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封面专题>“绿家园”的人人参与策略

“绿家园”的人人参与策略

文/尹亮

1996年以来,汪永晨一直凭借生命的直觉穿行于中国环境破坏的诸多现场,很多现状她无法改变。60岁的汪永晨选择的是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绿家园志愿者”(以下简称“绿家园”),1996年由汪永晨与金嘉满创办。2007年,绿家园正式在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登记注册为“北京市朝阳区绿家园环境科学研究中心”。

早期的绿家园通过观鸟、领养树等活动开展环境教育,在初创期也面临资金紧张等问题。通过广泛的公众参与活动,不仅降低了绿家园的工作成本,更是大大地增强了绿家园的社会影响力。

从环境教育开始

汪永晨,1954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图书馆系。1986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半小时》节目。从1988年开始关注环境问题。

1996年,汪永晨认识了中国环境科学院的金嘉满。汪永晨从记者的视角认识到环境保护公众参与的迫切,金嘉满则从环境工作者的角度认识到公众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绿家园志愿者”就此诞生了。

“绿家园”这个名字是汪永晨在骑车上班的路上想出来的,她认为,绿家园可大可小。大可以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小就是我们家的院子。

绿家园成立后,汪永晨先后邀请了多位志同道合的环保领域学者、专家和实践工作者作为绿家园的志愿者,组织了一系列的观鸟、领养树等活动。这些活动为公众普及环保知识,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走进自然、认识自然和自然交朋友起到了积极作用。

1996年,汪永晨利用从美国鹤类基金会学来的观鸟方式,发起了中国第一次民间观鸟活动。也是在1996年,汪永晨采访了北京市林业局局长后,发起了第一个环保活动——领养树。

除了领养树还有“观树”的活动。国家环保总局牟广丰司长作为绿家园志愿者在参加一次“观树”活动后感慨道:原来对树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观树”,告诉我们什么树分布在哪儿,它在那儿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如何美化城市。我们要以实际行动建立起环境保护的公众参与机制,而不应只停留在口头的宣传上。

难题:如何花少钱办大事

中国民间环保组织整体上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据国家环保总局(现国家环保部)2005的调查显示,76.1%的民间环保组织没有固定经费来源,22.5%的民间环保组织基本没有筹到经费,81.5%的民间环保组织年筹集经费仅在5万元以下。

绿家园也遭遇着同样的问题。绿家园的第一笔钱是一个美国老太太的200美元捐款,1996年组织观鸟活动时,这位老太太捐出这笔钱用于购买望远镜;领养树木时,绿家园又获得200美元的捐款,买了铁锹和桶。

很多时候,汪永晨就是机构的筹款专员,在她的包里,始终有一个本子,封面上写着“为怒江小学义卖”。她见人就卖书:有“记者沙龙”专家的演讲合集,有她自己写的《世界两极密码》,有她参与主编的《绿镜头》,有她组织多名环保记者共同创作的《改变——环境记者调查报告》等。这些书一定是以原价卖出,有时候甚至高出原价。因为她卖这些书的钱,是用于为云南怒江边的小学订报纸、送书籍、赠送“电影放映室”和影片。为了让这些书能够出版和再版,她自己不但没拿任何的稿费或版税,还往里面倒贴了不少。

由于她卖书的名声在外,许多人在见到她之前就准备好了钱。许多专家、学者都曾慷慨解囊。

除了个人捐赠,绿家园的大头资助来自基金会。在过去的十几年间,绿家园主要获得国际机构或基金会的支持,但这方面的资助并不具连续性。按照汪永晨的说法,就是到现在,绿家园十几年的经费也不如国内一些大型NGO一年的钱,

当然也有人给汪永晨建议,是否有更好的筹款方式。而汪永晨自己想的是,绿家园需要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甚至是不花钱也办事。


国外经验的启示

早期的观鸟和种树吸引了大批的志愿者,而另一方面,十余年来,绿家园聚集了大量的环保记者。从2000年做“记者沙龙”项目开始,绿家园每个月都会根据当月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或者围绕一些前瞻性的环境思想,邀请相关的专家来给媒体办义务讲座。这个项目引导了一大批中国记者关注真正的环境问题。至今,绿家园已出版了若干本《环境记者沙龙》讲座资料汇编;并把最为优秀的记者聚拢到这个平台上,共同撰写《中国环境记者调查报告》,由此诞生了“环境年度报告系列”。

