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封面专题>黑嘴鸥保护协会的生存智慧

黑嘴鸥保护协会的生存智慧

文/马子媛

从注册成立社团到开展一次又一次的黑嘴鸥及其栖息地的保护行动,黑嘴鸥保护协会作为国内最早的环保类NGO组织,在工作开展过程中始终体现出难得的智慧。

结缘黑嘴鸥

63岁的刘德天曾经是《盘锦日报》的记者,1986年,辽宁省在盘锦举办“世界湿地日”活动,刘德天去现场采访,第一次了解了湿地的概念。

1987年,学术界发现了丹顶鹤真实的繁殖地不在吉林而是在盘锦,刘德天参与报道了这一新发现,并从此和丹顶鹤结缘。

经历过湿地和丹顶鹤阶段,环保这个词对于刘德天已不陌生。1990年春天,当时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英国鸥类专家梅伟义和几位中外专家来盘锦考察。在双台子河口湿地,专家们发现在碱蓬草搭成的鸟巢里栖息着濒危的黑嘴鸥,而且这儿竟然是全球最大的黑嘴鸥繁殖地。刘德天在现场采访后赶写出《中国发现黑嘴鸥繁殖地 揭开世界百年未解之谜》,他在报道中呼吁:当一种物种消亡就不可再生,我们如果等黑嘴鸥消亡的时候再去保护就无从谈起。

这次采访也真正让刘德天开始了他的环保人生。就像当年报道丹顶鹤一样,刘德天开始猛烈写稿呼吁保护黑嘴鸥。一位朋友见刘德天对保护黑嘴鸥这么用心,便建议他专门成立一个保护协会。


黑嘴鸥保护协会成立

1991年4月20日,刘德天花费37块6角钱(相当于他当时一个月工资)举办了黑嘴鸥保护协会成立大会。这是中国成立的第一家NGO组织,成立会议召开时,一份庞大的与会者名单不禁让人咂舌,很多政府官员的名字都跃然纸上,有农业部副部长,副市长等,光是那些名头都够让人惊讶了,而刘德天本人仅仅担任了秘书长一职。

在此之前,为了凑齐这个巨大阵容,刘德天费尽周折。在协会成立前,刘德天想请副市长出席大会并担任会长。副市长借口太忙没有马上答应,为了造大声势,刘德天又拐弯抹角地托人给时任农业部的一位副部长递了封信。这位老首长是当年南泥湾响当当的人物, 现在又是辽宁省委省政府顾问,在当地颇有影响。但几天过去了,递上去的信毫无音讯。就在刘德天快要彻底失望时, 他突然接到北京电报:“请于明早5 时30 分到沟帮子火车站接站。”

接到电报,刘德天顾不得已近半夜,他跑到副市长家使劲地砸门。副市长一听老首长要来,马上表态,就在市政府大楼三楼会议室开成立大会,叫政府车队派车去接站。刘德天趁机请他出任会长,副市长一口应承。

也有人觉得这份名单很庞大,协会一大半领导是官员、企业家,这还算是民间组织吗?刘德天说,所谓的民间环保组织,并不是只能由民间人士构成,而是可以由“处于民间状态的人构成”,所有的人都有民间状态,就像所有人都有生活状态一样;所有的人都有环境保护的能力,只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一时把能量屏蔽了。

这样的名单,对于刘德天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早有“预谋”的,这就是刘德天的智慧之一。

在一开始准备成立协会之时,刘德天就清楚的明白,要想做好环保,如果单靠一个记者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需要一些外力的推波助澜。首先,对一个物种的保护,必须得先保护其栖息地,而农业部是开发大户,那就说服管农业的领导来做协会的会长。既然已经入会并且成为会长,那就得对保护工作付出力量。刘德天不放过任何机会,县里主管农业和开发的副县长也成了协会的副会长,他看到渔业可能会对黑嘴鸥繁殖有破坏,因为海鸥伴随着渔船,便想方设法请渔镇的镇长入会,这样镇长带头 ,带领渔民一起保护黑嘴鸥。

就这样,协会负责人有市长,有县长,有镇长,有厂长,大大小小的“长”,一张与会者名单却凸显出一个NGO领导者的智慧。而实践证明,刘德天的小智慧发挥了大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协会也步入正轨,逐渐强大,而刘德天对环保活动也越来越熟悉,官员逐渐退出,越来越多的民间人士加入。协会成立十年之后,刘德天自己成了会长,而当年的市长成了协会的顾问。

你得先给他们套一个环保的链子,跟你一个战壕,这样你才能跟他们商谈保护的问题,如果官员还不配合,那我继续做工作,影响他们,知道他们和我形成共识。等协会稳定了,我可以扛起大旗了,我再领导协会,谁有能力谁干,这也是务实。

自然界是一个共生系统,社会也是一个共生、互助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每一个人都可能为自然保护出具力量。从政府角度来说,中国政府的保护能量是非常充足的,当官的往往一言九鼎,做保护如果没有政府支持,经常是寸步难行。事业单位、企业单位、学术单位、国际环保组织也有其特殊的能量,环保组织要想办法把这些能量聚合起来,让其为保护所用,就是生态智慧的一个体现。

