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封面专题>摇摆的厦门绿十字

摇摆的厦门绿十字

文/王怡辰

有人觉得,马天南和她的厦门绿十字发展得太慢了,也有人觉得,她的专业方向仍旧摇摆不定。但在福建,在中国东南部,也许一个环保组织,必然要经历这样那样的摇摆。

从兼职做公益到舍弃事业全新投入厦门绿十字,马天南背起她的“绿十字”已经有十余年,尽管环保创业路上坎坷始终相伴,然而“绿十字”还是在短短几年内创造了众多的“第一”:中国第一个倡导垃圾减量并倡导布袋使用的民间环保机构;第一个关注海湾环境与红树林问题的民间机构;第一个由民间发起关注循环经济,并在社区中推广绿色产品、支持循环经济发展的机构;第一个发起无车日活动的民间环保机构;第一个关注气候变化的民间环保机构。

尽管如此,绿十字依然还是处于飘摇的时刻,而每次事到临头,马天南才发现,能够坚守的人只有她自己,孤独无助。

小试牛刀

1999年,一场台风把厦门的许多大树连根拔起。亲历台风的马天南和几个朋友坐在酒吧里为这些树伤心,有人提议,“我们不如搞个义演,为厦门的树做些什么吧。”这不经意的提议,让这群人开始了为厦门环保的第一次奔波。而当时为活动所设计的LOGO,一个绿色的十字,中间有“For Green”的字样,之后成为厦门当地环保NGO“厦门绿十字”的官方LOGO,意味着“有我就有绿”。

组织者马天南当时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的经营者,1989年毕业时,马天南被分配工作到兰州铝厂。1993年因为兰铝的发展需要,她被企业外派到厦门办事处,主要做出纳和接待工作。

1998年,厦门办事处撤点回兰州时,马天南不想从此过“一眼看得到头”的工作的她,从公司辞职,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做起了人力资源与企业管理的项目咨询人,因为她想过“帮助别人,又能提升自己”的有意义的生活。而在当时,管理咨询是一个新兴行业,收入可观,当时的管理咨询行业算是“金领”行业。

1999年的这一场台风让马天南第一次以“绿十字”的品牌做了一次护树行动。

2000年春天,一位外国朋友找到马天南,想“借用”她1999年组织环保筹款义演的经验,来组织一场“地球日”的公众参与环保活动,这就是后来绿十字的拳头项目——“鹭岛关爱日”。经过艰苦的策划与筹款,最终在2000年5月27日,“绿十字”发起了由800多人共同参与的“鹭岛关爱日”活动,活动的目的是“唤醒厦门公众环境意识”。而从那时候开始,马天南就再也没离开过环保圈。

名正言顺

这样的环保工作一做就是六年,六年间,马天南一直是以“兼职”的身份在为“绿十字”做事,2005年,绿十字启动了大量的公益项目,一边商业、一边公益的她感觉身心疲惫:熬夜变成了常态,私人空间几乎都被公事挤占。这也让这个瘦弱的北方女子开始萌生退出的念头。

把事情和财务都交待后,马天南就带着父母去澳洲旅游。谁曾想,等她回来时傻眼了。

马天南离开的那段日子,机构里筹款、还款之类日常运行的业务几乎都停下来了,等待她的是交房租、印T恤衫、发工资……“我说你们别找我啊,我给你们留了钱了呀。结果他们给了我一份单子上面全是这段时间的花销……”

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项目,细心打理的组织,马天南实在不愿撒手不管。本想把环保的事情交出去后专心回咨询公司做事的马天南开始了“天人交战”:如果放弃环保的工作,自己既可以过上物质优越的生活,而且在闲暇之余也完全可以做做环保;如果放弃环保的工作,那么只能像现在这样奔走于两摊事情之间。而马天南最后的决定竟是现在看起来最困难的一个:完全辞掉咨询公司的工作,全职运作“绿十字”。

