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5/06期 总第64期>互动台>尊敬的David Bornstein先生

尊敬的David Bornstein先生

文/韩十洲

您好。我曾是一名在媒体从业多年的记者,近日看到您提出的极富洞见的Solution Journalism概念——即致力于解决问题而并非只是发现问题的新闻报道,我十分认同,也很兴奋。这是当下的大变革时代亟需的一种新闻观念。


2005年,我曾在CCTV一个以“揭黑报道”著称的栏目实习,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它的实际监督效果是有限的。而且,舆论的一阵风过后,监督报道所揭露的问题仍会原地“复活”。针对此种状况,我提出了“放大光明比揭露黑暗更重要”的观点,指出转型期的中国光“揭黑”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一个个的“光明样本”来启明。也就是说,新闻要为时代注入价值观,也注入方法论,逐渐生成理性、建设性和公共性,就像卡尔?波普尔所说的“零星的社会工程”。后来,我的硕士毕业论文《社会转型中传媒的角色与功能——一个发展新闻学的框架》也是基于这个思想而写成的。我曾阅读过的您的《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与新思想的威力》,书中的一个个故事其实也就是一个个的“光明样本”,您提出的Solution Journalism想必是您写这本书时就已经形成了。


与您提出的Solution Journalism不同的是,我使用的Development Journalism可能更宏观一些,因为是侧重于中国的现代转型问题,二者相同的是,都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而注重在微观上促进问题的解决和实践的发展。


由于中国还处在一个前现代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之中,中国的新闻人面临着不同于美国的独特挑战,即具有现代意义的“故事”和“道理”双重匮乏。那么,中国新闻人应该如您在对SoJo的解释中所说的“关心如何更深远地帮助人们变得更有知识,更从容的解决遇到的社会问题。这意味着,记者们应该聚焦于数据、证据和信息。”


我毕业后在新闻从业过程中,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倾注力量,比如,曾在所供职的报纸推出“时代议题”栏目,想进行“立体化报道”的方式——既有独立调查的事实报道,又有独家的评论分析,还有横向的社会调查数据,等等,但遗憾的是由于中国特色的新闻体制和同事之间的理念分歧等种种原因未能持续地操作下去。这些年来的我的一个感受就是,理念虽易,操作不易,且行且艰辛。正是由于我的这种个人经历,看到您在倡导SoJo,于是,我才心有戚戚焉。


您提出的Solution Journalism,对于社会问题层出不穷而正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当下中国,尤其是对于目前正经历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冲击而谋求变革的中国新闻业,可谓正当其时。所以,我建议应当加强和加快SoJo在中国从理念到技巧的推广、培训和普及工作。如果有可能的机会,我也希望能加入到推广SoJo的队伍中来成为一个志愿者。


祝福健康!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