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人物>万周迎:给黑暗一道光

万周迎:给黑暗一道光

文/戴绮文

万周迎始终表示,他不希望自己一直承托着他们的生命。他想要给盲人一双自己飞的翅膀,绝不是扶着他们飞翔。

下午静谧的阳光透过小窗斜斜射入,万周迎只是悠然在办公室里沏着茶,在此刻时光已沉淀下来。

六月午后,微风。烈阳透过浓郁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小区花园的水泥地上,倒是柔和了许多,反给人几许凉意。隐藏在花园树荫后头,是一处僻静的所在,屋外的窗玻璃上,赫然写着“侠友心舍”几个字。

这是一家敎盲人练太极的公益机构,机构创始人万周迎是陈氏太极第十二代传人,5年前,他辞去在大学稳定的教师工作,开始进入太极和盲人世界的全新生活。

回归生活

或许是受到家庭的影响,在万周迎身上,兼备了作为一名学子在理工科的天赋,及作为创业者对于循规蹈矩生活的不甘心。万周迎的父亲曾是位木匠,在年幼的万周迎心里,父亲的职业天赋是他所崇拜的地方,“只要心里有了构思,手上就能马上画出设计图”,潜移默化地,让少年万周迎对物理学科产生出浓厚兴趣,中学期间,他已自学了大学物理和高数。

而关于生活,万周迎又充当着一名不妥协者。这样的性格也许承自他的母亲,据他介绍,一直以来母亲的生活轨迹,在旁人看来有些奔波。早年,她曾只身前往越南做生意,15年前父亲去世,于是又在老家经营起一家花店,老家浙江离万周迎生活的北京相隔较远,儿子的生活,母亲也是鞭长莫及。

1991年,18岁的万周迎从老家浙江金华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发动机专业,因早在中学期间已自学过大学的物理、数学等基础课程,上大学时,有些课他已不用再去上,这让他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去钻研自己的兴趣。

大学在读的时候,万周迎已开始了创业,和同学一起在校外租个房间,几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开始接一些他们所擅长的科技发明项目。最让他得意的作品是“新中国成立45周年社会成就展”北京馆门前的迎宾机器人,机器人能向来客打招呼和签名,而这些动作都在远程操控下完成,做这个项目,他们仅花了一个月时间。

毕业时,由于优秀的学业成绩和课外研究成果,万周迎受到校长亲自特批,作为当年该届唯一一名留校的本科生,留校当了老师。

从教后不久,陈氏太极第十一代传人杨文笏来北航授课,20岁就开始练习太极的万周迎一直喜欢太极和中国传统文化。杨文笏的讲课使他对太极有了更深的了解,于是他决定拜其为师,跟从杨文笏学习太极,杨文笏自然也乐意收下这名聪明好学的弟子。自此以后,在学校教课之余,万周迎一直不曾间断练习太极和自学传统文化经典及中医学,在太极弟子心里,中国古典文化的核心和太极是互通的。

万周迎说,源于佛教的瑜伽,主旨是寻找自己和自己的关系;而出自儒、道两家的太极,则在寻找自己和环境、自己和他人的关系。这二者存在着本质不同。太极讲究阴阳平衡、动静之机,初学者比较难掌握动作要领,那就需要从古典著作等传统文化的根源去研究。他说,古典文著往往都有深意,这需修习者用心去体会,比如,儒家的孔子不讲道理、只讲方法,“学而时习之”这句话听似浅显,然而何为“学”、何为“习”呢?“学”实为拷贝方法,而“习”则是实践、练习。于太极而言,学的是心经、习的是动作。

修习太极多年以后,万周迎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轨迹。自大学毕业一直在学校工作了十余载的他,似乎一眼能望见自己几十年后的人生,骨子里沉睡的不安分这时候又跳出来,2009年,从教14年的万周迎决定从北航辞职,开启一段不同的生活。

侠友毕业的学员留在机构,成为了太极老师。

突破仙境

从学校离职后的万周迎,先云游了中国一周,走访过一些太极界的老前辈,然而得到的普遍反馈,是他们对太极发展的不乐观态度。太极之于当今高度工业化的中国,已渐失它的席位,鲜有年轻人愿意去学。这一现状让原意想发展太极事业的万周迎心生困惑,如何让太极从它所处的仙境状态里突围,使这一古老的养生方式仍为当代人所用,是他开始思索的问题。他明白,想要把太极事业做起来,就必须找到一个突破点。这时,一位朋友提议,何不尝试教授盲人呢?

盲人的生活相对单调,健全人所习以为常的聚会、看电影、运动等等生活方式,于那个黑暗世界而言是不可企及的距离。在那个世界里,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或许仅仅是听听收音机、和朋友聊聊天,甚至吃饭和生活起居,他们都不能完全独立于他人的照顾。

离开学校那一年,以前的学生告诉万周迎,河北廊坊有一所中专学校免费教授盲人按摩技能,于是他想去看看。到了那儿,看到孩子们奋发学习的热情,万周迎深深被打动了,他和盲校商定每周二来教孩子们太极拳。

相距100多公里,每个去盲校的日子,万周迎都需要早上5点就出发,7点到达,正赶上一起吃早饭,随后就开始给他们上课。他说:“盲人因自身的缺陷,很少运动,内心很孤独,如果他们学会了太极拳,既可以强身健体又能排解孤独。”

