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人物>于仲春:陪伴男孩儿成长是我一生的追求

于仲春:陪伴男孩儿成长是我一生的追求

文/陈军

童年是人生的能源基地。童年的快乐游戏或野外玩耍,让我们终身受益。如果这种体验缺失,就会给孩子,特别是男孩的成长带来很多不利影响。

于仲春,一位从农村走出来的普通男孩,在反思自己的成长经历后,把陪伴男孩成长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事业。

于仲春,1978年出生在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胜利东村。“春天,跟着家人去种花生、小麦;夏天,拔草、施肥……在地里玩得忘了回家吃饭。”这些,是于仲春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1989年夏天,家乡变成了经济技术开发区,于仲春和父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好几十人居住的家族大院,搬进新建的楼房。“我快乐的童年时光就此画上了句号。”

村里的人越来越多。原先只有几十人的村小学,变成了有好几栋大楼的职业学校。从不断插班的同学那里,于仲春知道了城市的精彩,由此萌生了去城市看看的想法。

老师和父母告诉他,实现城市梦只有一个方法:好好学习,不和淘气孩子混在一起玩。从此,于仲春把自己关在家里学习。

经过不懈努力,1997年,于仲春考上了中山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毕业后,他到一家国企的海外部工作,有很多出国机会。“我突然觉得过起了小资的幸福生活:成天满世界飞,住的都是五星级宾馆。”于仲春工作踏实,每年都能超额完成公司指派的业务。成天忙忙碌碌,一干就是十年。

于仲春觉得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志愿服务,获得了人生动力

2010年,于仲春来北京度假。“这让我有时间反省自己的生活。儿时游戏和自然体验的缺失,让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当然,那种痛很温和,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有时候你甚至很难体会到,但最终还是体会到了。”

回到工作岗位后,于仲春很难再安逸于自己的“幸福生活”。他想到了家乡的小河,想到了儿时家族大院的快乐。查阅相关资料后,于仲春找到了痛苦的根源:人人都需要脚踩大地,需要坚实稳固的“根”。而童年,是人一生的能源基地。当我们投入全部身心去做游戏或在野外撒欢时,所获得的丰富营养可能让我们终身受益。相反,如果游戏和自然体验缺失,就会给孩子们,特别是男孩子们的成长带来很多不利影响。

于仲春经过慎重考虑,将自己的工作由海外部转到了国内部。他觉得是时候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未来了。

2008年,于仲春所在企业的北京分部需要骨干力量,虽然收入和工作环境都不如总部好,于仲春还是主动提出要求,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文化氛围很浓厚的城市。“通州宋庄是一个文化和艺术的天地,我就那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

在北京工作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于仲春接触到一家志愿服务机构。从此,他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是在志愿服务中度过的。

   也是那段时间,他对志愿服务有了全新的体验。以前总觉得志愿服务是在付出,这时他才明白,志愿服务更重要的是收获。特别是在我的生命成长过程中,志愿服务给了他很大的人生动力。

带着孩子和志愿者穿越村子,到附近的公园做活动

为打工子弟男孩提供陪伴成长

于仲春找到了一项和山区孩子通信的志愿服务工作,和他通信的是一个12岁男孩。联系一年多后,于仲春意识到:缺乏陪伴已经严重影响到男孩的正常成长。

与此同时,于仲春也发现,宋庄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的天地,还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的汇集地:豪华汽车和破烂不堪的三轮车常常在街头巷尾擦肩而过,一群脏兮兮、不愿回家的孩子不时冒出来。节假日经常会听到孩子发生意外事故。经过了解,于仲春才知道: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厌学、上网情况很严重。家长们一方面忙于生计很难陪伴孩子;另一方面由于缺少家庭教育方法,很多家长对青春期的孩子们束手无策。特别对于男孩,家长的教育方式往往是非打即骂。

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和准备,于仲春决定要为打工族的孩子们做些事。2011年,于仲春自掏腰包在通州宋庄小堡村租了一个小院,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荷花开处公益馆。他要为男孩儿成长提供陪伴机会。

听说有一个免费玩的地方,哗啦啦来了一群孩子。当然,有男孩也有女孩。可没几天,孩子们越来越少,后来甚至没人来了。因为家长们都觉得很奇怪:你是免费的,还提供小吃、糖果之类,还标明为男孩服务,是不是搞个噱头骗人?

