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7/08期 总第65期>关注>重拾家乡爱

重拾家乡爱

文/罗偲萌 韩丽蓉 姚楠

@里仁为美


《说文》:“里,居也。”指居民聚居的一个范围,用现在的说法就是社区。东汉思想家郑玄说:“里者,民之所居

也。居于仁者之里,是为善也。求是善居而不处仁者之里,不得为有智。”


“里仁为美”板块立足社区,希望能发现那些最基层、最普及、最温和,但影响却难以估计的力量。这些力量不管是否已经成功,但正在一点一滴唤醒人们对土地、对家乡的感情,拉近邻里间的关系,也交还给居民对更美好生活环境与空间的自主权,是一个真正由下而上、浩大悠久的“社区一家人”的家园再造计划。希望大家在这里分享社区建设一路走来的经验、思考、心情与智慧。


本栏目由“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特约刊登


洪东社区居民管理菜园




夕阳落在绿油油的稻田里,韩国首尔忠清南道洪城郡洪东面的咖啡馆,每天聚满了干完农活归来的村民,大家七嘴八舌的聊着天。如果踏进咖啡馆,气氛异常活泼,值班人定是个年轻人,若气氛沉稳,值班人可能是村里的某位大叔。

据当地人说,这个咖啡馆没有老板,其来历颇为有趣。在咖啡馆开张以前,村子里有一个外地人经营的小酒吧,这个酒吧成为每天晚上村民聚会聊天的场所。后来外地人搬走了,酒吧也就关门了。村民都觉得很可惜,特别是其中的七个酒鬼,他们为此非常苦恼,于是有人提议再建一个酒吧,可是另外一个人说“应该征求一下其他村民的意见”,结果很多人都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公共空间,而大多数人希望是一个咖啡馆。

重新建起的咖啡馆不再是一个营利空间,而是“重生为一个没有老板的公共文化空间”。这个咖啡馆极好地诠释了洪东村民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现在,洪东的理想是把这些各自独立的合作社联合起来,恢复农村的乡村共同体传统。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同样不希望有任何的“中心”,不希望由一两个强人来“领导”,而是希望以缓慢的、联合共治的方式进行这一过程。

吉祥物“鸭子”


恢复乡土功能

洪东地区的面积仅为38.52平方公里,有1616个家庭,总人口数还不足4000。沿着山路走到半山腰,三所丛林掩映中的别墅式建筑映入眼帘,并不奢华却仍显精致。

“洪东社区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洪东社区的生态农业,农业教育,丰富多样的农村民间组织及产销合作社。”塘桥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宋春晖在参观了洪东社区的农业学校、农业合作社、有机农业、园艺合作社、采购合作社、生活合作社、信用合作社、加工厂、图书馆、咖啡厅、木工坊等多种形式后感叹,这就是社区营造需要的元素。“我想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洪东印象:多姿多彩、宜居和谐。”

洪东村原来也有一般农村的普遍性问题,初级单一的农业生产,贫乏社区文化生活,造成农村劳动力流向城市,出现农村社区“空心化”现象。农业的化学污染,直接影响农田土壤和稻谷质量。

“后来他们采用稻田放养鸭子自然生态种植技术。”在洪东村稻田边上,宋看到了一只吉祥物“鸭子”,它解决了稻田生产存在的问题,又促进了养鸭事业的双发展,村里还建了一个韩式“鸭”餐馆。

现在洪东当地已经是韩国第二大有机农业产区,规模效应使得他们能获得不菲的收益。但此前,由于缺乏市场的指导信息,产品竞争力弱,产品销售渠道全靠村民个人建立。

为解决产品销售渠道问题,洪东农业合作社生产的有机产品,经由城市里的消费者合作社直销。韩国的有机农产品和非有机农产品的价格相差没有中国这么大,最多也就相差30%。但是他们还是觉得有机农业是对于环境伤害更小的生产方式,所以他们要坚持下去,这就是他们的“哲学和信念”。

洪东郡文堂村的乡村图书馆内景


培养社区“农二代”

洪东地区有机农业的发展,并衍生出几十家当地农民自发组织的合作社,成为一个乡村自治的范本。其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是一种颇具盛名的另类学校——Poolmoo学校。

Poolmoo学校起源于韩战之后,当时很多农村学生无法上学,学校的创办人Lee Chan-Gab和 Joo Ok-Ro便在1958年公开发出一个号召,呼吁有能力的人去农村教学。于是,Poolmoo学校就在洪东成立了,学校效仿丹麦民间的中学模式,办学理念是“通过办学使农村(社区)发生改变”,开办了人文学科和农业系列专科培养“农二代”。其中,农业专科早在1957年就开始实践有机农教育。

Poolmoo学校和正规的学校教育不同,学生主要是洪东及周边社区的农村青少年。学生们上午在课堂学习,下午在田间劳动,轮流做饭,没有学历或文凭。老师也不完全是能够教授书本知识的教师,有很多是当地的农业能手。

