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环球视野>我在美国食品银行当义工

我在美国食品银行当义工

文/蔡真妮

在一次义卖活动中,我知道本城的食物银行一周开两次,周一晚上和周三中午。到了下一个周三,我来到食物银行,从此开始了在那里的义工生涯。

美国食品银行

这个食物银行建在一个古老教堂的地下室,一侧是个很大的储存室;另一侧是像超级市场那样的食物摆放区,开了一个大窗口用以发放食物;中间是大走廊,两边的桌子上放着面包、甜点等食品。

来领取食物的人,每次都要在一个登记本上签个字,工作人员会根据来人的家庭人数发不同颜色的卡片(对应不同的供应标准),然后他们就坐在那里排队等候。义工两人一组,一个在窗口接待,一个负责取货——她们称之为“runner”。还有个壮小伙子义工,专门负责帮人把领到的大包小包食物拎到车上去。

食物银行有自己的管理系统,我们直接面对被救助者发放食物的好比是零售,上面还有个批发单位,提供食物给各个地区的食物银行。食物的来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民间捐助,一个是食品企业和当地大型超市的捐助。食物银行的核心人员一般都不到窗口接待,而是在储存室检查食物保存期以及分类。

有时某类食品严重缺货,负责人就会到上级食物银行或者级场买。超市会给一些折扣,而到上级单位去,是以大纸箱为单位来买的,交20元钱,随便装,装满为止。我每次上货时看到来货是压得紧紧的大纸箱,就知道“领导”又去买东西了。

美国食品银行

领免费食品的那些人

来领免费食品的人千姿百态,看久了很耐人寻味。有的人失业了,临时来拿些食物贴补家用;有的人身有残疾或者重病在身,无法工作,全靠政府救济生活;还有的人身强力壮、精神正常,不知为什么也会长年累月地领救济。要知道,美国人推崇个人奋斗,所谓的美国梦就是靠个人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样的文化把接收救济当成比较羞耻的事情。坐在那儿等着叫号时,他们多数人默默无语地低着头,感觉应该是不大好受的。所以我们义工的态度都特别诚恳、特别友好,生怕碰触到他们的自尊心和敏感处。

食物银行的气氛总是来说比较平和,义工们经常和来领食物的人开玩笑调节气氛,唯一一次听到争吵声,是从大门口传来的。

那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气愤地拉着他父亲的胳膊质问:“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们家里有食物。”父亲小声解释着。儿子又大声说:“你回去,我不会进这里的,打死我都不会进这里的!”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父亲独自进来,满脸沮丧和难堪。后来负责登记的人告诉我们,这个父亲失业好一阵儿了,失业金已经领完,不得不开始申请救济,也来食物银行领取食物。但他儿子很不理解。家里虽然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但是其它的花销总是要有的,买食物的钱省下了可以干别的。

这个父亲后来终于重新找到了工作。他每两周发一次工资,发了工资就到食物银行来送一张支票,面额都是一百元。这时再看他,那真是抬头挺胸、笑逐颜开的。他说,我困难的时候,在这里得到了很多帮助;现在我有能力了,也希望能够尽点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食品银行里的东西也很诱人


这个人,让我深深感受到,什么叫“施比受有福”!

有个黑人小伙子,气质很温和,一看就是受过教育、安分守己的公民。他也是失业了,家里有老婆和一个小孩。他每次来,低着头不看人,问他要什么,就是两个字:都行。他拿了东西匆匆就走,全身的细胞都散发出“太丢人了”的信息。看着他的背影,我们真心希望他早日找到工作,别再受这份罪了。

还有个中年妇女,打扮得利利索索,首饰佩戴整齐,画着精致的妆。她一来我们就知道“慢活”来了,因为她十分认真。所有的食物她都要问得清清楚楚,口感,牌子,包装……听完介绍,她手托下巴踌躇一会儿,说:“实际上我只喜欢吃XX牌子的XX型号的XX果酱,没有就算了。”她宁缺毋滥,最后往往只选几样东西带回去。她就像在高级餐馆里点菜一样,优雅高贵。她给我的感觉是个没落贵族,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收入大幅减少,但那种讲究的生活态度还保留着。

有个非常年轻的单亲妈妈,和那位妇人正好相反。她在麦当劳打工,总是下了班来不及换掉工作服就匆匆过来。问她咖啡要不要?不要,家里还有;麦片?不要,家里还剩下;蔬菜罐头?要,请给我玉米、青豆……干脆利落,不卑不亢。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这个女孩干活一定是把好手,如果有机会找到合适的工作,会做得很好。果然,她后来就不来了,应该是找到比较高薪的工作,不需要再来领免费食物了。

体育明星在休斯敦一家食品银行客串义工

有的放矢的捐献

我刚当义工不久,有一天,一个男人旋风一样冲进来,来到柜台前,和我打过招呼就探头向里面看。我看着他的样子直犯嘀咕:这人也来领免费食品?!只见他外面是一件灰色呢子大衣,里面是西装衬衫,扎着领带,放在柜台上的手干干净净,指甲修理得整整齐齐。服饰还是次要的,最关键的是这人贵气逼人。他瞄到正在整理货架的头儿,扬声问道:“嘿,依琳,今天这儿缺什么货?”头儿告诉他缺什么,他转身绝尘而去,呢子大衣划了个半弧飘起,像是电影里的人物。    

我要离开的时候,看到他买来一车食物,帮忙的义工小伙子和他一起正在往仓库里搬。人家是来捐献东西的,有的放矢地捐献。

后来从其他义工那里得知,他是食物银行的老朋友了。因为从社会上收集来的食物品种很杂,一段时间内,有的东西过量,有的却严重缺乏,所以他总是抽空跑来问清楚,然后去买那些缺乏的东西送来。食物银行里没有电话,他不愿意打私人电话,所以每次都要跑两趟才行。

对于一个公司老板,他写张支票邮来或者送来要容易得多,但是这件事他总是亲力亲为。

感恩节的前一天(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携妻子与两个女儿来到一个慈善组织的办公区,向排队的老人与孩子分发感恩节的食物。

附:什么样的人可以来食物银行领取食物呢?

美国的现行穷人标准是这么定的:

一个人的年收入低于16,245美元;两口之家的年收入低于21,855美元;三口之家的年收入低于27,465美元;四口之家的年收入低于33,075美元……总之,家庭成员每增加一个人,标准增加5610美元。

在美国,对于穷人的救助主要来自于政府,低于上面收入标准的人,可以从政府那里得到住房补贴、食物券、医疗补贴……而食物银行、救世军等机构都属于民间非盈利慈善组织,是政府对穷人救助之外的补充。

第一次来食物银行的人必须填写一个申请表,把家庭的基本信息填上,其中一项就是家庭收入,他们填多少就是多少,并没有人去审核。但来人必须是本地居民,其它地区的居民要到当地食物银行登记。

我大略算了算账,即使一家人没有任何收入,也不领政府的食品卷,仅凭食物银行分发的食物,也可以八分饱地活下去。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