说到政府支持,刘德天的生态智慧总是让人佩服。协会刚成立的时候,没有办公室,只能在盘锦日报办公室办公。2002年4月22日,刘德天荣获第六届地球奖。这次颁奖之际,他有幸得到了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也就是被称为中国环保之父的曲格平先生题写的牌匾“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没有办公室,牌匾也没地方可以挂,刘德天精心策划了一个挂牌仪式,并且将拟好的仪式方案递交给市委书记,书记看完之后觉得活动很有意义,愿意参加,然后打电话问环保局局长黑嘴鸥保护协会的办公室在哪儿,环保局局长当时就答应在环保局给黑嘴鸥保护协会一个办公室。

这样,协会终于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由于政府部门的支持,办公室也随着协会的成长一次次变大。

协会发展与黑嘴鸥保护,困难重重

1994年,一个开发商要在黑嘴鸥繁殖地开发一个2500平米的对虾养殖场,保护区管理局阻止了十五次都没有效果,在开发者面前,有行政权力和执法权力的政府部门也无能为力。刘德天听到消息后便起身去了黑嘴鸥繁殖地,看到开发商在黑嘴鸥繁殖地牌子下明目张胆地开发破坏,马上联系外国专家给盘锦市副市长写了封信,信上写道盘锦湿地被开发建虾塘,建议拆除虾塘,为黑嘴鸥腾出地方筑巢。刘德天便利用媒体人的便利,写了篇报道,标题是“建议拆除虾塘,为黑嘴鸥筑巢腾地”,并且登在盘锦日报的头版头条,报道一出,领导便给开发单位打电话,制止了破坏。

1996年,刘德天又用同样的媒体干预的方式保护了辽宁双台河口自然保护区的3万亩芦苇荡。当时企业想将8万亩芦苇荡开发成稻田,刘德天组织的现场报道,让开发计划从8万亩压缩到了5万亩,但至少有3万亩天然湿地,是保住了。

并不是每一次媒体干预都能达到理想的效果。2000年,由于拦海大坝地筑起,使得滩涂的侵润和裸露被阻隔,黑嘴鸥不得不另寻生存之地,飞往辽河西岸。而对于刘德天来说,他能做的也只有再次通过自己记者的身份,呼吁停止开发。但是事实已经难以改变,他只能将所有希望寄托于新的繁殖地——“南小河”。

全球50%的黑嘴鸥栖息在南小河这片2.8平方公里的湿地上,四面楚歌的南小河也关乎着黑嘴鸥这个濒危物种的存亡。那里有偷猎、捡拾鸟蛋的事情发生,一个石油工人一次捡拾40多枚鸟蛋回去蒸蛋羹,运输原油的汽车把黑嘴鸥轧得扁扁的。

2003年6月,刘德天在南小河发现因农民在当地引海水养殖对虾,致使海水淹死大批刚出蛋壳还不会飞的鸥雏。他多次向各级主管部门反映这个问题,强调保护南小河的重要性,撰写发表了《天灾人祸:黑嘴鸥惨死南小河》、《哭泣的南小河》、《黑嘴鸥繁殖面临的问题及对策》等文章。从此,刘德天想尽一切办法,借助舆论,开展环境教育活动,最终争取到政府的支持,得到市委书记的批示,于2004年成立了南小河保护站。

环境教育“润物细无声”

不太容易统计黑嘴鸥保护协会成功地制止了多少次湿地开发的行为,容易统计的是黑嘴鸥保护协会的会员数量。刘德天说,黑嘴鸥协会有28000多名会员,这很多人都不相信。他说,这是统计方法的问题,个人会员,不太多,才3000名左右,多的是团体会员,辽宁盘锦的中小学、大学,几乎都是团体会员,一个小学,几百号学生,个个都是黑嘴鸥的保护志愿者;校长换届了,下一届校长也都非常支持,保护黑嘴鸥,在盘锦成了非常深入人心的事。有的会员,一直在救治受伤的黑嘴鸥;有的会员,为了救一只马上被人食用的黑嘴鸥,甘心花钱买两只烧鸡去换。有的会员,把自己企业的用地发展为黑嘴鸥环境教育基地。

环境保护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个协会的事情,而是需要全民认识,全民支持的。所以对于刘德天来说,提高全社会的环境保护意识,使大家的关心对象不再仅仅局限于自我、家庭,而是大自然这个大家园,便是他成立协会的另一项大任务。

自1991年协会成立之后,黑嘴鸥保护协会就开始以学校、企业为基地,开展各种各样的环境教育。2004年,协会还与盘锦鼎翔风景区合作创建了环境教育基地。协会以景区为课堂,以景点为教材,寓教于游,起到了环境教育“润物细无声”的效果,那个基地 2012 年被环保部、教育部批准为在全国 80 个环境教育基地中唯一的环保民间组织的环境教育基地。

在2009年召开的第四届中华环保民间组织可持续发展年会上,“黑嘴鸥生态艺术展”还被推为五大亮点之一,刘德天骄傲地说,“我们就是要借助各种艺术手段,为保护黑嘴鸥摇旗呐喊。”

像《黑嘴鸥传说》这样的书也是拉近公众很好的载体,刘德天相信文化的浸润力量。如今在辽宁省动物保护协会秘书长邱英杰推动下,“一市两鸟”,黑嘴鸥与丹顶鹤,都成了盘锦的市鸟。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