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封面专题>【归去来兮】土著的烦恼

【归去来兮】土著的烦恼

文/王璇

“公益职业经理人”身兼数职的工作状态培养出的“三头六臂”的神功,但终究算不得卓越的组织管理者和真正的业务专家。

上海乐群社工服务社社工教制作纸花


NGO 需要职业经理人吗?不需要吗?需要吗?——即便这个话题到现在还经常被业内外拿出来争辩一番,但随着行业的发展,答案已渐渐趋于肯定——NGO也需要管理。要管理,就一定会有经理人。不过NGO的经理人,似乎总是与其他行业的经理人有着那么多的不同,其中最大的不同就是:忙,相当忙……因为他必须是个“多面手”。

这么忙,家里人知道吗?

“我是在大学三年级结束的时候,因为参与汶川地震灾区学校社工志愿服务与公益结缘,至今完全没有过企业从业的经验。因此‘职业经理人’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对我来说,都是比较陌生和有距离感的词汇,直到三年前加入恩派之后,才逐渐有了比较深的体会。”

小娟是我的同事,北京恩派的项目经理。她是一位几乎完全从组织内部成长起来的职业经理人,也是晋职很快的员工之一,她正是组织需要的那个“多面手”。与小娟约第一次采访的时候,她正在电脑上奋“笔”疾书,这是她的常态;第二次约的时候,她正投身在项目活动中指挥兵马;再约,她已经飞到上海去参加总部的ADP管理培训了。

虽然我们在同一层楼办公,但相约一起聊聊天就是如此的不易,甚至打个照面都很难得,长此以往,邮件和短信成了大家彼此之间交流的主要工具。

和小娟一样,NGO组织里的经理人往往肩负筹款、项目设计、人员调配、项目财务管理等多项工作,一旦忙起来,就“根本停不下来”。由此我不禁也想问候一下“上朝全是事儿,下朝全是奏折”的NGO的经理人们,你们这么忙,你们家里人知道吗?

“我家人太知道我太忙这件事情啦,家人对于我究竟在忙些什么永远也没搞明白过,只是知道在做公益相关的工作。”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工作一忙起来经常会疏于打电话问候父母亲的状况,这是小娟感到非常惭愧的一点。

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什么是职业经理人?百度说:在中国,一般认为,将经营管理工作作为长期职业,具备一定职业素质和职业能力,并掌握企业经营权的群体就是职业经理人。

小娟说,“公益职业经理人”应该是承担着“经事”和“理人”双重任务的管理者,每个管理者大大小小都需要独立承担一些工作任务,大到完成一个全国性项目,小到完成一个办公设备的采购,而这些任务的完成通常也需要相应人力物力的支持,而人力的配合又不仅限于自己所在团队,还包括跨团队的支持及机构外部的合作伙伴等,因此每个人的工作都不仅要“经事”,还要“理人”。

无论哪种理解,当下稍稍成规模的NGO,都已经开始在认真思考组织管理的问题,继而也都开始重视起了组织内部管理者的价值,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在NGO组织当中越发显得重要。只是,拿来主义在NGO行业中总不是很奏效,不少NGO的管理者都是来自企业界的佼佼者,但企业的那一套,实在无法直接应用到NGO的管理当中,也只能是在没有前车之鉴的黑土地上拓荒一样地前进。

有着一定的企业管理经验的经理人们尚且如此,那么完全从本土NGO内部成长起来的职业经理人们,又当如何呢?

“我有一个不断警醒的认识”小娟描述道,作为一个公益职业经理人,因为公益行业的人才稀缺以及其他种种因素,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肯定,加之在战胜一个个挑战时所带来的个人成就感,在过快和过高的内部或外部环境的认可中产生“自我膨胀感”,直接导致职业发展中的问题。

“我们出于各种情怀或理想投入到公益这个行业,而在付诸实践的过程中,我似乎越来越发现,一些事情的完成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是需要理性的思考、规范有序及专业高效的行动作为支撑的。”所以小娟认为,他们不仅需要从‘公益人’到‘公益职业经理人’的转变,更需要在行动中回归理性。“这大概就是‘职业精神’吧。”

做事容易,成长不易

NGO是个历练人的地方,在NGO工作几年,每个人都能长出三头六臂。但是,但凡在NGO工作了一两年以上的人,很少再见到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眼里还能闪着光,还闪光的基本都另谋出路;剩下的还能眼里闪着光的,就是创始人自己了;那些不再闪光的则是日渐迷茫的经理人们。长出“三头六臂”的经理人们,开始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管理的事务可以做,业务的技能也掌握不少,但总还是觉得差点儿什么。

有些NGO在寄希望于培养内部职业经理人的同时,并没有给予其相应合理的成长环境,身兼数职的工作状态培养出的三头六臂,终究算不得卓越的组织管理者和真正的业务专家。个人能力得到了锻炼是事实,但组织的未来却失去了可以依赖的专业管理人才,这是NGO的窘境,也是NGO内部经理人的成长困惑。

NGO团队成员中存在各种特质的伙伴,几乎每个伙伴都会经历“价值怀疑”阶段,加之NGO工作的复杂性,需要团队成员具有较强的探索性和创造力去不断进行新的尝试。结果经常会导致团队成员处于高压力的痛苦状态。“我当前最大的困惑就在于如何使团队成员顺利地克服这个阶段,从而实现个人的突破,但这确实未必是每个人都能够突破得了的。”小娟说,毕竟什么都做且什么都能做好的都敏俊,科幻剧本里也只敢安排一个。

“在充实公益的过程中,我有过迷茫,有过纠结,主要来自于如何将所从事工作与自己的职业发展相结合。”但是小娟说,通过5年多的公益实践,她能够感受到,公益其实可以像其他行业一样,成为一个职业发展的方向。“不断征服新工作挑战本身所带来的成就感和意义成为我愿意不断坚持下去的主要动力和热情,而前提是我确信我正在做是一件有意义的大事中的或许小小的一件有机组成部分。这正是公益所能够带给我的。”

小娟已经度过了困惑期,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像小娟这样,一坚持就是五年?

不能够预估未来的成长,不是真正的成长。虽然不少机构培养出不少的“三头六臂”,但至今又有几人敢在自我介绍时称自己为某NGO的“职业经理人”?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