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7/08期 总第59期 >人物>安娜 · 奥柔米安:打造青春梦工场

安娜 · 奥柔米安:打造青春梦工场

文/王发财 王玉(爱报道工作室) 译/孙大章

约翰端坐在哈佛大学的教室里,慢慢整理着听课资料;再过一个星期,他就将结束在这里的培训,实现他的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烹饪师。

而就在几年前,这个少年还满身刺青、手拿棍棒混迹在美国加州贫民窟的街头,他领着一伙血气方刚的小弟,在街边发生了一场械斗;那天,他在长鸣的警笛中再次被抓进拘留所,他他的父亲甚至拒绝警察局领人。

美国商业领导力学院的培训,让这个无可救药的少年发生了改变。他现在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并试着为自己的目标去筹款,现在,他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

1998年,安娜·奥柔米安(AnnaOuroumian)在美国南加州申请并创办了商业领导力学院(ABL:AcademyofBusinessLeadership)。商业领导力学院作为一个创投机构,旨在帮助和培训弱势青年群体找到人生方向,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培训。同时指导他们为梦想筹资。

安娜自己就是出生在黎巴嫩的孤儿院里,因拒绝孤儿院里的二等教育,自筹学费,读完初中高中;又拿着在神父那里筹到的160美元闯美国,获美国顶级学府UCLA杰出学业奖。如今,她所创办的这个机构,已经为南加州的超过62000名和她一样面临发展困境的青少年提供过帮助。

飞跃孤儿院

在安娜的商业领导力学院里,那些清贫而充满梦想的年轻人,总是让她联想起曾经的自己。时隔多年,她依然记得贝鲁特城的孤儿院里,那漆黑的夜和冰冷的雨。

夜晚的孤儿院没有照明灯,安娜不得不举着手电筒进行工作,每天她都要擦扫孤儿院的屋顶、阶台,打扫臭气熏天的厕所;残破的厕所门挡不住外面寒冷的风,阴冷的雨不时的打在小安娜的身上。

对于少女安娜来说,那是她改变未来命运的唯一路径——拉斐尔神父已经愿意资助她的高中学费。作为一个孤儿,如果要将学业继续下去,她只能通过劳动获得生活费。相比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安娜依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不仅获得了上正规初中的机会,还能够顺利进入高中。

在当时传统而保守的孤儿院里,孩子们有着大同小异的生活路径,进入初中以后分配到技能班学一门技术,找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生存下去,按照这样的安排,安娜也许会去学习打字,并努力成为一名打字员或者嫁人,然后一边挣钱一边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妈妈。

安娜不甘于接受学校这样的安排,她反问:“我是一等学生,为什么接受二等教育?”

学校告诉她,“你的想法很好,只是,谁能够资助你上正规的初中呢?”

安娜出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一个贫穷家庭里,母亲是黎巴嫩人,父亲是亚美尼亚人。父亲在黎巴嫩内战中早逝,而母亲又患有精神病,叔叔只好把安娜送到了贝鲁特的一家孤儿院。

在那家法国人开的孤儿院里,安娜学到了一口流利的法语。不久,她又转到一家阿拉伯人的孤儿院,并学会了阿拉伯语。因从小在多元文化下长大;安娜很快能够熟练使用法语、阿拉伯语和亚美尼亚语。尽管天资聪慧,惨淡的现实条件却容不得她做出更好的人生选择。

后来,安娜请求来孤儿院探望的一位女士,让她帮助自己进入正规中学读书,好心的女士满足了安娜的愿望,甚至在后来她离开贝鲁特去往布鲁塞尔时,还慎重地把安娜托付给另一位修女,让她继续帮助安娜完成初中学业。

初中快要毕业时,同样的麻烦横在了安娜的面前——她所在的孤儿院拒绝让安娜继续高中学业。孤儿院告诉安娜,即使你被高中录取,也没有人再愿支付你的学费。

“那我如果筹到学费就录取我吗?”对于未来,安娜始终不愿放弃那零星的一点希望。孤儿院告诉她,先筹到钱再说吧!