于仲春的热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他不放弃,四处求教。参加完一个儿童训练营,他的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回去后,他先去拜访邻居,和家长们详细解释自己的计划,请他们把孩子的业余时间交给他。邻居们半信半疑,但慢慢地有几个小男孩偶尔过来坐坐。于仲春吸取了教训,把家长沟通放在第一位。只要取得了家长的信任,孩子们自然越来越多了。

“过了信任这一关,我觉得出去玩是很重要的一关。”于仲春和家长们沟通后,计划在2011年端午节时带孩子们出去露营。有十几个男孩儿报名,但实际来的只有5个。

由于做了充分准备,这次活动很成功。于仲春趁热打铁,又利用暑假开展了很多户外活动。有一次,他组织孩子们去科技馆参观,一位网友还资助了1000块钱作为活动经费。“整个假期,孩子们挺开心,我也感觉过的特别充实。”

于仲春还得了一个雅号:小鱼哥哥。“因为我姓于,孩子们开始叫我于老师,我觉得很别扭。有些小孩叫我小于哥哥,我觉得不错,这种称呼让我和孩子们拉近了距离。”一个四年级的小孩儿想象力特别丰富,他说:“荷花馆有荷花,也应该有鱼。小于是大鱼,我们是小鱼,我们一群鱼围着荷花自由自在地玩。”孩子们借题发挥,“大鱼小鱼不如兄弟好,小于以后就是小鱼哥哥,我们是弟弟。”于仲春特别喜欢这个称号,希望自己能够在人生的海洋里带着孩子们自由自在地遨游。

半年后,于仲春开设的男孩陪伴课程得到了南都基金会“新公民计划”的专项资助。可事情远非他想象得那样简单,意外事件接踵而至。

有一次做游戏,一个男孩摔了一跤把膝盖磕破了,缝了好几针。于仲春不但要出医药费,向家长道歉,还得天天陪着孩子去换药,照顾孩子起居。“不是家长不近人情,是他们不能休息。老板规定,休息一天要扣100块钱,上一天班才挣60块啊。”

最让于仲春担心的是去首都博物馆参观,一个小男孩蹦跳着跑到地下一层时摔倒了,头部受伤。博物馆的医护人员建议把孩子送到医院进行缝合治疗。“我当时带了十多个孩子,就把孩子们分成两组:一组跟我到附近医院,另一组留在博物馆继续参观。”去医院途中,于仲春非常担心留下了的孩子,结果他们组织的很好。

在为参加“洲际杯”国际跳棋比赛选拔种子选手

陪伴男孩成长是我一生的追求

陪伴孩子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特别是青春期的男孩。为了陪伴一个上网成瘾的孩子,于仲春查阅了大量资料,学习了很多方法。“我用刚学到的接纳方法力图告诉他:我没有训斥他。他的脸色似乎有点缓和,开始冲我做鬼脸。半小时后,他跟我说,他一句也没听明白,也没有感动。我观察到,这次他没有急着走开,坐在椅子上留恋了很久。我让他回去,他却倚在门框上想要说什么。我还是将他送出门外,他不肯走,慢慢腾腾地走过拐角。我听到他的脚步并没有走远,想必他还会折回来。果真,他又探出脑袋,冲我笑。那一刻,我的心很疼,真的很疼。”

于仲春说,很多家长和教育工作者,自认为承担着育人的重任,却一定要板起专家的面孔,和孩子们划开一条长沟。为什么,我们不能蹲下来和他们对话?      

