让他们的休息时间变得健康而有趣的。在今天测试分数至上的氛围中,Playworks的影响力是极易被低估的。因为,在孩子们正奋力挣扎着学习时,它却在着重关注孩子们的休息时间。

而Mathematica政策研究中心与斯坦福大学联合研究Playworks这个项目时,他们注意到一个被教育者们忽略掉的问题:儿童的情绪和身体健康是与他们的认知发展紧密相连的。若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间能够与其他孩子很好地玩耍,这对孩子们一天中余下的时间产生了积极影响;就连那些参加进Playworks项目的老师们都报告说,孩子们的欺凌行为减少了43%、他们变得更加友善,并且在休息结束后帮助孩子们恢复课堂秩序所花费的时间减少了1/3。对Playworks项目而言同样重要的是:这些研究表明,该项目哪些地方执行的好、哪些地方执行的不好,以及应该如何去改善它。

另一个非常具有说服力的例子是“蓝色引擎”(Blue Engine),它通过在高中开设团队建设课程来帮助大学新生迅速适应大学环境。通过对比研究参加过“蓝色引擎”项目的学生和未参加项目的学生,来测验该项目的影响力。对一个高中学校来说,“蓝色引擎”常常意味着其投入是极其高昂的,因此该项目也往往成为学校显示其优越性的重要标志。

事实上,“蓝色引擎”是与“玻璃蛙”(Glass Frog)联合工作的,通过设计、开发程序来评估在完全独立的情况下,学生在纽约州摄政考试中的表现如何。研究发现这个程序在测验学生们的代数和几何“大学预备等级”时准确率达到了80%以上。这不仅仅表明“蓝色引擎”项目提高了学生们的“大学预备等级”通过率,而且它表明了“玻璃蛙”开发的程序在哪些方面表现的好、在哪些方面表现的差,这为日后改善项目提供了重要依据。

为成功而付费

导致各个社会组织日益重视其影响力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基金会和政府部门越来越注重评估社会组织的影响力,这直接关系到它们是否能够获得资助。我的同事蒂娜•罗森伯格在2012年报道了英国首次出现的“社会影响力债券”,从此之后,社会影响力债券在美国开始迅速的发展起来,一些金融机构主要根据社会项目的成功效果、影响力来实施投资,例如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社会金融(Social Finance)、第三部门资本伙伴(Third Sector Capital Partners)等对推动社会影响力债券在美国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3年美国纽约州通过私人和机构投资推出了1350万美元的社会影响力债券,来支付超过2000名曾被监禁人员的培训、再就业服务费用。这项交易如果能够达到减少犯罪、创造就业的效果(这将为纽约州创造大量储蓄并减少支出),投资者们便能够获得回报、得到利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马萨诸塞州推出一个“为成功而付费”的项目以帮助那些因为超龄而不适合于少年司法制度的少年们。2014年,奥巴马总统提出一个3亿美元的财政计划以建立激励基金,推动各州和地方政府实施“为成功而付费”项目。2014年夏天白宫也发布专门的备忘录以强调推动政府部门创新。

“为成功而付费”项目最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它是可行的,那么它创造了一种富有激励性的“金融预防措施”——最聪明的也是最便宜的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当然,它也不太容易从政府那里获得付费。这个项目的一个缺点是:要想使项目成功就要去解决那些已经存在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往往很难解决。比如说,一项旨在服务潜在罪犯的项目,如果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话,那么它应该使累犯率从70%降到60%,并且干预越早则社会的收益越大,但是,但偿还期会更长,收益也难以估计。

现在还很难说社会影响力债券的效果将会如何,以及它将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吸引社会目的投资者的兴趣。今年也许将会见证社会影响力债券在美国的发展情况。当然要想得到政府的资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政府决策中也存在着“个人喜好”,因此“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现象并不少见,而且,很多社会组织缺乏资源和能力来证明它们的盈利可能。

Playworks影响力不可低估

资源供给系统变革

社会部门已经被描述为一个家庭工业——拥有许多小的非营利组织,但却很少能实现大的成就。如果缺少足够的资源,尤其是商业组织所拥有的金融资本,非营利组织是比较难做大的。但是,将非营利组织做大并不是获得较大影响力的唯一途径。以下是一些迅速获得影响力的机构案例。

Rare是一家通过发起“骄傲运动”来促进社区保护的组织,2013年它宣布与全美最大的保育组织(the Nature Conservancy)合并,这在“鄙视”实用主义的非营利组织领域中是罕见的,而且不得不承认该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这些尝试带来了很大的意义:Rare获得了一个更大的发展平台,而Nature Conservancy也会从合并中弄清楚一个拥有专有技术的小团体是如何补充它目前的工作的。

Youth Villages是另一个很好的案例,它是一家为寄养系统中孩子和家庭提供帮助的组织,它也在2013年宣布与田纳西州政府合作,为那些18岁以下为获得寄养服务的未成年人提供过渡性生活救助。有研究指出,那些18岁以下未进入寄养系统的流浪年轻人面临更高的无家可归、早孕、犯罪等行为。然而,在Youth Villages与州政府的合作中,他们帮助了接近80%的18岁以下的流浪者,它的成就可想而知。



大卫•伯恩斯坦(David Bornstein)

美国《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专栏作者,“解困新闻学网络”的联合创始人;擅长社会变革题材,著有《梦想的价值:孟加拉乡村银行的故事》《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和新思想的威力》。2014年1月受邀成为《社会创业家》杂志特约专栏作家。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