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1/02期 总第56期>封面专题>“壹基金联合救灾”,并肩的力量!

“壹基金联合救灾”,并肩的力量!

编撰/欧阳洁
2012年7月21日,北京的一场暴雨引发了一场更为声势浩大的舆论洪潮,人们纷纷质问,为什么一座现代化城市的排水系统会如此脆弱不堪?为什么有关部门的救灾行动会如此不力?为什么一场暴雨中会有数70多人丧命?那些本应该出现在灾害救援现场的NGO组织,为何并没有像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出现?

所幸的是,一片失望声中,我们看到,依然有一大批的组织联合在“壹基金联合救灾”平台的旗帜下,在2012年大多数的灾害事故中,他们都没有缺席。

自古以来,我国就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从殷商到1930年代的近4000年间,共发生重要灾害5258次,清朝嘉庆15年至光绪14年间的79年里,荒灾中死亡人数达6278万人。在当代,我们经历过1998年的特大洪水中、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南方特大雪灾和汶川大地震,还有2010年的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灾和2012年多地频发的暴雨……每年,我国都因为频发的各种中小型灾害而蒙受巨额财产损失,国家减灾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没有重大自然灾害,但依然有4.3亿人次受灾,1238人死亡(含失踪),直接经济损失3096亿。仅仅是2012年7月份,全国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855亿。而相比大型灾害,频繁发生的小灾中却一直鲜有民间力量的参与。

在“三年一大灾,年年有小灾”的现实情况下,一个“悖论”却始终存在:每遇重大灾害,就是一次民间组织集体行动的“井喷”,参与物资筹集、现场救援、灾后重建等工作,但在中小型灾害救援中,又几乎看不到民间组织的影子。

究其原因,民间力量参与灾害救援,与社会所能提供的救灾资源密切相关。重大型灾害能够吸引政府、媒体公益、企业及公众的普遍关注,政府拨款与社会捐赠都非常活跃;但中小型灾害几乎无人问津,媒体关注与社会捐赠都十分缺乏。而另一方面,专业度的欠缺也使得众多的组织无力参与救援工作。

在我国救灾领域抓大而放小的传统思维定式中,“壹基金联合救灾”,这个2011年11月才正式启动的联合体系,弥补了我国中小灾害中NGO组织救援乏力的不足。在壹基金的组织下,一些小的公益组织联合并行动起来,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到2012年9月中旬,已经在全国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联合开展了71次的救援行动。“壹基金联合救灾”对于灾害响应的社会动员探索,是一种带着暖意的社会创新。

作为一个民间组织的救援联合行动平台,“壹基金联合救灾”采取“提前备灾、联合行动、快速救援”的策略,突破了中小灾害救援中的资源和能力不足的限制,在灾害发生之后能迅速到达现场,在政府救援之外成为一支强有力的补充队伍。“壹基金联合救灾”的创新力、资源调配能力和专业度,足以让我们对其生发敬意。

“壹基金联合救灾”平台拥有一个跨越贵州、云南、广西、湖南、重庆、四川等10省、有200多家公益组织参与的民间救灾网络。这些组织关注救灾、扶贫、环保、助学、心理、儿童等不同领域的议题,其中很多组织都有过救灾的经验,对灾害议题也很感兴趣,并对自己所在或所服务区域的灾害十分关注。这些组织有自己的项目区域及服务网络。壹基金通过推动这些组织联合起来,形成民间救灾小组,选举产生协调机制,建立起民间救灾网络,一起为中小型灾害中的儿童提供援助和服务。这是一个民主、开放和行动的联合。每个区域性民间救灾网络以及壹基金救援联盟,都是当地有意于赈灾工作的民间组织通过民主选举产生;同时西南各区域性组织之上,有一个总协调机构,也是通过民主选举而产生。所有关注救灾并愿意联合的公益组织,不论组织规模大小或注册与否,都可以参与进来并享受平等的权利。平台以救援行动为主线而联络所有组织,在救灾过程中实现优势互补与资源共享,从而有效回应灾区需求。7•21中的积极响应足以充分地表明这个联合的民主、开放和行动性。

细节彰显专业。因为有跨区域、跨领域的优势互补,“壹基金联合救灾”行动能够在多区域同时展开救援,保障行动的效率。快捷的响应速度背后,有一套统一的流程与规范作为支撑,在一次次突发的救援活动中,从人力调动到人员分工,从做出决策到展开行动,无一不体现出规范的决策机制与救援行动流程。

我们看到,从2012年的春夏之际的云南旱灾救援到2012年5月以来在江西、广西、湖南、甘肃等地开展的21次洪灾救援,再到2012年9月7日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地震的快速救援,“壹基金联合救灾”让各有所长的民间组织并肩作战,在那些身处困境的人们身边,我们看到并肩的力量。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