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创业学院>雷励中国的抉择(上)

雷励中国的抉择(上)

文/廖荣 边烁烁 指导/顾远(Aha社会创新中心主任)

2011年的某个星期,陆丰将召集高层召开“定制业务”评估会议。在这之前,他知道作为雷励中国(注册名称:上海市杨浦区雷励青年公益发展中心;以下简称“雷励”或“雷励中国”)的CEO,自己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思考:

开展定制业务,是雷励中国未来5年的重要战略决策,关乎未来,基于2011年试点一年的表现,定制业务项目组是否已经到了可以独立出来成立部门的时候?相关的人力如何配备?之前判断比较容易的学校定制项目结果却不甚理想,是需要暂停,还是继续推进?定制的项目如何定价,如何评估?对于利润太低的项目如何取舍?选择的原则是什么?目前针对客户量身定制的项目有的实际上已经违背了雷励远征项目的一些基本原则,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定制业务对于雷励品牌会有什么风险?等等。

面前摊开的这份报告显示,雷励中国一年来推行的定制业务正处于必须尽快作出决策的关键时刻。

远征背景

2008年,陆丰受远征活动的先驱——“雷励国际”的影响,和好友辞去公职,创立了雷励青年发展计划(雷励中国)。尽管两家机构彼此间的财务和行政都是独立的,但雷励中国成功借鉴雷励国际的经验和专业操作技术,并将这些经验和技术实施了本土化。

雷励国际最早起源于1978年,英国查尔斯王子发起并赞助了一次青年远征行动,该行动受到了多方面的赞赏和褒奖,社会大众和参与群体都给予正面和热烈的回应。

雷励国际于1984年在伦敦正式注册,是一家专业的青年发展公益机构,通过其开展的环保建设、社区建设、野外探索三种项目,雷励的参与者(青年志愿者和义工领队)得以在服务当地社区与环境的同时,增长自己的技能,加强多种文化之间的理解和交流,改善团队、责任等意识,提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由于项目地与参与者的日渐国际化,雷励计划于1992年正式更名为雷励国际。在过去的24年中,超过3万名胸怀梦想、积极上进的年轻人参与了雷励的远征行动,他们的足迹到达了超过40个国家的250个雷励项目地,其中包括纳米比亚、阿根廷、乌干达、智利、哥斯达黎加、委内瑞拉、阿曼、马来西亚等。

雷励国际与中国内地青年的缘分开始于1998年,雷励国际找到了一位优秀的合作伙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双方的通力合作之下,在中国内地的首次雷励远征得以在那一年的7月在长城开幕。

来自世界11个国家和地区的120名雷励青年志愿者和30名雷励义工,在雷励国际执行团队的协调下,分赴位于山东和江苏的9个项目点开展项目,这其中包括3个社区项目(3所希望小学建设工地),3个环保建设项目(大丰国家级麋鹿保护区围栏和瞭望塔修建,射阳丹顶鹤国家级保护区饲养棚、小木桥、步行道的修建,以及山东殷澄自然保护区的基础设施修建工作),以及3条野外生存的沂蒙山徒步线路。

在雷励中国远征的120名队员中,有30名是中国队员,他们是来自北京、山东、江苏各个高校的青年大学生。他们被分组编排后,首先接受了专业教官严苛的培训:安全与纪律,急救,通讯,宿营技能,劳动工具,财务知识等等。这次远征在每个人的生命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诞生

陆丰,就是那30名中国队员中的一员,当时他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司法系统开始了公务员的生涯。2007年的一天,一起参与过远征且保持联系的几位老朋友聚在了一起,这时距离远征已经过去了9年。聊着聊着,记忆被激活,陆丰和好友们仿佛回到了那艰苦卓绝的远征生活。

当时的背包都是从部队借用的野战背包,睡垫是团省委定制的可折叠草席,登山鞋就用旅游鞋代替……沉重的背包,暴晒的太阳,突袭的暴雨,单一的食物,原始的洗漱……第一次与荒野、自然和贫穷进行亲密接触,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在烈日下徒步行走几十公里,第一次认识到自己能为贫困地区的环保和建设做些事情。

当年的30名队员来自全国各地,如今人海茫茫,如何寻找?但重聚的念头一旦起来,就很难被打压,加上雷励的磨炼,使得几个远征队员相信,世上的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在雷励来说是一个Cando Culture,也是每一个参加雷励远征的人最大的收获。

大家分头行动,终于找到了22个雷励老友。2008年7月11日,在精心组织安排下,22个雷励老友重聚济南。那真是难忘的一晚,22个人挤在一张大桌子上,话题热烈而隆重,依然是“雷励对你的影响”!

