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创业学院>起飞和瓶颈:绿色昆明的困惑

起飞和瓶颈:绿色昆明的困惑

2013年5月古树爱心守护启动仪式

起飞和瓶颈:绿色昆明的困惑

一位政府工作的志愿者给梅念蜀打电话,电话那端声音急促,让梅念蜀做好思想准备,最坏的情况是绿色昆明可能会面临关门,至少也会受到处理。

2011年9月的一个周末,正在郊区参加封闭培训的总干事梅念蜀遭遇了“绿色昆明”(全称“昆明环保科普协会”)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很快,绿色昆明的主管单位打电话严厉要求梅念蜀“这个事情不要再搞了”。

在参加培训之前,同事信心十足,拍胸脯对梅念蜀说:“你放心好了,你去参加培训,一定没有事情。我一定搞定。”

梅念蜀如此信任大家,按计划参加培训去了。没想到,此时,同事慌慌张张地说:“梅姐,我闯祸了……我没有注意媒体的新闻稿,他们有的写了我们单位的名字……完了。要是封了我们就糟糕了。”

梅念蜀脑袋一片空白,心里堵得慌,她担心,如果由于自己的责任,机构被关掉的话,实在是对不起大家,对不起这份辛辛苦苦干了4年多的事业。

尽管有点沮丧,但冷静下来梅念蜀觉得即便是最坏的结果,自己还是能承受住的。她没有任何抱怨,对于绿色昆明这样以推动政府科学决策与公众参与为己任的环保组织来说,如果什么事她都要事必躬亲,组织和同事便难以成长。

“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意义”——梅念蜀在微博签名上这样写道。也许人只有在经历事情的时候才能成长。

2006年6月,梅念蜀发起创办了“绿色昆明”,并组建市民环保队伍、组织环保志愿活动。2007年11月,得到了昆明市科协的大力支持,绿色昆明正式注册成为社会团体——昆明环保科普协会。紧接着,梅念蜀毫不犹豫地辞掉了当地令人羡慕的环评饭碗,全职当起了草根组织的总干事。

古树爱心守护之海口行

起飞的绿色翅膀

2006年,绿色昆明还只是一个松散的志愿者团队。参观生态农场、观鸟、捡垃圾、徒步、培训,每周活动不断,也顺利申请到团队的第一个项目“昆明地区外来花卉入侵性调查及防治”。

2007年,当梅念蜀提出要推动志愿者团队正式在民政局注册、辞掉工作全职操持机构、自己承担3万元注册资金的时候,核心成员们纷纷反对,“现在的状态挺好,你的付出和产出将不成正比”。但是,梅念蜀很坚决。看到这支志愿者队伍已上百人,项目申请和执行能力已具备,她感到未来绿色昆明在环保路上大有可为。

创办机构的过程有许多酸甜苦辣。没有员工、没有像样的办公室、没有项目,梅念蜀觉得这些都是正常的,她认为关键是有没有核心竞争力。于是,绿色昆明尝试从本土现实的环境问题出发,将问题及其解决方案编写成项目计划并且坚决执行。在做了许多零经费或经费很少的项目之后,绿色昆明逐渐找到自己的核心价值,也逐渐有了一定的社会声誉。

从机构成立开始,耗时最长的是“古树保护”项目。2008年11月,有村民举报反映滇池周边的古树有被砍伐的迹象,但林业局以“之前古树没被登记在册”为由驳回了村民想保护古树的诉求。绿色昆明随即介入调查并发现:滇池周边古树绝大多数没被纳入行政管理。基于上述情况,团队列出了政府部门不重视古树管理和保护的三大问题:一,对滇池周边古树缺少位置、数量、生存状况等调查统计数据;二,未对各级行政管理部门下达明确的古树管理权责;三,缺少相关法律法规指导。

针对上述问题,梅念蜀虽不是媒体人出身,但深知善用舆论的重要以及和官方沟通的技巧。好比说有一棵古树被埋了,一棵树二十多米高,被土埋了两米一般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对树来说可能意味着死亡。有的志愿者做法比较生硬,会直接说:“你们快挖开,不然我带媒体来!” 梅念蜀则不然,“其实你可以态度很温和,立场很坚定”。比如:可以强调三点:“第一,你们可能不知道这棵树被埋了,因为你们不知道它是棵古树,你们没有这方面的记录。第二,现在顺手挖一下,对于你们做工程的人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第三,如果你们怕麻烦,我们有很多热心的市民,还有搞园林的专家,大家对这棵树很关心,我们也可以带着大家用铁锹哪怕是一点一点地来把土挖掉。此时,我们也想弘扬一下企业精神和志愿活动什么的,请媒体一块来。”什么时候来硬的,什么时候用迂回,是非常有技巧的。同样,发在媒体上的每篇报道,你要表达什么意思,要引导读者往哪方面思考,之前是要有设计的。     “古树调查”引起了昆明市市委的高度重视,林业局为此对古树进行了复查并确定其中47棵为古树,同时,几十位热心市民自发担任了古树一对一的爱心守护者。