学校的第一批学生高中毕业之后,很多人希望能留下来继续学习,于是学校成立了大学部,学制两年。大学毕业之后,有些人留在当地务农,有些人希望对有机农业有更加深入的研究,于是又成立了农业研究所,供他们继续研究有机农业。也有些人成立了教育研究所,针对城市人群设计短期课程,帮助他们了解有机农业。

昆明真善美文化传播公司创始人曾世逸说,他们也想搞一个有机农业的培训,但原来希望能找到一些愿意从事这项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毕竟他们的知识结构和思想观念都更适合这种新鲜事物,不过现在他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从洪东的经验看到,还是要从培养社区人群自己开始,这样的发展才有可能是根本性和可持续的。

Poolmoo学校是教育培养社区营造人才、社区创业人才、社区农业人才的基地,洪东社区内众多的社区创新组织创立与发展,同Poolmoo学校有直接的关系。

“社区的营造是需要根据需求,进行细致的规划,有社会创业教育导向的正确引导,将教育与实践紧密的结合起来,要培养‘既会读书又会干活的人’。”宋春晖认为社区营造是需要整体策划与人才教育共同发展,缺一不可。

乡村图书馆窗外是碧绿的稻田


“参与”改变“空心农村”

上海慈善教育培训中心主任徐本亮认为,社区营造需要NGO牵头,政府、企业多方参与。如果希望老百姓广泛参与社区事务,那么居民需要明确获得什么效益,增强主人翁意识。

在洪东社区的生态建设注重整体策划中,推动洪东社区营造的主体是公益组织,其中洪东社区活力中心充当了洪东社区营造的策划服务机构角色,它在洪东村开展社区资源调查,了解所有村民的才能与需求,挖掘社区本土人才,为社区提供生产、生活、文化、市场方面的信息共享及社区资源支持,将社区的资源及需求形成合力。正如洪东社区活力中心的工作人员所说:“我们希望改变的‘空心农村’,为子孙后代营造好的环境和文化。我们希望建设的是洪东村民们喜欢的农村社区”。

“社区营造关键点是发动居民对自己农村的爱好、土地的认可,获得身份上的认同。”欣耕工坊负责人朱柄肇说,洪东社区中,喜欢抽旱烟的当地妇女,在村长的带动下,发挥所长,清理垃圾、开垦土地,种植作物,不断提高农产品收入。一方面收入增多,另一方面居民对土地更加亲密,久而久之,居民的参与热情更高,向心力也在不断增强。

洪东社区的营造即注重社区主体培育,又尊重村民个人意愿。特别是文章伊始提及的咖啡馆,是由100村民,每人出资10万韩币自己动手建起,村民们通过组成运营委员会建立了民主的议事决定机构,咖啡馆平时的经营由100个出资人自愿轮流值班。咖啡馆的盈余并不用于分红,而是全部捐赠给为纪念Poolmoo学校成立50周年而成立的社区图书馆。

洪东根据社区营造和教育需要,创办了园艺合作社、采购合作社、生活合作社、信用合作社、加工厂、图书馆、木工坊等多形式的主体,从而形成洪东社区内部可循环的生态经济文化链。

宋春晖感慨道:“我们在做社区建设时,也要注重社区营造的教育及理念认同,为社区营造利益相关方提供社区营造的常识教育,有一个社区营造的基本认识,形成社区营造的共同价值观。”



【友情连接】

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项目于2013年8月陆续在上海、北京、南京、苏州四地开始项目接洽。招标日期截止时,上海、北京、南京、苏州四地一共收到236份标书,其中社区社会组织及居民个人投标项目共有83份,占标书总数的35%。

执行团队在完成项目初筛后,在地评审委员会,按照统一的项目评审标准对投标项目进行了初审和终审,初审入围项目数量共178份,终审中标项目数量共108份,其中上海36份、北京26份、南京22份,苏州24份,中标项目涉及环保清洁、社区楼道改造、文明养犬、社区志愿者管理、妇女权益维护与婚姻家庭、青少年教育、邻里互助等社区生活的方方面面,项目实施后,将惠及100万社区居民。

和韩国的洪东社区不同,汇丰项目实施中并不是由一家社会组织完全负责社区整体的文化经济建设,而是由诸多社区社会组织、居民骨干甚至是外来的专业社会组织协同当地社区居委会根据自己的所长为社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项目实施中注重教育是汇丰项目在探索尝试的,这种教育隐于服务之中。汇丰项目的一大特色是在于发动居民参与社区事务,培养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服务项目在满足居民需求的同时也是社区关系重建的载体,人——社区居民的积极参与才是最重要的目的。

居民在参与过程中,形成组织化结构,吸引更多居民投入社区公共事务,在活动中感受社交愉悦感,进而积累社区社会资本,利于日后处理各类问题,或许这才是汇丰项目能获得各方支持的重要原因。据悉在待二期汇丰项目启动后,“社区营造员”的选拔和培养将正式提上日程,而这些营造员的雏形在一期服务项目中已是隐隐可见。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