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圆桌>【对攻手】公益市场化圆桌论剑

【对攻手】公益市场化圆桌论剑

文/有益思

刘韬叫板徐永光

圆桌主持人:

“公益”与“市场”,一个以非营利为要旨,一个以利益为导向。“公益”与“市场”,一个以非营利为要旨,一个以利益为导向。两个看似没有交集的概念,引发一场自春持续到夏的公益圈论战。

2014年4月,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撰文《公益市场化刍议》,不久,正在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发展学攻读博士的刘韬发表《警惕“公益市场化”》一文。随后,友成志愿者支持中心主任韩靖、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褚蓥等人均参与到争论中。

对于如何让更多的公众参与到公益事业中以及如何让需要的人切实获得事实存在的公益需求,是公益事业要解决的两个关键问题。如何解决?途径?出路?方略?不同思想的碰撞,可以让我们离真理更近、离谬误更远。

在《公益市场化刍议》中,徐永光如是说:

用“国进民退”来定义过去的中国公益慈善行业不准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公益慈善是在改革开放、“国让民进”的背景下发轫的。后来和经济领域一样,出现了“国进民退”。政府把公益慈善看成是社会保障体系的补充,一些地方把慈善捐赠当成“二道税”,以权谋捐愈演愈烈。

公益市场化论早已有之

近二三十年来,用商业创新手段做公益,解决贫困、环境等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运动在全球蓬勃兴起,对传统慈善观念和运行方式产生了巨大冲击,公益市场化渐成潮流之势。

公益市场化的对立面是行政化

公益行政化正是把民间公益混同于国家公共事务进行组织管理。民间公益慈善属于个人权利范畴。行政化是权力导向,市场化是权利导向。公益市场化在市场主体、要素市场、市场规则和市场营销四个方面,与商业市场异曲同工。

对“公益市场主体”的界定

市场主体是指在市场上从事经济活动,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的个人和组织。公益市场的投资人,就是捐赠者;公益组织,运营管理公益资产和项目,形同企业;公益组织的管理者、从业者,对应于企业经营者和劳动者;捐赠人、志愿者和服务购买者是公益市场的主动消费者,受助者作为公益消费的无偿获取者,属于被动消费者。

合理运用消费者主权和生产者主权是门大学问

作为公益消费者的捐赠人会货比三家,寻找优秀的公益产品,然后慷慨解囊。公益市场消费者主权的实现,是公益资源流向高效率机构的重要机制。在公益市场运行中,生产者主权并非一定是消极的东西。发现社会问题,以创新的方式设计公益产品,引导公益消费,就需要运用生产者主权。

公益市场化扶正各要素市场的地位

公益金融市场、公益劳动力市场、技术市场、信息市场在公益市场化中的地位均有进化的必要和空间,同时也会受益于公益市场化过程。

公益市场要遵循的规则与商业市场规则如出一辙

以需求为导向的规则;尊重公众权利、捐赠完全出于自愿的规则;反对垄断慈善资源、确保慈善组织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规则;慈善资源合理配置、效率最大化的规则等等。同时,社会资本评判规则是公益市场独有的规则。

公益市场化需要有效的市场营销

“市场营销是创造、沟通与传送价值给顾客,及经营顾客关系以便让组织与其利益关系人受益的一种组织功能与程序”,美国市场营销协会对市场营销的定义,完全可为公益市场营销借鉴。

公益市场化乃人心所向

计划经济靠的是政府有形的手,市场经济靠的是市场供求关系无形的手,市场规律的背后是人类的趋利性。公益市场供求关系无形之手的背后则同时受到人类的趋利性和利他性左右。公益市场化旨在恢复市场在公益资源配置中的基础地位,这是中国公益变革的根本出路。市场化不同于商业化,市场化偏重于规则,商业化偏重于利益。

总之,公益市场化系人间正道,道路漫长,需要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正本清源。需要经过市场化与行政化的持续而顽强的博弈,才能让公益回归民间,回归常识,回归理性,回归法制,让乐善好施的中华文化传统重新焕发活力。

在《警惕“公益市场化”》中,刘韬如是说:

NGO这个场域所使用的词汇是很复杂的。徐永光矮化、弱化了NGO。

NGO在实践中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远比“原善”假设复杂得多也丰富得多。仅仅使用“公益”、“慈善”这样的词,非常容易舍弃NGO对“进步”、“公义”"的追求,把它弱化成一个纯粹的批发商或承包商,从而变成“可市场化的”。徐永光给中国NGO领域设定了一个自我矮化和弱化的理解框架。

“NGO”不仅仅是承包商

挑战现有结构、重设既定议题、追求实质进步和公义,这是NGO在过去20年的转型在中国已经发挥了的作用,也是未来应该扮演的角色。

无法接受“市场营销”的倡议

所有NGO的政治本质(political nature)都是与生俱来、毋庸置疑的。“公益市场化”的提法实际上完全抽离了NGO的政治本质,假定其是完全与政治无涉的,这既不符合事实,更无助于中国NGO未来的发展。徐永光从一开始就假定了一个错误的前提和框架,并在此框架下一路发展,从而提出“市场营销”的倡议。

当下中国NGO领域头脑贫瘠、知识落后

过去30年经济发展大潮裹挟了社会的其他平台或渠道,使得人们视野狭小、想像力匮乏。这也包括公益领域。

当下NGO发展不健康

当“大佬”们开始“指路”,我们的路就没有了。路是人走出来的,不是大佬们指出来的。

同意“反对公益行政化”,但认为提倡“公益市场化”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中国NGO过去面对今天依然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国家权力的问题。但提倡“公益市场化”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使国家和市场迅速合谋,对NGO进行更有“效率”的驯化。

经济发展不是全部,对“可能性”的规训最应警惕

经济发展并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市场的眼光、效率的头脑、市场的原则都只是一种可能性,NGO的意义之一,就在于提供可能性。对这种丰富、多元、多样的可能性进行规训,则是最应当警惕的事。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