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09年第11期 总第22期>刊首语>本土的力量

本土的力量

一位英国人在大洋彼岸,正在进行一项大胆的生存实验,在整整30天中,他每一天的任何开销都只依靠社会企业的帮助和产品,完全依靠社会企业而独自生存。这个实验扣人心弦,也许我们可以像当年期待网络72小时生存实验一样,期待这个实验有一天能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实验成功。

同样是英国,一家慈善机构通过一个名为“城市投资者”的筹款计划为捐款者提供“社会股份”,每人每捐款1英镑将得到3.92英镑的社会回报。这又是国外慈善捐赠领域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突破。

社会企业的触角还延伸到了奥运会。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的领奖台上,你将看到,每个获奖者所站的奖台、收到的鲜花,都由社会企业所提供,赛场的失物招领服务处,也出自社会企业。

国外社会创新热火朝天,国内公益组织也正苦练“内功”。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选举大会上,我们看到,一群优秀的企业家们正济济一堂,探索民主治理之道。

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试点创新,令人振奋。邓国胜教授在本期的《NGO发展不平衡之全景报告》中提到,近两年,北京市在社会组织的培育与发展方面频频出招,不仅设立了社工委负责推动社会组织的发展,而且各个区县也竞相出台扶持政策。在NGO的登记注册方面,北京市也采取了枢纽型NGO的办法。再看上海。由于经济实力强、政府官员意识超前,上海市出台了许多地方创新政策。例如,扶持中介型或支持型的咨询机构、能力建设机构和孵化器组织,加大政府购买服务的力度,建立社会工作者制度,成立行业协会发展署等等。而深圳市也在大力推动大部制改革,将政府的部分职能转移给社会组织,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长期以来,很多NGO主要靠境外资源资助,大部分草根族,基本上都是喝“洋”奶长大。比如云南,这个N G O的源头,很多国际机构都在这里进行资助。当我们告别 “洋”奶,依靠本土力量发展的时候,如何发挥本地的资源优势和特色,如何建立各地的发展模式,如何推动民间的公益热情,以促进中国改革开放与和谐社会的构建的本土的力量讨论和思考,在当下显得尤为珍贵。于是,我们希望通过“寻找NGO热土”专辑抛砖引玉一番,希望更多人参与到这样的探索中。

因为时间和人力的原因,还有很多亮点地区在本期是看不到的。

比如扬州。扬州自古以来是盐业重地,也是经济富庶繁华之地。宋代以来,社会上就出现养济院、育婴堂之类组织,养育孤老、弃婴。到明清时期,尤其是清代,善堂增多,扬州的盐商在中国慈善传统和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而今,扬州正在积极汲取慈善文化传统,期望打造出一个大爱之城,并在政府购买服务,优化社会组织建设管理体制机制等上狠下功夫。

广西,同样不可小视。广西师范大学领导最近公开说:咱们其他的争不了全国第一,咱们要争公益创业第一,做公益创业最好的学校。这个被许多公益资源遗忘的边境省份,一个高校敢喊出这样的声音,勇气可嘉。广西确实也具有其他省份无法比拟的东南亚辐射力。和广西师范大学团委罗元书记谈话后,你心中不由得要滋长出这样的想法:广西真是下一个值得期待的省份。把公益创业活动当作大学生教育的最佳平台,还有什么比这更具眼光、气魄和自信的呢?

最值得一提的是山东。2009年上半年,全国捐赠量最大的省份就是山东。发布这一数据的中民慈善信息中心主任彭建梅非常感慨,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受中国传统文化熏染,这里平民慈善文化相当浓郁,无论男女老少,平民百姓都喜欢捐赠。彭建梅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去鲁西南的一个偏僻山村,村里修的祠堂,左边墙上贴着是卡耐基、比尔·盖茨的画像,右边的墙是捐赠的光荣榜,上面是长长的一串名字。今年5-6月,山东省仅一个“慈心一日捐”活动就募集了超过4亿元的捐款,另外还设立了总量达7.85亿元的冠名慈善基金。我们更期待着乐善好施的山东“鲁”君能用他们的文化积淀、行动和感召力打破中国公益的中间断裂带。

我们,翘首以待。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