7月12日清晨,雷励老友们还探访了10年前的雷励项目地。10年前,他们曾经在村里安营扎寨几个礼拜,每日挥汗如雨,在小溪边搅拌混凝土,搬石头,与村民一起筑起了三条小水坝,也与老乡们结下了深刻的友谊。

那晚没有一个人离开,有老乡开办了农家乐,就在当年修建的水坝的旁边,熊熊的篝火点起来,小马扎围坐一圈,看漫天的繁星,陆丰提出了那个酝酿许久的创建“雷励中国”的计划,顿时得到全体支持,雷励为大家带来了终生难忘的经历,每个人都愿意把这样的机会,带给更多的中国青年。2008年7月12日,就成了雷励中国诞生的日子。

核心业务

决定组建雷励中国之后,陆丰积极地与雷励国际联系,在远征队员们的支持下,雷励国际将雷励中国纳入全球的雷励社区之中,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被引入到中国。这使得雷励中国项目在模式开发、项目设计上省去了很多事情。

雷励中国最核心最精彩的业务就是雷励远征,截止到2011年底,雷励中国已经举办了2009年甘肃远征、2010年鄱阳湖远征、2011年贵州远征等几场颇有影响力的活动。雷励远征为每个远征人员设定了四个挑战(见表1),经过了这四重挑战,就成为了一个雷励远征队员。

凭借成熟的业务模式和有效的运作方式,雷励中国迅速扩展了社会影响,于2010年正式注册为上海市杨浦区雷励青年公益发展中心,获得了合法的身份。

机会与挑战

成立两年来,雷励取得了一系列不错的成绩,三年计划提前完成:雷励在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拥有了合法的社会身份;筹建了一个明星级别的雷励中国理事会,治理结构更加完善;第一次尝试慈善酒会,就筹到十几万的项目款项,并且广受关注;员工也愈发稳定,工作逐渐迈入正轨。大家都很有成就感,充满斗志,期待在2011年度可以大干一场。

但是也必须看到运行到目前的雷励中国存在的问题。

2010年11月25日,即将在江苏同里召开雷励北联会议之前,雷励中国的全职员工和实习生均收到了CEO陆丰的一封邮件。

作为雷励的掌舵人,这个复旦大学的MPA学员知道雷励必须想得更远。雷励发展速度之快超过了大家预期,但是新阶段必然有新问题,一些思考体现在了他的邮件里。

陆丰在邮件里开门见山说道:

正如我非常感恩及钦佩各位伙伴能够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陆续选择加入雷励并共同努力,我们也必须看到运行到目前雷励机构尚且存在诸多的问题,发展战略不明确,团队管理和激励未能正规化,品牌与推广尚未建立策略,机构的经济状况一直紧张和困难。这次雷励北联会议,就是希望大家在一个独立的环境里,做一个认真的思考和讨论,为雷励也为自己选择一条合适的道路。

邮件里也提到了会议的具体内容:

所以我可以预言以下的事项将是大家共同的期望:第一,建立合适的管理和激励制度并且认真执行;第二,更努力地提高我们的专业技术与分工配合水准;第三,以什么方式来运行雷励,成为此次会议的讨论重点,是保持传统的NGO做法,主要依靠捐赠;还是增开一个商业化运作部门为雷励创收;或者另设一个企业做商业运营来获得收入;或者整体转型用商业手段做雷励?是我们需要经过深入思考,讨论,然后做出选择的。

最后,陆丰推荐了英国文化协会网站、香港企业高峰会网站、爱创家Ashoka网站,让大家去了解。

看完邮件后大家知道,这次北联会议没那么简单,可能会有重大的决策要制定,而每个人都将要参与雷励的战略决策。

到底是保持传统NGO的做法,还是增加商业化运作部门为雷励创收,还是另设一个商业机构,这个有点复杂的问题,开始促使每个人认真思考。



艰难决策

冬季的同里,天气阴冷,尤其在这个没有阳光的周末早晨,许多人还在被窝里睡懒觉。但是,在一个小的房间里,雷励中国的伙伴们却已经热情高涨地讨论了许久。

会上,陆丰首次提出了定制业务的概念。

雷励如果想实现5年战略计划,就需要稳定的收入。这次在香港参加社会企业的高峰会,开拓了我的思路。我发现一个机会,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两年,在一些企业进行沟通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现象。许多企业对捐赠的兴趣不大,但是对远征的兴趣却很大。如果能够让他们的员工也有机会参加远征,也许可以有更多的收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为企业做一些定制业务?

