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环球视野>社会创新中的设计思维

社会创新中的设计思维

文/Tim Brown等 译/瞿菁等

在社会创新领域,英美等发达国家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可供借鉴。但由于资讯渠道有限以及语言障碍,很多资料都还没有能够被国内同行充分利用。有鉴于此,AHA社会创新中心搜集了一批专业性、实用性、可读性俱佳的文章,翻译成中文于本刊发布。

社会创新讲究跨界合作、分权共享,此次翻译过程也充分采用了2.0的方式来操作:由AHA牵头,组织不同领域的志愿者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集中完成翻译,再逐句逐段地解析和评述,把每一次翻译活动变成有益而有趣的学习社会创新的工作坊。如果您也有意参与翻译和学习,请私信微博:@AHA社会创新中心,或者致信info@ahaer.net。

本栏目与AHA社会创新中心合作,将持续发布《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创刊10年来被大学引用最多的10篇文章。这些文章尽管刊发的时间差异较大,观点也并非没有争议,但它们普遍具有鲜明的“问题意识”,能够引领整个行业的关注;同时它们全都逻辑严谨,表述清晰,而又佐以丰富的例证和实用的建议。


人们投资的商业项目是需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和问题解决的能力的,因此设计思维是一种切实能为经济金字塔底层的人们服务的成功因素。

澳大利亚人爱狗,所以公益组织用这两只可爱又可怜的狗狗为导盲犬募捐。

印度海德拉巴城外,年轻妇女Shanti每天都会到离家300英尺的开放水井中取水 。她用的是一个3加仑的塑料容器,可以很容易地顶在头上。他和丈夫听说这里的水不如Naandi基金会运营的社区水处理厂里的水安全,而且她和家人确实会周期性地患病,但她和丈夫坚持从这里取水。

Shanti不使用水处理中心的水有许多一般人可能想像不到的原因:那个中心离Shanti家更近,水价也很便宜(5加仑水相当于20美分)。但水厂指定只能使用5加仑的容器装水。扛着5加仑水,她就走不了那么远了。这个容器的设计不适合放在臀部或顶在头上,而这些正是Shanti搬运重东西的通常方式。Shanti的丈夫也不能帮助,因为他在城里工作,下班后水厂已经关门。水厂还要求买水人必须购月卡,按每天买5加仑水计费。可Shanti两口子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水。

社区水处理中心的设计初衷是提供清洁而便于运输的水,它确实帮了附近很多人的大忙。然而,设计师们没有考虑到所有生活在附近的人的文化和不同需求。

这样事后看来非常明显的错误,却在各种领域普遍发生。很多项目难以为继因为它们不是建立在用户的真实需求上的,实施前也没有做测试并获得用户的反馈。即便真的去接触用户,设计者也往往先入为主。

社会问题需要系统性的、根植于用户真实需求的解决方案。很多做法正是在这一点上失败了,而“设计思维”这种新方法正是在这一点上凸显了自己的优势。

传统上,设计师将注意力集中在改进产品的外观和功能上。近几年,他们已经大大拓展了设计方法的用途,开始设计整个系统。


顶着水罐的印度女人


设计思维的生成

IDEO成立于1991年,是由研发出苹果电脑第一代鼠标的David Kelley Design公司和设计研发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的ID Two合并而来。最初,IEDO致力于传统的商业领域的设计工作,到了2001年,IDEO发现,客户越来越需要他们帮助解决不同于传统设计的问题。一个医疗服务基金会请他们帮忙重组这个机构,一个百年公司希望通过IDEO更好的理解客户,也有大学希望能创造出与传统的教室截然不同的学习环境。这些产品和需求逐渐将IDEO从设计用于消费的产品转向设计消费的体验。

设计思维不仅专注于创造以人为本的产品和服务,设计本身也应以人为本。设计思维的过程最好被理解为一个各部分交叉存在的系统,而不是一组顺序排列的步骤。有三部分需要牢记:洞察,创意和实施。“洞察”是为了发现问题并激发解决问题的途径;“创意”是生成、完善与测试灵感的过程;而“实施”则是将产品运用到人们生活中的过程。

称其为三个部分而不是三个步骤,是因为他们不一定按顺序发生。整个项目通常会在洞察、创意与实施三者的不断循环中逐渐完善,而这常常是由于团队对于项目又有了新的思路以及更完善的方式。