机构借“古树保护”声名鹊起,之后又实施了一系列的项目。2008年、2009年,绿色昆明做了5个项目,包括:“昆明市环境教育教师培训及实践”、“中小学绿地图制作竞赛”、“外来花卉入侵性调查及宣传”、“滇池地下水调查及保护”、“环滇池古树调查及保护”等。

2009年地球日,绿色昆明“滇池地下水调查及保护”项目获阿拉善生态奖一等奖,奖金犹如及时雨,让机构能够招募除发起人之外的第一位全职员工。2010年,绿色昆明又招了一位全职。

这一年,3个人一共做了10个项目,包括:“环滇池古树调查及保护”、“城区古树调查及纪录片拍摄”等,并且建立了一支400多人的志愿者团队。

2013年5月,古树爱心守护者古树见面会

灭顶之灾

绿色昆明的“核心竞争力形成期”总体来说比较平稳。可是,2011年,由水葫芦引发的事件让机构遭遇了最大的危机。

水葫芦,学名凤眼莲,因为繁殖能力很强,所以覆盖在整个湖面时,使得水中的其他植物不能进行光合作用,因此也被称为“水上绿魔”。不过,自1970年代以来,水生植物的治污能力受到关注。2010年,昆明市决定将水葫芦生态修复技术引入滇池水的净化。

从2010年开始,梅念蜀的团队就发现昆明的水葫芦长了好多,所以,当2011年7月份相关部门开始在水面上种植水葫芦的时候,马上被绿色昆明发现了。梅念蜀当时就认为政府这样的决策不够慎重,她咨询了专家,大部分人都觉得政府这样做比较冒进。而且从行政手续的角度讲,“水葫芦”项目没有做过环评,唯一有的只有一个可行性研究报告。当时公众在这件事情上反应很大,因为政府部门没有做好信息公开,公众很难全面知晓背后的原因。

基于上述的实际情况,绿色昆明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考虑到水葫芦本身对水质正面的作用,机构一开始并没有说要反对“水葫芦”项目,而是要求对水葫芦进行科学论证,最关键的是一定要做环评。但当机构把这些想法写成报告书或申请书向市委、市政府等单位寄出后,久久没有收到回复。于是开始做第二件事情,在线下征集了500个市民的笑脸。上面写的是“求水葫芦公众听证”。之后我们印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像条幅一样的东西,把所有人的脸都印在了上面,500张,很长。绿色昆明的本意是想征集完笑脸后在媒体发布市民请愿的消息。但由于同事的粗心,导致新闻稿中写上了机构的名字。于是发生了案例开头的一幕。

果然,没过几天,就有相关部门以查“证件”、“执照”等方式“造访”了绿色昆明。后来,经过多个部门志愿者的游说以及主管单位的反复协调,“绿色昆明”最终逃过了这一劫。

当时,梅念蜀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绿色昆明最终被注销,她会再开另一家:现在关注环境污染的机构非常少,而环境污染特别是企业和建设项目的污染及破坏是中国环境质量状况糟糕的根源。“所以,我不想改行。如果机构被关掉,我就再开一家。”

创办绿色昆明这个组织,梅念蜀更希望推动政府科学决策与公众参与。我们是想推公众参与、社会善治。在消费主义和发展至上的现代社会,为环保摇旗呐喊困难重重。梅念蜀没日没夜地工作,拼命想拿到某个环境问题解决的结果。然而,当环境问题解决和机构口碑等方面有了令人欣慰的成绩时,她却突然发现:“已经透支了自己的身体和家庭关系,也正在透支机构的未来。”

2011年,绿色昆明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年初相继有两位同事离职。梅念蜀又回到了2008年的工作状态,整个机构只有她一位全职。

“一位是因为父母和生活的压力回家考公务员,另一位是自身能力达不到工作要求。”一个辞职一个辞退,梅念蜀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感到无比沉重的压力。为什么辞退那名员工,她解释道:做NGO一定要会察言观色。否则你可能一个电话就会坏事!

