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2年第12期 总第55期 >互动台>深挖韩国经验

深挖韩国经验

缺乏民主传统的韩国社会和韩国政府为何大力扶持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社会创业家》最忠实的读者、公益老前辈朱传一先生看到11月号杂志介绍的《韩国的社会创新总动员》一文后,发出诸多感慨。“韩国和中国的历史背景有许多共同之处,比如封建制度传统,外国殖民统治,民间组织弱小等,但是韩国NGO/NPO比东南亚和拉美一些国家发展更加迅速,原因何在,这是值得中国公益组织深究的问题。”

文中总结韩国社会创新发展的经验有五个方面:政府支持、土洋结合、跨界合作、民间参与和创意教育。

朱传一先生认为”政府支持”这一点,在发展中国家的作用和发达国家有很大不同。“缺乏政府支持,发展中国家的NGO/NPO几乎难以发展。”朱传一先生语重心长地说:“因此如何争取政府支持而不能让政府垄断和控制NGO/NPO,这本身就是一门艺术和创新”。

在韩国,政府支持主要体现在6个方面:1、给予员工最低工资;2、基础服务费用;3、办公场地;4、宽带;5、专家辅导;6、支持购买NGO/NPO服务和产品。

目前在中国深圳、上海,政府的支持主要集中在2、3、4,即基础服务费用、办公场地、宽带上网,而给予员工最低工资,专家辅导,支持购买NGO/NPO服务和产品等方面则涉及不多,这应该成为未来政府支持的重点。

此外,韩国已经在5年前通过了《社会企业促进法》,朱先生认为中国的民间组织如果能推动政府通过《社会企业促进法》,这将是未来的重大成果,也将开启政社合作的新阶段。此外,朱先生还特别提到了草根社会组织的雇员何时能享受到GONGO的待遇如养老金等也至关重要。

在韩国,发挥社区组织的作用解决社会问题已经成为政府和社会的共识,朱先生十分看好这一形态,他认为关键是社区能否真正的民间化。

当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政府支持固然是最重要的,但其他四个方面也不可小视,朱传一先生说,“土洋结合”实际上就是不抄袭,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发展出自己的模式。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政府支持和民间活力并不对立,韩国政府并不直接干预民间公益机构内部治理和业务;而重视人才培养和创意教育是催生社会创新之花的根。”

朱先生强调说,对于中国社会创新总动员需要依靠三股力量:1、国内NGO/NPO的力量增长;2、国内中上层政府官员和企业界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其中的有心而且“明白”的人的支持;3、港台以及国外各有关方面的支持。

为什么韩国政府一定要支持社会组织发展,并大力投入,对于政府来说,这究竟有什么好处,需要我们继续深挖韩国政府、企业界上层对于发展NGO/NPO真实的考虑。

新一届政府“亲民行动”值得称道,关怀是“亲民”,支持和兴办社会组织更是积极的“亲民”。朱先生期盼能有一批“明白人”、能够上通下达的协调人推动政府“积极亲民”。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