其中“洞察”阶段通常由“概要”开始,它是一系列的约束来帮助项目团队建立框架以便开始项目,也给了团队以标杆来衡量项目进展,同时为团队提出一组要去实现的目标,如价格、技术上的可行性和市场细分等。

然而,概要并不要求去回答问题。相反,构建良好的概要容许偶然的发现、不可预测性和变化无常的奇思妙想,它是一个充满创意的地带。如果概要太抽象、太简单会让项目团队漫无目标;但如果太具体,则意味着项目结果只能是渐进式的,也非常有可能是平庸的。

建构好合适的概要,设计团队就应该走进真实的世界,去发掘人们的需求。同样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有当地合作伙伴来做为“阐释者”和文化向导,也需要通过当地伙伴的介绍来和社区建立联系和信任,并确保相互理解。

创意则是团队进行调研后,对结果进行整合,通过测试和对比各种想法,使最终的解决方案可能变得更加大胆,更加引人注目。

要产生一个好的主意,团队必须先有大量的主意。真正创新的想法是挑战现状并且鹤立鸡群的,它们具有创造性的破坏力。当然,更多的选择意味着更加复杂。因此,多数组织倾向于限制选择,赞成清晰明了和渐进的变化。尽管这在短期内会显得更加有效,但长此以往会使组织丧失灵活性。

要在一个跨领域环境中良好工作,个人需要两个优势,即“T型人才”:纵轴要求每个人都具备一项很强的专业技能,横轴则要求他们能够超越自己的专业领域并且具有对他人的同理心,思维开放,充满好奇,乐观,富有实验精神,倾向于在行动中学习。

实施环节的核心是制作原型,将主意变成可供测试、优化和改进的实际产品或服务。这个阶段有助于发现那些事先未曾预见到的挑战,以及意料之外的结果,从而确保最终带来长期的、可靠的成功。对于那些将会在发展中国家使用的产品或者服务,原型建立的过程更加重要。因为这些国家往往缺乏基础设施、零件连锁店、通信网络、较高的知识水平以及其他的系统所需要的要素。这就为设计新的产品和服务带来了更多的挑战。

新西兰救助阅读障碍儿童的公益场所

系统问题需要系统的解决方式

很多社会企业已经无意识地在使用设计思维的某些方面,但大多数仍不能以其替代常规方式。当然,要在机构中顺利采用设计思维的方式还是会有一定阻碍的,而最大的阻碍在于对失败的恐惧。其实只要一种新的尝试或一些失败在早期发生、并能使失败为成功开辟道路就无可厚非,但这仍然很难被人们所接受。

人们投资的商业项目是需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和问题解决的能力的,因此设计思维是一种切实能为经济金字塔底层的人们服务的成功因素。设计思维可以引领成百上千的创意,并最终为这些机构和他们所服务的人群提供能真正解决真实问题的更好的产出。

大学助理教授Jerry Sternin生前创办了“积极偏差倡议(Positive Deviance Initiatives,PDI)”公司。1990年,他和妻子应邀前往越南,为降低当地1万个村庄里的儿童高营养不良率开发一套可持续的解决方案。那时当地基本依赖政府或联合国机构提供免费的营养补品来解决问题,但效果有限。

Sternin夫妇积极地从那些营养不良问题不太严重的个人和家庭身上,探寻已经存在因而也是可持续的解决方案。他们寻访到6个家里“非常非常穷”但孩子却很健康的例子,发现他们有一些其它家庭罕有的共性行为,例如把稻穗里的小虾蟹小蜗牛都悉心搜集,配上番薯叶子混在给孩子们的饭里。他们还习惯“少食多餐”,这样孩子的肠胃能容纳和吸收更多的食物。

Sternin夫妇及其团队与这几户家庭一起给营养不良儿童的家庭提供烹饪培训课程。项目第一年结束时,招募的1000个儿童中有80%都获得了充足的营养,而这种改善营养的新方式也在其他14个村庄得到复制。

Sternin夫妇的工作非常好地展示了“积极偏差”和设计思维。他们在人们通常视作“边缘”的地方寻找“极端”的人,这些积极偏差者的解决方案都与当地特定的文化背景相关。

辛勤劳作却地位低下的印度农村女人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