把自己“变成”全职员工之后,“绿十字”立刻与当地社区合作,推进了“推动循环社区,共建和谐家园”的环保项目,把垃圾分类与绿色生活概念引入了社区。

2007年8月9日,最终经市民政局审核,厦门市绿十字环保志愿者中心正式登记注册为民间组织,主管部门是厦门市环保局。

第一次被责难

用机遇与挑战并存来形容2007年的“绿十字”再合适不过了,机构在人员整编以及志愿者招聘方面都有所建树。但是,这一年“厦门海沧PX”项目涉及污染的问题让机构遭受到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责难。

厦门海沧PX项目是2006年厦门市引进的一项总投资额达108亿元人民币的对二甲苯化工项目。该项目号称厦门“有史以来最大工业项目”。选址在厦门市海沧台商投资区,投产后每年的工业产值可达800亿元人民币,原计划2008年投产。可2007年5月末,对海沧PX化工项目一无所知的厦门市民接到了一条短信,并从各种传媒渠道获得了PX的相关信息,该项目的环境隐患引起了许多人的不安,市民纷纷酝酿着表达反对在厦门上马PX项目的方法——上街“散步”。

由于“厦门绿拾字”是尚未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的环保公益组织,但也是唯一的一家工商登记的环保类公益组织。所以有受污染影响的业主希望马天南带头进行“理性抗争”,但是马天南有她自己的考量:机构全职工作人员只有两个人,再加上正在运行的项目,根本无暇分心。

当越来越靠近短信组织“散步”的日子,马天南也接到了越来越多希望“绿拾字”来组织大家“散步”的电话。正在北京参加“绿色出行”媒体发布会的马天南,在官网的论坛上,就“组织散步”发出了“不支持、不反对、不组织”的声明。她觉得“不支持”是因为当时这个游行活动未经批准,所以从法律层面讲是非法活动;“不反对”是因为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表达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看法,而且散步这件事情从行为上来讲是和平的;“不组织”是因为“厦门绿拾字”当时的确没有能力组织上万人的“散步”活动。

声明的发出却很快招来了各种的谩骂,厦门某媒体的编辑就写了一篇文章骂“厦门绿拾字”为PX大唱赞歌等等,弄得马天南和同事们既生气又委屈。直到2007年12月底,厦门市政府宣布暂停工程PX项目迁址,这次的风波才暂时告一段落。

资金困境

“厦门绿十字”是福建最早的草根型民间环保组织。即使是厦门这样的文化富集、相对发达的城市,民间组织生长的土壤和生态依旧十分恶劣。

企业出身的马天南最愁的却是筹资。别看厦门企业多,但愿意给环保组织出钱的不多。

按常理,一个环保组织连续四、五年在一个地方耕耘在地公益项目,日子长了定会被周围人所接纳,并获得更多的在地的支持。但是,厦门绿十字的遭遇让马天南哭笑不得。一次,马天南找到厦门某大企业老板商谈到为环保项目筹款,这位大企业家对于环保的态度不以为然,认为“那是政府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捐钱。”临走还送给马天南一句话:“我宁可花一两万吃一顿饭我也不会给环保项目一两万。”

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企业大幅度削减成本,公益捐赠首先被砍掉,向企业筹资陷入困境。而厦门政府尽管有钱,但政府购买环保组织服务的意识几乎刚刚起步。

事实上,绝大多数支持公益组织的,是国内基金会宁可扶贫济困,一谈到环保往往也是摇头,感觉不够安全。

更要命的是,在那些支持环保事业为宗旨的基金会的“心目”中,厦门属于中国东部发达地区,非老弱边穷的地方,发达地区的民间组织应当由当地人资助。这样不成文的资助偏好让厦门绿十字的筹资变得极为困难——于是,有志于资助民间环境保护的基金会,几乎都不会认真对待厦门绿十字的申请书。即使有基金会愿意看一下申请书,对“公众教育”也丧失兴趣,一般以引领行业为荣的基金会更关注的是那些刺激的、新奇的项目,几乎很难关注在地基层环保组织的业务特性。

