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9/10期 总第60期>人物>朱菊:返乡青年打造魅力故乡

朱菊:返乡青年打造魅力故乡

文/王发财 杨莹(爱报道工作室)

“我们的理念是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农民应唱主角,规划院设计者和我们村官们的身份一样,都是协作者。”


长发齐刘海,白净的皮肤、明亮的眼眸,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这位1987年出生的女村官朱菊,一说起家乡河南信阳平桥区的郝堂村,就很带劲儿,她打开手机照片,一一讲解起这里的故事。

郝堂很好找,春天跟着映山红和紫云英走,夏天可往荷花深处寻,秋天则有遍地野菊带路,冬天就用百年的老树当路标。村路依山沿河,路面是瓷实平整的碎石,雨水直接渗入地下,丝毫不影响山区水系的流动。

这一切,都是一名画家和几位来自台湾、北京的乡村建设者共同设计的,村民们参照图纸比划着建造。“我们的理念是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农民应唱主角,规划院设计者和我们村官们的身份一样,都是协作者。”朱菊很谦虚。

回乡,如同郝堂村的发展,顺其自然

具有豫南风格的狗头门楼、灰砖居民楼,用木头垛起的柴扉,依水的小桥,精心修葺的土坯房……这里的村庄翠竹掩映,溪水环绕。“简直就是一幅真实的山水画卷啊!太美了!美就美在它是自然的、和谐的。”

说起村庄变化,朱菊最有发言权。她本就是郝堂村人,在郝堂村生活了十几年,上世纪末,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很多本村的青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田地荒芜,老人小孩留守,垃圾填河,这个离平桥区不到20公里的小村似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直到2004年,该村才通上公路。

朱菊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2007年7月大专毕业后,她和多数同学一样,选择了往大城市发展,看到杭州一家大型咖啡馆招聘文员,她便去了杭州。

两个月后,朱菊接到母亲电话,说平桥区旅游局正面向社会招聘工作人员,让她回家应聘,朱菊于是辞职返乡了。

“为啥不留在杭州呢?”记者问。朱菊说,自己在杭州待了两月,感觉这个南方生活型城市工作节奏比较快,人们普遍压力都很大,而且让她无法适应的,还有大城市污染的空气和繁杂的噪声。

朱菊说她喜静不喜动,喜欢待在家,安安静静地品茶、看书或思考。农村很安静,有山有水,空气也比城市里好许多。尽管后来应聘落选了,她还是决定留在村里。“乡村环境很符合我的性格。”

2007年底,平桥区在全市范围内统一招聘一批大学生村官,朱菊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应试,不料竟被录取了。不过当时并没有将她分配在郝堂村,而是分在所在的五里店街道旁的凤台村当了3年村主任。

凤台村紧挨着街道办,街道领导将她借调到计生办工作,同时安排她与另外3名同时录用的女孩一起学习茶艺。信阳盛产茶叶,当地的信阳毛尖很有名,每到新茶上市,街道办总是要忙着接待外市甚至外省慕名而来的游客,茶艺师人手不够。

朱菊很喜欢茶艺师烹茶时的那种娴静和悠然,学习很认真,成了4个学员中唯一考取茶艺师资格证的人。

十年前,安徽画家孙君来到郝堂村,被这里的风景所深深吸引,他游历一番后,由衷赞叹郝堂村是个风水宝地,若是好好利用规划,可以成为最自然最原生态的旅游休闲地。不过他的话当时并没有多少人采纳。2011年初,平桥区政府以长远发展的眼光,将郝堂作为全区农村可持续发展项目试点村,坚持用最自然、最环保的方式来建设美丽村庄:用本地的材料修建村道,对路两边进行绿化;结合当地的民俗民风进行旧房改造和新房建设。

郝堂村18个自然组,如此大面积的村庄想要一下子改造,几乎不可能。孙君决定按组划定区域,决定先后改造顺序,首先改造的是入村的“门户”窑湾组和红心组。

孙君的办公室就在红心组3号院,一幢独院,里面有3间土坯房、茅草房,夯的墙上裂纹清晰可见。房子是原村支书老曹的私宅,老曹的儿子大学毕业后进城娶妻生子,老曹退休后就住在城里,空置了十多年,乡建院买下后,花了20万改造这市值2万的房子,尽量修复原貌。

房子被改造为茶馆,乡民们经常过来喝茶。随着茶客的增多,专业茶艺师开始紧缺,也让孙君有些愁了,他不忍让自己苦心孤诣的设计成果成为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那样太对不住原主人老曹,更对不住郝堂村的乡亲。他找到街道办协商,街道办领导想到了朱菊,她有茶艺师资格证,又是村官,更重要的是,她就是当地人,茶馆可以有人看守了。

2012年5月,朱菊被调任到郝堂村,与孙君和村支书姜佳佳一起,开始实地参与乡村建设了。

  

  

创业式发展,我们的“协作”很默契

朱菊的工作,在其他人看来,很枯燥:每天一遍一遍重复着沏茶、倒茶。有游客、旅游团或上级领导前来,她就负责接待和讲解。

茶室不大,20多平米,冬暖夏凉、避风挡雨,坐在茶室眺望窗外,田园山色尽收眼底,“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没有钢筋混凝土的掺杂,一切都那么原汁原味儿。此时若手把紫砂壶,趁着热汤,边饮边闲聊,那真是惬意非常。

茶室是免费开放的,费用由信阳市乡村建设协作者中心提供,这是一家公益机构,2011年参加某公司云公益项目大赛,获10万元奖金,茶室就是其资助项目之一,资助期限3年。

在朱菊回村之前,孙君带领北京绿十字生态文明传播中心的志愿者,将该村垃圾分类,并让小学生充当义务检查员,卫生状况大为改善。地上没垃圾了,房屋情况改善了,就连荒山上也种上树木了,环境变好了,但是,村民的收入还是原地踏步。“经济上不去这可不行啊!”朱菊和姜佳佳商量,是不是搞个创业项目,来增加村民的收入?

