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4年第01/02期 总第62期>刊首语>新年献词——致媒体

新年献词——致媒体

2013年12月23日,连上海《新闻晚报》都确定停刊,传统报业沦陷已经不可阻挡。

有人写诗纪念“青丝白发,谁人不彷徨”,彷徨的何止《新闻晚报》,连大洋彼岸美国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难逃衰潮。

人们不得不直面传统媒体的溃败。而《南方周末》从献词到证词,更是击碎了人们心中神圣的那点对于媒体报道真实的信念。

大部分传统媒体必死无疑,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胡泳教授分析说,“这是一个市场化媒体红利已经用尽的时代。”

而且,信息民主化的洪流势不可挡,新的逻辑是人人都可以生产新闻、消费新闻,甚至这个过程是合二为一、共生的。因此,目前新闻行业逻辑已经崩溃。

在互联网新技术冲击下,不受权力控制、不受资本控制的媒体才真正符合互联网时代的逻辑,也才能更趋向逼近、追问、表达真实。

乐观者甚至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新闻理想实现的可能性。

对于将死的传统媒体,《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主任刘万永认为没有必要悲情,他反问:万一实现了新闻理想呢。

传统媒体人唐建光开始转型新媒体,创办“我们的历史”;原《信报》资深记者信海光采用众筹模式分摊深度新闻调查成本令人为之一振;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伯恩斯坦则提出(Solution Journalism )“问题解决”型记者的概念;香港著名电视主持人黄伯康也放弃了让人钦羡的电视台工作,创办一家社会企业,成为“问题解决”型记者的榜样。

未来的新闻人将会面临重大的变革,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新闻人可以做的更多;而新闻将不再停留在报道真相的“好新闻”的层次上,解决所关注的问题将成为新闻人的职责。

在一个高度发展的信息社会,人们对于信息的消费和传播的需求将更加强烈。当信息流已经不再是某某机构的专利,接下来如果整合了物流、资金流和信任流的问题。那么,未来一切产业皆为媒体。

构建在微信平台上的《罗辑思维》是最好的例证。

作为媒体《罗辑思维》已经不仅仅是生产信息,还生产共享行动,将来准备组织会员生产各种各样的东西,卖给非会员。比如今年他们就计划做“罗辑思维月饼”,先从会员中筹资500万,然后分工合作,所有参与的会员都有高薪,有了盈余就进行股东分红,一个项目结束立刻散伙,新的项目来了重新招兵买马。最后的利润还将有20%捐给公益机构。

未来每个人都将成为信息的生产者和消费者,此次每个人也都有可能成为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和信任流的接入点。

彼得·德鲁克说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它。看这些最有创造力的个人或者团体在做什么,我们就可以预测到未来是什么样子。

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我们读到了令人振奋的句子:“推进社会事业改革”、“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我们为此击掌、欢呼。2014年元旦,我们发起了后三中全会未来十年的猜想,广泛邀请公益领袖、思想家、未来学者、一线社会行动者等和大家一起参与创想和行动。

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从4G到100G的普及必将推动高级信息社会的来临,那种大一统的模式或者做法将受到最大挑战,以人为本将被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可以预见,未来十年,是社会价值重新发现和意义生产方式大行其道的十年,人人都是结点、中心和主导者,新技术让每个人的边界和能力瞬间高效放大,社会问题的解决者将成为这个时代的引领者脱颖而出,能直观他人内心的人更具有吸引力,有更多善的社交关系和意义生产者更容易创造社会共享价值。

正如公益领袖徐永光预言以社会问题解决为己任的第三部门和第四部门将占据主动。

“个体的、开放的、非营利和自组织力量的力量将获得巨大发展”。数字思想家王俊秀预测,改造社会的主导力量不再是资源、生产材料和科层化组织,而是信息的生产和传播及其塑造的组织形态。随着信息革命的深入,一个意义互联网将兴起,个体和自组织社群的活跃将实现对意义的再生产,不断“生产”信任、互助和公共精神,社会形态将发生巨变。

任何“意义的生产者”,不仅仅是媒体、医疗、养老还是教育工作者,都将成为时代的宠儿。

十年后,面对更加个性化、自我、更为碎片、更为随意的世界,腾讯思享会的主持人杨子云说,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变数的时代,唯有更加谦卑和敬畏,才能体会到幸福和安宁。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