2013年3月,滇池关爱日活动之金殿、野鸭湖旱情调查

招聘困境

2011年同事离职后,梅念蜀没有申请新的项目,她想先建立新团队,再和团队一起筹划新项目。眼前的绿色昆明已非从前,梅念蜀知道自己不能再一个人包办所有的具体事务。一个只有老大厉害的机构,是不堪一击的。设想一下,没人进行员工管理、激励、能力建设,同事们今天来明天走,团队总是岌岌可危;没人主持项目管理和评估,大家工作效率不高,项目目标和社会价值被资助方和社会各界质疑;没人指导筹款,大伙只好吃了上顿愁下顿;没人引领外部沟通与合作,机构孤芳自赏,美好的愿景在一段硬撑后成为泡影。

作为机构领导者,梅念蜀急需改变思想和工作重点,无论新聘还是培养,全力打造一支心态好、素质好、经验好的团队,这是关键。梅念蜀开始放慢绿色昆明发展的速度,学习建立了招聘、面试、入职指导、绩效评估等一套人力资源管理模式,有意识加强机构文化和团队建设。

长期以来,梅念蜀一直觉得留不住员工的问题是因为待遇低。因此,在重新招人的时候,梅念蜀下决心招募4个人,分别针对“环境教育”和“环境问题”招聘两名项目主管和两名项目助理,并将项目主管的工资从2009年的1800元提升至3500元。突然增加4个全职人员,将对绿色昆明正常运转造成很大压力,但梅念蜀希望通过团队实现机构的良性发展——两个主管分别带两个助理,将项目运转下去,而她自己将协助机构的每一个人,进行统筹安排。

在NGO发展交流网和中国发展简报上发布招聘信息后,一个多月电话面试和面谈的有60多位应聘者,有环境行业的人,也有两三个海归NGO人士,但项目主管一直没有招到,尤其是绿色昆明环境问题合作部主管,几乎没有人符合要求,有些人是因为缺乏社会工作经验,有的是觉得环境问题太棘手。

无奈之下,梅念蜀只招到了两位薪资待遇为2500元的项目助理。“项目主管和助理的差别在于,主管需要统筹整个项目的计划和运作,对助理的要求仅仅是执行。”这意味着,在日后的工作中,梅念蜀除了承担两个主管的工作,还要花更多时间“带新人”。最开始的时候我对招人要求没有什么感觉,不知道写什么。差不多2009年到2010年我招人的要求是心态好,素质比较好,然后才是经验。

后来,梅念蜀发现经验是浮云啊,就是说经历不等于经验。所以,现在,她招人的第一要求是踏实。以前我想要一个心态好的人,他可能会跟你说“我很喜欢公益”。但是喜欢是会变的,就像喜欢一个人,立马可能就不喜欢了。所以,我更需要他们要踏实,这“踏实”是两方面含义,一是你要对公益事业踏实,就是你真的很想做公益。第二是你要对你所做的事情踏实,也就是说敬业。还有一个要求是“大事着眼、小事着手”,就是说你既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很敬业,也不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很繁杂,也不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很危险,等等。

第二个条件是好学,就是说你可以把身边任何可学的东西拿来学,不能满了、灌不进去了。第三个条件是聪明,对学到的东西能够举一反三。尤其是解决环境问题的时候,不能循规蹈矩,老教条,要敢突破。

最后其实还有——个性,大大咧咧的适合做动员,耐心的适合做管理,研究和学习型的做污染干预比较对路。2011年7月,环境教育部和环境问题部的新助理正式上岗,但是没有想到刚刚过去了两个月,就发生了“水葫芦”事件,梅念蜀觉得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人不踏实。事后这位助理A反思时很不以为然,还写了一封邮件给梅念蜀,说自己未来是要自己创业的,似乎在暗示自己的去意。

谁去谁留?

A是一个谨慎的人,喜欢揣测领导的意思,是那种常常把“很好,就这样”挂在嘴边的人,你让他提意见他会说“没问题,很好”,有所保留。A曾经在北京高校社团工作,他过去的工作方式几乎都是委托给志愿者完成,他只要包装一下就可以交差了。

但是在绿色昆明不一样,尤其做环境问题,不能轻易委托给别人,你要分析这个环境问题是谁造成的?为什么会造成这个环境问题?他们的动机在哪?这些动机里面有哪些是你可以攻克的?在关口上你怎么用劲儿,你手上有哪些资源是可以帮你用到这个劲的?……这是一系列严密的逻辑思维。所以,A面试后主动要求降级做助理。