对于筹钱这件事情,当时的安娜并没有太大把握,她唯一能想到的帮助者只有拉斐尔神父——在孤儿院,她没有什么机会与外人接触,很少有志愿者来,更不用说有亲戚来看望了。拉斐尔神父是安娜见过的最好心的人,他每年圣诞节都会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买鞋、衣服和各种礼物,安娜请求和拉斐尔神父见面,希望说服他资助自己的高中学业。

一年后,消息传来,神父答应可以资助安娜的高中学业。但是,需要安娜自己解决生活费用。安娜把这个消息告诉孤儿院,并从孤儿院申请到了打扫卫生和做助手的机会,以此来解决生活费用,在神父和孤儿院的共同帮助下,安娜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学业。

160美元闯美国

一次,神父问她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安娜告诉神父,她会讲法语,她要去法国读大学。神父问她为什么不去美国。“美国?”安娜瞪大了眼睛,“他们讲英语,我又不会。”通过神父,安娜见到了一个慈善组织的志愿者Ida,她开始教安娜学习英语。

当然,去美国还是件很艰难的事,尤其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获取签证。

“如果我真能申请到美国签证,你愿不愿意买机票送我去美国?”安娜俏皮的望着神父。神父说:“不可能成功的,但如果你能拿到签证,我愿意给你买机票。”

“我还记得那天清晨我起的很早,大约四点钟就走到了拉斐尔神父的教堂外,”安娜在教堂门口,犹豫、徘徊了两个小时,一直等到6点才壮起胆子,上前去敲门。

神父来开门的时候吓一大跳:“安娜,你没出什么事吧?”安娜神情庄重的说“是的,我很好。神父,你欠我一张去美国的机票。”“不可能吧?安娜,你在和我开玩笑?”

神父半信半疑,“咱们可是说好的,我能拿到签证,你就给我买机票。我做到了,你可不能爽约。”

神父给安娜买好了去美国的机票,还把剩下的160块美金也给了安娜。这一天,安娜洒泪告别神父,在他的帮助下,逃离了黎巴嫩孤儿院。

像当时的大多数青年人一样,安娜怀揣着美国梦飞到了洛杉矶。安娜毕竟是个姑娘,不能露宿街头,就找了一家最便宜的旅馆暂住下来。

安娜把开支减少到最低点,每天在饿极了的时候,买一个最廉价的面包吃。一天,她在面包房买完面包刚一掏钱:“啊,钱包不见了!“她尴尬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急的眼泪都下来了。这些都被她旁边的一位美国老太太看到了,老人拉住安娜的手:“你的钱包丢了?孩子,别着急。”老人帮安娜付了钱。

热心的老人帮安娜联系了距离洛杉矶12公里、地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南部的格伦代尔孤儿院。安娜为院里的孤儿们做一些服务,同时可以免费和那里的修女住在一起。

治理贫民窟

经过刻苦学习,安娜考上了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凡尔纳大学。虽然她已经学会了三门外语,可是英语对于她来说还是初级水平。凭她的努力和天分,使她很快就掌握了这第四门外语。

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安娜有幸转到了美国著名的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分校(UCLA)学习。它是美国最顶尖,也是全美培养尖端人才领域最广的公立大学之一。

她不平凡的成长经历在学校广为流传,她成了学校的名人;使很多学生从她的故事中受到了激励和启发。毕业时,学校授予了她杰出学业奖。当年,UCLA将这个荣誉仅授予了包括安娜在内的四名本科生,而只有安娜一个人是外籍学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美国遭受了严重的旱灾,饥饿的恐慌袭扰着这个一向富足的国度人们的神经。此时,正逢安娜大学毕业,为了回报给与她恩惠和帮助的美国人,安娜响应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呼吁,参加了城市青年在美国服务试点暑期项目,并被选定为1500名年轻人之一。

她积极的投入到对抗饥饿活动中。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服务于美国的一个宗教饥饿联盟,成立了“WattsThreefoldEconomicEmpowermentProject,”建立了一个社区花园、微型企业和农夫市场。就像当初好心美国人帮助她一样,她带来了很多新鲜的农副产品,分发给周边的居民。同时,她的这个项目,给区域的许多人创造了就业机会。

后来,安娜她被推选为美国著名贫民窟治理带头人,她带领23名成员来协调并管理加州的南部。当时,这个区域就是一个大的贫民区,政治低迷、经济落后、教育匮乏、暴力事件经常发生。

