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1/02期 总第62期>专栏>新闻人的未来变革——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

新闻人的未来变革——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

文/David Bornstein 译/孙增平

一条“好新闻”也许讲了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一个英雄主义的罗曼蒂克、一个陌生人的善举,但是却很少使用足够的外部证据,从客观的角度解释一个事实。未来的新闻人将会面临重大变革——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新闻人可以做得更多;而新闻将不再停留在只是“好新闻”的层面上,解决所关注的问题更应该成为新闻人的职责。

本文介绍了“解困新闻学”(Solution Journalism)的相关概念和实践案例,探讨新闻人的未来变革,呼吁新闻人更多的思考“如何解决问题”。


大卫·伯恩斯坦 (David Bornstein)

何谓“解困新闻学”?

Solution Journalism缩写为SoJo,在这里翻译为“解困新闻学”。简而言之,是致力于解决问题而并非只是发现问题的新闻报道。它倾向于报道那些对社会问题做出了成功或失败回应的事件。“解困新闻学”富有批判性和洞察力,能为解决社会问题提供可靠的调查结果和理论依据。举例来说,“解困新闻学”不仅关注什么方案是有效的,而且它会基于证据和事实来说明该方案如何有效、为什么有效。换言之,它注重问题是怎么被解决的。比如:哪种模式能够降低辍学率,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解困新闻学”和一般的新闻报道有什么不同?

首先,两者的共性在于都要讲一个好故事、能够吸引人。但不同之处在于,解困新闻学是由“解决问题”驱动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能仅仅停留在报道“他/她说……”。

“解困新闻学”不仅鼓吹宣扬某种模式、组织或创意。那些讲了好故事的新闻记者们,也应该关心如何更深远地帮助人们变得更有知识,更从容的解决遇到的社会问题。这意味着,记者们应该聚焦于数据、证据和信息。

“解困新闻学”与“好新闻”存在区别,这样的媒体在报道中会更多使用外部证据,进行批判性分析,强调推动系统的改变,倡议将某种创意变为现实。

“解困新闻学”不能被等同于公民记者、公共议题媒体运动(civic journalism or public journalism
movements)。它仅仅是一种新闻实践,是一种新闻艺术或技巧,就是为了讲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不仅有问题,还要有回应。

“解困新闻学”关注创意、人们如何实现这些创意,以及他们做出的那些看得见的、可测量的效果。这种媒体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它帮助读者、观察了解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或者说怎样可以运行得更好。“解困新闻学”的真谛是深入问题、批判性的评价、并且致力于解决问题。

怎样才算一篇成功的“解困新闻学”稿件?这样的稿件需要具备以下几个方面——

1. 解释社会问题的重要性,并挖掘深层次原因;

2. 回应社会问题(解决方案);

3. 通过外部数据分析并解释,这种方法为什么以及如何才能有效(或无效);

4. 不仅仅是描绘了“5W”的问题,而且回答了“How”的问题;

5. 将解决方案放在更大背景下。这是对传统的突破吗?相比传统方法,这种解决方案有何不同?

6. 批判性的分析这种解决方案的长处与短处;

7. 通过“How”解释细节,讲一个会让读者产生好奇心的故事;

8. 提出可实施的合理化建议,而非高大空的批评;

9. 关注于创意的价值而非其背后的那个有魅力、有天分的人。


山寨“解困新闻学”稿件

山寨“解困新闻学”稿件有着相似的外表,却缺乏重要内涵。它们大体有以下几种形式——

·英雄崇拜式:这样的故事大多推崇某个体,通常是在讨论个人观点而非机构的功绩,稿件总是滔滔不绝的讲一个人是如何放弃高薪工作而选择拯救世界的。

·自称拯救者式:这样的故事一般常出现在技术、创新等领域。他们有时候会声称一个新的小玩意是“拯救者”,但你知道这并非事实。就像金钱声称自己是世界的拯救者一样。

·为自己叫好式:唯一的且压倒性的内容是某机构的介绍。它好与不好,你不可能知道。

·“智囊团”式:如果一篇新闻报道的问题的解决方法、有效的例子,那么,这就是一篇好文章。但所谓的智囊团型报道往往倾向于提出一些不存在或无法实现的设想,这种就不是好文章。

·被遗忘的承诺式:口头承诺解决问题,但这种承诺往往被扔在脑后而不会得到落实。报道这样的新闻,也不是解困新闻学的选择。

·冲动型报道:情绪化的表达、为某个特定事件而提出的请求……这样的也不是优秀的解困新闻学报道。

·轮椅猪的故事:这种新闻惯用的形式是:一个拿着柠檬水的小孩在“秀可爱”,或者为一只宠物猪做轮椅,以此 “秀爱心”……它们的确在展示这世界还有很多有爱的人,在做可爱的事。但这些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解困新闻学”实例:芝加哥热浪袭城事件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一名记者A报道了1995年芝加哥热浪袭城,造成700丧生的事件。两个临近的、人口相同的社区却有着不同的死亡率。M社区死亡率为33人/10万,N社区为3人/10万。那么N社区是如何做到的呢?社会学家B对此事件的分析是:死亡率的差别和社区的基础设施无关,而是因为两者社会结构不同。

N社区是一个贫困的、被隔离开的社区。社区中的一些小商铺吸引着那些年老体弱者走出家门,参与到社区公共事务中来。这就形成了一种可行的社会结构,既社会凝聚力。

M社区仿佛一个被遗弃般的社区,多数人都搬走了;只有一些过客在这里短暂停留,邻里间并不熟悉。老年人更不愿意离开屋子。当热浪来袭时,老年人待在屋里更容易被“热死”。这就造成了M社区死亡率高的事实。

社会学家B认为,在人口相同的两个社区中,当与气候相关的灾难来袭时,那些具有更强社会凝聚力的社区里,人的幸存几率更大。

通过这个故事,记者A梳理出一个“更大背景下可以使用的知识”——紧密的邻里关系对于在灾难中逃生至关重要。“如何使这个知识被广泛应用?”记者A问道。社会学家B说,在灾难中逃生的方法,并不只能依靠改善社区基础设施,更重要的是加强社区居民间的联结,提高社区凝聚力,从而形成互助。

在这篇“解困新闻学”报道中,没有使用数据或者外在证据,而是提出了解决方案,并解释了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与以往的方法有何不同。



相关链接

解困新闻学网站(solutionsjournalism.org)是美国的一家致力于争取“解困新闻学”合法性、推广媒体解决问题有益实践的非营利性网站。它的目标是成为一家严谨而积极报道解决问题之道的媒体。网站的运作模式是,通过提供资金支持、创建信息平台、提供能力建设三种途径达成上述目标。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