汪永晨考虑较多的是,绿家园的志愿者和记者们的广大人脉和影响力能否弥补资金不足的问题?在她看来,吸引更多公众参与是一条一举多得的路径,既可以降低活动成本,还能把环境教育的内容带给更多人。

1996年,汪永晨在访问完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国际鹤类基金会后受到了启发。国际鹤类基金会已经收集齐了全世界15种鹤。除了研究不同种的鹤以外,环境教育是他们工作重要的组成部分。环境教育的志愿者们来自各行各业。其中有一位医院的化验员,几乎每天下了班后就到鹤类基金会去当志愿者。她用一个很简单的录音机录下15种鹤的声音,放给前来参观访问的人听,告诉他们什么是美洲鹤的叫声,什么是丹顶鹤长鸣,等等。

后来,汪永晨还访问了美国的一些动物园,像华盛顿动物园、洛杉矶动物园、亚特兰大动物园。她发现这些动物园都有志愿者协会。志愿者导游是美国动物园里不可或缺的工作。如果在中国的动物园里也有志愿者导游,那一定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参与环保活动。

公众参与的双重收获

不过,最初在中国动物园里开展志愿者服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访问回国后,汪永晨找过当时北京动物园的领导讨论志愿者导游的事情,但对方的顾虑很多,主要是觉得安全没法保障,出了事怎么办?谁给上保险?这些问题也困惑了汪永晨好几年。

后来汪永晨又找到了北京百鸟园,那里的老板听说是为他们找来不要报酬的解说员,非常高兴。可是由于缺乏科学的管理制度,志愿者在百鸟园没能坚持下来。

8年过去了,汪永晨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想法,直到2004年,中国动物园协会、绿家园志愿者、中国青年报绿岛、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和北京动物园一起在北京动物园里创立了志愿者导游服务,汪永晨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2008年8月26日,汪永晨在人民网主持的“绿家园访谈”中,从北京动物园副园长王宝强那里得知:四年来,北京动物园志愿服务已达五万三千多小时,共一万四千八百多人次。

另一个绿家园的长期项目是“乐水行”,2007年3月17日,“乐水行”由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自然之友、绿家园志愿者、志绿智等多家NGO共同发起;活动的主旨是让公众感受河流之美,记录河流之痛,是一个完全对公众参与环保志愿行为的开放式平台;活动的愿景是希望通过参与者的感受和记录,让更多人能加入到河流保护,公共环境保护的队伍中来,普及教育并提高公民环保素养。

此后五年多时间,北京地区每一个周六都有徒步“读水”活动,风雨无阻。目前,主要由绿家园和自然大学组织。绿家园每周末都会发起2-3条线的乐水行活动,每条线均有环保、水利、建筑等专家同行,介绍线路上河流的历史和现状,甚至河流周边建筑、文化、历史的情况。至今已经举办了近三百场次的活动,带领近万名公众参与到了环境保护的活动中,记录了北京约50条河流的曾经与现在。

很多人边走边发微博,向没能加入走河的人展示河流之美。在走水的过程中,遇到违规的排污口,团队也会记录拍照,并反映给相关政府部门。为此,2011年,绿家园和大学生志愿者共同发起的一个为期一年的河流监测行动,主要针对北京38条河流的水质进行一年的监测,监测结果公布,引起了公众、媒体及相关单位的注意。

乐水行的模式简单易复制,厦门、南京、天津、兰州都曾经推出过“乐水行”。成都、贵阳、郑州、广州也都曾经试验过“乐水行”。郑州的“乐水行”很有特点,当地环保NGO带领当地公众考察《诗经》描述过的河流,令人神往。此外,还有为企业员工专门做的“走水”活动,以及为北京市水务局发起的“志愿走河”行动等。

乐水行至今仍是公众参与类环保项目设计的范例,曾在2008年获得过康师傅水公益创意大赛的三等奖,在2012年获得了福特汽车环保奖传播奖二等奖。

绿家园组织的生态游是AA制,连黄河十年行从入海口山东东营到源头青海约古宗列盆地全流域的采访,也是AA制,所有的赞助就是江淮汽车厂家提供了一辆面包车和一辆越野车。绿家园的活动不从参与活动的志愿者中营利,因此总是把活动的每一项费用列得清清楚楚,让参加活动的人们一目了然。

现在,绿家园每次举办环保活动前并不会去考虑花费多少,而只关注它是不是有意义。活动中的材料费、路费等开销几乎都由志愿者自己负担。从某种意义上说,绿家园更像一个互益组织。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