朱菊找来孙君和著名三农问题学者李昌平商量。大家一致认为,为农村带来经济效益是应该的,而且既然把农村建得像农村,只能在农作上面下功夫。种植是农业经济的主要来源,而在农村,池塘是污水净化循环系统的重要途径,如何将两者结合?李昌平老家是洪湖的,那里生产荷花,每年夏天都能结不少莲蓬,经济效益还可以,当地很多人就靠养荷花致富。

种荷花!在朱菊看来,开辟荷塘的另一个好处是,让外来人更加记住郝堂村了,因为河南话中,“郝堂”的谐音是“荷塘”。

去过湖北考察后,回村后,朱菊和姜佳佳开始筹划养荷花。她们在红心组向当地村民租了150亩农田,修整挖塘,尽管高低不一,但格局大致上是比较方正的。

他们选择的荷花种子是不结藕的,这样可以保证多结莲蓬。莲蓬生长季长,只要日照充足,从6月底到10月初均可采摘,而且摘得快长得更快。夏天,满塘荷花在成片翠绿中迎风摇曳,吸引许多外地人前来赏荷。秋天,朱菊和姜佳佳一清算,除去租地费和管理费等等,还挣了3万元。

由于荷塘里有污泥和众多水生生物,孙君和李昌平打算将荷塘功能发挥更彻底些,让村里的卫生间下水道直接接入荷塘,一来净化了厕所用水,解决了厕所污水排放问题,同时粪便中的有机物经过池塘水生物的分解吸收,成为天然肥料。在朱菊和姜佳佳的全力配合下,该村进行了厕所下水管道的改造工程。

改水工程,也是朱菊这一年多来的重点工作。为了达到村里生活污水(除厕所用水)达标排放而不至于污染河道,经过实地考察,孙君他们提出一个设想,每一家建设一个小型污水过滤池,池体长方形,大小根据自己家庭院面积设定。池底铺上厚厚沙石,沙石上方用滤板固定,穿上许多小孔,再在滤板上覆盖泥土,种上水生美人蕉。水生美人蕉的根系向下生长,根很深,能够穿过小孔深入沙石,具有很强的吸附能力。厨房和洗澡洗衣服的水经过一层挡油板后进入滤池开始净化,最后从滤池另一端排向河道,保证河道水质清洁。同时美人蕉具有很强观赏性,可以美化庭院,村民们都很乐意种植。


拿得起放不下,乡村建设越干越带劲

与之前“协作者”不同的是,如今朱菊和姜佳佳开始充当“策划者”和“执行者”的角色了。经过她们的努力,一处小土坡上建的轻钢结构的书吧落成。

书吧取名“岸芷轩”,一听名字很有诗意。书吧的构思源于这两位村官的考察。朱菊是当地人,深深感觉当地农民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大家基本不看书,平时也没有什么读书交流的机会,唯一交流机会就是围成一桌打麻将。

朱菊说,将来郝堂村要打造成一个旅游观光度假村,但要是外地游客进村一看,一堆堆的村民都凑在一起打麻将,听到的是哗哗的麻将声,多煞风景啊。生活质量提升了,品味也要跟着提升,否则就是“瘸腿”发展啦。

为了表示支持该村文化建设,街道将书吧的硬件设施全部配套到位。朱菊利用书吧的空闲处,放置些当地的土特产来售卖,比如板栗、野山菜、药材、茶叶等,增加收入。

为解决村民养老问题,半年前,村里兴建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对于如何使用养老服务中心,最大化发挥它的功能,使之普惠村民,大家都没有经验。于是,村里索性到养老服务做的比较好的地区和机构考察,之后决定推选一名村干部到北京接受民政部每季一次的全国养老院机构负责人培训班培训,朱菊主动请缨参加。

“你不是很喜欢茶艺师的安静生活吗?养老工作又累又繁琐,你怎么想的?”面对记者疑惑,朱菊呵呵一笑:“我也想挑战一下自己嘛,村务那么繁忙,我作为村主任不能就在一个岗位上待着不动吧,多学点没坏处,这些将来都能用得上。先做起来,这对郝堂村的改变很大的。可能我最后不一定能做成功,但是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好社区养老工作的。”

         

这几年来,郝堂村的变化很大,增加了很多基础设施,比如小学已经修建完,在教学楼钟楼上还“人性化”地搭建了鸟窝,方便落脚的鸟儿下蛋孵化;“农家乐”也已经改造成功;村银行落成,准备开业;超市、宾馆、公共图书馆、农产品编织厂都在建设中。为了方便周边驴友骑车结伴旅游,村里正修建一条20公里长专供自行车行驶的慢车道。

居民房的改建,完全是按照“村民自愿,协商解决”的。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设计师根据孙君的油画草图进行再设计时,无论室外设计还是室内设计,都会严格征询主人的意见,主人也不必完全按照设计图纸施工,总之一句话,一切以原生态、省钱、方便、适用为主导。

村民的审美观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他们不再一味追求“贴瓷砖刷白水泥”的房子才是好看的,明白了“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郝堂村也正积极打造一个以茶叶为主题的旅游节,届时到郝堂村参观旅游的人会更多,朱菊的工作压力也会与日俱增。面对这些,朱菊毫无疲惫之色,在她看来,能亲手参与家乡的建设、尤其是这种“非破坏性大拆大建”的新农村建设中来,是很荣幸的事情。她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相信郝堂村会发展得越来越好的!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