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1年第5期 总第39期 >封面专题>谁是谁的“妈妈”

谁是谁的“妈妈”

文/冯永锋

    就像我忧烦公益组织与政府是“媳妇与婆婆”的关系这样的说法一样,就像我还忧烦公益业务组织与资助基金会是“媳妇与婆婆”的关系这样的说法一样。我觉得,由于缺乏探本溯源的能力,我们把很多关系搞反了,或者说,我们把很多关系搞乱了;该当妈妈的没当妈妈,不该当妈妈的乱当妈妈。长此以往,非得把大家的关系,搞砸搞臭不可。

如果你是一个机构领导人或者创始人,你身上的长处,可能是比后来的、新来的同事,早活几年,早攒些社会经验,多认识几个人,多一些业务发展的可能性。

这时候,你可能会放下一切的身段,不会成为专制型领导人或者保姆型领导人,但你仍旧有可能是有缺陷的,比如,你多多少少,还放不下你的“我执之心”,觉得自己的想法多少比别人强悍;觉得自己机构的品牌,比别的机构重要;觉得自己的生长,需要凌驾在他人的生长之前。

 

助成他人的心

但是,我要说,既然你要做公益组织,那么你最需要放下的自私之心,就是“成全自己”,而要从执业的第一天就,就转化为“助成别人”,包括助成你的同事,你机构的志愿者,你机构的业务对象,你所关注的社会困难。

公益组织不一定要做得很大,但一定要做得很有能量,而要有能量,一定是有同事来帮忙共同聚集的。因此,你在一个机构从业的过程,首先一定是与同事共事的过程。同事不管来自何方,他们会出现在你的机构,那么一定是怀着愿意过来助成你的心思。那么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己化为同事成长的“营养体”,把机构转变为助成同样成长的支撑平台;把自己的所有优势,倾力倒出,让同事尽快进入角色,生根发芽。

自然界所有物种的生长方式,都是“野化生长”。如果你注意观察自然界的鸟类——或者兽类——你会发现其子女成长不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是早熟型,也就是一出生就要独立,学会像父母那样的生活;另外一种是相对晚熟型,出生后的头一段时间,要靠父母的养育和翼护,但一旦独立的时机到来,马上离父母远远的,离得越远越好。无论是早熟型还是相对晚熟型,父母在繁育子女中担当的角色,就是辅助,尽早教其独立飞翔,尽早教其独立觅食,尽早教其独立应对各种灾难;一旦子女独立的时机到来,马上将其驱赶出自己身边,此后遭遇任何的困苦和幸福,都与其不再相关。

于是有人说了,我既然比同事早活几年,那么我真的就很像同事的“父母”,无论是从资历上还是从年龄上。同事也确实非常像是我的子女,无论是从经验上还是从心理上。

可如果你要想让机构尽早成为社会可信任的机构,你首先想让机构成为同事可信任的机构;你要想让机构成为同事可信任的机构,你首先要让机构成为有助于同事“在做事中成长”的机构。

这时候,就需要你有“以战代练”的能力,你既要有大量的辅助同事成长的中小型业务让其慢慢克服困难、积攒经验、成熟心智,也要有大量的独立担当的机会让同事体验社会的野战之艰难,学会在工作中学习,在使用中学习。在这样的过程中,你和你的同事一定经常遭遇在“未准备好时就面对敌人”的状态,这样的状态不是你故意设计的,而是你机构的发展业务中必然会遭遇的,我们的社会有那么多的需求等着你去提供服务,大量的需求是如此的急迫,来不及等候你准备好。

在这个时候,你就必须有接应的能力,你就必须有以战代练的胸怀和智慧。你要相信,这一次没准备好,下一次一定会准备好;这一次的失误和损伤,恰恰给下一次提供了最好的经验和智慧。

你更要相信,这样的遭遇战,无论对于你还是你的同事,才是真正的成长机会。所有的模拟题、仿真题、虚构题、培训题,做上一万遍,都不如高考一次来得痛快和真实。你不仅仅要感谢这些遭遇战,甚至有时候,要主动参与到遭遇战中,在困难没来到面前时,主动跳到困难的前面,挡住它们的出路,抵消它们的骄横。

 

何谓“化合能力”

做机构的支撑平台,尽早让自己的资源化身为机构的资源,尽早让自己的能量转化为机构的营养,很自然地,你机构的同事就会与你一起共同搭建出一个比较有机的生存空间,你的机构就会成为一块快速地吸收社会能量的储存器。而社会能量的到来,往往是困难与资源同步到达的。有些呈现在你面前的,好像是困难体;有些呈现在你面前的,好像是资源体。在这个时候,又有人想要去分清,什么样的能量是困难,什么样的能量是资源;分清的目的,当然是想要选择性地加以利用,以为“只要资源,不要困难”是机构发展的最佳方式。

这时候,我又会说,这样的想法仍旧是错误的。一个公益组织,其存在的天性,其实就是“化合社会资源,迎战社会困难”。何况,有意思的是,资源和困难是会转化的,今天的困难可能是明天的资源,今天的资源却可能成为明天的困难。公益组织要有化困难为资源的能力,更要有化资源为更强大的资源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我所一直在倡导的“化合能力”。

有化合能力的公益组织,困难会很快被转化为资源,资源会增持为更强大的资源用到最合适的位置。谁来完成这些化合呢?当然是你的同事,你的同行。谁给了你这样的机会让你化合呢?当然是你的业务,当然是你的“客户”——无论是你的同事、同行,还是你机构的业务和客户,它们都来自这个社会。它们是社会派出的代表,来助成你的事业。如果在这个时候,你是一个机构的负责人,你心理应当非常清醒地知道,你的同事是你的“妈妈”,你的业务也是你的“妈妈”。

你如果有助人成事的胸怀,让所有撞到你机构的各种能量,都能够得到上善的表达和转化,那么你,才是一个合格的公益组织“负责人”。

 

理想的词汇是“协调人”

其实,“负责人”只是一个模拟的说法,要形容我心目中理想的负责人形态,不太容易找到合适的词,需要这个生态群落在发展中慢慢地去结晶和定型,当前,比较理想的词汇是“协调人”,因为在公益组织的机构内部,由于实现的是共生型的人际关系,因此,在这样的小型生态群落里,没有一个人是主导的和负责的,每一个人的位置都非常重要,每一个人的表现都值得赞美和支持,每一个人又都只是生态群落里的一个生态点位,没有一个人能够“负责”整个群落。

同样,把这样的微型生态群落推放到整个社会生态群落中,又是一个非常小的生态点位,其接应社会能量的阳光雨露,表面上是让生态群落的各个物种得到了充分的生长,但同时也给社会提供了美好的风景和物质,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公益组织本身样态,也不是用“负责人”能够形容的,虽然,在中国当前,一个公益组织,最需要有负责任的精神。

其实,生生不息的生态群落,不存在谁是谁的父母。就像生生不息的市场,已经不存在是先有市还是先有场、先有顾客还是先有销售商一样,就像谁也不能说清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阳光雨露是物种生长的父母,鸟兽虫鱼也同样是阳光雨露的父母。肥沃的或者贫瘠的土壤,是所有生长于斯的草木的支撑平台,一切草木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化合过程,也是土壤持续肥沃和供养下去的“支撑平台”。

但有一点确实是必须明确的,任何公益组织,都得积极接应、服务社会的现实需求。找准了社会的现实需求,公益组织才可能找到庇护其生长的“衣食父母”;而所有不愿意服务社会需求的机构,很快会在社会生态系统中悄然萎缩。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