按摩是盲人从业人数最多的行业,多数从盲校毕业的学生,都会选择干这行。然而不正确的运气方法和按摩姿势,会使按摩者自身的身体出现一些问题,例如脊柱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形等。

万周迎告诉学生,太极并不能对症下药地去医治身体的某个疾病,太极只是让修练者通过练习让身体各部分回到它该处的位置,如此,身体自然会健康。“比如说,很多人在电脑前坐久了,都会感到颈椎不适,其实,颈椎病一定不单是颈椎出现了问题,而是整条脊椎都异常了。那么,通过锻炼,让身体保持正确的姿势,颈椎疾病便会自然康复。”

在这些盲人学生的工作中,有些顾客也会觉得他们的按摩手法太硬。万周迎指导学生说:“把你练的太极拳劲路用在按摩上,用一种练拳的感觉去感染顾客,他肯定会感觉很舒服,这也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感应。”

就这样,万周迎逐渐开始接触盲人学生,并把设计有针对性的课程、将太极拳法和国学传授给他们作为生活的核心内容。为此,他创办了公益机构“侠友心舍”,试图通过传统太极拳的练习和交流,将传统文化的精粹融入现代生活。万周迎说,“侠友”二字源自于他所收藏的一把古剑上的铭文,他希望汇聚起一些有能力的人,一起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侠友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将传统武艺送达最需要它的人,也就是陷于贫困中得残疾青少年,帮助他们就业和康复,从而为弱势群体建立起与社会沟通的桥梁。

如今,侠友心舍已上了轨道,除了开设针对盲人的免费公益课程和针对健全人的收费太极课程外,每年机构还会在暑期组织一次针对全国各地盲校教师的培训,这些教师在接受培训后,回到各自的学校,将太极再教授给盲校学生。

2013年暑假,侠友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盲校老师进行培训后,老师们回到学校,将太极教授给学生。

弟子郑元康

经过每年数期的培训,有些毕业的学员会留在万周迎的太极培训机构当全职老师,有些则会在空时过来充当临时助教。郑元康就是这其中一个。

1992年出生的郑元康在13岁时双目失明,如今,因在北京当太极老师,赞美之词于他几乎成为家常便饭。现在的工作和生活使他重拾了过去10年间因失明而丧失的自信。

来自河北省沧州市一个农村家庭的郑元康,在双目失明后,和卧病在床的祖母相依为命地共同生活了5年。2010年冬,祖母病世,就在那个时候,郑元康下决心要去学习一项可以谋生的技能。随即,他打听到河北张成盲人学校可以免费教授盲人按摩技术,电话咨询了相关情况后便前去学校学习。

那段时间,万周迎也在寻找北京周边的盲人学校,定期去教授盲人学生们太极课程。新学期开始后不久,万周迎成了他们的太极老师,除了向学员们简要介绍了太极及其起源,还答应每周都会去给学员们上一堂太极课。

可是对盲人来说,他们不像健全人一样可以边看老师的动作边学习,而必须通过接触老师的肢体及老师对其姿势的纠正来感受太极的一招一式。相较于健全人,他们在学习太极上所花的时间可能是翻倍的。

事实上,万周迎对自己给盲人的第一堂课感到些许失望,他至今还能回忆起初次纠正郑元康动作时所遇到的困难。“传统的教学内容都得改变,”万周迎说道,按照传统的教学法,要通过比较和比喻的方式来让学生领悟太极的精髓。“比如我们会说,展开臂膀呈皮鞭状,但是对盲人来说这样讲就行不通。因为他们不知道皮鞭长什么样子。”这时,需要让盲人学生自己用手去摸索老师摆出的一姿一态,随后进行模仿。

因眼睛无法看见,当时郑元康常不知道自己摆出的是什么样子,“很多时候他们自己以为正的姿态,事实上是歪的,这就需要老师耐心地去纠正他们一个个动作,有时还要反复几次,他们才会形成对的习惯。”

第一堂太极课上了两个多小时。一周后,当万周迎再次回到学校时,他惊喜地发现几乎每位学员都牢牢掌握了第一堂课的所有动作。给他印象最深的是郑元康的进步,在第一堂课上被纠正过的动作,第二次几乎都能够做得正确了,这大大有别于教授健全人时的教学效率。  

郑元康微笑回忆着自己的刻苦:“我想要做得比其他同学好,渴望得到表扬。我甚至半夜就起床练习呢!”“我在惊讶的同时也深受启迪。”万周迎说,“那时候我才知道盲人学员往往更专注于学习,因为他们几乎没有课余活动。”

说起机构盲人职工今后的发展,万周迎始终表示,他不希望自己一直承托着他们的生命。他时常对盲人员工说:“别指望一辈子靠着我。”万周迎关于他们最理想的规划是,希望过一段时间,他们能够走出去,当学习了太极、技能和人生,他们也应该被赋予了能力去支撑起自己的未来,不论出去后会做什么样的工作,那都应该是有别于以往的。

万周迎坚定地认为,他想要给盲人一双自己飞的翅膀,绝不是扶着他们飞翔。这,或许正是太极在黑暗世界里照射出的一道光。

有时,郑元康工作之余会在机构大厅里打坐或练习太极,万周迎总是仔细地为他纠正动作。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