人们纷纷议论,许多人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几位刚刚加入雷励的年轻人尤其踊跃。

但是雷励远征的项目负责人、元老级人物阿布却不同意为企业搞定制业务。他的理由很简单:“第一,我们没有企业定制业务的经验,也缺乏足够的能力,做砸了不但挣不到钱,影响也不好;第二,我们的核心业务是什么?是远征啊。远征每次都人手紧张得很,哪会有人来做定制业务?”

会场一片沉寂,在陆丰的鼓励下,刚刚加入雷励不久的一个实习生Fay轻声说道:“我的看法是,没有经验我们可以慢慢学,Can-do不也正是我们的文化吗?雷励国际就有专门的公司做企业定制业务,每年为雷励国际创造了大量的收入,他们行,我们为什么就不行?而且,我们还可向他们请教,相信一定能得到支持。所以,经验和能力的不足是可以克服的。再说,雷励也确实需要相对稳定一些的收入才行啊!”

Fay虽然只是一个大四学生,但是能力出众,大家都非常欣赏她。她也很喜欢雷励,打算毕业后就来雷励工作,她非常期待雷励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Fay的发言打破了僵局。另一位同事Leona在一边呼应:

雷励不仅需要收入,还需要平衡工作安排,需要给员工创造更多提升的机会。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工作安排很不平衡。每年远征期间,所有的人都忙着去做远征;远征结束后,就几乎没什么事情了。那真叫是,忙时忙死,闲时闲死。如果我们有了定制业务,就可以改变这种情况,平衡安排。再说,我们都很年轻,也需要有更多锻炼的机会。定制业务,没有远征复杂,是一个很好的锻炼人员的机会呀!

Leona在项目部工作,工作热情高,能力强又善于学习,是前远征队员。她的发言说到了每个人的心头,雷励的业务模式导致工作安排的极不平衡。雷励的员工基本都是年轻人,来到雷励工作固然是认同雷励的使命和愿景,也是期望在能力上有更多的提升和发展。定制业务,可以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这是一个很好的平衡收入和人员发展的办法,大家充满期待。

“但是,定制业务真要是开展起来,谁来牵头做呢?”阿布也不反对定制业务了,确实稳定收入和培养人员都关系到雷励的长期发展。但是,作为每年远征的执行负责人,他很担心定制业务会让他来做。为雷励发展贡献力量,阿布干什么都可以。但是远征实在太重要,他现在都做得有点费劲,再搞个定制来,肯定是撑不住了。可是,真要给企业做定制业务,雷励内部的其他人都很年轻,经验有限,阿布最担心的就是到时候还得自己上。

这个时候,陆丰说道:“从大家的讨论中,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开展定制业务已经是一个共识?现在我们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够在开展定制业务的时候不影响核心业务——远征。阿布,你的担心是这个对吗?”

“对的!”

“好!那大家对这个问题有什么建议?”

定制业务一定搞,这个决策一做,大家情绪更加高涨,发言也踊跃了很多。

“要不我们再注册一个公司,来专门做这个业务吧!挣得钱可以捐赠给雷励搞远征。”一个实习生兴奋地说。

“还是在雷励的框架下做吧,我们可以成立一个定制业务专门小组。”Fay说。

“干脆再弄一个部门吧。”阿布提出了这个建议,他期望通过明确的部门分工避免这个问题最后落到他头上。

“成立部门动静太大,万一失败了怎么办啊?”Leona说:“还是成立项目组的好,这样进退有据。成功了,我们可以再组建部门。”

“行!就在项目部下面成立一个定制业务项目组吧!你觉得如何,阿布?”陆丰看着阿布。

阿布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定制业务项目组成员都有谁呢?”陆丰赶忙补充问道。

有人推荐Leona和Fay,但是,有人反对说:

她们能力都很棒,可是太年轻了吧?Leona刚来不到半年,之前也没有相关的经验。Fay还在读书,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呀。开展企业定制业务,是雷励很重要的战略决策,关乎未来,还是让阿布或者陆丰来牵头做,比较稳妥一些。

阿布急忙摇头正要说话,陆丰笑着说:

开展定制业务,对雷励非常的重要,这有可能改变我们的业务模式,实现从传统NGO向新型社会企业的转变。阿布要全力投入做远征,那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不能动。我也要负责整个组织的管理工作,未必能有足够的时间。我看Leona和Fay虽然年轻,但是很有热情和能力。特别是Leona自今年8月转正以来,已经做过不少项目设计、策划了,算是比较有经验的同事。相信有你们两个牵头,加上大家全力支持,应该不会有问题。

就这样,Leona和Fay加入阿布的部门,负责定制业务项目的试点。阿布没有反对,因为虽然项目组在他的部门,但是毕竟增加了新的人手,原有人员不会分散出去,也就不会影响远征业务的开展。

之后,大家讨论确定了雷励未来5年发展的战略要点(见表2)。看着最终的结果,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