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1/02期 总第62期>关注>社区营造:一起来找“回家”的路

社区营造:一起来找“回家”的路

文/俞懿峰(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

《说文》:“里,居也。”指居民聚居的一个范围,用现在的说法就是社区。东汉思想家郑玄说:“里者,民之所居也。居于仁者之里,是为善也。求是善居而不处仁者之里,不得为有智。” 

“里仁为美”板块立足社区,希望能发现那些最基层、最普及、最温和,但影响却难以估计的力量。这些力量不管是否已经成功,但正在一点一滴唤醒人们对土地、对家乡的感情,拉近邻里间的关系,也交还给居民对更美好生活环境与空间的自主权,是一个真正由下而上、浩大悠久的“社区一家人”的家园再造计划。希望大家在这里分享社区建设一路走来的经验、思考、心情与智慧。


2013年6月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的工作报告中指出,2010年到2012年间,农业人口落户城镇的人口数量为2505万人,每年达835万人。在未来12年左右,中国的城市人口可能会增加2.5亿。

只要稍加关注社会热点,我们就会发现,以下这些新闻话题长期占据着头条位置:买房难、就业难、大量的农村留守儿童、老人和妇女、农民工子女教育、医疗、城市交通堵塞、空气污染PM2.5,食品安全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是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而来的麻烦事。

社会热点问题折射出来的只是已经显现的表象,而由城镇化所带来的深层次的改变,却更为让人担忧,吞没了我们长久积淀的文化与人情,即人与人、人与土地以及人与空间的关系,人对耕作、居住、生活的土地渐渐失去热爱与感情;人对自己同类应有的信任、关爱、帮助,成为这个时代的奢侈品,甚至偶有出现就被捧为“英雄之举”;人对所生活的社区的定义退变为只是一个物理居住的空间,逐渐斩断了与其心灵层面的联系,“家园”成为了一个只是看着好美的字眼,一个梦境,一段已然逝去的美化回忆。

但中国所碰到的这些问题,不是人类现代化进程中的孤例,比如美国、日本、韩国、台湾也都经历过类似的挑战,也都发展出各自以社区为立足点的解决策略与方法,形成了自己的经验,在美国这个概念叫做“Community Revitalization”,在日本被称为“造町运动”,而在台湾这场社会运动被称为“社区营造”。

“社区营造”,初接触时会觉得真是一个抽象的名词,在中国大陆的语境体系里与社区这个词经常联系到一起的是诸如建设、美化、发展之类的动词,而“营造”一词听起来过于空泛和抽象,但细细玩味,会觉得更为缓和与人本。

在台湾,从一个社区到另外一个社区,我们总是被其中引人入胜的社区营造故事深深打动,每个成功社区的营造经验都那么与众不同,桃米村靠青蛙带动休闲生态旅游;台南金华社区的社区营造则肇始于社区居民为争取公园用地而发起的集体行动;台中市石冈村则是借助《石冈人》社区报来凝聚人心。虽然都各有千秋,但若提炼总结,可发现如下规律,或可供我们在大陆开展社区营造时借鉴。

一粒“种”

纵观这些成功的社区营造案例,发力都是源于一粒“种子”,即一个社区里的能人或是一群对这个社区怀抱热爱之心的人,抑或是外来的NGO,比如,在桃米村这个案例中外来力量就是新故乡基金会。

强调“内生力”是社区营造一个很重要的观点,社区是一个活的有机体,如果不找出这样的能人,或者是外来愿意打破“死水”状态的人或机构,不播种,不激发出社区自身的向上的动力,这颗“种子”就不会发芽生长。

一滴“水”

既然是种子,就需要滋养,而社区营造所提出的五个面向,即人、文、地、产、景,也即入手进行社区营造的手段,在笔者看来,就是借助的方法来培育种子。我们参访的台湾的案例中,无一不是从小处着手,如改造社区的自然景观,可能只是一面故事墙、一个社区的死角,但在这个过程中,达成的不止是这个事情的结果,其实结果反而是其次的,而重在做事的过程中关系的重新构建,达到质变的效果,人际关系、人地关系得到更新并破土而出。