面对这个混乱、肮脏、落后,别人避之不及的贫民区,安娜下决心用她那颗博爱善良的心,给这里的人们带来福音。她看到这片区域的很多年轻人,既不上学也不工作,像一匹匹小野马一样,时不时地发生争斗。

安娜决定从教育入手,用知识改变他们。安娜联系了一家慈善机构,免费给他们培训,教他们掌握一些劳动技能,还给他们联系相应的工作岗位;安娜还积极配合当地警察部门,在国会参议员的大力支持下、共同治理好莱坞的各项事宜。

打造梦工场

安娜成功地改造了贫民窟以后,她的目标更加远大。有着不幸童年的安娜非常同情那些由于种种原因,处于社会底层、竞争实力处于劣势的脆弱人群,他们具有“三低一高”特征:经济上低收人、生活上低层次,政治上低影响以及心理上高度敏感的弱势群体。其中,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中,青年人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安娜平时参与的公益项目中经常接触这类群体,当她看到那些怀抱希望、渴望帮助的年轻人——对梦想的坚持,对生活的热情,她会不自觉地被他们感动,会不停地问自己,有什么是自己可以为他们做的?

1998年,她在美国南加州申请并创办了商业领导力学院(ABL:AcademyofBusinessLeadership)。这是一个旨在帮助和培训弱势青年群体的社会前沿的创投机构。

安娜根据自己的过往经历,再凭着她独特的超强想象力,自己亲自编写培训教材。她写的教材,不拘泥一种思考模式,她的语言活泼,思想跳跃,超前另类的逆向思维;其中还有分享她年轻时努力挣扎和奋斗的过程,以及如何迅速脱胎换骨成为今天的安娜。

在ABL的社会课程部分,安娜的导师也给予了重要的意见,帮助组织课程架构,建议她可以教授企业学科,社会企业管理等等。

课程计划包括教孩子们怎样发掘资源、建立人脉,怎样获得经济资本、社会资本;并且整合这些资源,创造未来。作为整体教学的一部分,她还雇用许多年轻人运行和操作整个教学项目;同时,也请来职业导师、企业高管和MBA课程的教授,来教孩子们社会学科的部分。

当时,她聘请了五个助手,利用暑期大学的学校,在放假期间有很多空教室进行培训。每一期培训时间一般在五至七周。

这样一个规模的项目,最初也只是从50美金开始的。她们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努力为被捐助者筹措资金,等待善心人士的捐助。

“为什么不让这些孩子自己去筹措资金?”2011年1月20日那天,安娜的一位商业咨询师EllenColdmyre一句话点醒了她,如果项目的资金运作有问题,让孩子们自己去筹措资金也许是个更棒的办法。

安娜联想到了她自己,自己从上初中到高中毕业,再到向神父争取签证和机票来到美国,最终接受优质的教育,不都是自己在努力寻求帮助吗?

教你为梦想筹资

安娜接受了咨询师的建议,教导那些孩子们,要学会有尊严地向外界寻求帮助。不希望他们认为自己只能是被施予者,坐等别人施舍,让别人决定他们的命运。况且在他们以后的人生里,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如果他们要经商创业,他们还是要学会如何争取投资;

如果他们要经营这种非政府非盈利性的机构帮助别人,他们也需要懂得怎样争取资助;

如果有一天他们要竞选美国总统,那他们更需要有能力筹措千万、上亿的运作资金。

要教会孩子们在社会上聚拢资源的能力。这已经不仅仅是慈善的问题。

这些被帮助的贫困孩子的开销是两部分:学费和生活费。安娜鼓励孩子们先从自己筹资缴付学费做起,并且还有奖励机制,如果孩子们可以筹到所需的所有学费,孩子可以最多得到所筹资金的100%。安娜告诉孩子们,不把这个叫做筹集资金,而是叫做筹集资本。安娜要让孩子们自己筹措7万到10万美金学费,当然安娜也会教给孩子们筹措资金的方法和途径。

安娜还鼓励孩子们参与到这个组织的管理活动中来。在今年夏天的校园活动之前,她们有一个“前期”活动,就是教会孩子们筹集资本,筹措学费。最后在通过组织代理这些学生们缴付他们的学费。