梅念蜀尽管看到A的不足之处,但是因为看到他想改变,也想帮助他改变,让他变踏实,所以最终决定聘用他,没有想到,不久就出了问题。

令梅念蜀心动的是一位来自重庆的志愿者B,梅念蜀希望能提他为项目主管。

梅念蜀看重B的地方是“他的心在公益上,他会把老百姓的需求当作自己的需求,很踏实”。

有的人做事前要分析很多利弊得失,这是用脑做事。有的人是用心做事,凭信念和直觉,然后也做成了。B属于后者。

但B的性子比较急,不像梅念蜀希望的那样谨慎。举个例子,古树项目,绿色昆明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梅念蜀希望B在行动前先学习资料,看完后再做决定。但他很执拗,也不看事先给他的东西,就说“我知道了”,就开始打电话。B曾经是当地人大代表,和政府打交道有自己的一套。

在行动上,A缺乏B的闯劲和勇气。比如有人举报DL县污染物焚烧的问题,梅念蜀苦口婆心了半天,他才犹犹豫豫地拿起电话给DL县长打电话。尽管电话后,他很兴奋,“居然都跟县长聊上天了”。

A的优势是文化底子好,写计划什么的脑子反应快,但是B有激情,是销售出身,在老家做的公益项目是帮助孤寡老人或者贫困的学生。他会去各家了解实际情况,什么都做,很热心肠,喜欢帮忙。此次B来昆明,是计划放弃十年销售监控设备的工作到绿色昆明任职。但是如果让B留下,意味着其夫妻要两地分居。不过B的妻子希望他能出来闯闯。

梅念蜀希望B不要冒进,尤其是和政府打交道的时候,要小心谨慎,希望他为这个机构着想,放下自己的主见多听别人的建议。

但是来了十余天了,B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正打算放弃。B加盟绿色昆明是把梅念蜀当作创业伙伴,但是,因为刚才梅念蜀说他用威胁的方式办事不够聪明,他一生气“摔门走了”,这已经是一周来B第3次说“我要走”了。

梅念蜀觉得最好的人选是他们两者的结合,但是B觉得他和A很难搭帮。作为领导,梅念蜀对自己的分析毫无保留:有时我会急。比如给同事打了四五个电话还说不清楚,我就觉得崩溃了……我开始出汗……我希望自己能大气起来。如果我足够大气的话,我真的可以容忍一个同事来我这边学习、成长;如果我足够大气的话,我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同事跟你说“我早晚会走的”;如果我大气,我可以站得高看得远,更忍让,不用那么计较。但有时候我也会有疑问,我是不是对他们太宽容了?这个度把握起来真的很难。

怎么当一个好的领导,业内一位朋友提醒梅念蜀“好好做自己”,学会察觉自己,接纳自己和陪伴自己。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是在做自己,而是在想象一个老大应该是什么样子,所以,有的时候讲起话来会很凶,同事会觉得武断、强硬。A和B,究竟谁是更合适的人选,如何选择?梅念蜀很犹豫,内心深处她希望怀着一种开放心态,看到每一个人无限的可能,希望有时间等待大家的成长,希望他们都能干半年再给评价。

但2011年的收支表出来了,绿色昆明负12万元,如果算上应付款到位,也还亏损1万多元,机构能等得起吗?

点评

陶传进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或许我们可以区分出狭义的创业与广义的创业两个不同的情形。前者如同本案例中的主人公那样一路过关斩将,把一家机构做了起来,并从中实现自己对于人生创业激情的领略。尽管这一路上存在着像登记注册组织中的双重管理体制这样的巨大制度障碍,但仍然没有妨碍主人公一路上的“顺风顺水”。

而真正的艰难似乎在看起来创业的主干架已经基本完成之后。这个时候,“瓶颈”、“考验”等一系列的问题开始出现。但细想起来,这些苦难已经不再属于狭义的创业范畴内,它们已经属于项目运作技术与组织管理技巧的范畴之内。几乎任何一个组织的运作中都存在着这样的考验。

但它又的确与这位创业者的创业旅程相伴随,并且如果最终解决不好的话,将回到整个创业过程。

从这里考虑,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启悟:或许创业中的最大困难来自于一些“小节”,它们不是最初的开山辟路,而是后来的管理员工的技术,或者是类似的事情。

韩俊魁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

与一些媒体人士创办的环保公益组织不同,绿色昆明的创办者并非媒体出身,尽管也采取了政策倡导中惯用的媒体影响的策略。梅念蜀有着一定的环保专业知识,但显然属于激情引导而进入公益圈进行创业的人士。辞职并在异乡打拼,这似乎是一个浪漫故事的开始。然而,接下来,在筹款、内部管理等组织可持续运作方面,梅遇到了瓶颈。偶然发现项目以及跟着社会热点走与组织之间的定位、品牌的打造之间的平衡需要付出艰辛的探索与坚持。对于有志于公益创业的年轻人来说,开个好头固然重要——毕竟中国公益领域尚存大量空白——但如何找到最佳的发展道路,更需要理性和智慧。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