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封面专题>成都观鸟会的发展难题

成都观鸟会的发展难题

文/欧阳洁

如果基金会停止了行政费用的资助,可持续的资金收入从何而来?这是观鸟会遇到的难题,或许也是其他机构遇到的难题。

“沈尤,小Q惹事了,A局打电话来,让咱们观鸟会去领人。”沈尤接到电话不由得心生烦闷,沈尤对小Q这个人印象深刻,平常协会组织的活动他都不太积极参加,总喜欢单独行动,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这次是因为跑到机场去拍军用飞机被扣押了。小Q的这次行动是个人行为,但他在M部门却报出了成都观鸟会会员的身份。

成都观鸟会跟大多数观鸟会一样,成立初期的几年经历了一个会员迅速增长期,人员的增加和个人偏好的不同,给管理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从观鸟爱好者到成立成都观鸟会

1999年,正在成都大学企业管理系上大三沈尤利用暑假去了一趟四川若尔盖,作为暑期社会实践的内容,沈尤和其他同学的工作是了解这片湿地的沙漠化状况及其影响,他们也在当地种树治理沙漠。若尔盖之行是沈尤第一次关注到生物多样性的问题。此后,沈尤持续对环境问题保持关注,并在WWF中国的网站结识了观鸟爱好者 “高山兀鹫”( 真名杜科)、“ 随风而来”等观鸟爱好者。

2004年11月11日,沈尤、格桑梅朵和杜科正式成立了成都观鸟会。观鸟会确立的宗旨是,研究并保护鸟类栖息地,引导并推广观鸟观鸟产业。这个宗旨至今没有改变。

随着会员的不断增多,2004年地,沈尤和另外两个创始人将成都观鸟会正式注册成为民非组织,当时的观鸟会并没有专职的工作人员,沈尤、杜科和格桑梅朵都有自己的工作,每个人都利用业余时间组织各种观鸟的活动。

2006年,在香港观鸟会、达尔问基金的支持下,成都观鸟会与中国鸟类学会观鸟专业组在成都召开了一次中国观鸟发展建设研讨会,观鸟会在同行逐渐有了名气。

观鸟会的主要业务: 成都观鸟会的宗旨是研究并保护鸟类及其栖息地,宣传并推动观鸟及观鸟产业,其主要业务也是围绕这一宗旨展开。

●技术调查。

成都观鸟会的技术调查分成几个方面:地震灾后环境影响评价、湿地调查、公路伤害调查、鸟类调查。

●公共推广。

成都观鸟会一直在面对学生和社会人士做观鸟的培训。沈尤和另外几位创始人希望通过推动人们亲近和了解自然来改变人们的消费选择和价值方向。沈尤认为,传统的消费选择可能会把鸟当成食物吃掉,但如果成千上万的人都愿意赏花看鸟,护鸟所获得的回报也许会更大,这种外围力量的推动会有利于鸟类的保护。

2006年起,成都观鸟会开始系统地在成都市中小学推广普及环境教育。2007年,观鸟会的培训扩展到15所学校。汶川地震发生以后,成都观鸟会的环境教育开始有了自己的特色,当时成都观鸟会邀请台湾的生命教育专家季洁芳教授到成都市红碾小学做生命教育课程的探索,设计了一整套的课程,成都观鸟会与红碾小学的合作一直持续到现在。

在课堂讲座以外,成都观鸟会还设立种子基金,鼓励小学生申请资金在学校组织活动,可以是看鸟,也可以是画画、写作、排话剧。观鸟会还经常组织小学生到野外进行实地观鸟,通过各种活动调动孩子和家长的兴趣,小学生的参与也让成都观鸟会意识到,小学生不仅仅是一个受众,更是一个优秀的传播者,

类似的环境教育在大学也开展,最让沈尤感到欣慰的是,当年成都观鸟会的许多大学生志愿者已经到了硕士或博士阶段,但现在依然还活跃在观鸟会,他们在许多专业性的、科研性的项目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作为面向大众的延伸性活动,成都观鸟会每年都会与四川省林业厅、成都市林业局共同举办爱鸟周活动,开展成都地区的观鸟大赛。

到目前,成都市共有30万人次参与了观鸟活动。成都观鸟会的帮助下,到2013年上半年,四川省已经成立了七个鸟会。沈尤的愿望是这些鸟会能够在全川形成一个网络,大家联合起来做全省鸟类的检测。


取消“会员制”

在建立与合作伙伴的关系这一方面,沈尤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红碾小学的校长升任教育局局长以后,成都观鸟会继续与新任校长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实际上,面对所有合作学校领导和老师的来来走走,他都能将合作继续下去。而在资助方那里,他也总能在坚持自己原则的同时又获得相应的支持。

然而,在成都观鸟会经历了迅速发展滞后,志愿者的管理却让他感到困扰。

组织化以后的观鸟会采取会员制的管理方式,面向全社会提供单位会员和个人会员两种选择,在提交入会申请后,得到批准的会员需要缴纳一定的会员费(社会人士(已工作)100元一年,学生50元一年,团体会员一年2000元以上),会员享有观鸟会的各项权利,包括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表决权;参加观鸟会的活动;获得观鸟会服务的优先权;对成都观鸟会工作的批评建议权和监督权。与此同时,会员也需要履行相关的会员义务。