对此,安娜非常自豪,她觉得这样才能摆脱“慈善”给贫困者带来的心理阴影,而帮助他们真正站起来面对人生。

在她的任期内,她开设的课程每一期都是学员爆满,有时还要提前预订。她的助手增加到了十名,还是忙得不亦乐乎。

有统计,南加州有超过62000名学员接受过ABL的培训,由于这个地区华人居住的比较密集,其中有30%的学员是中国学生。

你就是未来领导者

安娜认为,对于那些在美国的贫穷的孩子,不应仅仅是资助他们上大学,而是要让他们明白,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和主宰。“我们的战略目标是把他们变成年轻的未来领导者,我们现在帮助这些孩子改变他们的生活,而他们以后会改变我们国家和世界的未来。”

领导力是一个关于行为模范的概念。比如一个很成功的人,一个谦逊的人,一个充满慈悲心的人,是有让人效仿学习的力量。

在她教导孩子们的时候,她会告诉他们,我们之间是没有区别的,唯一的不同只在于处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上。她会告诉孩子们,“我站在这里,你们坐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我比你们强,只是因为我可以帮助你们。”这是一个很新的理念。

她们教授孩子们怎样运用适当的语言、得体着装、礼仪、握手的方式,以及所有他们在中学、大学都不会学到的东西。

安娜聘请了来自哈佛商学院的Watson,以及斯坦福、UCLA等来自美国各大名校的优秀人士,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和管理高层,用他们在商场的实战经验,以及专业技能,来教授孩子们怎样筹措创业基金;也邀请了知名企业家和政治家来给孩子们作讲演。

“我给他们创造最大限度接触社会上层人士的机会。”安娜说。这些来自社会低下阶层的孩子们,几乎不会有接触上层社会的机会;她要用自己的关系,来让这些基金会的发言人来和孩子们互动。

她请来许多知名企业家、总裁、社会活动家,以及州长和许多国际组织的成员,来教导这些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孩子们。“我想让我的孩子们接触这些社会最高端的人士,并了解他们的奋斗过程。让孩子们明白他们明天一样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学院开设了以商业模式策划执行服务,一站式铸就成功企业家为目的商业培训;和以行业需求为导向,以培养金融人才为宗旨的金融培训。

通过开展这些专项培训(商业培训和金融培训、理念价值观灌输和领导力发展培训),鼓励这些有才干的青年人将自己看作是“现在的领袖”;是具有远大的抱负、吞吐天地之志的人,并以出众的智慧让他人追随和信服。

同时,给予他们各种实践机会,使得参加ABL培训的青年人,得以将自己视为未来美国或其他国家和世界公司、商业界和公民社会的领军人物。

在教授孩子们必要商业知识的同时,也教会孩子们去爱,并传播爱。学校尽力为孩子们创造一个温暖友爱的成长环境,这样才能让他们真正坚强健康地成长,并抱怀良好的心态进入社会。

学校的教育一切从心做起。要看到这些孩子们身上的闪光点,要懂得如何启发他们。安娜教给孩子们的理念是,即使在社会上你们是弱势群体,但那并不一定是缺陷,反而可以成为你们的优点。因为你们更容易学到如何与人分享,与人合作,这是最重要的。所以,学校努力营造一个团结友爱、有自由空间、自由言论,真诚交流又激励人的环境。

她们所帮助的孩子们100%读完高中,有90%升到大学,其中有超过90%可以顺利地从大学毕业。

优秀领导力的践行

安娜的学院不仅仅是一个福利组织,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帮助到身处劣势的年轻人,教导他们成为未来的主人的教育机构。有统计,有超过3100名学生从夏季商业课程毕业,而且在加州有超过11万名学生参与了“拓展潜能”的能力培养课程。

现在,她还作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妇女与公共政策项目的高级项目顾问,致力于通过公共政策和组织协作减少女性在经济上、政治参与、健康和教育上的性别劣势,为女性争取更大的权力和发展空间。

“Anna是个传奇人物,是一个真正美国梦的代表。”2013年5月初的一天,在北京京师大厦一间狭小的会议室里,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如此评价坐在旁边的安娜作为项目的领导者,安娜认为自己的责任在于鼓舞自己的同时也鼓舞身边的人。她会花很多时间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而不是坐在高处指手画脚。安娜在越南、中国、土耳其、非洲等世界各地都有志同道合者,“当我直视孩子们渴望生活、渴望未来的目光,我就会更坚定自己的信念。无论这些他们来自哪里,为孩子们工作的理念都是一样的。”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