于仲春由此想到了自己中考和高考时的生活,“高压的学习生活,让我感到窒息,却不能抗争。”望着孩子们不舍远去的背影,于仲春想,“我应该放下架子,去触摸自己不了解的世界,这样才能真正走进孩子们的世界。”

有一个男孩,每天到荷花馆除了写作业就是看书。于仲春问他为什么不和其他小朋友玩?他说害怕被其它孩子责骂,而且作业很多。于仲春对他说,作业很重要,但玩也很重要。

没多久,于仲春发现,在人少的时候,这个小男孩和大家一起玩了起来,他还特地陪他玩了一阵羽毛球。小男孩告诉他,他很开心。

于仲春觉得以前忽略了他,“他不是不想玩,而是想在安全的地方和安全的人玩。这让我懂得,爱要说出来,也要贴心地做出来,这样才能让对方更清晰的感受到。”

每天,把最后一个孩子送出门,都在晚上八点以后。于仲春锁上门后,便要去家访,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家长们才有时间坐下来和他谈谈孩子的教育。

于仲春过得很清贫,甚至到北京几年他从来都没有买过肉。很多朋友都建议他先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独善其身”之后再考虑公益的事。“今年没有了项目资助,下半年的房租还是个问题。”于仲春从不回避问题。但看到在他的陪伴下一个个男孩儿快乐成长时,他感到无比欣慰:“陪伴男孩成长是我一生的追求。就像一个男孩所说的那样,新学期,我努力将目光看的更远看的更广。”

当然,于仲春也得到了很多支持和鼓励。“每年的夏令营活动,让我找到了一种归属感。我们几家公益机构一起策划活动,一起筹资,效果很不错。”楚门书社负责人岳毅话这样评价于仲春:“在国内男孩儿教育普遍缺失的状况下,小于能够勇敢地挑战这一领域,就冲这一点,就应该得到支持和肯定。”

链接:男孩陪伴计划

于仲春希望建立一套科学的男孩陪伴体系,甚至梦想专门创立一所男孩学校。他还为此制定并实施了详细的计划:

小小美食家养成计划

第一步,采购。

于仲春让孩子们分组写出不同颜色的蔬菜,然后给每组打分。这分数就是孩子们出去采购的钱数。要买的菜多,钱却没有那么多,孩子们不但要学会货比三家,还要计划买多少。

第二步,美食烹饪。

孩子们刚开始都挤在厨房里,但很快发现,厨房狭小,很难发挥每个人的力量。他们于是进行分工,既省功夫也可充分利用人力。这时,他们发现自己对做饭完全是门外汉,于是赶紧选出三个人上网查菜谱,然后进行厨艺指导。

第三步,打扫卫生。

虽然规定做饭的不洗碗,但互相推诿时有发生。大家经过讨论,把这个环节设计成游戏:按人数分成几个小组,每组成员分别扮演哑巴、盲人、瘸子和独臂人。哑巴们领取工作任务,盲人们收拾碗筷,独臂人洗碗,最后瘸子把碗筷送回橱柜。枯燥的劳动于是变成有趣的游戏。

阅读活动

读书活动总是很难坚持下去。经过观察,于仲春把孩子按年龄分成小组:三年级以下的推荐书目有:法国的红黄蓝系列、花袜子乌鸦系列;五六年级推荐读历史书《明朝那些事儿》。于仲春并没有按部就班地读文字,而是讲概要,引起孩子的兴趣。例如孩子们对军事感兴趣,他就问朱元璋是先攻打张士诚还是陈友谅。孩子们的积极性马上被调动起来。

 此外,于仲春还实施了“创业吧!小小少年”、“夏日甜心”、“小小实验室”等课程。


主人公姓名:于仲春

机构名称:荷花开处公益文化馆

个人宣言:立足一隅 关注一生

联系方式:北京市通州区宋庄小堡北街111号

邮箱:hsiaofish@sohu.com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