对于只有两个全职员工的观鸟会而言,志愿者和会员的力量显得弥足轻重,因为成都观鸟会培训的基数较大,机构的人力在总体上显得充足,但另一方面,成员之间的松散关系也为管理带来了困扰。很多人因为观鸟的兴趣才成为会员,但兴趣本身是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今天你有兴趣去这个地方观鸟,下一次还去这里你就有可能缺席,今天你对观鸟感兴趣,也许明天就不一定感兴趣。志愿者和成员的来来走走成为观鸟会的常态。

一年以前,观鸟会像往常一样要在公园组织一次针对新人的观鸟培训,需要5个自愿者参与培养,这个针对20个新人的培训却刚好来了5个志愿者。而在以前,四五个人来参加培训,就有七八个人愿意来带队。因为能力的提升,很多人觉得在公园里看鸟已经不那么有趣了。

观鸟会并不希望通过收费的方式让会员在资金上做出贡献,观鸟会始终是一个服务于社会的机构,人的参与才是最核心的。为了确保良好的参与度,沈尤还曾弹劾掉好几个不开会、不履行职责的常务理事。“我认为观鸟会的每一个会员都应该贡献自己的能力,不是说出了钱就等于出了力。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内部分化。虽然有的人出钱了,有的人可能没有出钱,但是每个人都应该出力。在户外活动中,不能有的人在用力推车,有的人只是在旁边喊一个一二三。”

让沈尤感到困扰的是,的确有很多人将缴纳会费等同于履行义务,这些人可能并不积极参与观鸟会的各种活动,却不断地提出意见和想法。不久以前,几个爱好摄影的会员私自去军用机场拍摄军用飞机,沈尤还因此被相关部门约谈。

收费不高、麻烦不少的会员制还要不要继续?接二连三的麻烦让沈尤在心里打起了鼓。按照常理,会员在缴纳会员费以后与机构就是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在西方,很多会员制的组织都将工作的核心放在服务会员上,观鸟会关注的是社会效益,不可能最大限度满足会员的诉求。

放弃收费会不会增加观鸟会的财务负担?其他人会不会接受这个提议?一想到取消会员制,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

2006年春节前,沈尤在妻子格桑的鼓励下,辞职全心投入观鸟会的工作,尽管担任会长,但沈尤是纯粹的志愿者,不领取任何报酬,养家糊口的重任也因此落在了妻子的身上,早期的观鸟会没有办公场所,2008年5月,在成都观鸟会第一届换届选举前夕,几个创始人做了一次财务总结,观鸟会上有一万多的缺口,大家主动将这笔抹不平的账认了回去,当时唐军认领了2000元,而沈尤自己认领了9000元。

还现有状态下,取消会员收费制会不会影响到观鸟会的财务状况?沈尤陷入了沉思。

观鸟会成员的管理需要规范化,在这一点上,秘书长杜科的想法和沈尤基本一致,但取消收费是不是能够解决一切问题,这仍然值得推敲。

在分析了观鸟会的财务状况以后,实际上,成都观鸟会的收入中,会员费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比例,这笔收入主要是用于机构的零散开支及年会等活动的开销,连行政费用都算不上。

2007年以后,成都观鸟会正式取消了会员收费。取而代之的是将参与度作为发展会员的主要参照条件,参与鸟类的官方活动累计超过200小时就可以注册成为会员。这直接体现出观鸟会鼓励会员参与协会活动的主张,协会与会员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简单,这也为观鸟会进一步明确规则提供了可能,此后几年里,除了观鸟会自己组织的大型户外活动外,以观鸟会为名义组织的各种活动逐渐不再冒头。

可持续发展的挑战

财务上的难题却没那么容易解决。观鸟会成立的第一年,沈尤和另外几个创始人处于贴钱又贴人的状态,第二年,观鸟会逐渐调整,通过运作项目逐步增加收入,随着影响力的逐渐扩大,阿拉善基金会为成都观鸟会提供了每年八万元的行政成本,观鸟会逐渐有了专职员工和行政支出,扭转了赔钱做公益的现状。但主要的创始人沈尤和杜科依然是不领工资的志愿者。 

2010年,沈尤当上了爸爸,在享受初为人父的欣喜的同时,也时常感受到肩上担子的沉重。从国有企业的中层岗位上下来,家里的收入就少了一大半,因为在观鸟会不领薪水,沈尤主要靠着从一些研究项目里获得一点专家费和补贴,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沈尤觉得压力并不小。秘书长杜科也是差不多的状况,迫于生活的压力,他也得做一些其他的工作。

观鸟会也想过减少对外界资金支持的依赖程度,增加自我造血的能力。沈尤曾积极促成与一家旅行社的合作,组织深圳的一批学生来成都参加观鸟夏令营,他们希望通过和旅行社长期建立合作获得收入。但效果并不理想,来参加夏令营的人没有预想的多,组建下一届夏令营的想法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我不断地强调产业的构建,但目前这个观点被认同还很难,一些合作者常常会关心眼前的回报在哪里,这个东西太新了。我跟人说观鸟好,他可能会问,人在哪?这些人能够给我创多少钱?而一个产业的培育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沈尤和几个创始人还想过通过售卖鸟类的衍生品来获得收入,但经过讨论,这个主意后来还是没有得到多数人的认同,一款玩具或者小文具,从最初设计到找工厂加工都需要成本,而销售的渠道在哪、会不会有市场,这些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基金会停止了行政经费的资助,观鸟会该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沈尤目前还没有答案。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