一个“生态”

无可否认正如动植物是大自然生态系统的一个部分,台湾社区营造的成功也跟社会政策、配套资金的支持,这样一个良好的“社会生态”的打造分不开,自从1994年文建会提出“社区总体营造”的政策,台湾政府推行了诸多的社区营造相关政策计划,比较大而知名的有“磐石行动——新故乡社区营造计划”、“台湾健康社区六星计划”等,不同层级社区营造协会的广泛设立、社区营造员的征集培训等,都对社区发展贡献不少。

而今在内地,十八大召开后提出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强化企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在社会管理和服务中的职责,引导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充分发挥群众参与社会管理的基础作用,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一种“生活”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社区营造其实也是一个过程,从初期的造景逐层深入到造产,到造人。改造人心,改造关系,是一个需要倾注心力及给予耐心的过程,欲速则不达,用于社区营造上再贴切不过了,笔者很喜欢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罗家德对社区营造的感悟:“社区营造不存在成功与失败之说,只要你还在社区里,只要还有人在做,就没有失败”。在我看来,社区营造的本质原本就是回到土地、回到社区、回到生活,而生活就本身是一个过程,如果用成功或者失败这样单调乏味的标准来衡量生活的话,那就已经玷污了“生活”二字,又或者生活已退化成生存了。

    社区营造能否在中国大陆发芽开花结果,其实最关键的要看有多少人愿意去做“种子”,以点的聚集形成面的扩散,因为独木不成林,只有无数的“种子”生根发芽,带来给人希望的“绿光”,这种力量的汇聚,影响的扩散,才会带领我们在城镇化的浪潮中,找到回家的路。



相关链接

汇丰银行首投800万 支持四地社区建设

2013年12月18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上钢新村街道社区服务中心,由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联合恩派(NPI)公益组织发展中心等,举行了”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项目的启动仪式。该项目是目前国内社区建设领域规模最大的一个公益项目,第一年投入800万元人民币,计划在北京、上海、南京和苏州四个城市的20个社区支持80-100个社区公益项目,项目将惠及百万居民。

“汇丰中国社区建设计划”的目标是甄选、资助解决社区公共议题。目前,该计划已基本完成四地20个社区的基线调研工作。在调研过程中,项目组在四地分别采用了世界咖啡馆和茶话会等形式,组织并引导社区居民积极参与议题征集,最终形成各个社区的议题焦点。

议题例举

•  北京东城区和平里街道安贞苑社区焦点议题:建立公共厕所、开办社区卫生服务站(社区医院)、创办老年培训班,如美术、摄影等。

•  上海杨浦区五角场街道北茶园社区开展社区焦点议题:老年人享有各种免费服务、为文体团队提供资金支持、为青少年服务开展更多活动。

•  南京浦口区江浦街道烈士塔社区焦点议题:独居老人、外来务工子女、年轻人参与社区建设。

•  苏州地区焦点议题:在“新苏州人”相对较多的工业园区和高新区,社区居民对停车、物业、业委会等方面提出的需求比较多,而在老城区,居民关注的重点还包括了交通出行、社区治安、公共卫生等议题。

议题分析

通过对四地的焦点议题分析发现,四地社区关注度最高的议题都是老年人问题,这一方面反映出中国社会老龄化的趋势,同时也折射出,相比年轻人,老年人更愿意参与社区议事。这一点在南京浦口区江浦街道烈士塔社区的焦点议题中恰有体现。苏州地区的社区焦点议题呈现出“新旧两派”,在“新苏州人”聚集的社区不可避免的对停车、物业、业委会等方面需求较多,“老居民”多的社区焦点集中在出行、治安和公共卫生方面。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