而厦门闽南一带商业文化浓郁。如果马天南要找专职人员,她的合作伙伴就会反对,“为什么还要找专人发工资,用志愿者做就好啦。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了。”即便马天南先垫给专职发工资,周围人也不理解,在他们看来,如果这件事和赚钱、投资无关,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位跟着马天南做了好多年的志愿者甚至怀疑道:“天南姐,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不赚钱吗?真的吗?”另一位跟马天南很熟的媒体朋友竟然还问她,“你是不是想做这件事把名扬起来以后要一个厦门户口?”

从基金会申请资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绿十字曾经提交给一家大型环保基金会的申请书居然前前后后修改了56次,一个半年的环保项目仅申请资金下来共花了长达2年的时间,而尾款的支付又耗费了半年的拉锯。“我最开始每年花一个月的时间做环保,后来慢慢变成三个月,最后变成半年做环保。因为项目从筹款开始会越来越麻烦。”

因此,2009年,绿十字筹资主要来源于国内外基金会、领事馆小额资助等。截至2010年8月,绿十字基本上没有项目资金来源于政府和本土企业。

背上的十字架

全球金融危机还未消退,绿十字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寻找境外资助方。2009年,“绿十字”分别与美国使馆、法国使馆等合作过关于水的环保项目,还与法国使馆合作过培训工作。要说合作时间最长的,应该是与“丹麦人权研究所”(以下简称“DIHR”)开展的长时间的合作。

“绿十字”与DIHR合作项目的第一个阶段是从2009年到2011年上半年,主要任务是做厦门地区污染受害者调研;第二阶段是从2011年的7月到2013年年底,主要是创立中国环保倡导行动网络(全国28家环保机构)并给予网络成员以资助,以帮助他们独立运作项目以及帮助他们应对项目、媒体等事宜;第三阶段就是让网络向成熟的方向发展;第四阶段,也就是从2014年到2016年计划网络成员通过网络可以展开联合环保行动,而DIHR所拨付的款项也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少。马天南和同事们仿佛看到了机构发展的新方向与新希望,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时间也很快来到了2011年……

2011年初开始,相关部门突然对“厦门绿十字”这家老组织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不光是日常的项目要经过比以往还要严格的审查报批,就连决定机构继续以合法身份存在的年检也变得困难重重。

这还不是机构面临的最大挑战,最大的挑战在于与DIHR合作的项目资金占到了“厦门绿十字”项目资金总量的70%,但是相关部门从2011年开始对于与“厦门绿十字”账户发生关系的每一笔款项都要再三审查,动辄就会把日常运作的资金冻结,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机构如鲠在喉,坐以待毙。

2012年6月后的某天,环保局突然给民政注册的“厦门绿十字”发文:“综合各种因素考虑,自通知之日起,解除与‘绿十字’的主管部门关系”,之后民政局又发文来,“请在3个月内找到新的主管部门,否则请到相关部门注销”。

祸不单行。没过多久,相关部门又让工商注册的“绿拾字”补交办公室的十年房产税,马天南拿着通知书苦笑半天。她把同事们召集到了一起,考虑准备“逃离厦门”,但是哪里又有安身之处呢?

十余年一路走来,面对多少次的沟坎和凶险,从不服输的马天南这一回有些招架不住了,“绿十字”仿佛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十字架, 前途渺茫。

结语

厦门,作为中国晚清以来第一批开埠的城市,一直被内地的人们认为是与西方接触时间早,行事作风较内地相对开放的“乐土”,然而,这块乐土能容得下马天南和在短短几年时间创造了若干“第一”的绿十字吗?2011年,绿十字有5位全职员工,但2013年夏天加上马天南已经只剩3名。 

在别人看来,马天南不容易服输,特别坚强,正是这两个重要的人格特质使得她在厦门环保领域坚守了十余年,未来如何?我们为她和她的组织祈祷。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